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473 回到過去

第四百八十三章你曾經錯過整個世界
  這是蔣開山的真情告白,這也是他第一次給蕭湘說這么多話,更是第一次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這些人當中,大多數都是蕭家的親戚朋友,蕭湘的父母也都在場,蔣開山就是要告訴他們,從今天開始,他會讓蕭湘幸福快樂,她的喜怒哀樂,都和他有關,這是他的承諾。
  蔣開山忍不住抱住蕭湘,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這一刻,蔣開山是幸福的,蕭湘也是幸福的,在場的每個人也都會祝福。蕭家人先前對于蔣開山的不滿,這一刻也都徹底消失,他們相信,蔣開山說的話是真的,也相信,蕭湘的選擇是對的。
  至于蕭湘的伴娘團,也早已經被感動的落淚,不然也不可能讓蕭湘走出房間,她們知道蕭湘深愛蔣開山,這兩年幾乎是放下尊嚴等著蔣開山,能讓蕭湘這樣可遇而不可求的女人等著,他蔣開山也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伴郎團這邊,楊云峰陳光偉王一鳴不禁對蔣開山暗暗豎起大拇指,還是老蔣聰明,直奔主題,這溫柔攻勢,誰還敢阻攔他和蕭湘見面,沈妮可敢么?
  “好,好”當蔣開山和蕭湘抱在一起的時候,王一鳴帶頭鼓掌大聲喊道,緊跟著楊云峰和陳光偉也附和著,其余人自然跟著鼓掌,氣氛瞬間到達頂峰。
  蔣開山懶腰抱起蕭湘,在伴郎團的護送下準備離開,這時沈妮可紅著眼睛攔住去路,王一鳴差點罵娘道“沈妮可,你還想干嘛?”
  沈妮可懶得搭理王一鳴,惡狠狠的盯著蔣開山道“蔣開山,你要是對蕭湘有半點不好,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表姐”蕭湘抿嘴嗚咽道。
  蔣開山沉聲道“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
  沈妮可這才解開盤著的頭發,從里面拿出蕭湘的白色高跟鞋,本來她們是想藏著讓伴郎團找,找不到就會有懲罰,現在也不會再刁難蔣開山了,旁邊某位伴娘也從盤著的頭發里拿出另只鞋。
  眾人這才注意到,蕭湘是光著腳跑出來的,不禁感慨,唯獨王一鳴這幫伴郎團成員心里嘀咕,特么的,還好沒讓他們找鞋,這找死他們都找不到藏在哪,沈妮可可真夠狠的。
  蔣開山終于抱得美人歸,在眾人的簇擁下下樓,結束幾個傳統儀式以后,接親隊伍浩浩蕩蕩的駛向京西賓館,而蕭家的娘家人們也跟著去京西賓館,剛剛熱鬧異常的別墅,瞬間便冷清下來。
  京西賓館坐落于西長安街,與中華世紀壇、中央電視臺舊址、軍事博物館隔路相望,隸屬于總參謀部負責,屬于軍事管理區,主要接待國家、軍隊高級領導,是軍委以及國務院舉行大型重要會議的場所,有著中國“會場之冠”的美譽,被稱為國內最安全的賓館。
  占地面積很大的京西賓館有數個門,接親隊伍以及今天參加婚禮的都走羊坊店西路的門,門口有警衛執勤,蔣蕭兩家都有專人今天在這里負責,參加婚禮的賓客都有名冊,以確保沒有外人進入,畢竟這里比較特殊。
  中午,夏詩開著錢東升朋友提供的寶馬760li順利抵達京西賓館,無關錢東升讓她找蔣開山幫忙,只是她想來。不過卻在正門被攔住,詢問過后才知道只能從這個門進,當看見門口實槍荷彈的警衛時,夏詩不禁皺起眉頭,她自然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別說她,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京西賓館。
  夏詩到的時候,接親隊伍剛剛進去沒幾分鐘,在通報自己的名字后,蔣家在門口負責接待賓客的某位在總參工作的親戚這才確認她的身份放行,并告訴她宴會廳的位置,提醒這里是軍事管理區,到處都有警衛,不要亂跑。
  至此,夏詩心里的疑惑越來越重,蔣開山結婚怎么會在軍事管理區,這看起來不像是普通地方,蔣開山說過,他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公務員,難道是蔣開山的女朋友家里比較特殊?想到這,夏詩心里有些安慰,希望有個比她好的女人替她照顧蔣開山。
  在接待人員的指引下,夏詩來到宴會廳的門口,簽到后又被帶進宴會廳,只看見宴會廳已經坐滿人,不過相比于她見過動輒五六十桌七八十桌的排場,蔣開山結婚似乎并沒太多人,只有不到三十桌賓客。
  夏詩被服務員引到位于中間的某桌,這會只剩下一個位置,顯然是給她預留的,在座的男的居多。此時這桌的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看,夏詩見慣大場面,沒什么不習慣,正準備坐下才發現旁邊坐著兩位熟人,緊鄰著她的是于放,樊云鵬坐在于放的旁邊,于放根本沒理會夏詩,樊云鵬尷尬的打招呼道“沒想到你還真來了”
  這話的意思很耐人尋問,也是,大多時候,又有幾個男女愿意參加前任的婚禮呢?要是樊云鵬自己,如果前任邀請自己去參加婚禮,樊云鵬肯定回一句,下次去。不過夏詩不一樣,她是主動要來的。
  夏詩坐下以后問道“我不能來么?”
  樊云鵬心里很煩躁,嘆氣道“沒事,我就說說而已”
  夏詩淡淡一笑道“你們見過新娘了?漂亮么?”
  于放對夏詩依舊冷淡,根本沒想回她的話,樊云鵬哭笑不得道“等會見到,你就知道了”
  樊云鵬已經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今天經歷的這一切,早上去蔣家的時候,門口停著那么多車,愣是沒一輛豪車,就連蔣開山的婚車都是普通的奧迪a6l,可這些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三分之一的車都掛著軍牌,各式紅色字母打頭的,還有一部分車的擋風玻璃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通行證,全都是國家部委部門的。等到去接親后,新娘家里那邊跟這里差不多,樊云鵬已經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內心的震撼,等到見到新娘的那刻,樊云鵬終于承認,眼前的蔣開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蔣開山了,他絕對不是個普通人,普通人能遇到那樣的極品美女,穿上婚紗的蕭湘完全無法用語言形容那種漂亮美麗,那氣質,樊云鵬自認為自己這輩子還沒見過這種美女。
  接下來的震撼,是來自于結婚地點,京西賓館,樊云鵬想到最開始自己還嘲笑蔣開山結婚都去不起五星級酒店,隨便找個賓館解決,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這地方有錢能進來,軍事管理區幾個大字讓普通人敬而遠之,門口挎著槍的軍人,上面的標牌是總參警衛團,等到進去后發現,里面到處都是軍人以及軍車,還有來來回回巡邏的警衛。懷揣著不安的心情詢問同車接親的人后才知道,這地方是軍委人大政協國務院部隊等等開會的地方,當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及十八屆三中全會都是在這里開的,當時樊云鵬和于放就嚇的不敢說話了,這尼瑪要不要這么彪悍。
  這時候主持婚禮的司儀已經開始儀式,讓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郎出場,臉上遮不住幸福的蔣開山緩緩走上臺,后面跟著他的伴郎團成員。蔣開山接過話筒先感謝今天的來賓,隨后司儀詢問幾個問題,又問了伴郎團幾個問題,比較沉穩的羅成回答,這種場合可不敢讓王一鳴楊云峰兩個逗比回答,要知道下面坐著的,可都是一群身份特殊的人。
  新郎這邊結束后,接下來司儀聲音很是渾厚道“下面,讓我們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最美麗的新娘出場”
  眾人隨著司儀的指引看向宴會廳正門,只見正門口,補過妝的蕭湘滿面微笑攙扶著一位穿著威嚴軍裝的中年男人緩緩步入宴會廳,中年男人標準的國字臉,眼神如炬,嘴角卻帶著笑意,最引人矚目的是他肩膀兩側那幾顆金星,整整四顆,正兒八經的中.將,他就是蕭湘的父親,濟南軍區政委蕭全友。
  蕭湘的后面是兩個花童,一男一女兩個小孩拖著蕭湘的婚紗,同時向天空中撒著花瓣,后面則跟著她的伴娘團,整個出場儀式沒有什么特別,很簡單,正如同這宴會廳一樣,簡簡單單,幾乎沒有什么布置。
  坐在中間位置的夏詩,此刻已經失神,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從得知蔣開山結婚后便一直很期待的新娘,當見到新娘那一刻,夏詩終于明白樊云鵬剛剛為什么會那么說,她實在是太驚艷了,在很多美女面前,夏詩從來不會覺得自己失色,可這次她自認為自己比不過。
  有失落,也有高興,或許這就是夏詩此刻的心情,失落的是,自己相形見絀,高興的是,有個比自己好比自己優秀的女人陪著蔣開山走以后的路,自己也會放心。
  相比于夏詩注意蕭湘,樊云鵬和于放的注意力更放在蕭湘的父親身上,那身軍裝,那肩膀的四顆金星,讓樊云鵬于放徹底被震撼,相比于今天所有的驚訝,這種震撼更直接,中.將啊,那可是中.將啊。
  這時候旁邊兩位同樣跟著去接親的男人,笑著聊天道“沒想到蕭政委居然穿著軍裝”
  旁邊那位輕聲回道“我覺得穿軍裝挺好,沒有什么不妥的,應該是有故事吧”
  “老賀,你猜猜今天來了多少將軍,來了多少省部級領導?”最先說話那位詢問道。
  叫老何的男人環視一眼后回道“你要知道老蔣他爺爺坐在那里,跟蔣家交好的,有幾個后輩敢不來的,算上退役的退休的,三十個應該有吧”
  聽到最后一句話的樊云鵬這時候剛拿起的杯子差點摔掉,戰戰兢兢的扶住,特么的,這到底怎么回事?一個破婚禮,居然有三十個省部級以及將軍參加,這尼瑪到底什么情況?
  于放比樊云鵬要沉穩許多,面無表情,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樊云鵬再也忍不住,直接問道旁邊的老何道“兄弟,我問問啊,老蔣家到底什么背.景?”
  老何如同看怪物一般盯著樊云鵬,疑惑道“你們不知道?”
  樊云鵬掩飾道“不是怎么清楚,我們是他的大學舍友”
  “哦,難怪”老何笑著搖頭,遲疑幾秒后這才說道“他爺爺是八八年授銜的老中.將,退休前是北京軍區司令員”
  樊云鵬和于放同時看向老何,老何沒理會他們的異樣,似乎預料當中,繼續說道“哦,你們肯定也不知道他爸也是中.將,現任成都軍區參謀長”
  當老何說完,樊云鵬和于放兩人徹底目瞪口呆,瞬間被秒殺,久久不能回神。
  這時候,不遠處的夏詩捂著嘴驚呼出聲,老何的話她已經聽見,夏詩紅著眼睛緊咬著下唇,強迫讓自己冷靜。
  這一刻,她才知道,她曾經錯過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