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8 新的任務


  第四十四章離開,離開(下)
  丁哥被臉色鐵青的于叔派人關進包廂,老何眼神陰晴不定,今晚這事情鬧的真夠大,本來可能影響不會這么惡劣,誰讓點燃了丁哥胸中的怒火,丁哥徹底爆發,無人可擋,趙出息已經盡力,再者他和丁哥是朋友,趙出息認死理,能幫親不幫理,不可能將丁哥限制死。
  老何繼續安撫受到驚嚇的小姐們,趙出息則安排保安們繼續各司其職,今天晚上都打起精神,別再出亂子。完事后,趙出息被于叔叫到辦公室,于叔毫不掩飾自己對趙出息在這件事情上處理的不滿,不悅道“今天晚上,你沒處理好,我很不高興”
  趙出息低著頭緊握著雙手,有些辛酸自嘲,生活在這個社會最底層的人們每天都上演著如此荒唐的一幕,三十八號還好有丁哥護著,如果沒有丁哥一直守護在旁邊,誰又會為三十八號出頭?最終的結果可能不過是不了了之,所以趙出息不后悔放任丁哥鬧事。
  “我的錯”事情已經發生,趙出息改承認還得承認。
  于叔嘆氣道“我知道你和小丁關系不錯,你就算讓他把那男人打成殘廢,山水情也能抗住。可你讓他打小姐,這對山水情影響很大”
  于叔是性情中人,對趙出息不滿是不滿,卻也知道趙出息重情義,故意放縱,至于后面的事情,估計趙出息也沒有預料到。
  “九號該打,這種女人留在山水情早晚都是禍害”趙出息不掩飾的說道。
  于叔皺眉冷哼道“這就是這個社會的現實和殘酷,九號是不好,可他給山水情能帶來足夠的利益,所以她才能留在山水情,小丁損害山水情的利益,所以他得離開”
  “丁哥真得離開?”雖然預料到結果,可聽到于叔如此說,趙出息多少有些傷感。
  于叔嘆氣道“這事在山水情影響惡劣,再說他和三十八號的關系,現在誰不知道,只能離開”
  趙出息無奈嘆氣,是啊,此事一出,他和三十八號的關系誰能不知道?
  從于叔辦公室出來,趙出息一個人跑到山水情后門抽著煙,傻笑嬉笑苦笑,這生活真特么的操蛋,逼著每個人徹底的瘋狂,他不知道三十八號喜不喜歡丁哥,可丁哥絕對愛三十八號,只是這份愛有些沉重,沉重到讓人無奈,此時此刻趙出息似乎明白丁哥一直不愿意離開山水情的原因,只是因為他苦苦深愛著三十八號,不能自拔,趙出息不知道為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是希望他們能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蹲在門口的趙出息一根接著一根抽,直到煙頭落滿一地,良久,趙出息感覺到肩膀上有只冰涼的手,轉過頭,瞅見柔弱的十六號,十六號眼睛微紅,似乎哭過,只穿著會所的制服,凍的瑟瑟發抖在山水情里,她和三十八號的關系稍微能熟絡點。
  “外面冷”趙出息擔憂道,連忙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十六號的身上。
  十六號失落道“三十八號也愛丁哥,只是怕他失去這份工作”
  趙出息有些意外的盯著十六號,似乎明白了,苦笑道“這生活……”
  丁哥最終被辭退了,并不是因為他打了那個男人,發生這種事,老何還是希望經理能為小姐出頭,這樣才可以拉攏人心,但丁哥打了九號,被所有小姐都看得清清楚楚,就算事出有因,還是引起了小姐們不小的恐慌,再加上丁哥這一鬧,他跟三十八號的事情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畢竟單純的小姐和經理的關系,是不至于讓丁哥差點弄出兩條人命。老何念在丁哥一直兢兢業業為山水情工作的情分上,給了丁哥兩萬塊錢的遣散費,發了當月的工資。九號也滾蛋了,可能是出了這件事,老何覺得九號真的是個禍根,遲早要留下更大的隱患,所以就以妨礙山水情正常營業的理由,扣掉了她所有的錢然后攆了出去。
  至于三十八號,已經被搶救過來,一直在醫院里療養。犯事的那個男人似乎知道山水情的背景,迫于這邊的壓力,一共賠了十萬塊私了,并且支付三十八號在醫院的所有開銷,老何和于叔將這些錢全部給了三十八號,山水情分文不要。
  趙出息不得不佩服于叔和老何的處事風格,嚴絲合縫,滴水不漏。宣布這一切決定的時候,丁哥正在醫院里,陪在三十八號的身旁。
  這事情讓趙出息接下來的兩天一直悶悶不樂,白天學車總是心不在焉,耿師傅看出趙出息有心事,也不罵他,買了兩瓶酒弄了些菜,兩人在路邊喝酒聊天,趙出息一杯一杯的灌自己,肆無忌憚,把耿師傅嚇了一跳,為了讓趙出息徹底發泄,耿師傅把他帶到西安城南秦嶺山底下一條荒無人煙的公路上飆車,改造過的比亞迪一直飆到160+,可趙出息卻異常冷靜。
  事發第三天后,趙出息和黃毛提著一袋水果趕到醫院,黃毛一個人不敢去看,只敢跟著趙出息,走進病房的時候正好看到丁哥在給三十八號削蘋果,病床上的三十八號散落著頭發,虛弱的臉上沒有什么血色,趙出息第一次看到沒有化妝的三十八號,除去了胭脂水粉的她安靜的躺在床上一口一口吃著丁哥遞來的蘋果,就像普通熱戀的小姑娘一樣滿臉洋溢著幸福。
  趙出息和黃毛本不想打擾他們,就靜靜的站在門口,卻被三十八號看到了,她沖丁哥歪了歪嘴,丁哥一回頭看到是趙出息和黃毛,立刻又轉了過去。
  趙出息提著水果緩緩走到三十八號的床前,三十八號對著她笑了笑說道“來啦?”
  這是趙出息見到三十八號笑的最舒服的一次,點頭道“好些了嗎??”
  “好多了,沒什么大事,死不了的,哈哈!”三十八號出來好幾年了,說話之間充滿了江湖氣息。
  “對不起……”黃毛手足無措,不知道說什么,更不敢看三十八號和丁哥,只能說出自己最想說的一句話。
  “沒事,其實都怪我自己……”三十八號擺了擺手,輕輕的說“丁哥,你們出去聊聊吧,我想睡覺了……”
  三十八號的聲音有點像撒嬌,故意給趙出息和黃毛留出空間,丁哥不為所動,三十八號有些生氣道“不聽我話么,誰說的以后聽我的話?”
  丁哥這才起身瞅著趙出息和黃毛道“走吧”
  醫院里面有一個很大的花園,花園里面長長的走廊里稀稀拉拉的坐著一席病人,丁哥點著煙,慢慢的在前面走著,和趙出息并肩而行,黃毛則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三人都是一陣沉默。
  “對不起,讓你為難了”過了許久,丁哥小聲對著趙出息說道,有些感慨,有些釋然,又有些輕松。
  趙出息苦笑道“事情已經過去了,要是我,估計會弄死他兩”
  黃毛不失時宜的跑上前,哭喪著臉說道“丁哥,是我不小心,明知道有問題還安排三十八號,是我不好”
  “別叫她三十八號了,她叫青兒”丁哥打斷黃毛的話,皺眉道。
  青兒,多么動聽的名字,擁有這個名字的女孩,應該跟三十八號一樣,活潑可愛中又帶有一些小性感,趙出息不自覺的喃喃自語的喊著青兒青兒。
  “青兒跟我說了,是她硬找到出息讓你不告訴我,帶她上鐘的……”丁哥誠懇的看著黃毛,眼里充滿了歉意道“是我的錯……我太計較……”
  黃毛心中的心結,在這一刻算是解開了,畢竟他來到山水情,丁哥幫過他不少忙,趙出息對著黃毛使著眼色,黃毛以出去買包煙的借口離開。
  “丁哥……”趙出息拍了拍丁哥的肩膀說:“其實,你對三十八號是又愛又恨吧,愛的死去活來,又恨的深入骨髓,也是,自己的女人每天在自己的面前,唉,誰能承受?”
  丁哥抬頭望天苦笑,笑的辛酸道“愛得再深也不會有結果的,要不然就是一定會經歷一場劫難,就像那天那樣。”
  “萬幸,好事多磨。你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的結局嗎?”趙出息輕聲說道。
  “但愿是吧……”丁哥長長的嘆了口氣。
  “有什么打算?”趙出息詢問道。
  “我被攆走了,青兒也不干了,她存了些錢,我也還有一些,加上這次山水情給我的遣散費以及那個男人陪的錢,可能要做些小生意吧,我也不知道……”
  “還在西安?”
  “不知道……”丁哥搖了搖頭道“或許不在這里了吧,待在西安就容易想起往事,離開這里去一個新的地方,或許對我們要好一些。我們這些人,本就是沒有根的漂泊著,哪里都可以安家。”
  丁哥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
  趙出息不知道該說什么,祝福,亦或是不舍。或許這樣去一個嶄新的地方更好,開始一段周圍人都不知道他們過去的生活,從此再也不與過去的一切產生聯系,甚至是他這樣容易勾起回憶的故人。
  丁哥站在花園的走廊上,仰頭看著天上漂浮的云朵,或許在想象著自己跟它們一樣的命運。許久,他才回過頭,看著趙出息道“出息你回去吧,青兒明天就能出院,我們也該走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或者幸福或者苦難,可你不能逃避,總要走完這段路,我是,你也是,出息我知道你的路很長很長,你和大多數人都不一樣,希望你以后真的能出息”
  說罷,丁哥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盯著趙出息的眼睛鄭重的說道“保重……”
  轉過身,丁哥頭也不回的大步往病房走去,只留下趙出息獨自一人,趙出息傻逼兮兮的笑著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這是一場離別,還是永遠的再見。此時的趙出息,真的很害怕去思考這個問題,丁哥每一步遠去的步伐,都切換著趙出息腦子里回憶他和丁哥認識這兩個多月來發生的故事,一起喝酒聊天,一起抽煙打屁。
  這生活若能平平淡淡簡簡單單,誰又愿起起伏伏顛沛流離?
  瞅著丁哥的背影,趙出息不禁想起某天晚上打車回去,廣播里放的一首歌“今夜的凌晨時分我將要離開,離開這憤怒的城市,離開我年少時純真的臉,離開,離開,我將要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