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456 天亮天已變二

不管譚鴻儒怎么去想,趙出息都是他必須要面對的對手,如果他再輕視趙出息,結果很有可能就像當年那幫人輕視他一樣,后果便是連命都可能沒有。不過譚鴻儒能用短短幾年時間走到今天這位置,不是僥幸,而是靠著真正的實力和手腕,所以接下來趙出息和譚鴻儒的交手將變的十分精彩。
  龍泉驛,唐家背山靠水的風水豪宅里,唐家兩位主事人在唐家忠義堂召開緊急會議,不過并沒有多少人,唐家老大帶著兩位心腹,唐家老二也帶著兩位心腹,其中便包括趙出息打入敵人內部的棋子杜西南。
  唐家風水豪宅占地不小,有數棟,唐云龍這棟整體全部是中式裝修,忠義堂設在唐云龍的別墅樓下大廳,古色古香,屏風紫檀,黃花梨木椅木桌,中間有塊龍飛鳳舞的牌匾,上面書寫忠義堂三個大字,是唐云龍向國內一位書法大家求的字,下面是個巨型的關二爺雕像,整個忠義堂氣氛很是嚴肅,但又讓人感覺陰森森的,所以整棟別墅除過唐云龍幾個人男人,女人都不愿意來。
  “都說說吧,這事情怎么辦,沒想到會成這樣,到底是哪塊出錯了?”穿著灰色唐裝的唐云龍看向其余人,頗有些生氣道,本以為這是他們遂寧人最好的機會,卻沒想到功虧一簣,雖然他們沒什么損失,可多少有些遺憾,畢竟錯過這個機會,以后再想有,太難了。
  最近喜歡留胡子的唐云鶴也很惱怒,如果他們的計劃順利,完全可以配合譚鴻儒那邊,分割川北勢力,將簡姨的勢力徹底趕出去,川南也可以以此為契機合作,到時候獲得的利益,絕對是無法想象的,他們將成為遂寧人的驕傲,簡姨將徹底成為過去式,由此可見,唐家兄弟的野心之大。
  “應該不是我們這邊走漏的風聲,估計是賀元山郭青松劉嵩他們自己沒有保密好,或者被手下出賣了,顯然趙出息一直提防著他們,這些自以為是的老東西,早就讓他們做決定,非要再看看,現在好,連命都沒了,只能說活逼該”唐云鶴罵罵咧咧道,他們在廣安耕耘那么長時間,現在看來是沒什么希望了。
  “蔡司,你怎么看?”唐云龍看向自己的第一智囊,詢問道,趙出息這突然的一出戲,算是把他們的計劃徹底打亂,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三個全死了,真是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情。
  蔡司很瘦,還戴著副眼睛,給人感覺像是古代的師爺,特別猥瑣,蔡司聽見老大問話,淺笑道“我在想這三位老狐貍到底死沒死,這么容易的就死了,是不是太蹊蹺了,要是沒死,那就更有意思了”
  蔡司的話剛說完,司徒南便毫不猶豫的插話道“從趙出息橫空出世到現在,我仔細研究過這位年輕人的做事風格,每次都滴水不漏,所以,這三位我想沒有活著的可能性”
  蔡司感覺到司徒南在和自己較勁,有些不屑,我進這忠義堂多久了,你才什么時候進的,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瞧瞧你那長相,晚上出來都不用扮鬼,何況還是個瘸子。
  “他們死沒死,我不關心,但我說他們沒死,他們就有可能沒死,我問一句,誰見過?趙出息總不可能對著所有人說,我把這三位殺了?”蔡司略帶譏諷的語氣笑道。
  蔡司這話一說,唐云鶴瞬間便明白道“老蔡你的意思是,我們加以利用,對外宣傳這三位沒死?”
  “水至清則無魚么,渾水摸魚才是王道么,我想,紅爺那邊也是這么想的,既然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我們就想想發生以后,怎么給我們爭取更多的利益,如果我們不爭取,就有可能被紅爺搶了先機啊”蔡司不愧是唐云龍的頭號軍師,直擊問題的重點,而不是到底死沒死。
  “蔡司這話有理”唐云龍忍不住夸獎道。
  唐云鶴看眼司徒南,不想被壓住風頭,他現在對司徒南尤為信任,沒想到這長的丑陋的貨色居然玩陰謀詭計比較在行,最重要的丫別看是個瘸子,自己手下居然沒一個是對手,拋去他的長相,唐云鶴覺得自己不重視都不行了,特別是最近幾件事,他都辦的讓他頗為滿意,所以唐云鶴現在真心把他當心腹。
  司徒南瞅見唐云鶴的眼神,知道自己得說點實在的,沉聲道“雖然賀元山郭青松劉嵩死了,不過我們還不能放棄我們先前爭取的廣安,我打聽過,廣安這位和劉嵩的交情絕對是過命的,劉嵩如果死了,他肯定會跟趙出息翻臉,我們只要許諾足夠的利益,外加答應他給劉嵩報仇,不難拉攏到。還有件事,我覺得兩位老大應該考慮考慮”
  “什么事?”唐云龍疑惑道。
  司徒南淺笑道“我想我們不愿意看到趙出息強勢崛起,紅爺應該也不愿意吧,既然局勢這么亂,賀元山他們已經死了,對我們已經沒有用處,兩位老大何不約紅爺見見。趙出息肯定知道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和我們的事,不然也不會強行冒著這么大風險干掉他們,那么接下來,他說不定會把矛頭直指我們,再者半座廣元還是我們的,離我們那么遠,要還是不要,也是個問題”
  坐在蔡司旁邊的唐云龍另外一位心腹張幸一直沉默寡言,笑看蔡司和司徒南爭風頭,這司徒南最近的風頭很盛,也不知道唐云鶴怎么對他突然如此信任,不過這種場面,張幸自然也得表現表現,回道“我覺得,廣元應該果斷放棄,估計我們在那里的回報,遠沒有投入多,最重要的是,離我們太遠,鞭長莫及”
  唐云鶴這邊除過司徒南,另外一位自然是那次跟著司徒南一起處理唐寶那件事的李叔,李叔顯然不贊同這個觀點,回道“放棄,好不容易得來的東西,說放棄就放棄,拱手送給譚鴻儒,別忘記,相比于趙出息這個后生,譚鴻儒更讓我們忌憚,他要是起來了,還不把我們咬死,我們這些年沒少吃他的虧,干不過簡姨就來欺負我們,也就那點本事”
  兩撥人有了分歧,唐云龍覺得廣安倒是好處理,廣元確實現在是個問題,畢竟這是譚鴻儒送給他們的,要不要都是問題。
  “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唐云龍皺眉道,旁邊的唐云鶴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吃不下吐不出,真特么的惡心。
  唐云鶴看向蔡司,玩味道“蔡司,你說說,我們到底要不要廣元?”
  蔡司知道這是個難題,皺眉道“不管如何,我們和紅爺目前還算是盟友,如果不要,這等于打臉紅爺,而且還讓他徹底控制廣元,對我們不太好”
  “那你的意思是要?那里現在可是雞肋,沒有回報,只有投入,我們不過是名存實亡,遲早還是得丟棄”唐云鶴輕哼道,所有計劃被打亂,這種感覺真讓人不爽。
  司徒南這時候笑道“要,必須要,那里可是塊寶地,足以讓我們以此牽制譚鴻儒和趙出息,現在半座廣元在我們手里,我們想給誰就給誰,如果以后,我們和紅爺走得近,那就給留著,如果我們和趙出息走的近,那就還給趙出息,送個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我們呢,不過是花點錢維持住就行,沒什么損失”
  “我們和趙出息還有談和的可能?”蔡司好笑道。
  司徒南不屑的回道“一切都是未知,沒有什么是絕對的”
  司徒南的話,確實讓唐云鶴和唐云龍眼前一亮,他們只想到那里的不好處,卻沒想到好處,退一步來說,半個廣安換半個廣元如何?
  川渝兩位大佬開始應對這次變故,同時思考接下來針對趙出息的策略,而城南這家訓練基地里,趙出息等人卻在思考著如何能完完全全掌控住這個圈子,目前不過只是打消以賀元山劉嵩郭青松形成的勢力山頭,想要徹底抹去他們的印記,短時間是不可能的。
  保安基地里,劉嵩郭青松手下幾位不服趙出息的大佬都已經被控制在這,他們的手下倒是全部妥協,所以目前這兩個小圈子還沒有亂,只是黃土等人在等趙出息怎么處理這幫人。
  趙出息到不著急,到保安基地后,便和芙蓉一直在外面散步,只是兩人的臉色頗為沉重,看來談的話題比較嚴肅。
  “你要想好了,這次的決定,可關系到接下來這個圈子的走向以及勢力割據”芙蓉善意的提醒道,不過也知道,這是趙出息深思熟慮后作出的安排。
  趙出息沉聲道“我已經想好了,川北按照姐你的意思,全部交給孔林負責,巴中讓宋天河和孔林交接好,再交給阮老頭,先讓他負責著,等時機成熟,慢慢把阮老頭的勢力剔除掉,我想孔林有這個能力,至于宋天河,按照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