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74 沒戲回去吧

第四百八十四章真能這樣?
  一轉身,就是一輩子,一轉身,便錯過整個世界,從此所有的一切,都和你再無關系。他曾經專屬于你,你曾經擁有整個世界,只是你主動放棄,不是他沒給你機會,或許,這就是命吧。
  人么,有時候真得認命。
  夏詩從來沒有想過,大學時期那個看起來普普通通少言寡語的男人會如此的顯赫,會如此的低調,低調到相戀三年她都沒有發現任何破綻,爺爺是中.將,父親是中.將,這樣的家世,別說在成都,就是在這諾大的北京城里,也是耀眼的。難怪那天晚上,掌握著錢東升家公司能不能上市生殺大權的劉處長會認識他的哥哥,現在想想,在成都頗有關系的錢東升家,在蔣開山家面前是多么的蒼白無力,這根本是兩個世界。
  只是夏詩想問一句,當初他為什么不告訴自己這些呢?如果告訴自己這些,她兩顯然不可能分手,除非她傻,才會選擇錢東升。呵呵,可笑,真是可笑,現在才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這一切。
  當冷靜下來以后,夏詩悻悻一笑,曾經自己以及所有的朋友都覺得,普普通通的蔣開山根本配不上自己,現在看來,是自己根本配不上他,是啊,如此顯赫的家世,也只有此刻那個穿著潔白婚紗,連自己都有些嫉妒的新娘才配得上他吧,她比自己漂亮,她比自己家世好,她倆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這就是夏詩此刻心理所想的。
  可是已經被這個現實的社會玷污的夏詩可曾知道,愛情不等于婚姻,更何況是大學時期的愛情,那個時候,又有幾個人會去想這些遙不可及的東西,那個時候,愛情就是純粹的愛情,你喜歡我,我喜歡你便能在一起。
  夏詩可曾知道,蔣開山之所以不愿意說這些,只是不想讓她們的愛情變質,不想讓她感到自卑,不想讓她受到傷害,這些良苦用心,她自然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當他兩能走到今天這步時,蔣開山又怎么可能不告訴她這些呢?
  是啊,現在說這一切還有什么用,錯過,只能說是緣分不夠,以后,蔣開山有自己的生活,夏詩也會有她的生活,兩人不會再有任何交集。
  所以,這些往事,就讓他們隨風而散吧。
  臺上,婚禮在司儀的主持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主婚人是兩家都認識的某位領導,證婚人,也就是給他們頒發結婚證的是民政部一位退休的副部長,緊接著雙方家長上臺致辭,并對新人祝福,接下來眾人見證兩人的愛情歷程,雙方宣誓表白,交換結婚戒指,隨即擁吻在一起,雙方伴郎團伴娘團祝福,而新娘蕭湘則把花球送給了表姐沈妮可,希望她找到自己的幸福。
  趙出息本本分分的站在臺上,內心也有些不平靜,對蔣開山的家世算是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對北京城的圈子,也有了新的認識,這個圈子的高度,真心是普通人可望而不可級的,要不是蔣開山,他很難有機會踏進這里。
  整個婚禮一直持續到下午三點,不少賓客等新人敬完酒后便提前離開,畢竟在座的很多都是身居高位的領導,能來參加婚禮,已經算是百忙之中抽空,兩家的親朋好友,倒是一直待在最后。
  直到下午四點,才結束京西賓館這邊的事情,剩下的事情都有專人負責,趙出息他們這幫年輕人有事的也都離開,沒事的便跟著賓客回到蔣家四合院,這里早已經給他們收拾出一間婚房,畢竟這里才算是真正的蔣家,蕭湘要跨進的也是這個蔣家的門。
  蔣蕭兩家一些親戚也都來到蔣家四合院,不過并沒多少人,也沒待多久都離開,最后剩下的只是蔣家的直系親戚,蔣開山的父母也都在,蔣家老爺子則從京西賓館直接回到西山那邊,老人自然受不了這種熱鬧。
  等到天黑以后,蔣家四合院便只剩下趙出息他們這幫年輕人,蔣家其余人都離開去了西山老爺子那邊,知道這些年輕人要鬧,生怕長輩在放不開,連蔣開明一家也都過去了,今天這大喜的日子,蔣家人也難得聚在一起,自然要聊聊。
  蕭湘這邊除過伴娘團成員再無其他外人,沈妮可等人肯定要留下,生怕蔣開山這幫狐朋狗友們欺負蕭湘,特別是王一鳴這犢子,絕對不放心。其實,蔣開山這邊也沒多少人,能留下的都是死鐵那種關系,加上有事的也都離開,最后也就五六個人,樊云鵬于放回了酒店,慢慢消化今天所見到所聽到的一切,而夏詩在京西賓館的時候,便已經提前離開。
  鬧洞房確實挺有意思,王一鳴陳光偉楊云峰的鬼點子特別多,想盡辦法折騰蔣開山和蕭湘,不過都挺文明,沒有做什么過火的事情,總之折騰到晚上十一點多,眾人這才從蔣家離開,將時間留給兩位新人,畢竟洞房花燭夜么,王一鳴故意壞笑道,老蔣悠著點,別起不來。這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惹的眾人笑出聲。
  趙出息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周易早已回來,不過還沒有睡,只是在看電視,自然要等趙出息。
  忙碌幾天,蔣開山的婚禮總算是結束,趙出息一身輕松,一想到結婚這么麻煩,不禁有些害怕,卻也有些期待。
  睡前趙出息跟齊思打電話,將今天婚禮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說給齊思聽,齊思聽的頗為感動,北京時間是晚上十二點,巴黎不過才是下午五點多,此刻齊思剛和幾個朋友上完課,正準備商量晚飯去哪吃,在巴黎的生活還算愜意,只是語言得慢慢適應,還好齊思去前幾個月便一直在學法語,不過她的英語水平是專業的,當初是為國際航線準備的。
  打完電話,趙出息準備休息,明天早上他要去見某個女人,好不容易來次北京,他自然要見她。不過這時候,敲門聲卻響起,趙出息不禁皺眉,這么晚是誰。
  周易走到門口,警惕性的問道“誰?”
  門口傳來樊云鵬的聲音道“老趙,我是老樊,睡了沒有?”
  周易透過貓眼確定身份后,這才向趙出息點頭,趙出息起身走到門口沉聲道“剛回來,沒睡,怎么?有事”
  樊云鵬猶豫道“沒睡就好,我和老于也睡不著,找你喝酒,怎么樣?聽說麗思卡爾頓水晶吧的香檳不錯,又沒有興趣嘗嘗?”
  趙出息思索片刻這才答應道“你們等會,我換身衣服”
  “好”樊云鵬呵呵點頭道,隨即跟向旁邊的于放示意趙出息答應了。
  沒幾分鐘,趙出息跟周易開門出來,瞅見樊云鵬和于放站在外面等著,趙出息淺笑道“走吧”
  于放有些不好意思道“沒打擾你吧”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事,我也睡不著”
  幾人來到麗思卡爾頓有名的水晶吧,這里的雞尾酒香檳還有波特酒比較出名,樊云鵬要了兩瓶香檳,給幾人倒上,坐在旁邊的周易搖頭道“我不喝酒”
  樊云鵬有些尷尬,趙出息解釋道“周哥不碰酒,有自己的忌諱”
  這么一說,樊云鵬便能理解。
  “今天所經歷的這一切,我想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算是見過世面了,從來沒想到自己的身邊隱藏著這樣的朋友”樊云鵬感慨道,剛開始他還有些無法接受蔣開山比自己牛逼,可等到知道真相以后,這種想法再無,只剩下震撼。
  趙出息輕笑搖頭道“能理解,大學四年,老蔣丫肯定低調到沒朋友吧”
  于放沉聲回道“這倒是,除過班里以及宿舍的,老蔣沒有什么交際圈,后來跟夏詩在一起后,才算好點”
  “夏詩?”樊云鵬苦笑道“你是沒見夏詩今天的臉色,她顯然也沒想到會這樣,肯定后悔到死,他那位男朋友在老蔣面前,真是連屁都算不上,為什么要來呢,不來就不知道,不知道也就不會后悔,不后悔也就不會難受。不過我也弄不懂,當初老蔣那么喜歡夏詩,為什么不說出來呢,說出來夏詩就不會離開,不過反過來想想,要是說出來,也不會看到真正的夏詩”
  不知不覺中,樊云鵬對待夏詩和蔣開山的態度已經發生變化,這就是**裸的人性。
  “他只是為了保護夏詩”趙出息沉聲道。
  樊云鵬皺眉道“保護?”
  于放解釋道“你不懂,喜歡就會患得患失”
  樊云鵬一臉疑惑,似乎有所明白。
  “不過,相比于夏詩,我倒覺得蕭湘從各個方面更適合老蔣”樊云鵬嬉笑道。
  于放冷哼道“這還用你說,不適合,老蔣會說那番話,何況,兩人都已經結婚了,這是老天對老蔣的補償”
  “是是是,老于你說得對”樊云鵬罕見不反駁于放道。
  趙出息懶得在這個話題糾結,直言道“怎么?有些不適應蔣開山的新身份,還是不知道如何和以后的蔣開山相處?”
  趙出息開門見山,樊云鵬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放點頭道“都有吧,突然得知有這樣一個朋友,多少有些不知所措”
  樊云鵬這次倒是如實道“想到我以前在老蔣面前各種裝,真是可笑,也不知道老蔣怎么想的”
  趙出息笑著搖頭道“你們兩個想多了,老蔣能讓你們來參加婚禮,就已經預料到這些,人和人之間相處是互相的,老蔣在你們心里怎樣,你們在老蔣心里也有個衡量,所以啊,別想那么多,以前怎么樣,以后還是怎么樣,想得多了,這份友誼就會變味,退一萬步來說,有這樣的一個牛逼哄哄的朋友,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趙出息說完,樊云鵬和于放相視,以前怎么樣,以后怎么樣,真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