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81 那些往事

第四百九十一章一南一北
  本來二胖訂的是晚上的飛機,估計凌晨才能回北京,只是因為迫切想見到趙出息,直接推掉晚上某位大連地頭蛇的招待,正好趕上那趟高鐵,于是這才殺回北京。
  掛掉二胖的電話后,趙出息瞅眼站在自己面前的韓樂道“知道望京九朝會么?”
  韓樂聽到九朝會三個字,眼前一亮,抿嘴笑道“知道,怎么你要去,好像那里消費不低,還能聽昆曲,有九朝十八景的說法”
  像韓樂于冰俞渝她們,雖說只是在校大學生,可誰讓她們是中戲的美女,光看每天中戲門口來往的豪車,就知道中戲的美女有多么的受歡迎,美女么,身邊自然圍繞著不少追求者,大多都是富二代官二代們,京城這些高級會所,別說知道,不少她們都跟著去過。
  “你們去過?”趙出息隨口問道。
  韓樂拉著趙出息的胳膊,若有所無的磨蹭著自己的酥胸,柔聲撒嬌道“沒去過,沒人帶我們去,你要帶我們去么?”
  “你們想去,那就帶你們去,只是可能到時候我有事,你們自己玩,消費算我的”趙出息見她們陪自己大半天,而且并沒有讓自己反感的地方,就算是獎勵。
  韓樂聽到趙出息答應帶她們去,高興的直接給趙出息一個香吻,倒是把趙出息嚇了跳,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換來的確是韓樂的鄙視,于冰也忍不住笑出聲。
  最終,趙出息帶著韓樂和于冰前往九朝會,俞渝晚上有事就沒跟著去,相比于俞渝,趙出息更喜歡沒什么拘束放得開的韓樂和于冰,兩個丫頭待在他身邊,讓他自己都覺得年輕了幾歲。
  九朝會位于帝都東北四環望京橋西北角,是一家集粹歷代宴飲笙歌的新文藝復興設計型會所,在京城算是比較有名的地方,很多富商官員名人都喜歡來這里,特別是這里的昆曲演出,比較出名,只是相比于長安俱樂部那種級別的地方,還是差些檔次。
  正如韓樂給趙出息所說的,這里有九朝十八景的說法,汲取中國歷史上最美的文化、藝術和生活方式,特別是魏晉南北朝以來文人士大夫的審美,通過當代的演繹,從而為精英人群奉上一種嶄新的生**驗,一種前衛的審美理念和一種自信的文化追求。
  二胖之所以選擇這里,并沒什么特殊意義,只是覺得這里環境還可以,以前偶爾會陪林鎮北過來聽昆曲。
  此刻二胖跟某個男人正在九朝會三樓名叫韓載錫夜宴的包廂吃晚飯,他兩都還沒吃東西,男人陪著二胖去的大連,在那里處理些棘手的事情,忙碌一周后才從大連回來。
  這間名叫韓載錫夜宴的包廂很是幽暗,完全仿照古代士大夫風格裝修,幾乎都是古色古色的木制結構,最中間有頂香爐,而門口的屏風背后,更是有位穿著漢服的美女在彈古箏,頗有些意境,以往茶座下面還會有兩個下棋助興的美女,只是今天已經被打發掉。
  沒多久,兩人便吃完晚飯,坐著喝茶聊天,旁邊有位漢服美女專門煮茶,這時,二胖旁邊的男人終于忍不住問道“三無,哪位神仙,能讓你這么著急從大連趕回來”
  男人帶著黑框眼鏡,濃眉大眼,標準的帥哥臉型,又有些不同于年齡的滄桑,看起來頗為成熟,修身的白色襯衫干干凈凈,體型保持完美,難怪進來時會讓門口那位彈古箏的漢服美女走神,錯掉兩個曲調。
  跟男人相比,只穿著黑色短袖,理著平頭短寸的二胖更像是個莽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男人的保鏢或司機。
  “故人”二胖端起茶杯,不禁想起他跟出息剛到成都那段日子,每天在茶與酒煮茶論酒,頗為悠閑,沒有生活的壓力,其實他那個時候知道,趙出息不喜歡那份悠閑到讓人發慌的工作,他寧愿去干體力活,只是因為自己的意思,最開始才留在茶與酒,后來則是因為知道自己的用意。
  故人兩個字,讓男人不禁皺眉,那飽滿的天庭和堅挺的下巴相得益彰,泡茶的美女忍不住側目,男人瞅見后,對著美女瞇著眼睛一笑,笑不露齒,只是嘴角上揚,卻滿是殺傷力。
  “以前的朋友?”男人試探性的問道,能和眼前這個年齡不大,為人做事卻老道游刃的胖子做朋友,完全是因為自己老頭子跟林家男人的關系,剛開始他不服氣,何況習慣在任何圈子當主角,怎能淪為配角?后來才明白些道理,老頭子說,如果走仕途,他完全不會管自己的圈子,可如果走紅頂半黑半白的路線,那就必須和這個胖子打好關系,能做兄弟最好,做不成兄弟也別做敵人,男人隱約猜到些關系,因為這個胖子叫林三無,而那個男人叫林鎮北,外界都稱他林家男人,同樣姓林,如果不出意外,這個橫空出世才一年,卻被很多人熟知的胖子,便是林家男人的接班人。
  至于現在,他早已經明白太多事情,當初的猜測也一一見證,特別是得知,林三無才是林家正統的時候,不禁震驚。
  二胖端起茶杯,囫圇吞棗般的喝掉,沒有半點逼格,在茶與酒的時候,出息就天天罵他暴殄天物,適合喝酒不適合喝茶。
  “夏登,我奶奶把他當親孫子”二胖知道眼前這男人想要問什么,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直接點名,想來這個答案,會讓他滿意。
  正如二胖所想,此話一出,叫夏登的男人便識趣不再說話,因為已經明白林三無要等的男人的份量。
  十幾分鐘過后,趙出息跟周易帶著韓樂于冰順利抵達九朝會,在門口報過林三無名字后,九朝會的經理便帶著趙出息前往三樓韓載錫夜宴包廂,從正門到包廂,這一路上趙出息細細品味著九朝會的味道,確實有些意思,中間的三層戲臺最為驚艷,只是今天沒有演出。
  韓樂和于冰跟在趙出息屁股后面,四處打量著這頗有名氣的九朝會,兩人嬉笑聊天,卻緊跟著趙出息,生怕趙出息扔下她們。
  走到包廂門口,尚未進門,便已經聽到悠揚的古箏聲,趙出息不禁出神,還以為是裴卿在彈古箏。
  四個人進去以后,經理悄然關上包廂的門,趙出息緩緩向前,這時二胖和夏登已經站在那里等著,趙出息瞅見二胖后,整張臉瞬間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如同盛開的向日葵,徑直罵道“你狗日的又胖了,就不知道少吃點,你這樣子,誰家姑娘能看得上你”
  如此打招呼的方式,把站在旁邊的夏登給愣住,他還真沒見過有人敢這樣跟林三無打招呼的,眼前這男人膽子真大。
  二胖不會再齜牙咧嘴的傻笑,走到趙出息面前平聲道“本來前兩天就能回來,后來那邊出了點意外,這才耽擱了兩天”
  “麻痹,是不是我不來看你,你就不去看我?”趙出息繼續罵罵咧咧道。
  二胖撓撓頭,有些尷尬,連趙出息的訂婚都沒去,確實有些不應該,奈何他要忙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他要用最短的時間補足前二十年落下的步伐,無奈道“等你結婚,我一定去”
  旁邊的夏登則淺笑著和趙出息背后的周易以及韓樂于冰打招呼,周易只是默默點頭,韓樂和于冰則嬌笑著揮手,夏登的魅力對韓樂于冰這種女孩很有殺傷力。
  “得得得,我就來看看你還活著沒,你要是掛了,我好給老太太上香的時候說一聲,省的她牽掛你”趙出息不再罵二胖,拍著二胖的肩膀半開玩笑道。
  二胖輕哼道“奶奶說我是福將,這輩子能干大事,一時半會死不了,前兩天奶奶還給我托夢,讓我多照顧照顧你”
  趙出息樂呵傻笑道“我還用你照顧,我現在在成都混的多好,老婆孩子熱炕頭,你就羨慕吧”
  不知為何,二胖卻感慨萬分道“出息,不管如何,你要好好的,以后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就給我說,我立馬帶人殺到成都”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臥槽,等你殺到成都,勞資早就掛了好不好,你還是照顧好自己吧,別讓我操心就好”
  “放心吧,我在北京,一切都好”二胖的臉上,終于有那么絲笑意,雖說不明顯,可足以讓趙出息欣慰,這說明,他真的一切都好。
  北京,成都,一南一北,趙出息,林三無,都在路上,這樣挺好。
  跟趙出息聊完,二胖這時候才跟周易打招呼,微微低頭,很是本分道“小師叔”
  二胖的小師叔三個字,再次讓旁邊的夏登驚訝,本以為這男人只是這個叫出息男人的根本,畢竟他恭恭敬敬的站在后面,沒曾想到居然是林三無的小師叔。
  “有空回去看看老祖宗,他時日不多了”周易語氣輕緩道,不悲不喜,他跟二胖是同類人,心能沉到湖底里。
  趙出息這時看向夏登,夏登主動伸手,干凈利落道“夏登”
  “趙出息”趙出息同樣干脆的介紹道。
  夏登笑著看向韓樂于冰道“這兩位美女是?”
  “今天剛認識的朋友,沒什么事,正好跟著過來”趙出息隨口解釋道。
  韓樂嬌嗔道“別人讓我們來,我們還不樂意呢,得了便宜還賣乖,哼”
  趙出息有太多話想和二胖聊,笑道“你們自己去玩吧,消費都算我的”
  二胖同樣有話想跟趙出息說,看向夏登,夏登識趣道“兩位美女,這里的牡丹亭很有趣,有沒有興趣跟我去看看”
  夏登主動開口,韓樂于冰哪會不答應,高興的跟著夏登離開。
  等到他們離開后,二胖便將煮茶彈古箏的漢服美女打發出去,包廂里瞬間只剩下他們三人,二胖臉色沉重道“出息,鳳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