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72 最狠莫過時間

這世上有人裝逼,有人低調,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但家庭環境對每個人的影響尤甚,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經濟先行政策造就無數富人,比如樊云鵬錢東升他們的父輩,以前都是普通人或者窮人,在這次浪潮中成功逆襲,窮怕了,所以有錢以后便失去分寸。蔣開山的家庭不一樣,爺爺是為共和國戎馬一生的軍人,父輩是共和國同齡人,經歷過也參與過這個國家的各期變革,見證過歷史的車輪,等到他們這輩,早已沉淀下來,對他們的教育和要求尤為嚴格,他們身邊大多都是這樣的家庭,沒什么要炫耀比拼的,因為大家知根知底,對于普通人,又因為各種原因,所以他們必須選擇低調。
  所以蔣開山大學四年,本本分分,整個學校沒人知道他的特殊背.景,因為蔣開山自己明白,別人知道這些東西后,他們的關系可能就會變味,比如和樊云鵬于放,樊云鵬還會那樣對他么,自尊心強的于放還會和他推心致腹么,至于夏詩,他還能看清楚真正的夏詩么?
  顯然不可能,所以蔣開山這類人的低調不無道理……
  回到酒店以后,趙出息洗完澡便直接休息,隔壁房間里的樊云鵬和蔣開山卻關燈后久久不能入睡,樊云鵬忍不住問道“老于,你睡著沒有?”
  “沒有”于放很直接的回道。
  樊云鵬直言不諱道“你有沒有覺得,現在的老蔣和以前的老蔣不一樣,他好像有什么隱瞞著我們?”
  “你想說什么?”于放雖然心里跟樊云鵬差不多,可他并未關心太多,不管如何,他覺得老蔣還是那個老蔣。
  樊云鵬開始嘀咕道“他家住在北京四合院,你可知道北京的四合院不便宜啊,他家那四合院也不小,估計價值不菲。請我們住每晚兩千的麗思卡爾頓,請我們吃會員制的乙十六會館,帶我們玩工體,直接都是經理過來敬酒。再說說剛剛在他家,我看見門口停著好幾輛掛著軍牌的車,寶馬奔馳路虎就更不用說。你聽他那幫朋友聊天,聊的內容沒嚇死我,貌似都是些有背.景的,我旁邊那位好像他爸是總參的領導,還有位我聽說伯伯還是副部級”
  “嗯,這些我都知道,給我發煙那個聽他們調侃,老爸是少將”于放有些心有余悸的說道,今晚算是徹底震撼他了。
  樊云鵬皺眉道“你可能不了解,一個人身邊如果有一兩個這樣的朋友,那無所謂,可要都是這樣的朋友,那說明這個人也是這個層次的,這就是圈子”
  雖然已經猜到,可于放還是問道“你的意思,老蔣也是有背.景的”
  說完于放便搖頭道“可是大學四年,我們根本沒發現他有什么不同的,跟我們差不多,普普通通,穿的用的都一樣,每個月也才一千塊錢生活費,你那會可是一個月上萬啊”
  樊云鵬沒理會于放的埋汰,只是嚴肅道“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如果真是我們想的,那只能說老蔣藏的太深了,這么多年都沒發現”
  “呵呵,你自己嘀咕吧,不管怎么樣,在我眼里老蔣是什么樣子,他就是什么樣子,無關他什么身份”于放沒心思胡思亂想,直接倒頭就睡。
  樊云鵬冷哼道“明天應該就知道了”
  其實樊云鵬已經覺得這事十有**是真的,可心里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他無法面對以前在他面前普普通通的人,突然有一天比他還要牛逼,這種落差感,讓他很不爽,而且會讓自己覺得,以前的自己在他面前就是個笑話,**裸的笑話。
  早上趙出息等人七點就起**,吃過早餐在大堂匯合,然后直奔蔣家四合院,這次到蔣家四合院以后,門口早已經停滿車,各種車都有,但大多數都是帕薩特奧迪,意料當中,很多都是掛著軍牌的車。
  趙出息穿著筆挺的黑色西裝和白襯衫,很是有味道,西裝是專門給伴郎團定制的,趙出息進去后便和羅成等人匯合,蔣家四合院坐滿客人,都是直系旁系親屬,其余人會直接去京西賓館。
  不出意外,趙出息終于見到蔣開山的父親,跟照片中差不多,眼神很是凌厲,不過相比于照片中,今天臉上卻滿是笑意,招呼著親戚們,晚輩們見到他都恭恭敬敬喊聲叔叔伯伯,可見威嚴。
  點半,開始男方這邊的儀式,忙碌大半小時,眾人這才出發前往新娘那邊,去接新娘的都是年輕人,男的居多,大多都是昨晚來的那批人,大家都熟悉,熱熱鬧鬧的出發。
  接親的車共有十輛,都是停在門口那些掛著普通牌照的帕薩特奧迪,沒有一輛豪車以及掛著特殊車牌的車,這符合蔣家低調結婚的要求。
  蕭湘待在她小姨在海淀區的別墅,從蔣家四合院過去差不多半小時,路線都已經提前規劃好,加上這會不是什么上下班高峰期,所以一路還算順利。
  蕭家很多親戚都是從濟南過來的,這會也都過來看熱鬧,加上蕭湘的閨蜜朋友們,別墅里擠滿人,等到蔣家的接親隊伍抵達后,穿著淺粉色禮服的沈妮便站在別墅門口攔住去路,她是伴娘團負責人,自然不會輕輕松松讓蔣開山見到蕭湘。
  怎么玩昨天都已經商量過,不會太過分,畢竟京西賓館那邊都是領導長輩,不能讓等的太久,這個時候羅成帶著伴郎團直面沈妮可,要紅包給,要喜糖給,要男人都行,伴郎團隨便挑。負責接親事宜的蔣開明由著羅成他們鬧,他只管大方向,只要在時間和合理要求范圍內,都會允許,畢竟結婚么,熱熱鬧鬧有意思點好。
  可沈妮可哪能這么輕松讓蔣開山過關,紅包不要,喜糖不吃,男人不稀罕,直接道“蔣開山,想進門可以,帶著你的伴郎團唱喜羊羊美羊羊,邊唱邊跳,不唱不準進門”
  沈妮可此話一出,圍觀群眾大呼叫好,唯有蔣開山以及伴郎團成員面面相覷,王一鳴差點破口大罵沈妮可你丫不按套路出牌,不是說好的么?
  蔣開山貌似無所謂,看向伴郎團諸位道“哥幾個,唱還是不唱?”
  陳光偉嘟囔道“這能唱么?以后咋混啊”
  “讓我上去直接擺平沈妮可”王一鳴悻悻說道。
  羅成打住道“別亂來,你不是說沈妮可身手不錯么,你打得過?”
  “這不是有出息么?”王一鳴嘿嘿笑道。
  趙出息人畜無害道“我喜歡唱歌”
  此話一出,所有人差點吐血,尼瑪啊。
  羅成一咬牙,這么多人看著,不就是唱歌么,為了兄弟拼了,沉聲道“唱”
  楊云峰瞅眼好基友王一鳴道“唱唄,反正臉皮厚”
  幾個人一開口,其余人只好跟著答應。
  于是,在蔣開山的帶領下,眾人站成一排開唱喜羊羊美羊羊,邊唱邊跳,王一鳴和楊云峰唱的特大聲特積極,只是眼神都能把沈妮可吃了。
  眾人早已笑場,等到唱完,已經笑到肚子疼,沈妮捂嘴嬌笑不止,可算滿意,終于放行。
  第一道關口攻破,伴郎團護著蔣開山闖進別墅大廳,蕭湘在樓上閨房,所以想要見到蕭湘得上樓,這次沈妮可派出兩位美女伴娘,準備繼續****蔣開山以及他的伴郎團。
  吃了一虧的伴郎團怎么可能再受欺負,王一鳴一個眼神,他的好基友楊云峰便跟著他趁亂沖過去,直接懶腰將兩位美女伴娘抱起來,嚇的兩位美女失聲尖叫,陳光偉趙出息等人護著蔣開山直接沖上樓,氣的沈妮可在后面大罵王一鳴不要臉。
  蕭家長輩們由著這群孩子胡鬧,蔣開明也是笑著搖頭,只得掏出紅包趕緊給兩位美女伴娘壓壓驚,隨即跟著上樓。
  前兩道關好過,最后一道關說難過也難過,說簡單也簡單,就是想盡辦法打開房門,這樣蔣開山才能見到蕭湘,才能抱著蕭湘離開別墅。
  沈妮可和兩個伴娘在外面坐著,其余三個伴娘以及蕭湘的表姐妹在里面,她們什么也不說,什么也不做,只是看著伴郎團以及蔣開山怎么想辦法。
  王一鳴總是愿意當急先鋒,直接跑上前敲門道“嫂子,我們來接你回家了,開門吧,長輩們都等著呢”
  房間里的蕭湘早已聽到外面的動靜,她是想開門,想被蔣開山抱著離開這里,可伴娘團不同意,說開門得必須經過她們的同意,所以沒辦法。
  王一鳴喊完,發現里面沒動靜,圍觀看熱鬧的忍不住笑出聲。
  王一鳴瞅眼憨厚可愛的常勝,隨即轉身再次喊道“嫂子,你要再不開門,我們就撞門了啊,你知道,我們是專業的”
  里面依舊沒動靜。
  王一鳴隨即吼道“常勝,爆破部隊準備”
  常勝二話不說,直接推開前面的陳光偉和楊云峰,顯然是真要撞,羅成和趙出息趕緊拉住這家伙,還真以為要來真的。
  陳光偉撇撇嘴喊道“蕭湘啊,你要是不開門,那我們就回去了啊”
  陳光偉一句話惹的在場所有人哈哈笑出聲。
  不過,里面依舊沒動靜,還真是軟硬不吃。
  蔣開山這時緩緩走向前,顯然要親自出馬,用眼神示意王一鳴離開,深呼吸兩口氣,柔聲道“蕭湘,我是蔣開山,你知道么,我從來沒想到這天會這么早降臨,我本以為我可能過幾年才結婚,也想過三十歲以后再結,雖說顯然不可能,但確實是想過,只是遇見你,這一切都改變了。我算過,今天是我們認識第百六十六天,算是個吉祥的日子,不過你成為我女朋友只有不到兩百天,答應我求婚也就不到一百天。我們之間發生的故事,我們很多朋友都知道,對于你,我有很多愧疚,如果不是你的堅持,我可能這輩子就錯過你了,你知道錯過一個人是什么感覺么,就是你以后的所有一切,都和我沒有關系了,所以當你答應要做我媳婦以后,我每次想到,都不禁有些害怕,如果我真的錯過你,我的世界會怎么樣?你喜歡我有兩年多了,而我真正喜歡上你也才一百天,這對你顯然不公平,追你的人當中,比我優秀的不在少數,但你卻對我這么好,所以,以后的每一天,我都會加倍對你好,把欠你的都補回來。我希望我每天睜開眼睛都能看到你,我希望陪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希望你當我孩子的媽媽,我希望陪著你一起慢慢變老,我希望,這輩子剩下的所有時間,都是你陪著”
  說到最后的時候,蔣開山已經紅了眼睛,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不過,蔣開山不是傷心,他是動情了。
  因為,他知道,他欠蕭湘太多太多。
  當蔣開山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全場安靜,臥室的門卻被緩緩拉開,只見漂亮到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的蕭湘淚流滿面的站在門口,她本就那么美,美到讓空氣凝固,加上這身潔白的婚紗,早已驚艷全場。
  樊云鵬和于放這時也算終于見到新娘,當看見新娘那一刻,他兩已經徹底愣住,不知道該用什么來形容蕭湘的漂亮。
  蔣開山堅定的走向蕭湘,伸出手擦掉蕭湘的眼淚,癡癡的笑道“傻妞,哭什么,妝都花了,不漂亮了”
  蕭湘傻傻的點頭又搖頭,卻已經破涕為笑,她只是知道,自己的堅持是對的。
  這人生,有錯過,也會有遇見,但對的人,會終究走到一起,直到白頭……
  有錯過,也會有遇見,珍惜該珍惜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