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78 真能這樣

第四百八十八章流弊的小屁孩(上)
  要不是不放心年過八旬的老和尚,趙出息十八歲那年就已經走出祁連大山,為了報恩,為了給老和尚送終,為了能讓老和尚入土為安,趙出息愣是在鳳凰村再守了四年,四年后,村子里等來了李青衣,加上小平安的病,又是兩年多,如此一來,趙出息足足在鳳凰村耽擱了整整六年,人生能有多少個六年,可對山外世界充滿無限期待和憧憬的趙出息愣是咬牙堅持了六年,如果不是這六年,或許十八歲那年走出大山的趙出息早已經混的人模狗樣,如果那樣的話,鳳凰村的父老鄉親便能親眼看到他們眼里的狗犢子出人頭地衣錦還鄉,鳳凰村那幫孩子也能跟著他走出大山看看山外世界,小平安的病或許就能得救。
  趙出息后悔么,不后悔,人生么,每種選擇都是種生活,你唯一要做的是,當自己做出選擇以后,堅定不移的前行。趙出息是老和尚看著長大的,老和尚也教會趙出息太多東西,人么,要懂得知恩圖報,趙出息如果不給老和尚養老送終,那也不是趙出息了。是,趙出息欠老和尚的,可欠老和尚的人太多太多,憑什么讓趙出息一個人去還這些東西,比如孫家。
  趙出息不知道的,不在乎的,可未必李青衣不知道,不在乎,所以她會替趙出息爭取些該爭取的東西。
  趙出息此行北京,李青衣早已考慮過要不要讓趙出息見孫家的人,何況那個男人當年便見過趙出息,趙出息和老和尚的關系,想來他不會不知道。唯一讓李青衣想不明白的是,那個男人,也就是孫倩的叔叔,算是老和尚名義上的兒子,是孫老爺子見老和尚膝下無子過繼給老和尚的,那為什么當年他去鳳凰村待了兩年,回來后就再也沒去過鳳凰村,至于有沒有關注這里,那李青衣就不知道,想來以鳳凰村這破地方,想關注也很難。
  從李青衣說出這番話以后,孫倩便已經猜到,想來李青衣對此早已籌劃很久,以前她不知道這些事的時候,不明白是什么東西讓一個驕傲到足以讓男人自行慚愧的女人在那種鳥不拉屎的落后地方堅持三年多,現在她也算是明白些故事。
  “青衣,我能見見他么?”孫倩若有所思的盯著李青衣說道,她以前只是見過趙出息的照片,趙出息在西安的時候,周文山對趙出息的評價不低,當時孫倩便對趙出息充滿興趣。
  李青衣感覺到氣氛有些沉重,呵呵笑道“你要見那就見,只是別愛上他,別讓你家那位吃醋”
  孫倩瞪著李青衣道“我看是某人會吃醋”
  兩人聊過些瑣事后,孫倩便從李家四合院離開,孫家要見趙出息這事,可不是小事,因為李青衣,特別是后來知道幾十年前那段往事以后,孫倩對趙出息的關注便不曾減弱,隱約知道趙出息在成都的一些事情,所以這事必須得慎重,老爺子這邊肯定不能問,只要把趙出息和老和尚的事情說出來,對當年充滿愧疚的老爺子肯定會要見趙出息,所以孫倩只能先問問叔叔,只是叔叔跟著出訪歐洲,就是要見,也可能沒時間,因此她才說讓她先見見,畢竟她也是孫家的人。
  趙出息跟李青衣分開以后,便帶著周易前往木樨地那里去見某位大佬,昨天下午抽空趙出息已經和那位大佬的秘書約好時間,中午直接去大佬家里,這倒讓趙出息充滿意外。
  西城區木樨地北里,復興門外大街路南,一北一南有兩個部長樓,樓群相鄰而居,北面的部長樓建于計劃經濟時期,南面的部長樓則是前幾年才落成,對外這個地方叫木樨地公寓,門口皆由武警站崗執勤,只要從每天進出這里的車輛便知道這地方不是普通地方。
  趙出息去的時候自然被執勤的武警攔住,對于這座城市趙出息越來越有敬畏之心,能有武警戰士執勤,顯然不是普通的地方,趙出息自然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對于這位大佬的身份不禁好奇。沒辦法,被攔住趙出息只得給那位秘書打電話,換來的卻是那位大佬今天早上已經離京去調研,最遲要等到下周才能見到。
  無奈,趙出息只得帶著周易返回威斯汀酒店,看來這次北京之旅是見不到簡姨讓見的那個男人了。
  等到趙出息回到威斯汀酒店后,兩次電話都沒有打通的二胖終于主動聯系趙出息,告訴趙出息他在大連,這幾天沒拿手機,剛看到電話和短信,晚上才能從大連趕到北京。趙出息聽見二胖熟悉的聲音,知道這貨沒給老寡婦當媳婦也算是放心,隨口道我來北京參加別人的婚禮,順便看看你和李青衣,你要是有事就忙自己的,我過兩天就回成都了。
  趙出息好不容易來次北京,上次來北京沒通知,二胖已經有些意見,這次如果再不見,二胖不知道心里會怎么想,畢竟快整整一年沒見了。所以二胖直截了當道,事情已經忙完,晚上回北京,隨即詢問趙出息在哪。
  趙出息如實回道自己住在威斯汀酒店。
  沒聊幾句后,二胖便先掛掉電話。
  趙出息和周易在酒店準備休息會,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趙出息皺眉接通,是個男人,沒等他說話,男人笑瞇瞇的自報家門道是三哥讓他過來的,趙出息沒多說話,直接讓他來房間找自己。
  幾分鐘后男人上樓敲門,周易開門,趙出息這才發現眼前的男人更像是個乳臭未干的孩子,估計也就十**歲的樣子,笑起來滿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眼神總是透著股邪氣,心眼顯然不少。
  “出息哥,我是三哥的跟屁蟲,你叫我順子就行,三哥晚上才回北京,他讓我先過來陪你解悶”自稱是二胖跟屁蟲的孩子自報家門道,說完便嘿嘿笑起來,那口大白牙比趙出息都要出彩。
  三哥肯定是二胖,趙出息知道二胖本名林三無,只是被這孩子的跟屁蟲三個字給弄的哭笑不得。
  趙出息不禁好笑道“你說你是二胖的跟屁蟲,我不信”
  “二胖是誰?”也不知道是二胖提前叮囑過趙出息的身份還是怎么著,這個穿著一點都不簡單的順子絲毫沒輕視趙出息的意思,很是恭恭敬敬。
  趙出息低聲道“二胖就是你嘴里的三哥”
  “哦,原來三哥還有這么個外號,真有趣”順子摸著莫西干的發型自言自語道“出息哥,我不騙你,這是真的,不信你給三哥打電話,剛開始三哥不讓我跟著,后來我就找老頭子,一哭二鬧三上吊,老頭子也不知道用的什么辦法,三哥就同意了,反正我跟著三哥學了很多東西”
  “我權且信了,順子,你能告訴我你多大了?”趙出息不再開玩笑,而是問他關注的問題。
  順子眼神閃過一絲不悅,似乎對于趙出息問自己年齡的問題有些生氣,可還是回道“才過十八歲生日,開學就讀大二了”
  “你在哪讀書?”趙出息也是閑的無聊,隨口問道。
  順子嘿嘿笑道“美女最多的中戲,出息哥,要不要晚上我幫你找幾個中戲的美女陪你玩過家家,你想怎么玩都行,雙飛三p你都可以挑,我還認識一對姐妹花,肯定能讓你滿意,你放心,我掏錢請你,雖然我家老頭子把我信用卡停了,可我有私房錢,這點錢還是有的,不然三哥回來肯定罵我”
  趙出息聽到這話,不禁瞪大眼睛。
  順子瞅見趙出息這表情,以為趙出息不喜歡學生妹,不禁壞笑起來道“我知道了,出息哥肯定是不喜歡學生妹,沒事,我也可以給你找少婦,老頭子公司好多那種奶大屁股翹的秘書,我一會給你看照片,出息看上哪個就給我說,我這就讓人給你搞定,我們都是自己人,你別和我客氣”
  順子說完這話,趙出息依舊盯著他一句話不說。
  順子更加疑惑,他不信趙出息不喜歡女人,反正他覺得男人都喜歡嫖,老爺子都說妻不如妾。
  瞅眼趙出息旁邊那位帥帥的大叔,順子遮遮捂捂的問道“出息哥,難道,難道你喜歡男人?”
  順子這句話說完,趙出息終于忍不住爆粗口道“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