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7 眼界與世面2


  第四十三章離開,離開(上)
  黃毛畢竟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人物,依靠大老板的背景,山水情從來沒出過事,此刻黃毛哪見過這種場面,一進包廂就徹底被鎮住,直到趙出息一吼,才讓他回過神,連忙撥打120,雖然口齒不清,還好最后說清楚了西影路山水情洗浴中心這個地址。黃毛剛掛電話,保安就拖著那個禿頭男人進了房間,走廊里面早就圍滿了看熱鬧的小姐和客人。
  “讓開讓開,特么的都給我讓開”一個帶著東北腔女人高亢的嗓門在人群后面響起,她幾步跑到三十八號和丁哥旁邊,一把推開他,著急道“滾一邊去,讓我來”
  東北大姐叫白潔,大家管他叫白姐,專門培訓和管理山水情的小姐,算是山水情的媽媽桑,浴場上下的人經常拿她的名字打趣,說她是《少婦白潔》的女主,最后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白姐總是媚眼如絲的調戲道讓老娘伺候伺候你,瞅著白姐那微胖走型的身材,一幫人一陣惡寒。
  白姐很熟練的摸了摸三十八號的頭,然后聽了聽心跳,再看到桌子上那一堆白色粉末,稍微松了一口氣,沉聲道“吃的不多,出不了人命,哪個喘氣的倒杯水來”
  趙出息一聽,急忙對外面圍觀的那一堆小姐吼道“特么的倒杯水來”
  “來幾個人,往醫院抬,等救護車來了人特么都要凍感冒了,草”白姐說得很大聲,幾乎是怒吼,帶著一種東北人特有的不容置否的腔調。
  很快,其他樓層的保安都已經趕到,老六胖子把三十八號抬了起來,丁哥給她裹得床單并不緊,一抬就落下了一大塊,三十八號潔白的肌膚又展露無遺。丁哥看到了,急忙起身幫三十八號再包緊,跟著白姐和保安就往外走。
  “別去了,你去了也幫不上忙!”白姐轉頭皺眉對丁哥說道“留在這兒,處理好這里的事!”
  說罷,白姐瞥了一眼已經被嚇得有些發抖的那個男人,搖頭嘆氣,為了吃藥連命都不要,這些人死不足惜。
  “不行,我要去”丁哥并沒有聽從白姐的安排,反駁道。
  “還嫌不夠亂是不是?特么是爺們嗎”白姐又提高了嗓門,震得趙出息耳膜都有些疼“你看看這里亂成啥樣了,我都給你說了死不了,出了事兒我賠,出息”
  白姐這一吼,示意趙出息管住丁哥,趙出息拉住丁哥沉聲道“先處理這邊的事情,完事我們再去醫院,聽白姐的安排,別亂了分寸,你去了幫不上忙。
  趙出息如此說,臉色鐵青的丁哥終于點頭,關切的眼神一直望著倒在老六懷里的三十八號,直到目送他們走出走廊往大廳去,這才猛的轉過頭,一瞬間,眼神里面充滿了殺氣,讓在場所有人都看的心驚膽顫。
  “我草泥馬”丁哥二話不說,用盡全身力氣飛起一腳直接踹在那個男人的胸口,巨大的力量讓架著他的兩個保安都差點被撞到,他們一看這架勢,立刻一松手,跟著就是幾腳踹在了那個男人的身上,趙出息沒有阻止,只是一看這場面,外面那么多客人還在圍觀,緩緩走到門口,不容置疑的推著堵在門口看熱鬧的,對著一幫經理和小姐怒道“安排客人回房,沒什么好看的”
  說完趙出息一把關上門,異常冷靜的站在原地,丁哥這么久本來就一直壓著火,確實需要發泄,只要不出人命,趙出息不會攔著。那一腳并沒有讓丁哥消氣,反而徹底激發了他的憤怒,那男人被丁哥和保安踹倒在地上,一邊捂著胸口喊著,一邊蜷縮著自己的身體,丁哥并沒有因為男人的可憐樣心軟,沖過去狠狠一腳直接踏在了男人的頭上,男人的頭撞在地板上發出了一聲巨大響聲,接著又是狠狠幾腳踏在了男人的胸口,腰間,褲襠。
  兩個保安看到丁哥玩命兒的弄法,嚇的都不敢上前幫忙,這特么已經不是打架了,這明顯是要把人往死里弄。丁哥似乎還不解氣,轉過身四處尋找著什么,突然看到了茶幾上的水杯,立馬沖過抓了過來,趙出息一把抓住丁哥的胳膊怒道“夠了,你特么想出人命?”
  “讓開”丁哥的力氣倒是不小,一把甩開趙出息,準備再次沖過去,趙出息怒了,一拳打在丁哥的臉上,怒道“特么的冷靜點”
  丁哥并沒有放棄,起身繼續往過沖,兩個保安這才反應過來,立馬一起沖過去抓住丁哥,使勁的把他往房間另一個角落的茶幾那邊拖,狠狠的按在了椅子上。。
  被保安使勁按住不能動彈的丁哥一邊嘴里叫罵著,一邊掙扎了一會兒,應該是累了,就沒有再使勁想要掙脫,趙出息一看他冷靜了許多,就讓保安松開了手,丁哥喘著粗氣坐在椅子上,掏出了一根煙點燃,使勁的吸著。
  趙出息這才打電話通知于叔出事了,于叔聲音有些陰沉的說道他已經知道,馬上下來。事情鬧的這么大,整個山水情都已經知道,老何此刻便在外面處理殘局。
  突然,丁哥盯著躺在地上像條死狗的男人小聲的問了句“這個雜種是哪個給他安排的三十八號?”
  站在一旁的黃毛一聽,心里突然一驚,不敢說話。丁哥一聽沒人回答,立馬抬起頭盯著趙出息,提高了嗓門說“哪個狗日的安排的”
  黃毛不敢看他,用最小的聲音吞吞吐吐的說“是……我……”
  “我草你媽”丁哥仿佛再次被點燃了一般,扔掉煙頭,沖了過來一把抓住黃毛的領口,另一只手就已經攥成了拳頭準備揮上去。
  黃毛并沒有反抗,從他進門看到三十八號倒在床邊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識到自己可能犯下了一個不能彌補的錯,黃毛只是本能的偏了偏頭,準備接受丁哥所有怨氣。
  趙出息自然不可能容忍丁哥如此亂來,再次抓住丁哥沉聲道“是三十八號找我說,她的鐘讓黃毛帶”
  丁哥聽見這話,一愣,停下了手,把黃毛用力一推,黃毛一下就撞到了墻上“滾,老子不想再看到你”
  “丁哥…”黃毛輕聲的叫了一句“我……”
  “滾滾滾,滾……”丁哥打斷黃毛的說話,揮著手不斷的顯示著他的不耐煩道“滾,立刻,馬上現在就滾出去!”
  趙出息對著黃毛使了使眼神,示意黃毛先出去,他會處理好這一切,同時讓兩個保安將地上這貨弄到樓上保安休息室,等接下來于叔和老何看怎么處理?出這事,對山水情的影響或多或少都不好,以大老板的背景和手腕,這男人下場估計很慘。
  就在趙出息思緒萬千的時候,突然聽到背后又響起了一聲巨大的叫罵“賤婆娘”
  趙出息一回頭,又看到了丁哥那充滿殺氣瞪得大大的眼睛,他正一邊大聲罵著,一邊氣勢洶洶的往外沖出去,趙出息一臉不解看向兩個保安道“怎么回事?”
  一個保安木訥的看著趙出息回道“這個男的說,是九號讓他找三十八號”
  趙出息瞬間明白,為什么九號的老相好來了,她沒有上鐘,原來是自己確實來不起了,找了個替死鬼,還是她一直有些嫉妒的三十八號,趙出息一驚,糟了,急忙轉身沖出房間,用最快的速度往休息室方向跑去。
  等趙出息沖到休息室的時候,已經晚了,此刻九號正被丁哥掐著喉嚨按在地上狠狠的扇著一個又一個的耳光,似乎光是耳光都不能解恨,丁哥還抓著她的頭往地上撞,發出轟轟的響聲,九號一邊呼喊著救命,一邊伸手四處亂抓,丁哥的臉上已經被劃出了好幾道傷痕。休息室里面還有很多小姐,她們有的叉著手站在旁邊猶如看戲一般,有的則被嚇得躲在遠處發出驚呼,還有幾個則試圖阻止丁哥,但是又被丁哥恐怖的樣子嚇得不敢上前,只能不斷的喊“別打了,別打了。”
  果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十六號也在休息室,她從來從沒有見過如此暴怒的丁哥,試圖上來拉住他,卻被丁哥一甩手推在了地上,只能無助的發出哭聲“別打了,丁哥,別打了”
  九號已經被打得兩邊的臉都腫了起來,因為脖子被掐住,整個臉都變得通紅,還夾雜著咳嗽聲,趙出息一看真的要出人命了,不顧一切的撲了過去一把推開丁哥,用盡力氣把他按在身下,被松開的九號此刻都沒有力氣掙扎著跑開,躺在地上仰著頭捂著脖子上的淤痕出著粗氣,丁哥在趙出息身下不斷的掙扎,用力想要推開趙出息繼續去打九號。
  就在現場亂得猶如一鍋粥的時候,背后突然想起了一個厚重的聲音“草特么的,給勞資把他抓起來”
  這個聲音一出現,現場立刻就靜了下來,趙出息不用看也知道,于叔和老何來了,一轉頭果不其然,從三十八號被送走兩人就接到電話,急匆匆趕過來的他們,正好看到了這件事最高潮的一幕。
  緊跟著的保安一擁而上,將丁哥和八號分別控制住,趙出息起身無奈嘆氣,知道這次丁哥徹底完了,以后肯定不可能在山水情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