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6 眼界與世面1


  第四十二章出事
  蜀都集團西安分公司的司機自然不止耿師傅一個人,蘇西洛之所以讓耿師傅來教趙出息學車,只是因為趙出息和耿師傅相對來說比較熟悉,不至于那么生疏以至于要先打好關系,耿師傅開車的技術毋庸置疑,跟他的性格為人一樣,心平氣和四平八穩,趙出息坐過幾次后感覺是不急不緩,或許正因為如此穩重,才被蘇西洛選中當自己的司機。
  教趙出息開車,耿師傅肯定不敢開那輛奧迪A8L,撞壞不是他兩能賠得起的,借了一輛掛著駕校牌子的普通比亞迪F3,就算是報廢都不夠高配奧迪A8L的零頭,趙出息上車有些不好意思道“耿叔,搶你飯碗這……”
  趙出息本沒這個意思,這都是蘇西洛的安排,畢竟這個月出來后,耿師傅將不會再給蘇西洛當司機,趙出息今天最擔心的便是和耿師傅一見面怎么說這個事,生怕有些尷尬,還好耿師傅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不然蘇西洛也不會讓他開車,有時候為人比技術要重要,耿師傅揮揮手笑罵道“你小子還知道搶了我飯碗,說說怎么賠罪?”
  趙出息聽見耿師傅的語氣,便知道心里并沒什么疙瘩,嬉笑道“今天忙完請耿叔喝兩杯”
  吳建國將過年的工資在開工當天便已經給趙出息他們發了,趙出息整個過年都沒花超過五百塊錢,加上這三千工資,現在身上能有五千出頭,他打算等這個月后山水情和蘇西洛的工資都發了,再全部打給李青衣,給李青衣個驚喜,借此才敢給李青衣打電話。
  耿師傅冷哼道“還好你小子懂事,你和我不一樣,我跟著蘇總永遠都只是個司機,你跟著蘇總會有更好的前途,我老耿是明白人,何況蘇總讓我去給何副總繼續開車,工資還漲了五百,因禍得福”
  “那就好,那就好”趙出息嬉皮笑臉道。
  又扯了幾句,耿師傅便開始蘇西洛交給他的任務,一個月之內讓趙出息不僅要學會開車拿到駕照,還得技術精湛。讓趙出息有些意外的是,耿師傅也是部隊出身,不過他不像于叔是正兒八經王牌師偵察營出身,他只是蘭州軍區后勤部門,一個在青海西寧附近,專門訓練司機的培訓基地,整個蘭州軍區的司機都是由他們訓練出來,用耿師傅自己的話說,他們就是半吊子偽軍。
  耿師傅先拉著趙出息直奔在長安縣附近的一家駕校,這個駕校是他戰友辦的,半個小時辦好手續,耿師傅便開著比亞迪F3帶著趙出息直奔三環,繞著三環走,開始給趙出息講最基礎的東西,畢竟趙出息從來沒碰過車,在他們祁連山那破山溝里,三輪車都比較少,耿師傅講的風趣幽默,這都是當年在西寧部隊落下的毛病,一堆葷笑話和比喻,趙出息倒聽的仔細認真,有些不懂的地方會徑直打斷耿師傅再次詢問,時間只有一個月時間,每天所有時間都用來練車,用耿師傅的話來說,如果趙出息不是傻子,他肯定學會。
  “車這玩意就跟女人一樣,你得弄明白才能徹底征服他們,什么時候該用幾檔多大油門得掌握分寸,出息,說白了,這世間所有東西都是有跡可循,很多新手怕上車,一抓方向盤,分不清油門和剎車是什么,我曾經就見過公交三公司一二.逼新手司機,聽說是第一次開公交車,紅綠燈時走了神,把油門當剎車狠踩一腳,結果便是八車連撞,里面還有兩奔馳一路虎”耿師傅笑著說著一些段子,隨后道“開車跟做人一樣,不管什么時候都得沉著冷靜,犯錯不要緊,犯錯了不能慌,想辦法改回來,一旦慌張,很容易出事,這是關鍵。所以我給你兩個建議,第一便是必須搞懂車,整個車上哪個鍵哪個東西是干什么的,不知道你就問。第二便是鍛煉好心性,冷靜再冷靜“
  “耿叔,我記住了”趙出息沉聲說道,耿師傅說的話很中聽,打消了趙出息心中一些不安。
  耿師傅開著比亞迪F3,從南三環長安南路上三環,不急不緩用了整整一個半小時饒了西安城一圈,這是趙出息第一次如此直接觀察欣賞這座城市,比自己預料之中要大的多,不管是城北城西城東城南,到處都是工地,一片欣欣向榮。
  耿師傅今天沒想給趙出息教太多東西,只是讓他先熟悉車上的環境,最基礎的知識以及個人心理問題,從明天開始才是猛料。從南三環原路出來后,耿師傅把趙出息帶到三爻村一家水盆羊肉館,弄了兩個小菜,兩人并沒喝酒,畢竟耿師傅一會還要繼續開車,邊吃邊聊,耿師傅笑著問道“出息,今天我說的能記得住?”
  “差不多都能記住”趙出息誠心回道,他的記憶里可是從小就被老和尚開發出來的,算不上過目不忘,可大多數看過的書都能記住。
  耿師傅點頭笑道“今天就不讓你碰車了,明天開始你自己實踐,我坐旁邊,你的任務就是在拿到駕照前把這輛比亞迪玩報廢”
  趙出息聽見耿師傅這話,差點沒一口羊肉噴出來,比亞迪F3再爛也得好幾萬,不過瞅見耿師傅那眼神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只得悻悻的點頭算是默認……
  晚上,耿師傅將趙出息直接送到山水情上班,專車待遇可是趙出息第一次享受到,走進山水情大門后,趙出息下意識的看向前臺,當發現不是伊伊的時候微微一愣,這才想起伊伊以后不再來山水情上班了,終于回歸自己的正常生活,趙出息搖搖頭,一個陜師大的高材生,和這里保持適當的距離還是應該的。
  接下來幾天時間里,趙出息白天十點開始練車,一直練到晚上七點,最后耿師傅直接送他去山水情上班,除過吃喝拉撒,剩下的時間都在車上解決,趙出息有股蠻勁,雖說以前從來沒碰過車,可任何東西都是循循漸進有跡可循,只要摸懂套路,熟能生巧。一開始趙出息多少有些不適應,比如掌控不住轉彎時方向盤的角度,以及換擋時不夠流暢,踩剎車和油門的力度,鬧出不少笑話和危險,比亞迪還真被他撞了數次,還好耿師傅選的地方空地足夠大,完全能夠應付這些突發情況,何況他一直坐在旁邊。
  五天下來,趙出息每天的進步很明顯,至少現在在這片空地上隨意開車不會再出現什么意外,耿師傅一直不夸他,只是告訴他做的還不夠,更是笑罵道要是當年他在西寧的時候,底下那幫過來培訓的兵要是犯一點錯,早就被他罵的狗血噴頭。
  白天練車晚上上班抽空看書,趙出息的生活再次充實起來,唯一讓趙出息有些擔心的是,老太太的身子愈發的虛弱,二胖抽空去附近的大藥店抓了些重要,都是老太太自己開的方子,趙出息這幾天每天早上都會陪老太太晨練,然后把老太太送回和平里小區,這才回工地睡覺。
  相比于趙出息的生活,山水情這段時間倒是挺平靜,十六號依舊如此刻意和趙出息保持距離,趙出息知道她是為自己著想,畢竟兩個人走的過于近會有很多閑話,讓他不好在山水情工作,十六號每次看趙出息的眼神似乎想要讓趙出息明白她苦衷。
  這天趙出息八點上班,來回巡視兩遍后便一直在五樓大廳和丁哥扯淡,黃毛湊在旁邊,十一點剛過,老何把丁哥叫去安排一些事,趙出息也打算離開去二樓吃點東西,這個時候一個看起來快四十歲的男人出現,趙出息認識他,他是九號的老相好,每次來必點九號,微微有些禿頭,猥瑣的小眼睛藏在一副金絲框眼鏡后面,看起來總是有一種賊眉鼠眼的感覺。說實話,趙出息對這樣的人很厭惡,但是有時候又覺得他們可憐,依靠著藥物的麻醉來獲取肉體的快感,卻又在一步步的丟失著自己的靈魂。
  趙出息示意黃毛上去迎接,生意上門,黃毛立刻陪著笑臉迎了上去,男子看著趙出息笑著點頭。
  “哥,你來了,有空房,我直接帶你進去”黃毛點頭哈腰對著男人說道。
  “恩,麻煩了”男人也微微點頭,跟在黃毛后面往走廊深處走出,趙出息站在原地,知道黃毛帶著男人轉過走廊消失,這才打算離開
  黃毛一邊領著男人,一邊就在對講機里面說:“安排一下九號,準備上鐘。”
  每次男人來必點九號,黃毛都不需要多問,多少還是知道男人的那點小癖好。
  “等等,黃經理.”男人拍了拍黃毛的肩膀打斷了黃毛的話。
  “怎么了?”黃毛一臉疑惑道
  “今天不要找九號,三十八號在么?”男人小聲的問了句。
  “三十八號??那哥你先進去吧,我去給你看看。”黃毛很奇怪男人為什么會突然要點三十八號,不過并沒有深究,可能厭倦了九號那種非主流小女生,不過男人的背景讓黃毛覺得有些擔憂,黃毛一邊安排他進屋,一邊盤算著一定要叮囑一下三十八號小心。
  找三十八號上鐘自然不能給丁哥說,不然三十八號肯定埋怨他,所以黃毛決定自己去休息室領她來翻牌。
  黃毛一進休息室,九號和三十八號都在,九號把手插在羽絨服兜里倒在沙發上,閉著眼睛仰著頭,鼻子里面出著大氣,她一個小時前剛從一個熟客的房間里面出來,應該又是嗨過了頭,這樣的生活,簡直就是在作死。
  “三十八號準備上鐘”黃毛瞅了眼三十八號,三十八號看著黃毛笑了下,露出了一副感激的表情,從上次她給趙出息打了招呼以后,她的鐘都是黃毛在帶,丁哥可能真的是做過手腳,黃毛帶她去的客人幾乎都對她非常滿意,三十八號的生活重新恢復正常。
  三十八號跟著黃毛往門口走,黃毛一轉身,又看到了沙發角落里的九號那要死不活的樣子,我侃的說了句:“九號,你老相好看來要拋棄你了,你快醒醒吧,老何看你這德行肯定要收拾你的。”
  九號聽了黃毛的話睜開眼睛白了黃毛一眼,很快又閉上,然后拉起衣服后面的帽子把頭罩了起來,繼續倒在那里不再動彈了。
  領著三十八號出了休息室,黃毛悄悄對她說道:“那人是九號的老相好,你自己注意點兒,要有分寸,我只能勸你,有事就叫我們。”
  “謝謝”三十八號輕笑感激道。
  送三十八號進房間后,黃毛便回到大廳,半個多小時后,趙出息酒足飯飽再次上來,笑罵道“那禿頭男人今天還點九號?”
  黃毛笑罵道“九號被拋棄了,他喜歡上三十八號了,按照趙哥你的意思,我沒給丁哥打招呼”
  趙出息有些意外,心里莫名的緊繃,不自覺的皺起眉頭,卻不知道為何?客人陸陸續續的來了又走,趙出息一直沒敢離開,又過半個小時,九號的老相好便徑直出來。
  黃毛笑罵道“玩藥的有錢人傷不起,九十分鐘的流程還剩一小半就不玩了。不過這樣也好,還可以給等待區的其他客人節約時間”
  看到男人快步走過來,黃毛連忙迎了上去,趙出息只感覺男人的眼神有些緊張,心里愈發的擔憂。
  “哥,玩的怎么樣?”黃毛依舊笑得燦爛。
  “恩……恩……”男人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一直用手里的紙巾擦著鼻涕,每次都是這樣,黃毛都已經習慣了。
  “那您稍微坐一下,我喊三十八號來交手牌”會所里面小姐服務完了以后,都會上交客人的手牌,然后再由經理送下去買單。。
  “不用了,我拿過來了”說罷,男人掏出手牌遞到黃毛手上到“單子給我簽字”
  男人一邊說,一邊往前走去,他是會員,不用付現金,趙出息突然覺得男人有些奇怪,照例說在這里消費完了以后應該是神清氣爽,精神百倍,但是趙出息總覺得他慌慌張張的,好像一秒鐘都不愿意多待,再看到三十八號并沒有按照規定從走廊出來回休息區,趙出息頓時感覺出事了。
  “哥,不及,等下”趙出息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冷笑道“三十八號呢?”
  “她……她在屋里收拾東西”男人戰戰兢兢的說道。
  “那讓她出來送送您”趙出息拉著男人的手往回走了幾步,轉身對著黃毛道“黃毛,去看三十八號怎么回事”
  黃毛也感覺到有問題,立刻快步跑向包廂……
  “沒事沒事,不用”男人心中有鬼,黃毛剛一動,趙出息便發覺男人有些異樣,男人突然一把推開趙出息,轉身便往出跑,趙出息反應迅速,大吼道“攔住他”
  旁邊的經理們被趙出息吼的不知所措,兩個五樓保安立刻沖了過來一把將男人按在地上,山水情基本沒有人鬧事,他們早就覺得手腳發癢了,毫不客氣的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反正出事有老板抗著,所以他們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發泄的機會,趙出息又狠狠的補了腳道“你特么跑啊”
  這兩腳就讓男人不好受,規規矩矩的躺在地上不再掙扎,嘴里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
  “拉起來”趙出息意識到這里還是大廳,其他客人看到不太好,急忙招呼保安把男人從這里拖走。丁哥聽到對講機的嘈雜,也很快從其他地方趕到五樓大廳。
  看著趙出息一幫人大動干戈的樣子,意識到出了狀況,急忙問道:“怎么了回事”
  “可能出事,這個貨從里面出來就想跑,我還不知道具體情況”趙出息皺眉道。
  “哪個在上他的鐘?”
  “三十八號”趙出息下意識說道,說完便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你說什么?”丁哥猛的瞪大眼睛,仿佛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猛的一轉身就往走廊那邊跑去。
  趙出息緊隨其后跟在后面,兩人剛進包廂,眼前的場景頓時讓趙出息驚出一身冷汗,屋子里曖昧的紅燈下,三十八號赤裸著身子斜歪歪的倒在床邊,屋子里面的茶幾上,還零零散散的散開著一些白色的小粉末,洗澡室里面的水嘩啦啦的流著,黃毛已經被這場面嚇住。
  “三十八號”定哥兩步沖到三十八號的身邊,一把抱起了她的頭,用手按住他的人中,趙出息從床上扯下了床單裹在三十八號身上,轉身對黃毛大吼道“特么的打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