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468 彈指半年

夏詩,王一鳴和趙出息對這個名字不陌生,老蔣的大學女友,王一鳴更是見過幾次,那個時候他就覺得這女人配不上老蔣,兩人不可能有結果,夏詩過不了蔣家那關,所以王一鳴經常慫恿老蔣和夏詩分手,雖說是玩笑話,可每次都換來老蔣的怒罵。
  夏詩是漂亮,大學時候的夏詩也很清純,不過小地方出來的女人,如果自控力不強,很容易在這個花花世界里迷失自己,墮入世俗的深淵當中。夏詩便是這樣的例子,大一大二的夏詩很乖巧,蔣開山喜歡的也是那個時候的夏詩,可以陪他一起去食堂,可以陪他一起去圖書館,可以陪他一起上自習課,所以他大費周章的追夏詩,寫情書彈吉他唱情歌,傳統的浪漫的辦法都用過,剛開始夏詩不為所動,畢竟剛上大學,而且夏詩以前沒談過戀愛,后來隨著兩人的熟悉以及蔣開山的執著,加上蔣開山長的不錯,也算有點氣質,大二的時候最終拿下夏詩。
  大二大三應該是蔣開山至今為止最快樂的日子,所以蔣開山總是說,他在最好的時間里遇到最好的夏詩,說放下談何容易。那個時候的蔣開山,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除過上課睡覺,就是陪著夏詩。
  一個男人動了情是什么樣子?他會為你紅了眼眶,會為你想很長久的未來,會為了你們的未來而奮斗,會在你難受的時候奮不顧身的奔跑到你身邊擁抱你,會在你無助的時候跟你講溫暖的話,會讓你覺得自己說的話都想傻逼,他會擔心你,會很小心翼翼的照顧你,找不到你他會很著急,你生病感冒,你來親戚,他會手足無措,他永遠想把最好的留給你。
  蔣開山就是這樣,他為夏詩動情了,他喜歡上了夏詩,喜歡的無可奈何,他認真了,所以最后傷的淋漓盡致。
  大四的夏詩,慢慢開始發生變化,喜歡化妝,喜歡逛街,喜歡出去泡吧,喜歡到處玩,喜歡對蔣開山提各種各樣的要求,蔣開山的生活費幾乎全部給了她,她的身邊開始圍繞各色男人,開始和別的男人曖昧,開始跟蔣開山吵架,到最后索性直接跟蔣開山分手。
  夏詩的原話是,我想要的生活,你給不了,既然沒有結果,那就分手吧。蔣開山呵呵傻笑,笑的像個傻逼,他問夏詩想要什么樣的生活,買名牌包,開豪車,住豪宅,當少奶奶?夏詩很直白的回道,你知道就好,女人的最好時光只有幾年,我沒時間陪著你一起奮斗一起努力,況且未必有成果,所以我不能把自己的一切賭在你身上。其實蔣開山早就知道夏詩已經和別人的男人在一起,他只是不愿意開口說分手而已,任由事態去發展,因為這個夏詩已經不是他喜歡的那個夏詩,所以,蔣開山沒有挽留,分手那就分手吧,剩下所有的傷所有的痛,自己慢慢添吧。
  所以,那年夏天,蔣開山離開成都,遠走西北獨自旅行,從而遇到趙出息,而夏詩也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兩人從此再無聯系。
  從始至終,蔣開山都沒說出自己的家庭背景,以前不說,是不愿意給夏詩壓力,他連自己那些牛逼哄哄的朋友都不愿意帶給夏詩見,生怕他們傷到夏詩。后來不說,是沒有必要,用這身份背景挽留的愛情,早特么都變味了,他不屑于,他寧可自己慢慢淡忘夏詩,也不會這么做。
  蔣開山愛夏詩么,愛,不過是曾經。那么,夏詩愛過蔣開山么,估計也愛過,但也肯定是曾經。
  有些事情,早已經隨風而散,剩下的只是回憶,或許還有些遺憾,正因為有遺憾,所以才不愿意放下。
  這就是屬于蔣開山和夏詩的故事……
  此刻,王一鳴再聽到這個名字,怎么可能不憤怒,蔣開山用了兩年時間才在蕭湘的療傷下走出陰影,徹底放下夏詩,至于這個女人,去特么吧,一個拜金庸俗的女人,怎么可能適合蔣開山,怎么可能踏進蔣家的大門,當初要不是老蔣攔著,他早就找人收拾夏詩,還有那個撬老蔣墻角的男人。
  “話說老蔣有沒有給夏詩說自己結婚,或者說,難道夏詩來北京也是參加老蔣的婚禮?”樊云鵬隨口猜測道,卻別有意思,當初他們整個宿舍都很羨慕老蔣,覺得老蔣能追到夏詩,也不知道是哪輩子修來的福氣,要知道學校追夏詩的男生不少,樊云鵬自己也試過,只是失敗而已,為此他特羨慕蔣開山,有時候更是嫉妒,對于漂亮的女人,男人都會有想法,這是人之常情,只是夏詩是自己兄弟的女人,樊云鵬還算有底線,所以夏詩和蔣開山分手的時候,樊云鵬很是幸災樂禍,后來更是想暗地里勾搭夏詩,奈何夏詩的男朋友實力都比他強,索性只是曖昧著,所以兩人一直有聯系。
  王一鳴不禁質問道“她,她有什么資格參加老蔣的婚禮?目光短淺的女人”
  樊云鵬不意外王一鳴會生氣,呵呵笑道“這是他們兩人的事情,我們這些外人也不好說什么,畢竟曾經在一起過,沒能一直走下去,只能說兩個人不合適,或者說緣分不夠”
  于放這時候卻直言不諱道“是她對不起老蔣,沒在一起還好”
  于放此話一出,王一鳴和趙出息頗為意外,不禁對沉默寡言的于放充滿好感。
  “于放,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愛情么,沒有誰對不起誰,不是么?”樊云鵬冷哼道,算是反駁。
  于放再次開口道“有些人是,可對于夏冰來說,不是,老蔣對她多好,她只是不知足而已,也是,她要的生活,老蔣滿足不了,可老蔣能給她的是全部,別人能么,所以她配不上老蔣,我看沒在一起,那是老蔣運氣好”
  王一鳴聽后哈哈大笑道“老于,沒想到你說話這么經典,我喜歡,就是,夏詩那樣的破女人,我們家老蔣才不屑呢,你們是沒見新娘,等你們見到新娘就知道,蕭湘甩夏詩十幾條街,根本不是她能比的”
  “我信”于放徑直道,因為在他眼里,老蔣足夠好,所以遇到好的女人不意外。
  樊云鵬嘴角帶著絲譏諷,他才不會覺得蔣開山的結婚對象有多優秀,也不看看蔣開山有什么實力,要錢沒錢,要權沒權,要背景沒背景。
  趙出息對于包括王一鳴在內幾人的表現都瞅在眼里,王一鳴是老蔣的兄弟,自然偏向于老蔣,于放也差不多,至少說話是向著老蔣,不過這個樊云鵬,貌似和老蔣不感冒,處處向著夏詩,趙出息估摸著這小子跟夏詩關系不清不楚。
  很快,奧迪便到達位于金融街的麗思卡爾頓酒店,王一鳴有事先離開,不過告訴趙出息,蔣開山晚上有安排,他們今晚出去腐敗,等會見。
  趙出息笑罵幾句,便幫著于放和樊云鵬辦理入住手續,樊云鵬嘟囔著喜歡睡大床,趙出息懶得理會他,于放跟他說話,他倒是會回幾句,后來樊云鵬幾次自討沒趣后,便也不再自討沒趣,直接回房間洗澡換衣服。
  沒過半小時,蔣開山驅車趕到麗思卡爾頓,他該忙的事情已經忙的差不多,大晚上也沒什么事,與其待在四合院里受各位長輩們的嘮叨,還不如跑出來,何況兩個大學舍友過來,他要是不見見,那算怎么回事。
  蔣開山在大堂等,趙出息最先下來,徑直坐在蔣開山對面,很直白的說道“聽你舍友說,夏詩在北京?”
  蔣開山微愣,顯然有些意外,隨即回道“放心吧,我已經徹底放下,不然也不會向蕭湘求婚”
  “你向蕭湘求的婚?”趙出息目瞪口呆道,沒想到蔣開山和蕭湘的故事轉變如此之大。
  蔣開山淺笑道“是啊,六月那天早上,我開車帶她到香山,爬到山頂,趁著日出向她求的婚。出息,你知道我為什么決定和蕭湘結婚么?”
  “你說”趙出息愿意當個傾聽者。
  蔣開山點燃一根煙,眼神有些滄桑的說道“有天晚上,我跟幾個牲口在外面喝酒,那天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異常的煩躁,喝的爛醉,最后手機沒電關機,幾個牲口故意給蕭湘打電話,讓她來接我,那個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北京下著大雨,蕭湘早已休息,她那幾天有表演,累的不行,而且還感冒了,可是接到電話,蕭湘二話不說便起床穿衣服過來接我,朋友幫著把我送上蕭湘的車,只是到蕭湘住的公寓樓下,喝的爛醉的我根本沒有知覺,全憑蕭湘扶著,你想一個瘦弱的女人哪能折騰動我這樣的醉鬼,況且還下著大雨,我們兩都全身濕透,我在樓下又吐又鬧,急的她差點哭了,最后蕭湘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弄進她的公寓,幫我換衣服幫我擦洗身上,又給我醒酒,一直折騰到四點多,而她呢,早就筋疲力盡,直接躺在沙發上就睡著了。等我一覺醒來,卻看見渾身濕漉漉的蕭湘蜷縮在客廳沙發上瑟瑟發抖,整個人已經陷入昏迷,當時便把我嚇懵,當我把她送到醫院才知道,她高燒到四十度。那一刻,我煽了自己兩耳光,我問自己,蔣開山,你到底圖個什么?一個從小在家里被長輩們寵著,連家務活都不讓干的女人如此不要命的照顧你,你特么還想怎么樣?你特么知足吧。所以,那幾天,我都在醫院里悉心照顧蕭湘,沒離開半步,當她出院那天早上,我直接開車把她帶到香山,當我向她下跪求婚的時候,她捂著嘴哭的像個孩子,她說,那是她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從那以后,我就徹底放下了,真正接受蕭湘,慢慢的我才發現,我和蕭湘之間有著太多話題,只是我以前有意避開她,到現在呢,我要說我已經喜歡上她,你信么?”
  “我信,其實那天早上你酒醒看見她的時候,她便已經走進你的心里”趙出息一臉認真的點頭說道,他沒想到兩人之間會發生這么多故事。
  可喜歡一個人,往往只是那么一瞬間,一個眼神,一個不經意的動作……
  蔣開山捻滅煙頭,緩緩起身,他已經看見走過來的樊云鵬和于放,自嘲的笑道“現在我才明白,如果錯過蕭湘,那才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至于以前的那些人和事,就那樣吧,最狠莫過時間,他會沖淡一切,我懷念的只是最好時光里的我和她而已,但人么,總歸要往前走”
  趙出息跟著起身,至少在愛情方面,確實如此。
  (放不下的人,抓不住的沙子,一切都會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