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70 低調低調

樊云鵬在從機場回來的路上說過,夏詩在北京住在洲際,洲際離麗絲卡爾頓很近,都在金融街,只隔著武定侯大街,所以能來乙十六吃飯,不算意外。只是沒想到的是,居然能和蔣開山碰到,或許這就是緣分吧,冥冥中注定的兩個人,再怎么逃避,還是會有交集。
  樊云鵬顯然有些故意,他第一時間認出那是夏詩,因為只有他注意周圍的環境,其余人都顧著聊天,如果他不喊,兩人便有可能再次擦肩而過,不會碰見。可是樊云鵬對于蔣開山的冷落心存不滿,猶豫過后,最終還是喊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他想見見夏詩。
  蔣開山愣在原地,趙出息抬頭看向遠處那個留著披肩長發踩著高跟穿著風衣黑絲提著包的女人,女人是標準的瓜子臉,很精致。此刻也正看向這邊,跟蔣開山同樣的表情,明顯很意外會在這里遇到不可能的人。
  時間過去十多秒秒后,最先回過神的是蔣開山,蔣開山釋然的笑起來,隨即緩緩走向夏詩,夏詩身體莫名的顫抖,站在她旁邊有些微胖的男人像是宣告主權一般將夏詩摟緊懷里,帶著警惕性的眼神盯著蔣開山,趙出息樊云鵬于放緊跟在后面,樊云鵬不禁有些后悔喊出聲,卻頗為期待兩人的故人相見,就當是看笑話。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走到夏詩面前后,蔣開山主動開口道,語氣很平淡,像是見到老朋友一般,沒有恨意沒有愛意,心里沒有任何感覺,平靜的像旁邊的湖水。
  夏詩旁邊的男人儼然也認識蔣開山,眼神有些凌厲,看向蔣開山滿是不屑,譏諷道“呦,這乙十六現在是誰都能來了?”
  蔣開山沒理會男人,他知道男人叫錢東升,跟樊云鵬一樣是成都本地人,家里有家規模不小的企業,標準的富二代,至少比樊云鵬要高幾個級別,當初就是他用金錢攻勢徹底拿下夏詩,讓夏詩決然說出分手兩字。蔣開山對于夏詩沒有恨意,自然對錢東升也沒恨意,恨錢東升有意義?如果夏詩不為所動,就算錢東升身價百億,也不會有什么結果。
  夏詩脖子系著愛馬仕的絲巾,她全身上下所有東西都是名牌,也難怪當初說出蔣開山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只是再見蔣開山,夏詩難免有些愧疚和尷尬,畢竟是他當年對不起蔣開山,苦笑道“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你,真巧啊”
  蔣開山無視錢東升挑釁的眼神,肆無忌憚的盯著夏詩,曾經她身上那些吸引自己的東西早已經消失于無形,那些天真那些朦朧那些單純,都已經被成熟庸俗浮夸所替代,正如蔣開山喜歡夏詩的漂亮,是那種不施粉黛簡簡單單的清純,而不是如今這種滿是銅臭的陌生。
  不知為何,蔣開山突然想到曾經看過某本小說里的話,有些單純是他殺,有些純真是自殺,那些美好都特么死了。
  是啊,那些美好早特么死了,那夏詩的美好是他殺還是自殺?
  “我帶朋友過來吃晚飯,樊云鵬和于放,你都認識”蔣開山嘆口氣,轉身看向已經走近的幾人,笑著解釋道。
  再見夏詩,于放冰冷著臉,絲毫沒想跟這個在他眼里的婊子打招呼,樊云鵬樂呵道“真巧啊,知道你在北京,沒想到還真會遇見,看來我們這緣分還不淺”
  “你們都還好吧”夏詩帶著優雅的笑容和樊云鵬于放打招呼,又對著趙出息點點頭,于放冷笑一聲轉頭看向湖面,趙出息絲毫沒反應,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這對男女。
  夏詩有些尷尬,樊云鵬連忙解圍道“都好著呢,哈哈,以后有空聚聚”
  樊云鵬的過分殷勤讓蔣開山很不適應,錢東升能感受到夏詩對蔣開山沒有徹底放下,他很明白,要說愛,夏詩只愛蔣開山一個人,至于自己,她只愛自己的錢,正如他只愛夏詩的漂亮而已。
  “如果你沒什么事,我們先走了”錢東升忍不住道,畢竟誰都不愿意自己女人和別的男人眉來眼去。
  蔣開山依舊只是看向夏詩,他從來沒把錢東升當做對手或情敵,他是被夏詩打敗的,所以蔣開山聳聳肩道“那就……再見”
  “嗯,再見”不知為何,夏詩感到自己心如刀割,呼吸都有些痛,這些年她不是沒主動聯系過蔣開山,可蔣開山所有聯系方式都已經中斷,更是有意避開她,正因為如此,她才愧疚,更是經常半夜驚醒。
  蔣開山從夏詩的眼神中能讀出她的難受,她委屈的時候總會不經意間用牙齒咬下唇,蔣開山有些沖動想要摸摸夏詩那張依舊精致的臉,最終還是忍住。
  那就這樣吧,你好,再見。
  蔣開山豁然轉身準備離開,錢東升拉著夏詩,也準備離開,夏詩卻突然開口道“聽說你要結婚了?”
  夏詩的話,讓轉身的蔣開山再次愣住,不遠處的樊云鵬臉色微變,蔣開山遲疑數秒最終還是再次轉過來,笑道“嗯,后天,你怎么知道的?”
  “我聽樊云鵬說的”夏詩沒想太多,或許是太多緊張,直接把樊云鵬給說出來。
  蔣開山瞇著眼睛看向樊云鵬,眼神很是復雜,樊云鵬感受到蔣開山的憤怒,連忙解釋道“這個,我以為夏詩來北京,也是來參加你婚禮的,隨口問的,真不知道她不知道你結婚”
  于放惡狠狠的看著樊云鵬,大有吃掉樊云鵬的意思,趙出息撇撇嘴,這樊云鵬,還真不是省油的燈。
  夏詩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可聽到蔣開山要結婚的消息,她心里還是很難受,那種感覺說不出來,就好像什么突然沒有了,就那么沒有了,空蕩蕩的。
  “不邀請我么?不管怎樣,我們也算是朋友吧”一般來說,前男友結婚這種事,大多數女人都會退避三舍,畢竟已經再無瓜葛,何必再惹塵埃,就像蔣開山不會給夏詩這個前女友說自己結婚一樣,可夏詩偏偏想去參加。
  錢東升聽到這話,明顯有些不悅道“夏詩,你什么意思?”
  夏詩抬頭對著錢東升溫柔的笑道“我現在是你的女人,你不會這么小氣吧”
  夏詩一句話,便讓錢東升所有怨氣消散,她懂的怎么對付錢東升,所以錢東升想想,自己是有些激動了,不管如何,夏詩現在是自己的女人,這兩年也沒和蔣開山有聯系,去參加婚禮又如何,自己得大氣點,這才能不落下風。
  “那行,我陪你去”錢東升識趣的說道。
  蔣開山聽到夏詩那句,我現在是你的女人,不禁自嘲笑了笑,只是被樊云鵬整的有些騎馬難下,無奈道“你們如果有時間,后天中午十二點,京西賓館宴會廳,請柬就不用送了,我會叮囑他們,直接報名字就行”
  “京西賓館?沒聽過”錢東升有些不屑道,他還以為是什么酒店呢,原來不過是個賓館,更加不在乎。
  別說錢東升沒聽過,樊云鵬于放都沒聽過,包括夏詩也沒聽過,在夏詩眼里,蔣開山如今混的很差,不禁覺得當出的選擇或許是對的,愛情是愛情,但生活是生活。
  蔣開山表情平淡,不想解釋什么,只有趙出息知道,京西賓館是什么地方,這是有錢你都進不去的地方,他還是偶然聽徐林講過的。
  就在蔣開山以為可以結束這次偶遇的時候,一個逗比從天而降,王一鳴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跑進來喊道“老蔣,臥槽,你怎么在這,等你那么久都不出來,電話也不接,我還以為你丫逃婚了?”
  蔣開山一臉黑線,他的手機調的震動,這種情況怎么接電話。
  王一鳴是來接蔣開山等人的,晚上他們要出去鬼混,等那么久都沒見蔣開山等人出來,打電話也不接,這才跑進來,由于人多天黑,剛開始他沒看清,等到走進以后,瞅見站在老蔣對面的女人后,王一鳴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息,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冰冷,蔣開山知道這貨肯定要壞事,對趙出息使了眼色,趙出息連忙去拉蔣開山,誰知道身體靈活,直接躲過,于是王一鳴盯著夏詩,放肆道“呦呦呦,我以為是誰呢,我就說老蔣怎么不出來,原來是碰見夏小姐了”
  在小姐兩個字上,王一鳴咬的很重,儼然是故意的,他一直覺得,為錢而放棄愛情的女人跟婊子沒什么兩樣,他從來不掩飾自己對夏詩的鄙視。
  “你說誰是小姐呢?”錢東升再蠢都能聽出王一鳴的火藥味。
  王一鳴見到夏詩那一刻,就已經徹底爆發,看向錢東升冷哼道“你特么算什么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別告訴我,你就是那個拿錢砸下夏詩的煞筆?”
  “你再罵一句試試?”錢東升依舊被惹毛,被人如此罵,怎能沒脾氣,已經蠢蠢欲動,何況夏詩在自己旁邊,要不是寡不敵眾,早已經沖上去。
  王一鳴故作驚嚇狀道“我好怕怕啊,我罵你十句,你敢動我么?”
  蔣開山沒想到王一鳴如此放肆,喊道“王一鳴,你想干什么?”
  “老蔣,什么時候我都能聽你的,但今天不行,就是你要和我絕交,我都認了”王一鳴知道蔣開山為夏詩受過多少煎熬,他心里憋著股怨氣,所以必須發泄,就算是蔣開山生氣也得說,看向夏詩,王一鳴繼續道“紀梵希套裝,愛馬仕絲巾,香奈兒的包,迪奧的鞋,江詩丹頓的手表,寶格麗的項鏈,嘖嘖嘖,夏詩啊夏詩,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夏詩臉色陰晴不定,卻不說話。
  “王一鳴”蔣開山這次幾乎是吼道。
  趙出息也不能允許這貨在這里放肆,毫不猶豫上前,一把抓住王一鳴的肩膀,王一鳴自然不會束手就擒,下意識反擊,可是趙出息由于先發制人,王一鳴又沒防備,所以直接將王一鳴拿下,死死的卡主雙臂抱向旁邊,王一鳴依舊喊道“出息,放開我,讓我說完”
  “怎么回事?”這時,三四個男人緩緩走向這邊,看見蔣開山趙出息等人圍聚在一起,不禁皺眉道。
  蔣開山等人隨著聲音看向來著,其實蔣開山已經聽出聲音是誰。
  “哥”蔣開山有些自責道。
  趙出息看見男人后,便直接松開王一鳴,王一鳴也沒想到這個男人會在這里,連忙喊道“明哥”
  來的人,正是蔣開明一幫人,他們已經吃完飯聊完事情準備離開,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這種場面,蔣開明陰著臉,明顯不高興,不過趙出息的身手倒是讓蔣開明眼前一亮,不過最讓蔣開明感興趣的,還是那個讓老頭子親自開口要兵的胖子,最詫異的是,胖子還拒絕了,聽說便是這個叫趙出息的兄弟。
  蔣開明的氣場很強大,瞬間便鎮住場子,本來是走向蔣開山,卻在看見蔣開山對面的夏詩后,徑直走向夏詩,顯然蔣開明也認識夏詩,也是,自己弟弟兩年多的女朋友,他怎能不知道,別忘了他是干什么的,只是兩人沒見過而已。
  “你是夏詩?”蔣開明繞過弟弟蔣開山,平靜問道。
  夏詩已經被弄懵,但她剛剛聽到蔣開山喊男人哥,故作堅強點頭道“我是夏詩”
  蔣開明沒說什么,更沒理會故作鎮靜的錢東升,回頭盯著蔣開山,淡淡道“你后天結婚”
  這是提醒,也是警告。
  蔣開山直言不諱道“你想多了”
  蔣開明若有所思道“希望是”
  說完便大步離開,蔣開山沒再看夏詩一眼,跟著離開,趙出息帶著王一鳴等人緊隨其后,夏詩愣在原地不知所粗。
  錢東升卻在瞅見人群后面的某個中年男人后,臉上瞬間綻放笑意,絲毫不理會蔣開山等人,呵呵笑著走向男人道“劉處長,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
  中年男人是蔣開明的朋友,剛剛趙出息也敬過酒,在證監會發行監管部工作,正處級。看見錢東升,有些印象道“我們認識?”
  錢東升嬉笑道“劉處長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們前天在證監會還見過”
  中年男人似乎想起來了,玩味的笑道“好像見過,來過會的,準備試水ipo?”
  “對對對,我叫錢東升”錢東升連忙自我介紹道,這種機會難得啊,這男人可是實權部門的頭頭,他此行北京就是為公司ipo而來的,所以才住在金融街洲際,因為離證監會比較近,介紹完自己,錢東升又拉著還沒回過神的夏詩道“這是我女朋友夏詩”
  剛剛發生的事情,中年男人目睹,蔣家兄弟和錢東升以及她女朋友顯然不對路,應該是有些故事,所以中年男人知道該怎么做,拍著錢東升的肩膀,平靜笑道“東升啊,別折騰了,沒戲,回去吧”
  一句話,錢東升,瞬間愣住……
  (有木有月票啊,別藏著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