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58 新的起點新的征程

第四百六十八章習慣和在乎
  趙出息記得,當初還沒能控制這個圈子時,芙蓉便告訴他,如果以后平定川北,就把川北交給孔林負責,趙出息清楚孔林的能力和實力,川北交給他也放心,何況現在自己手下確實沒有這種帥才,只是他不清楚的是,芙蓉的這個建議,是她自己隨口而說,還是簡姨的意思?
  趙出息后來仔細想過,覺得是簡姨意思的可能性比較大點……
  整個川北和達州相比,自然不是一個級別,將川北交給孔林,等于孔林正式成為趙出息時代的一方諸侯,就像簡姨時代的賀元山吳和平郭青松劉嵩杜西南陳濤這些大佬一樣,只是不同的是,他是屬于趙出息時代的大佬,地位將不可同日而語。
  孔林怎能不意外,他從來沒有支持過趙出息,更沒幫過趙出息,也曾經一度不信任趙出息,頂多是最后關頭選擇觀望沒有倒戈趙出息,可現在趙出息徹底控制圈子以后,卻將整個川北交給他負責,孔林對于這個決定怎能不震驚?
  “出息,這個安排,是不是有些太倉促了?”孔林有些求穩的說道,更似乎有意避讓,不想接這個班。
  回過神后,孔林如此說,旁邊的宋天河開始有些疑惑自己的定位,芙蓉陳安逸都已經知道這個安排,不管孔林愿不愿意,川北都得他接班。
  趙出息淺笑道“能者多勞,我知道孔哥在猶豫什么,拋去那些瑣事,孔哥的能力如何,這個圈子誰都知道,當年簡姨都親自夸獎過孔哥,達州是川南川北所有地方最穩定的城市,這功勞,顯然是孔哥的,所以,孔哥負責川北,我放心,我想簡姨也肯定放心,難道說,孔哥不愿意為這個圈子多做點貢獻,只想偏居一隅?”
  趙出息這話,已經讓孔林在無法拒絕,正如他所想的,自己在這次洗牌中沒有做任何事情,最終卻分的蛋糕,他怕不能服眾,其實他的擔心是多余的,他不動,便已經是對趙出息最大的支持,何況到最后時刻,顯然他是站在趙出息這邊的。
  “我想知道,這是誰的意思,你的意思,還是簡姨的意思?”孔林猶豫片刻,還是問道。
  趙出息直言不諱道“我的意思”
  孔林這次不再猶豫,徑直點頭道“我答應你”
  趙出息聽到最終答案,呵呵大笑起來,顯然,他已經拿下孔林,而孔林也絕不會成為下一個賀元山郭青松之流。
  回頭瞅見宋天河,趙出息知道他在顧慮什么,隨即道“宋哥,回頭你做好和孔哥的交接,至于阮老頭那邊,我們該提防還得提防,畢竟真不是一家人,等巴中的事情穩妥后,你就去川南,這是我當初答應你的,自然不會食言”
  “謝謝主子”獨處一城,自然要比現在在巴中好太多,這樣的結局,宋天河自然滿意。
  不知不覺,趙出息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便一直忙到下午六點多,想到還要去接媳婦回家,趙出息便把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給芙蓉陳安逸處理,其實這個時候并沒什么大事,誰都不會蠢到今天就動手,自然有個緩沖時間。
  去接齊思回牧馬山前,趙出息自然得先去見見宋青瓷,畢竟這個姐姐昨晚才成為自己女人,現在身體還不舒服,自己要是不多關心照顧,那也太畜牲了。
  在出發前,趙出息已經讓薛姨做好晚飯,用保溫盒裝起來,有湯有菜,都比較補身子。
  到保利中心后,趙出息獨自提著保溫箱上去,周易自然在樓下等著他,今天離開保利中心的時候,宋青瓷塞給趙出息一把她公寓的鑰匙,什么意思,已經不言而喻,反正兩人現在已經挑明一切,不用再遮遮掩掩。
  趙出息并沒有給宋青瓷提前打電話,宋青瓷整天也都沒打擾趙出息,她知道趙出息今天事情肯定特別多,自己就算再想他,也都得忍著。
  所以趙出息開門進去的時候,看見這傻女人躺在沙發上蓋著毯子看電視,已經有些昏昏欲睡,宋青瓷迷迷糊糊轉過頭瞅見是趙出息,慵懶的說道“你怎么來了?”
  除過她,只有趙出息有鑰匙,宋青瓷不會笨到以為家里進小偷,要知道保利中心的安保不是一般的嚴格,沒有小偷傻到來這里偷東西,因為旁邊就是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
  “過來給你送晚飯,你肯定餓了”趙出息柔聲說道。
  只是,這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話,卻讓宋青瓷眼圈微紅,這么些年,她已經習慣一個人的堅強,習慣一個人生活,習慣一個人照顧自己,習慣一個人處理一切,好像習慣了一個人做任何事。
  可趙出息這句話,徹底擊碎她的一切,她知道自己不是習慣一個人,而是沒有遇到讓自己放棄習慣的男人,這次她遇到了,所以她不后悔這一切。
  或許是因為今天情況特殊,宋青瓷才會如此憂傷,身體不適,困意來襲,患得患失,此刻她內心很柔弱,所以也很容易感動。
  趙出息并沒注意到宋青瓷的異樣,只是將保溫箱打開,將裝滿飯菜的保溫盒一樣樣的擺在桌子上,有七八樣,又從廚房拿來碗筷。
  這個時候趙出息才發現宋青瓷沒有動靜,疑惑道“怎么了?”
  宋青瓷挪動身體道“抱會我”
  趙出息也不啰嗦,放下手里東西,緩緩坐在宋青瓷旁邊,緊緊的抱著宋青瓷,撫摸著她的頭發以及后背,感受著她的心跳,舒緩著她的情緒。
  宋青瓷不說話,只是閉著眼睛抱緊趙出息,好像只要趙出息在她身邊,這個世界就沒有什么事情是過不去的。
  不知過了多久,宋青瓷這才松開趙出息,恢復狀態笑道“你吃過沒?”
  趙出息搖搖頭,他本就打算和宋青瓷一起吃晚飯,宋青瓷坐直身子笑道“那我們吃飯吧”
  于是兩人并肩而坐,吃著最平凡也是最平淡確是對宋青瓷來說最幸福的晚飯,沒有多余的話,安安靜靜。
  吃過晚飯,身體已經恢復差不多的宋青瓷起身開始收拾東西,趙出息該離開了,不然一會齊思打來電話,宋青瓷聽到難免會有些不舒服,于是道“今天不能陪你,我該走了”
  宋青瓷知道趙出息要去接齊思,并不生氣,笑道“你去吧,我收拾收拾”
  趙出息走到宋青瓷旁邊,抱著宋青瓷的肩膀,在她額頭輕輕一吻,笑了笑,然后轉身下樓。趙出息走后,宋青瓷愣在原地好一會,回過神后,暖暖一笑,繼續洗碗。
  等到趙出息到蜀都花園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八點,趙出息在路上買了束鮮花以及齊思最喜歡吃的蛋糕,急匆匆的上樓,開門的是潘玉英,潘玉英見到趙出息后便連忙詢問道“你們倆沒吵架吧?”
  趙出息知道潘玉英肯定誤會了,笑著說道“阿姨,我們沒吵架,可能是這兩天太忙了,沒關心她,齊思人呢?”
  潘玉英這才徹底放心道“沒吵架就好,她也是太在乎你了,現在在房間待著,你去哄哄就行了”
  趙出息點點頭,進來后發現沒見齊建國,便問道“叔叔不在家啊”
  潘玉英把趙出息的謝放好回道“你叔叔今天有點事,可能晚點回來”
  趙出息再沒問什么,拿著鮮花和小蛋糕緩緩走到齊思閨房門口,輕敲三下后,里面正窩床上聽歌的齊思柔聲道“進來”
  趙出息這才推門而入,嬉皮笑臉道“給你帶了你喜歡的蛋糕”
  補了半天覺,然后吃過晚飯便窩在臥室里的齊思瞥眼趙出息,隨即繼續低頭聽自己的歌,似乎沒打算搭理趙出息,趙出息知道自己昨晚沒報平安,確實惹自家媳婦生氣了,悻悻的進房間,將鮮花和蛋糕放在梳妝臺上,然后死皮賴臉的磨到床邊,回話道“還在生氣?”
  “沒有”齊思頭也沒抬的回道,想想以前的齊思,那是多么的驕傲自信,從來不會在任何男人面前露出這種小女人樣子,生氣撒嬌。自從遇到趙出息以后,特別是跟趙出息確定關系后,齊思的很多習慣態度等等都在發生變化。
  難怪有人說,每個人一生中肯定會遇到一個人,他打破你的原則,改變你的習慣,成為你的例外。
  趙出息只好解釋道“昨天晚上實在太忙”
  齊思略帶委屈道“我知道你忙,但你似乎忘記臨走前我給你說過的話,我不打擾你,只是希望你忙完以后給我說聲平安,你知道么,只有這樣我才能睡著”
  趙出息這才明白,原來齊思在意的是這個,仔細想想,是啊,自己現在走的是條充滿危險的路,最重要的是齊思已經知道這條路的艱難和危險,想想當初牧華路上的生死瞬間,肯定在齊思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齊思怎能不擔心,想到這,趙出息有些感動,更加有些內疚。
  難怪很少生氣的齊思,這次真的生氣了。
  說到最后,齊思已經委屈的紅了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生這么大的氣,如果解釋,那也只能說是,太在乎了。
  趙出息扳過齊思的肩膀,將齊思摟在懷里,認真道“媳婦,我知道錯了”
  齊思不說話,趙出息想到蔣開山這貨交給自己的方法,如果女朋友生氣,更不聽解釋,那你就狠狠的吻她,一個吻所有的一切都會結束。
  于是,趙出息果斷執行,毫不猶豫的低頭吻住齊思,齊思顯然有些抵觸,可趙出息怎么可能給她抗拒的機會,果不其然,沒過一會,齊思便已經癱軟到趙出息懷里,直到兩人呼吸喘不過氣,這個吻才算結束。
  趙出息松開齊思,不懷好意的笑道“現在還生氣么?”
  齊思哪還有半點氣,沒好氣的瞪眼趙出息。
  趙出息懶腰將齊思抱起來道“那現在,我們回家……”
  (遇到一個人,她會改變你的一切,可要是錯過她呢,是不是這個世界就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