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82 流弊的小屁孩一

對于趙出息,說句打心底的實話,二胖有太多愧疚,出息幾次最危難的時候,自己都不在身邊,特別是去年七月的西安事變,本本分分安分守己的出息被幾路*所設計陷害,如同喪家之犬狼狽不堪的從西安逃到成都,差點連命都丟掉,而好不容易用一年時間在西安打下的基礎全部劃歸為零,更是搭上了韓三強的命。
  二胖能夠想象出息當時的無助,被人陷害,被人背叛,被人追殺,失去所有,心灰意冷,獨自一人南下,要是普通人早已經被擊垮,可出息愣是堅持下來。只是作為兄弟,他卻沒在身邊。
  去年十月,出息剛剛接班簡姨的亂局,內憂外患,身邊沒有可用之人,自己卻不得不選擇回京,后來出息被人刺殺,差點搭上齊思兩條人命,再后來就是鳳凰村的事,當他得知這件事的時候,事情已經過去很久,可不管過去多久,二胖都知道,那個時候的出息,整個世界都塌了。
  所有的時刻,他都沒在身邊,二胖如何不愧疚?
  二胖一開口,趙出息便知道他要說什么,雖然他心里依舊無法放下關于鳳凰村的一切,可早已經能夠坦然面對過去和現實,發生的已經發生,如果依舊走不出來,最終受傷的除過自己,還有身邊的朋友們。
  “都過去了”趙出息呵呵笑著拍著二胖的肩膀,他沒來北京的時候,就早已經猜到,二胖見面肯定會說這件事,畢竟除過李青衣,也就只有二胖了解自己的故事。
  二胖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些什么,他不會說什么安慰的話,那都是些屁話,所謂的感同身受太過虛偽,針扎在自己身上,才是最疼的,而別人只會說我知道疼。
  “別怪李青衣,如果是我,我也不會告訴你”趙出息知道二胖埋怨李青衣,如果當時二胖知道這件事,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從北京殺到成都,可那個時候他才剛剛回到北京,需要用很多事才證明自己。
  剛開始二胖確實很憤怒,只是后來明白李青衣的良苦用心,這件事情上,誰都幫不了趙出息,如果趙出息走不出去,那就真走不出去,還好,目前來看,趙出息恢復的不錯。
  “你見過她了?”二胖端起茶杯,給趙出息和周易倒上茶,周易習慣站在趙出息身邊。
  趙出息聞著茶香,只是瞬間便知道這是烏龍茶,輕抿口后才回道“早上見的,中午一起吃的烤鴨,下午她有事”
  “你什么時候走?”二胖低聲問道。
  趙出息笑呵呵道“多呆幾天沒事,齊思去了巴黎學習設計,成都最近沒什么大事,這幾天算是給自己放假”
  “明天晚上約李青衣一起吃晚飯”二胖臉色平靜的說道,他的聲音永遠都是這么低沉有力,綿延不絕。
  趙出息點頭笑道“那我回頭給她打電話,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時間,她現在也挺忙的”
  “李青衣不是普通人”二胖猶豫片刻后,最終還是開口說道,他跟李青衣在不同的場合見過數次,在任何場合,李青衣都是焦點,有次夏登見他跟李青衣在一起,便詢問他是否認識李青衣?他隨口道算是朋友,你知道她的身份?
  夏登不知道兩人具體關系,不過林三無既然問,夏登便低聲道,李家的閨女。
  京城的李家太多,當權當勢的李家也不少,二胖自然也問一句話,哪個李家。
  夏登淡淡一笑道,哪個李家?父子雙上將,一門四將軍的李家。
  夏登此話一出,二胖當時便愣住,整個人不禁陷入沉思當中,夏登自然不知道,讓二胖震撼的不僅是李青衣顯赫的身份,更讓他震撼的是,這個女人在鳳凰村的三年多,還有她和趙出息的故事。
  趙出息知道二胖的意思,哈哈大笑道“我知道,她要是普通人,就不會腦子抽風似的在鳳凰村那破地方待三年多,一般人是干不出來這種蠢事的”
  趙出息和二胖早已默契到一個眼神便知道彼此的意思,趙出息的話雖是這么說,明顯是打趣的意思,可眼神已經告訴二胖,你要說的,我都明白。
  二胖默默點頭,繼續問道“打算和齊思什么時候結婚?”
  “齊思的意思不著急,本來是打算年底,現在看來要推到明年了”這是趙出息和齊思商量后做出的決定,雖說不管是胡家還是齊家,都希望兩人早點完婚。
  “晚點也好”在外人面前很少說話,就算是跟夏登等人在一起,二胖也是惜字如金,除非遇到正事,他本就習慣沉默,可跟趙出息在一起,二胖有很多事都想問問。畢竟兩兄弟一年沒見,以前可是天天在一起。
  趙出息放下茶杯樂呵道“不說我了,說說你吧,怎么樣?”
  “大樹底下好乘涼,一切都在按照步驟進行,津京唐,渤海灣,東三省,這一年基本都在這三個地方游蕩,林鎮北給了我足夠的家底折騰,能不能做出事,就要看我自己本事”二胖冰冷著臉解釋道,這一年,他確實很忙,因為這些林鎮北的東西,雖說到底也是林家的,可他得有自己的東西,所以他一直在拼,算是小有成就。
  因為林鎮北,外界得知他,因為做出的一些事,他讓外界熟知他,如今的他,在津京唐的圈子有個綽號,林家小爺。
  趙出息長舒一口氣道“唉,我們都回不到過去了,想想還是在南門公館打工的日子最舒服,每天早上跑跑步,晚上跟三強那幫人喝酒吹牛,還能吃老太太做的菜,悠哉啊”
  二胖看向趙出息,感慨萬分,出息沒了鳳凰村,他沒了奶奶,從此,他們都是孤家寡人,這世間,除過彼此,還能有誰讓他們牽掛?
  趙出息端起茶杯,仰頭喝完道“長安長安,何時才能再回?”
  在九朝會待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后面的時間都是在等韓樂于冰,趙出息閑來無事,便和二胖對弈,離開茶余酒后,趙出息便很少下棋,棋藝相比于老道的二胖自然不是對手,圍棋講究順勢而為,趙出息總喜歡劍走偏鋒,對付同等級別的,可能會出其不意,對付二胖,只有被剿殺的結局。
  九朝會的牡丹亭是個露天庭院,那里有名的是sPa,夏登帶著兩位美女去做sPa,也是沒打什么好主意,反正等到夏登帶著韓樂于冰回來的時候,三人那親密的樣子,哪像是才認識一個多小時的陌生人。
  從九朝會離開,趙出息本想親自送韓樂于冰回學校,沈明順這小子到現在都沒冒泡,多少讓趙出息有些意外。二胖自然要跟趙出息周易走,于是送韓樂于冰回中戲的任務就交給夏登,二胖對于夏登的介紹只是短短幾個,有野心會處事的紈绔子弟。
  趙出息才懶得管夏登會和韓樂于冰發生什么,就算是他們今晚開房三P也都不是什么意外的是,韓樂于冰本就是比較開放美女,至于夏登是什么人,趙出息尚不清楚。
  二胖似乎看出趙出息的擔憂,回道“夏登只喜歡有挑戰性的”
  趙出息哭笑不得,這人生也是醉了,也是,對于他們來說,或許這樣才有征服感。
  三人開著夏登的路虎攬勝,夏登打車送韓樂于冰,走出九朝會沒多久,幾乎是同時,正在閑聊的二胖和趙出息發現后面有車跟著他們,開車的周易下意識減慢速度,那輛車也跟著減緩速度,算是證實確實是跟著他們的。
  趙出息看向二胖,兩人用眼神交流,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二胖無所謂道“可能是找我的,小師叔,你繼續開車”
  林家那棟破落不堪的四合院在老西城區,想當年林家大宅那可是占著三條胡同的大院子,老西城區的人,沒有人不知道林家,關于林家的歷史,有著太多的說法,滿清時祖上出過翰林,想想漢人做到翰林的位置,有多么顯赫,清末民初時沒落過一段日子,民國中后期以及偽滿時代,祖上都是高官,至于解放后到撥亂反正的日子,林家也沒消停,也難怪直到今天,林家的故事,依舊會時常被人提起。
  老太太帶著小孫子離開北京城后,林家那早已不負當年盛世的四合院便一直閑置著,由于林鎮北的關系,誰也不敢打著四合院的主意,除非你能過林鎮北這關。
  直到去年林家正統血脈回京,林鎮北才花費數百萬重新修繕林家四合院,這才讓他恢復往日的生機,只是如今諾大的四合院只有二胖獨自住著,稍顯冷清,林鎮北幾乎不會踏進這里,平日里隔幾天便會有人過來打掃。
  路虎攬勝穿過幾條大道,才來到這隱藏在高樓大廈背后的胡同巷子里,后面的車則一直跟著他們。
  等到巷子深處后,周易停好車,三人這才緩緩從車上下來,而一直緊跟著他們的那輛別克商務車也已開進巷子里,瞅見路虎攬勝已經停下,趙出息幾人站在車旁,別克商務也停下,從車上下來六個男人。
  趙出息不禁好笑,有周易師叔,還有二胖,太歲頭上動土,這幫人運氣也真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