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75 低調和顯赫

第四百八十五章有些人
  趙出息答應出來喝酒的時候就已經猜到兩人為什么找自己喝酒,顯然還不能消化今天所見所聽的一切,不知道以后如何和蔣開山相處,也不知道如何面對以前在蔣開山面前的自己,于放還好,畢竟他跟蔣開山算是真正的朋友,可樊云鵬卻沒辦法。
  趙出息能說的只有這些,具體怎么做,那是他們的事,其實不管如何,不變的是,蔣開山眼里的他們。
  回去睡覺已經是一點,誰都沒喝多,畢竟兩瓶香檳還灌不倒三個人,樊云鵬和于放都是第二天早上飛機回成都,趙出息不動聲色留下于放的手機號,沒忘記蔣開山說過的話。
  隔天早上,趙出息醒來很早,跟周易在酒店匆匆吃過早餐便出門,他已經和某個女人約定好時間。說實話,才來北京沒兩天,趙出息已經有些懷念成都的生活,相比于成都,北京的空氣實在不敢恭維,霧霾太過嚴重,也不知道北京人民是怎么活下去的,在成都待久后,趙出息這會嗓子都有些不舒服,不得不買個口罩帶著,生怕自己不能活著離開首都。
  趙出息跟女人約定在**廣場見,金融街離**廣場不遠,趙出息和周易打車十五分鐘后便趕到,女人說她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下面等他,趙出息便直奔人民英雄紀念碑,遠遠便看見穿著碎花長裙系著馬尾的她,腳下是一雙紅色的老花布鞋,趙出息知道這是她從鳳凰村帶回來的,那一針一線穿成的千層底太熟悉,去年二胖從鳳凰村帶回來的那幾雙老花布鞋趙出息穿過一雙以后,就再也舍不得穿,他知道穿一雙少一雙,而以后,再也不會有人給他做老花布鞋了。
  女人背對著趙出息,面向人民英雄紀念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能在這里等趙出息,能讓趙出息大清早來找的女人,整個北京除過李青衣,還能有誰?
  當趙出息走近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聽見腳步聲還是聞到熟悉的味道,李青衣緩緩轉身,眼神相交,嘴角彎起那熟悉的弧度,內斂而不失溫暖,趙出息有些尷尬的撓著頭,再也不像在成都時候殺伐果斷的大佬,仿佛回到鳳凰村,他坐在學校旗桿下扒飯,李青衣坐在教室門口曬著太陽望著他淡淡的笑著。
  “以為過這么久,你應該有些變化,怎么看起來還是愣頭愣腦的,跟上次見,有些退步”李青衣平靜說道,因為是暑假,所以雖然是大清早,**廣場的游客還是頗多,人民英雄紀念碑這里也有不少游客在拍照留念,有幾個大學生趁著李青衣不注意,偷拍了幾張她的照片,李青衣也不生氣,這人生么,你總歸有時候會成為別人的風景和回憶。
  “這好像是你第一次穿裙子?”趙出息盯著李青衣笑嘻嘻的,兩人間隔一米距離,趙出息再沒往前,他說的是實話,除過今天,他從來沒見過李青衣穿裙子,特別是在鳳凰村的三年多。
  李青衣不禁笑出聲,搖頭道“怎么,不好看?”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好看,特好看”
  李青衣釋然道“我還以為不好看,打算回去換身衣服。祁連山太冷,不適合穿裙子,女人的身體本就屬寒性,在那種環境穿裙子容易落下病根,北京就不用擔心,沒什么顧忌”
  “那你現在,那個,來親戚的時候還疼的厲害么?”趙出息有些尷尬的問道,本來不想問,可是有些擔心,最終還是開口。
  李青衣沒趙出息臉皮那么薄,瞅見趙出息那啥樣,不禁好笑道“再祁連山那三年,天天山珍野味中藥滋補的,你覺得我的身體還會像以前那么弱么,回來后,那幾幅藥,我平時也會熬著喝,所以,放心吧”
  聽到李青衣如此說,趙出息總算放心道“那就好,反正,女人得把自己身體當回事”
  李青衣側身往前隨口道“你應該沒來過這里吧,那就走走,看看這共和國權利的中心是個什么樣子”
  “去年來過,只是行程太緊,沒怎么溜達”趙出息如實說道。
  李青衣似乎猜到,試探性問道“是那次?”
  趙出息輕聲道“嗯”
  李青衣沒想要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深究,改變不了的事實,與其說出來讓兩個人痛苦,還不如都藏著心底。
  趙出息跟著李青衣并肩走在這**廣場上,漫無目的的前行,望著這四面八方那些宏偉大氣的建筑,趙出息的心卻沒有上次那么波瀾起伏,相反很是平靜,或許是因為身邊有這個女人在吧。
  走著走著,趙出息不經意點打量李青衣,發現這女人今天居然還化著淡妝,趙出息早已不是當年鳳凰村的土豹子,女人化沒化妝,化著淡妝還是濃妝,現在他一眼便能看出來。
  “某人今天還劃著淡妝”不想讓氣氛太過低沉,趙出息略帶戲虐的語氣問道。
  李青衣微愣,貌似被人發現小秘密,卻心平氣和道“你難道不知道,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何況這社會,現在又有幾個女人不化妝,這叫附加競爭優勢,或者說,我在你心里,不算女人?”
  趙出息毫不猶豫的回道“不算”
  李青衣一臉幽怨的看向趙出息。
  趙出息嘿嘿笑道“女神”
  李青衣聽到這個頗為不接地氣的詞弄的哭笑不得,這牲口來到大城市這么久,別的沒學成,這嘴倒是越來越貧了,不過挺好。李青衣一直不愿意在趙出息面前高高在上,也不愿意趙出息把自己當做那種遙不可及的人,她更希望跟趙出息處在同一個高度,平起平坐,像普普通通的朋友,這樣交流起來才不會有代溝。
  以前在鳳凰村,顯然不可能,現在倒覺得可以。
  “見過二胖了?”李青衣生怕這牲口得寸進尺,連忙轉移話題道,憑心而論,從鳳凰村到大城市這兩年,趙出息已改變太多太多,但讓李青衣慶幸的是,他身上那股淳樸依舊還在,就像他當初為了那陽春白雪的理想走出鳳凰村一樣。
  趙出息哪有時間見二胖,打這胖子的電話,兩次都打不通,也不知道這胖子在干什么,趙出息真心懷疑丫被人販子拐賣到大山里給老寡婦當男人,反正丫身體比較彪悍,干起體力活來毫無挑戰性。
  “這兩天朋友結婚,昨晚才忙完,還沒去找二胖,說實話,快一年沒見二胖,真有些想這吃貨”趙出息略帶感慨道。
  李青衣猶豫片刻道“蔣家蔣開山結婚?”
  趙出息瞬間愣住,良久回過神,一臉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李青衣不意外趙出息的反應,邊往前走邊解釋道“昨天李成軍跟著家里位長輩去過京西賓館,他說見到了你,剛開始很意外,以為看錯人,再三打量才確認那是你,回來告訴我的時候,我也很意外。我不認識蔣開山,但卻知道他,倒是跟他哥有過幾面之緣,只是沒想到你會認識他,而且還是他的伴郎,可見關系不一般,以你目前的高度,似乎很難認識這種級別的紈绔子弟”
  趙出息聽到紈绔子弟,有些不悅道“老蔣不是紈绔子弟,他是我兄弟”
  “兄弟?”李青衣愈發的疑惑道“那看來比我想的關系還要進一步,你知道他的身份?你知道他家的背.景?”
  “知道”趙出息沒打算否認。
  李青衣搖頭回道“也是,能去參加婚禮,能當伴郎,顯然是知道,這樣也好,他家在西南挺有背.景,對你能有所幫助”
  “青衣,兄弟之間不能用這些東西衡量,牽扯上利益只會漸行漸遠,我把老蔣當兄弟,是因為老蔣算是救過我一次,他能讓我知道這些,也是把我當兄弟,朋友和兄弟不同,朋友可以有很多,可兄弟很少”趙出息長吁苦嘆道,他不想讓李青衣覺得,他跟老蔣的關系是建立在利益上的,也確實,以老蔣家在成都軍區的背.景,對自己確實很有幫助。
  李青衣罕見趙出息這么認真,盯著趙出息看過數秒后,突然忍不住笑出聲,趙出息瞬間明白,不悅道“你又在試探我”
  “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故事而已,你是什么人我還能不知道?你們的感情肯定是建立在雙方當初不知道彼此身份的情況下,要是一開始就知道,可能就會帶有功利心,自然也就不會成為兄弟,你不傻,他也不傻,而像他這種世家子弟,在與人交往的時候,往往是帶著警惕心的,想要跟他們當朋友,不難,可要當兄弟,走心,那就太難了”身處于這個圈子的李青衣怎能不知道,這些看似光鮮亮麗的紈绔子弟們,朋友很多,但往往推心致腹的兄弟很少,因為這個圈子到處充斥著勾心斗角和爾虞我詐。
  趙出息哭笑不得,真心不知道怎么說李青衣,不過知道的是,這是關心他,畢竟能認識這樣的兄弟,難得。
  “青衣,你是不是也是所謂的紅色子弟,或者官二代?”趙出息直言不諱的問道。
  李青衣不緊不慢的說道“京城是個大圈子,大圈子里套著很多的小圈子,這些小圈子里又套著無數更小的圈子,為了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訴求和目標形成的。我呢,嚴格意義來說,算是紅色子弟,只是紅色子弟和官二代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官二代肯定是官二代,但紅色子弟未必就是官二代,很多后代慢慢的融入道這個社會的各行各業,它代表著的是一個血統,都是祖上父輩打江山流過血的”
  趙出息聽的一愣一愣的。
  李青衣不理會趙出息,像是喃喃自語道“有些人身居廟堂高高主政,有些人背靠大樹商海暗暗獲利,還有些人高于廟堂而遠于江湖,哦,差點忘了,有些人,早已經被時代所拋棄”
  這段話,算是李青衣對所謂的紅色子弟的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