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469 北京之行

以前的趙出息不確定蔣開山是否放下,但現在的趙出息確定蔣開山是真的放下,而且已經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穿著修身白襯衫卡其褲的樊云鵬頗像個成功人士,旁邊的于放就要相形見絀,畢竟樊云鵬家世不錯,以前在大學的時候,就是系里有名的人物。像蔣開山以及于放這種,除過班里同學認識,出了班里,估計沒幾個人知道叫什么,蔣開山倒是強點,畢竟曾經征服過夏詩,于放呢,到哪都是可以被忽視的角色,加上本來性格內向沉默寡言。
  其實相比于宿舍其余兩人,蔣開山和于放聊的比較多,而且他把于放真當朋友,在成都的時候,也經常和于放見面吃飯,倒是樊云鵬以及另外遠走國外的那位,幾乎沒什么聯系,偶爾打個電話問問近況。本來婚禮,蔣開山只給于放單獨說,畢竟牽扯到很多事,不過大學時候,他們就說過,以后不管誰結婚都得去,所以于放建議蔣開山給樊云鵬以及另外一個通知聲,至于人家來不來,那就另當別論,自己把事情做到位就行,于放自然不知道蔣開山的顧忌,蔣開山后來考慮過后,最終還是通知其余兩位,沒想到樊云鵬想都沒想便答應,那位在國外,沒辦法趕回來也就算了。
  “臥槽,老蔣,你小子看起來現在混的不錯么?”樊云鵬畢業后就沒見過蔣開山,正如趙出息所猜的,兩人多少有些不對路,樊云鵬這人家境不錯,所以有些裝,善于鉆營,為人比較勢力,蔣開山跟他四年舍友,但關系真沒多少親近,只是比朋友再遠一步,畢竟是舍友么,至少樊云鵬出手還算大方,宿舍出去吃飯,大多時候都會主動掏錢,如果有女生,那就更不用想。
  蔣開山穿的比較隨意,衣服什么都是普通牌子,倒是氣色不錯,臉上很滋潤,畢業后的蔣開山不像大學時候的蔣開山,畢業后蔣開山主動融入四九城的圈子,而且那幫狐朋狗友們現在都混的風生水起,生活自然過的瀟灑,享受到的也是樊云鵬他們不可能接觸的,相比于大學時期的稚嫩,已經變化太多,成熟太多。
  蔣開山主動跟樊云鵬握手,呵呵笑道“混的再好,哪有你樊總混的好,見你一次還真心不容易”
  “這不是工作忙么?哪像你們啊”樊云鵬有些洋洋得意道。
  蔣開山不為所動道“這倒是,不過能來參加我婚禮,說實話,很感謝”
  “你這話說的,我們大學四年舍友,你就算是在美國結婚,我屁都不放一個,立刻趕過去”樊云鵬哈哈大笑道。
  蔣開山只是拍著樊云鵬的肩膀,一副感激的樣子。
  跟樊云鵬打完招呼,蔣開山這才看向于放,直接摟住于放的肩膀道“你小子特么又瘦了,工作要不要這么拼命?”
  這完全是不同的態度,可見蔣開山和于放的關系。
  于放有些靦腆道“這不是要養家糊口么,生活啊,不容易啊”
  “感慨個屁,你打算什么時候結婚,我算是掉進坑里了,欲哭無淚”蔣開山笑罵道。
  于放搖頭道“你就偷著樂吧,你朋友都說新娘很漂亮,我很期待誰運氣這么好?”
  蔣開山悻悻一笑道“后天你就見到了”
  樊云鵬見蔣開山完全不再搭理自己,嘟囔道“別說廢話了,老蔣,趕緊帶我們去吃飯吧,我都餓的不行了,要不我帶你們去吃吧,我知道幾家不錯的館子”
  樊云鵬這話多少讓蔣開山不悅,麻痹,你來勞資的地盤,還要帶勞資吃飯,這是打勞資臉?可他注定不會為此生氣,低聲道“走吧,我哥他們在附近吃飯,我讓他幫我訂了位子”
  樊云鵬見蔣開山有安排,也就不再多此一舉。
  蔣開山是打車過來的,晚上吃完飯還有安排,肯定得喝酒,索性就沒開車,估計王一鳴陳光偉兩貨開車,自己就不用了。
  樊云鵬見蔣開山連車都沒有,不禁有些鄙視,還以為混的怎么樣,連車都買不起,也不過如此么,估計這麗思卡爾頓也是裝臉面的,畢竟也沒幾個錢。
  蔣開山自然懶得解釋,眼界不同,世界不同,怎么交流?
  蔣開山只是告訴司機,地壇公園和平里中街,司機便直奔目的地而去,金融街離和平里中街沒多遠,不到二十分鐘便已經到目的地,其實麗絲卡爾頓的意味軒比這里名氣要大,不過那是意大利餐廳,他們幾個老爺們吃西餐,有些別扭。
  到目的地后,于放望著眼前這如同宮斗劇里的王府大院,皺眉問道“老蔣,這是哪?”
  蔣開山解釋道“算是有點名氣的乙十六會館”
  “乙十六會館?我去,老蔣,你這檔次不低啊,這里貌似不便宜吧,好像還是會員制”樊云鵬聽到乙十六會館,不禁驚訝道,雖說沒來過這里,但聽說過,北京城的高端會所餐廳特別多,但大多數都是會員制。
  乙十六會館在北京有四家店,但最有名的自然是地壇中心店,這里以前很火爆,根本訂不到位置,后來例行節儉節約三公消費等等問題后,才平淡下來,身上有官印的都不敢來這里,倒是安靜不少。
  畢竟這里環境優雅啊,隱藏在地壇公園里,本來就是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可想而知,檔次和規格不言而喻,另一方面來說,幕后老板背.景不小。
  蔣開山隨口解釋道“我哥跟朋友來的,幫忙訂的,我不是會員”
  樊云鵬呵呵一笑,就差說,你能是會員么?
  趙出息瞅眼這里,應該有些歷史年頭的正門,旁邊是兩尊大獅子,門口紅柱青瓦雕欄刻木,一塊巨大的牌匾掛在門頭上,上面書寫乙十六三個大字。
  蔣開山帶著眾人進來,他沒少來這里,說實話乙十六的菜確實不錯,相當有口碑。報過自己的名字后,漂亮的服務員便帶著他們直奔包廂,走在這王府大院里,頗有些味道,這里的夜景確實很美,環境無可挑剔,特別是這些清代建筑,似乎能感受到北京城的歷史底蘊,趙出息饒有興趣的觀察,于放則顯的有些束手束腳,樊云鵬倒無所謂,這種地方他沒少來。
  進入包廂后,金碧輝煌的包廂讓人有些刺眼,果真不愧是乙十六,幾人坐下后,很快便已經適應這里的環境。
  蔣開山讓樊云鵬以及于放點菜,于放尷尬道隨便就行,讓蔣開山點,樊云鵬倒不客氣,點了幾個招牌菜,晚飯趙出息跟王一鳴隨便吃過,不太餓,便沒點,蔣開山補充點了兩個菜,在樊云鵬的推薦下開了瓶紅酒,這一頓下來估摸得花近萬,樊云鵬包括于放不禁懷疑,蔣開山到底什么情況?
  菜上齊后,眾人喝酒聊天,蔣開山于放樊云鵬聊的大多都是大學時期的瑣碎事,于放有意避開關于夏詩的故事,樊云鵬幾次想提起,最終還是算了,畢竟蔣開山后天就要結婚,說這些煩心事干啥。
  聊著喝著吃著,差不多的時候,蔣開山起身對著趙出息道“出息,我帶你去見見我哥”
  趙出息臉色微變,他聽蔣開山說過他哥,親哥,正兒八經的軍人,北京軍區服役,不是機關單位,而是真正的野戰部隊,已經熬出成績,比起蔣開山,更被寄予厚望。顯然是回來參加蔣開山婚禮的。
  樊云鵬若有所思,于放則沒什么異樣,只是繼續吃菜。
  蔣開山看向兩人,解釋道“老樊老于,你們先吃著,我們馬上回來”
  樊云鵬雖說不高興,可還是笑道“去吧去吧,沒事”
  趙出息跟蔣開山出來后,走在湖邊廊橋上,蔣開山感慨道“畢業兩年多了,老于沒怎么變,樊云鵬倒是變化太多”
  “誰都會變,你不也在變,我也在變,我們大多數人沒有辦法,因為要適應這個社會,所以你必須做出改變,不是每個人生下來都是在改變世界的”趙出息頗有些無奈的說道,他也不過是個俗人而已。
  蔣開山搖搖頭道“不說這個,我哥跟他幾個朋友在那吃飯,都是他們圈子里的,家里跟我家都差不多,有根正苗紅的,也有改革開放起來,我哥人緣比我好,他比較仗義,朋友圈比較廣,我以前就跟于放差不多,哈哈哈,所以我和于放走得近,和他們走的遠”
  “我對老于印象不錯”趙出息低聲道。
  蔣開山樂呵道“回頭瞅瞅你們西蜀集團有啥工作適合老于,順便幫一把”
  趙出息自然知道蔣開山的意思,悄然記下……
  穿過一個長廊,兩人便到蔣開山他哥那幫人所在的包廂,蔣開山說他基本都見過,所以服務員詢問過后,他們便笑著進去。
  蔣開山的哥哥叫蔣開明,跟蔣開山長的比較像,不過臉上要比蔣開山剛毅不少,蔣開山過來前已經通知他哥,說帶個朋友過來,是他的伴郎之一,以前給他說過的趙出息。
  蔣開明知道弟弟的意思,帝都這圈子,大多數的關系都是這樣經營,所以無所謂,以他對弟弟的了解,還算沉穩,不知根底的人,是不可能帶過來的,何況是伴郎,所以才同意。
  蔣開山剛進去,其他三個男人便笑著跟他開玩笑,祝賀他新婚快樂,儼然已經知道蔣開山結婚的消息,蔣開山笑著跟幾位哥哥打招呼,都是三十多歲的男人,不屬于一個層次了,趙出息則站在旁邊笑呵呵看向幾個人。
  寒暄客套過后,蔣開山這才指著趙出息道“幾位哥哥,這是我朋友趙出息”
  隨即指著其余三個男人介紹給趙出息,趙出息對于這種場面,自然得心應手,談笑風生,隨后蔣開山給趙出息倒上酒,讓趙出息敬三人一杯。
  只是讓趙出息意外的是,蔣開山偏偏沒介紹他哥,他自然沒猜到蔣開山心里那點小九九,不介紹他哥,說明趙出息跟蔣家關系很近,認識蔣開明,這些人自然重視趙出息,如果介紹了,味道就淡了,何況趙出息知道那是他哥。
  趙出息不知道,不代表蔣開明不知道,心里不禁好笑,這小子……
  趙出息和蔣開山在包廂沒待多久便離開,包廂其余人則繼續聊天,話題自然轉到蔣開山結婚上面。
  蔣開山跟趙出息回到他們包廂后,樊云鵬的臉色有些低沉,于放知道樊云鵬愛面子,覺得受到冷落,于是道“老蔣,吃的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于是老蔣找服務員簽單,幾人走出包廂,準備離開乙十六,路上蔣開山詢問趙出息和于放感覺這里的菜怎么樣,趙出息是真正的食客,細細點評,聽的于放感覺自己這頓飯白吃了。樊云鵬則由于蔣開山趙出息中途離開而耿耿于懷,沒興趣說話,四處打量著。
  當走到一個岔路口的時候,樊云鵬瞅見一對男女從前面拐過,向著對面方向而去,而那個女人的背影是如此的熟悉,樊云鵬不禁愣住,回過神后,冷哼一聲,毫不猶豫的喊道“夏詩”
  蔣開山跟趙出息低聲聊天,根本沒注意前面,加上是晚上,雖說這里燈光比較明亮,可哪有心思注意別人。
  只是在聽到樊云鵬這聲后,蔣開山下意識停下腳步,看向前方。
  與此同時,前面那個女人也止步不前,隨即轉身。
  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回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