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465 吃虧賺人情

八月初,成都的夏天火辣辣的熱,潮濕又悶熱的天氣讓來成都已經一年多的趙出息依舊有些不習慣,畢竟趙出息前二十多年都生活在正兒八經的北方,從來沒有南下過,要不是去年夏天那件事,想來他這個時候依舊還待在西安,為自己心中那點陽春白雪的理想奮斗。
  可惜,人生的軌跡早已經發生變化……
  傍晚,趙出息獨自坐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湖邊,微風徐徐,沒了中午那么悶熱,湖邊的柳枝隨風搖曳,幽暗的路燈照在趙出息的身上,趙出息望著遠方,望著夕陽剛剛下山,那天邊殘留的火紅,回憶著自己那些狗血的故事。
  猶記得,兩年前的今天,他下定決心離開祁連大山,離開鳳凰村,坐上了前往西寧的長途運輸車上,也是那天,他的人生開始發生變化。
  兩年了,趙出息自嘲的笑著,不知不覺兩年就過去了,時間果真是把不見血的殺人刀,任何東西在它面前都顯的蒼白無力。
  兩年前的趙出息,初來大城市,既迷茫又堅定,迷茫的是自己初來乍到,怎樣才能賺到錢,怎樣才能在大城市立足,堅定的是,不管吃多少苦,他都能忍受,他可以用十年二十年時間去奮斗去努力。
  可是,老天爺似乎沒想給他那么長的時間,一年時間里,他從西寧到西安大起大落,看過小人物們的辛酸,也見過大人物們的虛偽,最終他被拋棄,狼狽逃離西安,從此西安成為趙出息的傷心地,成為他不愿意提起的回憶。
  接下來一年里,從西安到成都,老天爺又狠狠的玩了趙出息一把,讓他再次經歷大落大起,愣是連他自己都沒想到,他的人生會如此的精彩,莫名其妙的成為簡姨的接班人,莫名其妙的成為一個圈子的主子。
  現在呢,他住在價值上億的豪宅里,開著數百萬的豪車,有個漂亮賢惠的妻子,也有諸多曖昧不清的女人,更有以前的自己再抬起頭都無法仰望的地位,還有花不完的錢。
  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不真實的讓趙出息經常以為會不會是黃粱一夢,曇花一現,等到醒來的時候,他或許是在茶與酒里面安安穩穩的打工,或許是在南門工地起早貪黑,更或許是在鳳凰村里坐吃等死,所有的一切都未發生過變化。
  可惜,顯然,這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發生過。
  有所得,便有所失,趙出息失去了什么?失去了鳳凰村,失去了故鄉,失去了太多太多東西……
  搖搖頭,趙出息不再去想這些事,過去的,發生的,都是無法改變的,唯一能改變的是,今天和明天,所以他得加倍努力,就像這半年時間里,他的生活平淡又充實,每天在川大以及西南財經上課,平日里要跟著吳欣和季悅學習各種各樣的社交技能,除此之外開始參與西蜀集團的具體工作,而不像往日只是批批文件,要與政府大佬打交道,還要與川渝商界大佬們打交道,更要和徐林拉來的合作者們打交道。
  剩下的時間,趙出息得處理圈子的事務,雖說這半年時間里,他已經開始逐漸淡出這方面,將權利逐漸下放給諸位大佬,所有事務也都由黃土和芙蓉姐操心處理,除非一些必須他做決定的事情,他才會參與。
  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明確表示將圈子灰色方面全部交給黃土,但大多時候所有事情他都直接讓找黃土,黃土在這個圈子的地位水漲船高,成為僅次于趙出息的存在,畢竟芙蓉從來沒走到臺前,加上趙出息這半年時間有意隱退幕后,除過圈子高層,幾乎沒人知道關于他的消息,更多是黃土這幫大佬的消息。
  這一切,都按照趙出息既定的方向所發展。
  至于譚鴻儒和唐家兄弟這邊,也都沒有給趙出息主動找什么麻煩,雖說幾方人馬小打小鬧時常還是有,可鬧的不可開交的事情很少。廣安最終還是被唐家兄弟拿下,趙出息并不惱怒,這是他的底線,以及早就料到的。唐家兄弟本以為趙出息會反擊,也一直等著趙出息反擊,出人意料的是,趙出息根本沒動靜,最后連他們都不知道為什么,索性淡定,占了便宜的他們樂于見到這種局面,畢竟白白占了廣安。而廣元那邊趙出息更是果斷,直接將圈子勢力撤出,只留下能控制住的兩個縣城,至此廣元大半地方成了譚鴻儒和唐家兄弟短兵相接的地方,兩家經常為爭利益鬧出沖突,誰讓趙出息的退出留下勢力空白,趙出息也樂于見到他們大打出手。
  不管是川南還是川北,這個圈子都安安穩穩的經營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先前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留下的殘余勢力,經過這么長時間,趙出息重新圈定的這幾位大佬已經徹底掌控,黃土不用說,他的能力足夠控制郭青松那幫人,劉嵩這邊根本沒什么勢力,賀元山手下那幫人沒什么脾氣,本來就和大小王關系不錯,所以大小王不費什么功夫,曾誠最終還是被趙出息調往川南,沒了主心骨的那幫人,自然趕緊拜山頭。
  圈子安安靜靜,但西蜀集團的發展卻如火如荼,徐林似乎借著西蜀集團,完成他當年未完成的事業,如今的西蜀集團,儼然成為川渝民營企業的核心,這都要歸功于徐林這個舵手的厲害,而西蜀集團已經算是和圈子徹底脫離關系,現在的西蜀集團,干干凈凈,沒有任何牽扯任何灰色地帶,不管是人事還是財務,徹底**。
  趙出息想著這半年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中便睡著,直到感覺有人走到自己身邊,給自己身上批件東西后才迷迷糊糊醒來,趙出息睜開眼睛,知道自己最近兩天喜歡來湖邊坐坐的除過周易,也就只有齊思了。
  “回來了?”趙出息從握住齊思的手,低聲問道,本來今天晚上他要去參加西蜀集團高層的慶功宴,最終還是推掉,吃過晚飯以后,便坐在這湖邊,畢竟今天對他來說,算是個特殊的日子。
  兩年了……
  齊思晚上跟宋舒雅等人去逛街,不過卻知道趙出息罕見早早回到蔚藍卡地亞,有些不放心,自己也就提前回來,聽周易說趙出息在湖邊,便過來看看,發現趙出息悄然睡著,又回六號別墅拿條毯子出來。
  “舒雅有點事,我就回來了”齊思隨口找個理由笑道。
  趙出息摸著齊思柔軟細長的手,望著已經徹底天黑的蔚藍卡地亞,笑的很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齊思從后面將趙出息摟住,這半年趙出息的生活平淡充實,她的生活差不多,不過相比于去年每天飛來飛去,這半年,每天都有趙出息陪著,有時候趙出息回來接她下班,有時候她會去等趙出息,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生活會如此的幸福安逸,有時候睡夢中都會笑醒。
  兩人會一起逛街,一起去超市買東西,一起吃晚飯,一起回家,一起散步,一起鍛煉,只要有趙出息在旁邊,齊思覺得自己的世界,便是艷陽花開。
  “媳婦,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趙出息主動開口說道。
  齊思自然不知道,笑著搖頭道“難道是我們認識一周年?不是前兩天剛過么?”
  趙出息自然記得自己和齊思認識的日子,去年那天,他從西安逃離來到成都,怎么可能忘記,而在之前一天,趙出息陪著徐林大醉了一場,因為那天是韓三強一周年忌日,趙出息不能回西安拜祭,只能在成都遙祭,但遲早有一天他會回去,而且這一天不會太遠。
  “不是,今天,是我離開鳳凰村整整兩年時間”趙出息感慨道。
  齊思微微皺眉道“兩年?這么快?”
  “是啊,時間飛逝,轉眼兩年,發生太多事,讓人目不暇接,想想兩年前,我還在想,趙出息,有一天你會是什么樣子,你是一無是處呢,還是站穩腳跟呢,不過怎么都沒想到,兩年后,自己會是如此樣子”趙出息笑著解釋道。
  齊思輕撫頭發問道“很意外?”
  “何嘗不意外呢”趙出息好笑道。
  齊思抿嘴若有所思的笑道“出息,你什么時候帶我鳳凰村呢?”
  “鳳凰村?”趙出息嘆口氣道“這世上已經沒有鳳凰村了”
  齊思堅定搖頭道“不要這么說,只要你在,鳳凰村就永遠在,我想看看你生活過的地方,聞聞你呼吸過的空氣,感受你看過的風景,更想告訴咱們爹媽,告訴老和尚,告訴小平安,告訴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不管你再苦再累,我都會照顧好你,不管你是什么樣子,我都會陪著你”
  聽到這話,趙出息能說什么,起身哈哈大笑起來道“會的,一定會的”
  兩人起身開始往回走,齊思挽著趙出息胳膊詢問道“開山結婚,你什么時候去北京?”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后天”
  北京之行,趙出息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