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66 誰敢動試試

是的,蔣開山要結婚了。
  趙出息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特別突然,以前倒是聽老蔣說過,家里給過最后期限,就是最遲今年和蕭湘完婚,蔣蕭兩家對這門婚事尤為滿意,不可能出現任何變故,所以正月十五的時候兩人在北京訂婚,本來打算是國慶節完婚,但由于蔣開山這邊毫不松口,最終蔣家才給蔣開山下最后期限,年底前必須完婚。
  誰曾想到,婚期不但沒有推遲,居然還提前到八月,據說還是蔣開山主動要求的,趙出息怎能不意外,更是暗地里給蔣開山打電話,問這丫是不是安全措施沒做好,被逼無奈奉子成婚。蔣開山笑著搖頭說,不是,能遇見蕭湘,是他上輩子積的德,錯過了,是這輩子在作孽。
  蔣開山一句話,趙出息什么都明白了,那就是,蔣開山最終被蕭湘征服了。
  所以最近這兩個月,蔣開山都沒在成都,一直在北京為結婚的事情忙前忙后,作為蔣開山的好基友,趙出息自然被內定為伴郎團成員,聽王一鳴說,算上他兩一共有六位伴郎,可謂強大。婚禮是八月八號舉行,作為伴郎團成員,趙出息自然得提前出發,所以后天他就得走,此次去北京,自然不像上次來去匆匆,趙出息充滿期待。
  本來齊思是要陪趙出息一起去北京參加婚禮的,最后因為她要去巴黎學習兩個月,所以趙出息只好獨自前往,和趙出息分別兩個月,齊思一直依依不舍,為此已經推遲很久,最終定下明天出發的決定。
  齊思明天飛上海轉機去巴黎,趙出息后天飛北京,估計要待一星期,這是兩人第一次分開這么久,所以晚上洗過澡躺床上以后,趙出息便忍不住開始調戲齊思,被趙出息摟在懷里的齊思沒多久便嬌喘連連,很快便被趙出息徹底拿下。似乎知道要分開很久,所以兩人不知疲倦的索取和付出,齊思在趙出息的循循善誘下,更是答應趙出息幾個比較無恥的動作,到最后不管是齊思也好,還是趙出息也都,都徹底筋疲力盡,卻滿是享受,最終相擁而眠,直到第二天早上十點才醒來。
  中午,趙出息陪著齊思回家吃午飯,齊家上下來了不少人,都是給齊思送行的,由于趙出息這層關系,齊思現在在整個齊家上下的地位比較超脫,趙出息倒是一如既往的低調客氣,這讓齊家人對趙出息的表現無話可說。
  傍晚,趙出息陪著齊家上下送齊思去機場,此行巴黎,趙出息早已安排好任曼同行,只有這樣,趙出息才足夠放心。
  分別時,齊思和家人相擁道別,最后一位自然是趙出息,齊思緊緊抱著趙出息不愿分開,像是從此陰陽兩別再無見面機會似的。
  “一個人在外面照顧好自己,兩個月時間很快就會過去,如果我有時間,就過去看你”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頭發,在她耳邊喃喃細語道。
  齊思一臉委屈的問道“真的?你答應我的,不準騙人”
  “你認識我這么久,我什么時候騙過你?”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他能理解齊思的心情,畢竟兩人認識到現在,真沒有分開過這么久,已經熟悉彼此的存在。
  聽到這話,齊思這才緩緩松開趙出息,對著趙出息抿嘴微笑,趙出息不忌諱這么多人在場,捧著齊思的頭,在齊思額頭輕輕一吻,眾人都笑而不語。
  拍拍齊思的肩膀,笑道“走吧,到了給我打電話”
  齊思拉著趙出息手,不愿分開道“你在北京也要照顧好自己,記得想我”
  趙出息溫柔的回道“放心吧”
  齊思這才松開趙出息的手,和齊家上下揮手示意,這才一步三回頭的走向安檢,趙出息等人直到齊思走進安檢以后,這才轉身離開機場。
  回市區的路上,潘曉曉屁顛屁顛的擠到趙出息的車上,趙出息一臉警惕的問道“曉曉,你要干嘛?”
  潘曉曉樂呵的坐到趙出息的身邊,撇嘴道“姐夫,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么,我難道還能吃了你?放心,我就是替我姐盯著你,別以為我姐離開兩個月,你就想自由了,我姐不在,我就是我姐的眼睛和耳朵,你要是偷腥,被我發現,我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姐,哼”
  趙出息一臉黑線,感情這是要潛伏在自己身邊,沒好氣的罵道“你覺得你姐夫像這種人么?”
  潘曉曉毫不猶豫道“像,特別像”
  “下車”趙出息果斷道。
  潘曉曉這才回話道“別那么小氣么,姐夫,我就開個玩笑而已”
  趙出息懶得搭理這古怪精靈的丫頭,別說,齊思不在,還真的防著這丫頭,保不準這丫頭說到做到。
  “奔馳g65,我就喜歡這種霸氣的爺們車,遠不是卡宴那種娘們車能相提并論的,姐夫,能讓我開會么?”潘曉曉拉著趙出息的手撒嬌道。
  趙出息皺眉道“你有駕照?”
  “有啊,必須的”潘曉曉回道。
  “技術過硬”
  “比肩f1賽車手”
  “不吹牛能死?”
  “姐夫,讓我開吧,我就開一會”
  “我想想”
  “姐夫,求求你了,你最好了”
  “老周,停車,讓她試試”趙出息受不了這妮子的軟磨硬泡,最終妥協道。
  周易聽到這話,二話不說便停車,他無所謂,潘曉曉要開就開唄。
  車停穩后,潘曉曉樂呵的和周易換位置,一副躍躍欲試急不可耐的樣子,趙出息無奈搖頭,真是個孩子。
  只是,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的二十分鐘里,趙出息終于為自己的失誤決定付出了代價,潘曉曉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超速,夾縫超車,彎道不減速,趙出息一路上大喊小心,慢點,你會不會開啊。
  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臉色蒼白的趙出息盯著興奮到不行的潘曉曉,真想破口大罵,曉曉,我確定你不是故意玩我么?
  周六,趙出息約黃土大小王以及徐林宋青瓷到六號別墅,安排好他不在這段日子里的大小事務,圈子自然由黃土負責,大事找芙蓉姐商量,西蜀集團肯定是徐林掌舵,徐林現在是西蜀集團的無冕之王,威望遠在趙出息這個董事長上面,自從趙出息拿下賀元山郭青松劉嵩以后,徐林便把這三位大佬手下那幫尸位素餐的蠢貨們換了個遍,有能力的自然留下,沒能力的全部滾蛋,現在西蜀集團充斥著新鮮血液,蓄勢待發。
  齊思不在六號別墅,晚上宋青瓷便想留下陪趙出息,不過最終趙出息沒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兩人只是坐在露臺聊天,最后各回房間,畢竟齊思剛剛離開,趙出息有底線。
  隔天傍晚,趙出息前往北京,宋青瓷吳欣送行,周易會跟著趙出息一起去,專職司機兼保鏢,這次不同于上次,上次趙出息去北京,是純粹的玩,去看看那些他沒看過鳳凰村那幫孩子也都沒看過的風景。這次去北京,主要是有事,而且要待一周,除過蔣開山結婚,趙出息自然得見見李青衣和二胖,已經有些日子沒見這兩個對他來說,意義非凡的人,多少有些想念。
  李青衣也不知道回北京后過的怎么樣,二胖也不知道現在混的如何,是不是已經牛逼起來?這些故事,趙出息都想知道。
  吳欣已經聯系好西蜀集團北京分公司那邊,酒店用車都已經安排好,她現在做這些事得心應手,半年時間早已經熟悉趙出息的所有日常生活,只是和趙出息的關系,依舊保持在最普通的上下屬關系,遠遠達不到趙出息和宋青瓷那種關系,吳欣不知為何,有意疏遠和趙出息的關系,趙出息不以為然,反正她對吳欣也沒興趣,倒是葉玄這小子,在趙出息的有意介紹下認識了吳欣,大二的小屁孩開始對吳欣窮追不舍,把吳欣氣的頗為無奈,但又沒什么辦法。
  飛機落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趙出息和周易剛下機場,準備和西蜀集團北京分公司這邊匯合,然后去酒店,還沒出機場,王一鳴便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他在出口等他們。
  趙出息以為這丫開玩笑,雖說哪天到北京航班號什么他都發給了蔣開山,笑著罵道我自己去酒店便是,不用麻煩你,等到酒店聯系。
  王一鳴好笑道,出息,你這次是來參加開山婚禮的,而且是伴郎團成員,所有一切開山都已經安排好,所以你得聽從組織安排,等結完婚,你想干什么都行。
  趙出息仔細想想,這倒也是,大后天蔣開山和蕭湘就要結婚,這兩天他們這幫人自然有的忙,所以趙出息只好聽從王一鳴的安排,于是打電話給吳欣取消公司這邊的安排。
  剛到出口,趙出息便已經瞅見嬉皮笑臉朝他揮手的王一鳴,他的身邊還站著位同齡男人,趙出息緩緩走到王一鳴面前,王一鳴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笑罵道“出息,有木有感受到首都人民的熱情?有木有被我感動?”
  “感動個屁,要不是老蔣讓你來,你小子愿意來接我?”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然后對著王一鳴身邊的男人淡淡點頭。
  王一鳴輕呸道“好心沒好報”
  隨即介紹指著趙出息介紹道“趙出息,老蔣和我的好哥們,也是老蔣的伴郎”
  介紹完趙出息,指著身邊的男人介紹道“陳光偉,老蔣跟我的死黨,帝都地頭蛇,也是老蔣的伴郎”
  “剛在路上,沒少聽這牲口說你,總算是認識了”叫陳光偉的男人笑呵呵的主動伸手道,眼神卻留在離趙出息有一米遠的周易身上,不過王一鳴沒主動介紹,他也不好過問。
  趙出息跟陳光偉握手,回道“沒說我壞話吧,要說我話說,回頭單挑干翻丫的”
  趙出息能感覺到陳光偉和普通人不一樣的氣質,如果沒猜錯的話,他和蔣開山王一鳴是一類人,算得上門閥子弟。
  幾人沒寒暄客套幾句,便前往停車場,陳光偉將車開出來,趙出息瞅見是輛掛著紅色za軍牌大眾帕薩特,若有所思。
  王一鳴笑著解釋道“怎么,帕薩特的檔次是不是有些低,嘿嘿,出息,在這座城市,再牛逼的豪車,也都沒掛著牛逼車牌的普通車牛逼,知道這哪個單位的么?”
  趙出息對新式軍牌不了解,以前只是聽蔣開山王一鳴說過成都軍區那些軍車車牌代表的含義,對帝都的軍車自然不了解。
  趙出息不解搖頭,蔣開山嬉皮笑臉道“總參的車,不過是二級部門,今天太忙太著急,明天讓老陳開輛va的奧迪給你裝裝逼,試試長安街闖紅燈掉頭”
  趙出息聽得一愣一愣的,有些目瞪口呆,趕緊回道“這就不用了,低調低調”
  王一鳴聽后,哈哈大笑起來,這座城市的水,那是深不見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