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71 是她

中年男人叫劉俊,今年三十有六,在正處級位置已經熬了快三年,部委里三十六歲的正處級到處都是,這在干部年輕化的今天很正常,不像十年二十年前。雖說不過是正處,可畢竟是油水頗豐的實權部門,證監會發行監管部發行一處一把手,掌握著想要上市公司的生殺大權。在這個位置已經熬了兩年多的劉俊據說最近馬上要升任發行監管部副主任,儼然是要在證監會繼續耕耘下去,也是劉俊家本來就是混金融系統的,金融系統不像別的系統,專業技術要求很嚴格,而且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地位頗高,諸多大佬都是高層的智囊團成員,各部委自然是水漲船高。
  劉俊認識蔣開明有些年頭,高中時同在八一中學讀書,如今那位就是八一中學出來的,蔣開明比劉俊小兩屆,但剛進學校就是風云人物,沒辦法,誰讓丫部隊家庭出來,個子高又能打架,最重要是有群從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學校里根本沒人能斗得過,自然成了扛把子。不過蔣開明比較仗義,從來不欺負別人,屬于那種能和學習差的稱兄道弟,也能和學霸們當朋友,畢竟他學習也不差,所以八一中學出來的那幾屆沒人不認識蔣開明,劉俊更是和他成了摯友。
  后來工作了,各自按照家族意愿進入不同系統,蔣開明去了北京軍區當兵,劉俊進入金融系統走仕途,不過只要有時間,大家都會聚聚,這不蔣開明有些日子沒回北京,趁著蔣開山結婚回來,幾個有閑工夫的就聚聚。
  因此劉俊才碰到這么有趣的一幕,他已經大概猜到,錢東升這個女朋友應該和蔣開山有瓜葛,蔣開明也認識這女的,至于錢東升,顯然人家沒把他當回事。
  錢東升聽到劉俊一句話,直接給他北京之行判了死刑,頓時愣在原地,劉俊沒工夫跟他搭話,每天跑證監會的公司多了去了,想要跟他扯上關系的也多了去了,他本來就潔身自好,跟這幫商人保持距離,何況現在這風吹草動都有可能讓你明哲不保的時期。
  臉色蒼白的夏詩被今晚這突然的變故打懵,此刻整個人六神無主,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望著蔣開山等人離去的背影,夏詩陷入沉思當中。她只是知道,這個他們那天見過的證監會劉處長權利很大,錢東升家的公司能不能上市,得先過他這關,他這關都過不了,那就不用提了,要知道錢家為此已經花費不少錢,可是剛剛他那一句話,已經告訴他們,一切都結束了。
  當錢東升回過神想要追出去的時候,劉俊早已經走遠,錢東升整個人狀態有些飄,他不知道哪里做錯了,劉處長直接告訴他們結果。
  “我不相信”錢東升陰著臉,自然自語道,他已經懶得去想蔣開山的事,腦子里全都是公司上市的事情,如果不能上市,籌不到錢,資金鏈斷了,他們家就徹底破產了。
  夏詩手足無措的拉著錢東升的胳膊道“東升,我們該怎么辦,要不要給叔叔打電話?”
  錢東升哪敢給老爹打電話,老爹要是知道這個消息,估計能氣暈過去,堅決搖頭道“會有辦法的,肯定會有辦法的,劉處長估計在和我開玩笑,夏詩,蔣開山剛剛是不是喊那個男人哥,劉處長和那個男人是一起出來的,夏詩,公司必須上市啊,這次你得幫我”
  “我怎么幫你?”夏詩隱約已經猜到怎么回事。
  錢東升慌張道“你去找蔣開山,讓他找他哥幫我們問問,到底怎么回事,他后天不是結婚么,你去參加婚禮,找機會讓他幫忙啊”
  錢東升沒有多少辦法,只要有些希望他就爭取,雖然他知道蔣開山普普通通,可蔣開山他哥認識劉處長啊,這就是機會,所以必須試試。本來他是打算陪夏詩一起去參加蔣開山婚禮,但現在這事一出,他知道蔣開山是不愿意見到他的,只得讓夏詩單獨去。
  夏詩緊咬牙關,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答應,讓她再求蔣開山,她無法面對,可看到錢東升那慌亂的樣子,夏詩只得妥協,誰讓錢東升是她的未來,而蔣開山已經是過去。
  “好,我試試”夏詩猶豫過后最終說道。
  蔣開山蔣開明等人走出乙十六后便分開,蔣開明帶著劉俊等人離開,蔣開山帶著趙出息樊云鵬于放離開,王一鳴開輛車,除此之外還有陳光偉開輛車,他兩一起過來接蔣開山等人。
  對于哥哥的提醒和警告,蔣開山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知道哥哥的意思,但他早已放下夏詩,要不是今晚遇到,猴年馬月才會跟她有交集,他現在的女人叫蕭湘,一個愿意讓他用一輩子去疼的女人。
  趙出息蔣開山上王一鳴的車,樊云鵬和于放上陳光偉的車,都是普通牌照的奧迪,上車以后便向著工體方向而去,年輕人去那些高大上的俱樂部會所沒啥意思,還不如去工體放縱放縱。
  上車以后,王一鳴蔣開山都不說話,趙出息只得當和事佬道“一鳴,認個錯,今晚你做的不對”
  王一鳴撇撇嘴,長呼一口氣,最終還是說道“老蔣,我知道我今晚做的不對,但我不后悔,我就是瞧不上夏詩那種女人”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要是兄弟,就應該讓我處理”蔣開山并沒生太大的氣,只是覺得王一鳴這樣做,讓他有些失去風度,他不想在夏詩面前耀武揚威,也不想說誰對誰錯,都是過去的事,能遇見已經是緣分,至少要感謝夏詩曾經陪他的日子,至于以后,她好也好不好也好,都跟他沒關系。
  王一鳴搖頭道“以后不會了”
  不過王一鳴心里卻在嘀咕,終于見到挖夏詩那個富二代,得找人收拾收拾這丫,讓他知道,這是大北京,是他的地盤。
  “你哥那邊,沒事吧?”趙出息皺眉問道,生怕因為這事,讓蔣家對蔣開山結婚態度又有看法。
  蔣開山淡淡笑道“沒事,他沒那閑心思管我的事”
  “我沒想到會遇到開明哥,不過出息這丫出手太狠了,我肩膀現在都疼”王一鳴嘟囔道,麻痹,什么時候才能撂翻趙出息。
  趙出息笑罵道“那是你丫活該”
  蔣開山烏云密布的表情終于放松下來,想到剛剛的事情,不禁苦笑,還真有趣。
  “你那個大學舍友樊云鵬不是省油的燈啊”趙出息隨口說道,要不是這貨給夏詩說蔣開山結婚,夏詩又怎么會知道,也就不會剛剛的沖突。
  樊云鵬是什么人,蔣開山知道,可畢竟是舍友,蔣開山總不能跟他鬧翻,何況這種小事,他也沒工夫折騰,輕聲道“他以前追過夏詩,不過失敗了,肚量有些小,以前大學時就這樣,現在依舊沒變,我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蔣開山已經這么說,趙出息也不好再說什么……
  到工體以后,王一鳴和陳光偉便帶著眾人開始泡吧,陳光偉外號夜店小王子,這里沒有他不熟的,從mix到coco,從coco再到babyface,每到一家夜店,都有眾多美女蹭過來,質量都還不低,讓樊云鵬樂開花,反正玩到晚上十二點左右,樊云鵬算是被徹底灌醉,誰讓王一鳴專找他喝酒,直接把丫干翻,于放也差不多醉了,他酒量不行。
  剛開始陳光偉還想撂翻趙出息,奈何趙出息根本不怕,來者不拒,到最后王一鳴實在看不下去,告訴陳光偉你丫別找他喝酒,兩個你都不是對手,陳光偉這才知道自己碰到硬茬了,只好轉移目標,奔著樊云鵬而去。
  由于明天有正事要忙,所以十二點剛過幾人便離開工體,都沒酒駕,工體這里到處都是代駕,兩個代駕把眾人逐一送回去。
  趙出息回到酒店,周易還沒睡,今天都是他自己單獨出去溜達,這是他第一次來北京,自然有很多地方要去,趙出息跟他閑聊幾句后,倒頭便睡。
  早上在酒店吃過早餐,趙出息便直奔蔣家四合院而去,今天要商量明天的具體行程安排,趙出息到的時候,其余人已經到的差不多,蔣家院子今天倒沒多少人,趙出息見到蔣開明的時候,面帶笑意點頭打招呼,簡開明走過趙出息身邊時說道“身手不錯”
  趙出息微愣,隨即回道“三腳貓功夫,不入流”
  十點多的時候,伴郎團成員到齊,明天去接新媳婦的任務就算交給他們了,蔣開明以及蔣開山一位表哥是負責人,長輩們都會直接去京西賓館。
  蔣開山蕭湘結婚,蔣蕭兩家有意低調,由于身份比較特殊,客人們的身份相對也比較特殊,所以去普通酒店不放心,去五星級酒店太高調,去私人會所之類更加被人詬病。最終選中不對外經營的京西賓館,畢竟蔣蕭兩家都是軍方系統,蕭湘的爺爺以前是總政主任退下來的。因為是京西賓館,邀請的客人便不多,控制在一定范圍內,都是兩家走得近的,不管是排場還是酒席,都是最簡簡單單的,絕不鋪張浪費,這是蔣家老爺子叮囑的。
  眾人在四合院將明天的行程商量好后,便派趙出息王一鳴陳光偉以及楊云峰四個人去跟沈妮可帶領的伴娘團交涉,希望明天去接新娘的時候,這幫伴娘團的成員手下留情,不要玩的太過火,咱們早去早回,一切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就行。
  王一鳴找了家距離不太遠的安靜會所,他們剛到沒多久,沈妮可便帶著三個水靈靈的妹紙隨后便到,四個女人都在水準之上,都是蕭湘的閨蜜,兩個是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的,氣質身材等等沒的說,另外一個則是跟蕭湘從小長大的,濟南軍區大院的,脾氣到挺隨和。
  沈妮可見到趙出息不意外,她早已知道這邊伴郎團成員,畢竟蕭湘已經問過,打過招呼后,于是一場針鋒相對的談判便開始,王一鳴陳光偉以及楊云峰據理力爭,連哄帶騙的,其余三個妹紙已經妥協,不過沈妮可是老大,一直都是毫不退讓,什么各種刁難都有,經過兩個小時,總算小有結果。
  眾人回到四合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四合院里給他們做著晚飯,吃過晚飯,四合院的人便越來越多,都是要參加明天婚禮的,能來四合院,說明和蔣開山關系都比較近,有些更是剛趕回來的,樊云鵬和于放也從酒店過來,整個院子都是蔣開山的朋友,大家說這是蔣開山的婚前單身夜,算是向單身生活說再見。
  樊云鵬和于放越待越感到奇怪,這幫人嬉笑聊天的內容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不是某某某出事,就是誰家親戚要升官,或者直接討論某位領導,以及國家政策方針,到最后樊云鵬和于放根本不敢說話,只是聽著他們聊天。
  他們心里的疑惑卻越來越重,那便是,蔣開山到底什么身份?樊云鵬算是被徹底鎮住,要看一個人什么層次,得看他的朋友他的圈子,蔣開山的這幫朋友,顯然都不普通,他再蠢都知道,蔣開山沒他想的那么簡單,不禁自問,自己真的認識蔣開山么?
  近二十個人折騰到快十二點才散開,趙出息帶著樊云鵬和于放回酒店,路上樊云鵬和于放都不說話,顯然還沒回過神,想要問趙出息,又有些顧忌,于放還好,特別是樊云鵬,他心里普普通通的蔣開山儼然已經被摧毀,而真正的蔣開山他還不知道。
  趙出息看在眼里,不說話,明天他們就會知道,這個陪著他們四年的大學舍友,有多么的低調,有多么的顯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