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460 要還是不要

趙出息當初之所以選擇以賀元山的圈子為突破口,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賀元山的勢力都集中在市區,哪里都能亂,市區不能亂,何況他的勢力大半都依附著圈子,很容易動手。其次,他手下這幫大佬主要生活在成都,家室朋友等等都在成都,顧慮和忌諱比較多,所以比較好動手,成功率也高。
  事實最終告訴他,他的選擇是對的。
  這幫人里,最狠的還是曾誠,犧牲掉自己叔叔換取自己的前途,最明智的是譚峰,最先支持趙出息,因為他想更進一步,最無奈的是雷哥等人,后知后覺,以后的地位顯然會被削弱,可不支持趙出息,很有可能連命都沒了,別說位置。
  劉嵩那邊,趙出息已經不用關心,巴中達州在手,劉嵩的勢力便等于已經徹底崩潰,他那幫尸位素餐的手下,用不用還得另說。郭青松這邊,趙出息還不打算接觸,等黃土掌控的差不多的時候,自己再走最后一步。
  安全渡過危險期后,趙出息的日子總算可以平靜一段時間,川大這邊開始正式上課,宋青瓷已經安排他周一繼續上課,期間裴卿朱逸影以及葉玄都給他打過電話問他什么時候來上課,趙出息笑著說忙完這段時間,確實這段時間他很忙。
  周日下午,胡姨約趙出息在川府廣場對面的凱賓斯基酒店露天咖啡廳喝下午茶,趙出息知道胡姨肯定是聽到風聲了,想要問問自己到底發生什么事。至于齊思,葉馨今天過生日,齊思大清早就被葉馨拉出去陪她逛街,倒是約了趙出息一起吃晚飯,然后晚上一起出去玩,趙出息對于這種活動,本來沒什么興趣參加,不過齊思要去,他便只能陪著去。
  凱賓斯基酒店露天咖啡廳,穿著皮夾克的趙出息精神抖擻,最近幾天成都的天氣真心不錯,氣溫開始回升,看來今年將是個暖春。這個地方算是胡雨嘉經常來的地方,中午休息或者跟別人談事情,不想走的太遠,就會來這里待會。
  此刻胡雨嘉坐在趙出息對面,精煉的短發一直讓趙出息覺得胡姨氣場太強大,趙出息目不轉睛的盯著胡雨嘉幾秒后,終于忍不住笑出聲,吃著這里獨有蛋糕的胡雨嘉不解道“你個孩子,傻笑什么?”
  “姨,你信面相么?”趙出息隨口說道,開始今天的交談,也算是有斷時間沒見胡姨了,對于這個把自己當半個兒子的女人,趙出息知道該如何感恩。
  胡雨嘉對于這些東西知道點,但從來沒深究,她也沒時間去關心這些東西,隨口道“倒是聽過,怎么說?”
  “我以前在老家,也就是祁連山鳳凰村的時候,老和尚天天給我嘀咕這些東西,后來出來后,遇到奶奶,奶奶也說過這些東西,我平時自己也有心留意身邊的人,不得不說,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的。人的面相,講究三庭均勻,上庭額頭到眉毛處管年少,中庭眉毛到人中處管中年運勢,下庭人中到下巴管晚年運勢,這是總體的。其次下來是細分,鼻子耳朵眼睛是最重要的三處,下來眉毛顴骨牙齒嘴唇下巴痣等等再論。比如說,求名在眉,求貴在眼,求富在鼻,求權在顴,求福在耳,求全在聲等等。”趙出息侃侃而談,他對這些倒是知道些皮毛,不是太細,最近倒是和周易師叔聊過點,經過周易師叔的點撥才深層次的了解,不禁對周易師叔那位師父充滿期待。
  “這么復雜?那你幫姨看看”胡雨嘉也是閑來無事,便開玩笑道,既然老太太和那位趙出息嘴里玄而又玄的老和尚都這么說,胡雨嘉自然要試試。
  趙出息盯著胡雨嘉開始解釋道“姨的面相算是比較好的,耳朵雖說不大,可圓潤有肉耳垂厚,鼻子山根高挺鼻頭碩大,說明能聚財,哈哈,這個有點馬后炮了,眉毛和眼睛都中規中矩,就是顴骨隨老爺子有點大,這點對女人不太好,最明顯的一點,姨奸門這塊有塊痣,離過婚,算是應驗了。姨,我都是實話實說,你別怪我”
  說到最后時,趙出息已經有些小心翼翼,不過面相學上確實對奸門很重要,奸門塌陷有痣有疤痕等等,對婚姻感情都是敗筆。
  “我能怪你什么,這些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我們就是隨口聊聊天而已,我還能罵你不成?”胡雨嘉沒好氣的說道。
  趙出息猶豫片刻,鼓起勇氣問道“姨,能說說你和他為什么離婚么?”
  “說太多事情,不如一句話總結,還是不適合”這么多年過去,胡雨嘉早就看破一切,平時不愿意提起,只是沒必要提起,趙出息想知道,她說出來就是。
  趙出息繼續問道“姨,那他現在在哪?”
  “全國全世界亂跑,隨心所欲,畫畫攝影旅行,過的悠哉悠哉的,我們兩不像外界傳的那么什么老死不相往來的,其實就像是老朋友似的,年輕人覺得戀愛分手以后,做朋友是不可能的,可你看大多數結過婚離婚的,倒真成了朋友”胡雨嘉風輕云淡的說道,滿是灑脫和豁然,雖然在離婚這件事情上,女兒朱逸影這么些年一直放不下,也一直責怪自己,可這些東西,她自己沒經歷,說再多也是無用的。
  這是胡雨嘉第一次在趙出息面前聊起自己前夫的事情,兩人離婚這么多年了,不管是他也好,不管是她也好,也都看淡一切,過去的就過去吧,可能是緣分不夠……
  趙出息搖了搖頭回道“雖然姨說的這些話我現在還不能體會,但總比老死不相往來要好太多”
  “不說這些,差點忘記今天找你來的目的”胡雨嘉隨口笑道,顯然不想繼續糾結這個話題。
  趙出息笑著轉移話題道“姨想問什么就問吧”
  “沒想到你這段日子鬧的動靜不小,要不是我聽人說,還真不知道你干了件這么大的事情,出息,這是不是有點過火了”胡雨嘉有些埋怨的說道,她還是偶然聽別人說的,關于川渝圈子最近的動靜,簡姨指定的這位接班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拿下圈內跟他一直不對路的三位大佬,一舉徹底掌控簡姨的圈子,讓眾人大跌眼鏡。
  繼紅爺之后,川渝圈子又多了位年輕的大袍哥,那就是趙爺……
  趙出息知道胡姨肯定是知道關于川渝動蕩的事情了,撓頭笑道“姨,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如果我不做,這個圈子就會一直亂下去,我再想做別的事,幾乎沒什么可能性”
  “那我現在是不是得喊你一聲趙爺?”胡雨嘉故意埋汰趙出息道。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姨,別人笑話我,你也笑話我”
  “那幾個人死了?”胡雨嘉直言不諱的問道。
  趙出息一臉嚴肅的點頭道“死了”
  胡雨嘉擔憂道“出息,你要知道,這段時間四川的風聲不對勁,低調點不是壞事,別槍打出頭鳥,殺人可不是小事,何況是幾條人命,最重要的是,這幾個人可都不是普通人”
  “姨,我有分寸,知道該怎么做”趙出息安慰道,知道胡雨嘉這時擔心自己。
  胡雨嘉還是不放心道“不會牽扯到你?”
  “不會,我接手這個圈子沒多久,身上還算干干凈凈,就算是深究下去,也都不會算在我的頭上”趙出息寬心道,他這到算是實話。
  胡雨嘉聽到這話,才略顯放心道“那就好,你知道,不管是簡影還是我們胡家,都有很多潛藏的對手,難免有人會拿你開槍,你不像當年的簡影,自成一派,要不是后來那件事,真沒人敢動她,所以說,你還很年輕,根基還不穩,路還長著,怎么走,你得掂量清楚“
  “姨,你放心,我會低調穩重點”趙出息早就打算這段時間低調。
  過會,胡雨嘉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你的意思,你現在已經徹底控制這個圈子了?”
  “說徹底控制,有點托大,可已經差不多,畢竟才解決掉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這三個大麻煩”趙出息實話實說道。
  “西蜀集團這邊呢?”胡雨嘉繼續問道,她對趙出息的建議便是,逐步往西蜀集團這邊退,全力發展西蜀集團,西蜀集團越大而不倒,他也就活的越滋潤。
  趙出息底氣十足道“我說了算”
  胡雨嘉不禁欣慰,自己沒有看錯趙出息,這孩子能力不錯,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和簡影有了交集,也不知道簡姨怎么敢冒這么大的風險把整個圈子交給趙出息,真不怕趙出息被那幫元老吃的連骨頭都不剩,還好,趙出息過了這一關。
  “聽徐林說,西蜀集團又要有動靜了?”胡雨嘉前兩天在一次宴會上見到徐林,聽徐林說起。
  “老徐想加快多元化進程,尋求國企和政府層面更深層次的合作,所以打算去趟北京”趙出息在胡雨嘉面前,沒有藏著捏著。
  胡雨嘉思索幾秒后問道“回頭問問老徐,有沒有興趣介入國企股權改革這方面,如果有興趣,我可以牽線搭橋”
  “我回頭問問”趙出息對此不怎么了解,只能回頭問老徐。
  胡雨嘉想問的都問的差不多,可最后還想問個問題,于是道“出息,我想問你,你做這些事,簡影同意么?要知道,她雖然在獄中,可外面這些事,不可能不知道”
  這個問題倒是讓趙出息心里突然一顫,有些事情,他是詢問過簡姨,有些事情,比如西蜀集團這邊,他是隨著老徐等人的方向來,根本沒問過簡姨。
  想了想,趙出息最終回道“我想,簡姨應該是同意的”
  胡雨嘉聽到趙出息很沒底氣的話,心里不禁留下一個問號,趙出息所做的這一切,最終會不會徒做他人嫁衣?
  難說……
  (這個九月終于特么的結束了,這是我最近幾年過的最狼狽的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