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77 你曾經錯過整個世界

李青衣回到北京這近一年時間,生活已經恢復到正軌,縱然離開有三年半時間,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可李青衣并未和這個社會脫節,就像趙出息很快便能融入大城市陌生的環境一樣。
  今年六月以前,李青衣都在北大和清華上課,彌補自己缺失的一些知識,更準備邊工作邊讀法律研究生,她當年是清華管理學院畢業的。后來這段時間才被家里安排到中央黨校教務部工作,生活還算充實,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李家對她的婚姻大事越來越操心,李家第三代已經全部成家立業,以前還有李成軍給她頂在前面,現在李成軍也已結婚,自然輪到作為第四代長孫的她。
  雖說李青衣有年近百歲的李家老太爺撐腰,可他上面還有父母,還有爺爺奶奶,老人家們都盼著她出嫁,再者父母也就只有她一個閨女,怎能不操心。李青衣也明白父母以及長輩們的良苦用心,所以這些天安排的一些相親,她都坦然接受,只是奈何這些男人實在沒有能讓她滿意的,要么能力平平,要么過于浮躁,要么城府太深,李青衣只得笑著敷衍,最終全部pass。
  本來今天爺爺還給她安排了相親對象,貌似來頭不小,只是李青衣有些累了,便不愿意再去折騰自己。晚上她還想帶趙出息再四處轉轉,相比于那些男人,她倒覺得和趙出息在一起挺有意思。
  李家青磚灰瓦紅門的四合院在柳蔭街,這棟四合院的產權屬于軍方,只是老太爺一直住在這里,而且老李家在軍方的影響力一直延續,從未倒下,倒也沒人敢讓老太爺搬出去。
  李成軍把李青衣送回柳蔭街后,便趕緊回衛戍區司令部,他今天的任務是陪李青衣相親,現在李青衣不去了,他也樂得輕松,只是留在四合院,保不準也被老爺子逮住挨罵,還不如回去訓練。
  李家這四合院只有老爺子以及警衛管家保姆醫生住著,李家其余人都有自己的住處,李家老太爺膝下三兒一女,讓北京城津津樂道的是,李家父子雙上將一門四將軍的故事,諾大北京城,也就只此一家,可見在軍界的影響力有多么深遠。
  李青衣回到李家四合院后,知道老太爺在午睡,便沒去打擾,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她在四合院有單獨的房間,整個李家也就只有她有這個待遇,老太爺對她是特別的疼愛,畢竟李家男多女少。
  約莫半小時后,李青衣的閨蜜孫倩來到李家四合院,她是提前和李青衣已經約好時間,也算是李家的常客,所以直奔李青衣的房間。
  李青衣正在處理郵件,孫倩進門后淺笑道“中央黨校的生活怎么樣?那里年輕有為的后輩可不少,有沒有看上的,要不要我去給你說媒?”
  李青衣頭也沒回的笑罵道“你是還嫌我不嫌亂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真是閑的慌”
  “我呢,能怎么樣,反正我已經認命,這事基本算是定了,結婚唄,還好我對他不怎么討厭,感情么,慢慢培養”孫倩一臉無所謂道,她么,被人愛過,也愛過別人,戀愛過,也分手過,該經歷的感情都經歷了,到現在么,也到了結婚相夫教子的年齡了,鳳凰男她瞧不上,普通人家里這關難過,還得提防有沒有野心,索性找個門當戶對不討厭的結婚。
  聽到孫倩的話,李青衣也不知道怎么評價,好也不好,現在說不定,有些東西真心是隨著時間才能看出利弊來。
  “你呀你,倒是看得開,不過他好像走的是從商路線”李青衣小聲嘀咕道,走的不同的路,以后的結局自然就不一樣。
  孫倩略帶風情的笑道“正因為他走的是從商路線,我才選擇他啊,他家那邊什么情況,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徹底遠離政治么,他要是選擇走仕途,那我估計還不樂意,我才不愿意找個城府深野心大又虛偽的男人,況且我不一定能壓得住,他就不一樣了,你覺得以我的背景,能壓不住他?在他家我估計我就是姑奶奶,誰都得把我當回事,而且還還不愁錢花,又不受氣,多舒服”
  “你這是結婚呢,還是養老呢?”李青衣不禁好笑道,因為孫倩想的實在是太多。
  孫倩唉聲嘆氣道“結婚不就是養老么,養一輩子,跟誰過不是一輩子,只要不討厭就行,我又不是情竇初開的少女”
  “我算是徹底被你打敗了,也不知道你那位聽到你這長篇大論,會是什么心態”李青衣聳聳肩,合上筆記本電腦,該處理的郵件已經處理完。
  孫倩給自己倒杯水,主人不招待她,她自己得把自己招待好,回身道“攀上我這棵大樹,他偷著樂”
  李青衣不再說話,生在富貴人家,這就是與生俱來的優勢,也確實如同孫倩所講那樣,那個男人,又何嘗不是瞅上孫家的背景么,彼此算不上心知肚明,也多少明白些道理,只是這樣的婚姻會幸福么,李青衣真心不敢確定。
  “見到趙出息了?”孫倩見李青衣不說話,便主動問道,早上李青衣發微信說趙出息到北京了,把她找過來問些事情,正好兩人也好久沒見。
  李青衣起身坐到沙發上,回道“見到了,中午請他去大董吃的烤鴨,下午他有事,晚上帶他再逛逛”
  孫倩頗為玩味的說道“我估計整個北京城,能有這待遇的,也就趙出息單獨一個,別無分號”
  “別貧嘴,我是想問你一點正事”李青衣懶得搭理在她面前無拘無束的孫倩,她跟孫倩從小長大,感情用語言無法形容,不然她去鳳凰村,也不會只有孫倩一個人知道。
  “說”孫倩不再嬉笑,低聲道,也算是認真下來。
  李青衣猶豫片刻道“趙出息來北京,要不要讓你叔叔見見他?”
  “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孫倩徑直道,她之前便已經猜到李青衣為什么找她。
  李青衣不否認道“不管怎么說,都算是故人,何況還有老和尚的關系,據我所知,你們家沒少受那位老和尚的恩惠,先不論你爺爺的命是他救的,你叔叔本是過繼他膝下的,就憑當年老和尚沒亂咬保住不少人免受遭難這件事,你們家也該見見他”
  孫倩沉默不語,這些事情先前她先前是不知道的,要不是李青衣告訴她,她可能永遠都不知道那段往事,后來她找機會問過爺爺,爺爺并不知道她為什么要問,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更不知道那位老人的生死,只是默默回想起當年的那些往事,隨即告訴她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當爺爺說完這那些故事,她沉默片刻后告訴爺爺那位老人已經死了,只是瞬間,爺爺便老淚縱橫,而當天晚上,本來去廣東調研的叔叔,直接飛回北京。
  只是這些事,已經是孫倩不能做決定的,低聲道“你知道,叔叔最近跟著出訪歐洲,而爺爺根本不知道趙出息的存在,這事還真不好說”
  “你的意思是不見?”李青衣有些微怒,她以前從來沒給孫倩說過這些事,只是后來孫倩執拗要問,才說了出來。
  孫倩知道李青衣生氣了,連忙回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回家先問問,這事我做不了決定”
  李青衣沉聲道“那你就問問,我等你消息”
  孫倩臉色頗為嚴肅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