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455 天亮天已變一

第463章力不從心
  回市區的路上,趙出息先給齊思打電話報平安,趙出息看到齊思最后一次發短信都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估計自家媳婦昨晚擔心自己都沒怎么休息。果不其然,電話接通以后,趙出息能聽出齊思的語氣顯的很是疲憊,愈發的內疚,想著如何補償補償。
  齊思多少有些埋怨趙出息關機,本就知道趙出息昨晚可能有危險,趙出息讓她別擔心,可齊思怎么能不擔心,所以下班以后便一直心不在焉,特別是夜晚降臨以后,更加魂不守舍。齊建國夫妻見到女兒的異樣,詢問怎么回事,是不是生病了,可齊思只是笑著說沒事,然后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齊建國夫妻更覺得不對,最后潘玉英敲門走進臥室,問是不是和趙出息吵架了,齊思這才知道父母亂想,連忙解釋一番后,齊建國夫妻這才放心。
  齊思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點過后,最終忍不住便給趙出息打電話,可誰知道趙出息的電話居然關機,這下齊思徹底坐不住了,連忙下樓去找任曼,她知道今天除過任曼,還有個女孩一起保護她,可見事情的不簡單。趙出息叮囑過任曼,讓齊思下班以后就乖乖待在家里哪也最好別去,所以任曼不可能讓齊思亂跑,好不容易一番解釋后,這才打消齊思的顧慮。
  后來,齊思也沒什么心思睡覺,便待在車里和任曼以及另外一個女孩聊天,一直聊到凌晨一點多,在父母不停的催促下才回家,睡覺的時候已經是兩點多,又忍不住給趙出息發短信,整晚更是醒來數次,以為趙出息會回短信回電話,卻發現什么都沒有。
  今天上班,齊思整個人無精打采沒什么精神,工作又處處犯錯,心思全部都在趙出息身上,當接到趙出息電話的時候,齊思委屈的紅了眼睛。
  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到什么程度,才會如此樣子?
  在趙出息的建議下,齊思打完電話便請假回家補覺,趙出息答應晚上過來接她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
  奔馳g65上,宋青瓷坐在趙出息的旁邊,由于周易在前面,所以并沒有什么曖昧的動作,宋青瓷自然還不適應在外人面前和趙出息表現的太親密,畢竟她還得顧慮太多東西。至于趙出息和齊思打電話的所有過程,宋青瓷都已經聽到,趙出息掛掉電話后,宋青瓷略帶酸味的說道“看得出來,齊思很愛你”
  趙出息很是淡定的說道“我也很愛她”
  宋青瓷知道自己有些著急了,識趣不再說話,所以這一路上,兩人一直保持沉默。
  回到市區,趙出息先把宋青瓷送回保利中心,便去城南那個訓練基地跟芙蓉黃土等人匯合,接下來的時間里,有他要忙的。
  與此同時趙出息所在這個圈子里發生的變故,已經在短時間里被川渝這個大圈子的諸位大佬們知曉,最先感覺到危機的自然是譚鴻儒,譚鴻儒本以為趙出息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他們圈子這幾個大麻煩,如果自己不停給他找麻煩,他估計需要更長的時間才可以,何況唐家兄弟也不是善茬,肯定不愿意看著趙出息掌控簡姨的圈子。
  可誰曾想到,趙出息居然劍走偏鋒,在最不可能的時間里,做了最忌諱的事情,這下徹底打亂一切。
  德陽上水山莊里,由于五爺生病住院,譚鴻儒這幾天便一直待在德陽,他是早上吃完早餐去醫院的路上得到的消息,隨后想都沒想掉頭直接回上水山莊。
  至于他的幾位心腹,都迅速拋下手上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上水山莊,整個早上,譚鴻儒都坐在泳池旁邊思索這件事情帶來的后果,趙出息徹底掌控簡姨那個圈子,從此再無內憂以后會給川渝帶來什么大的變動,現在誰都說不清楚。
  簡姨那個圈子有多大的能量,譚鴻儒明白,遠不是他們這個圈子能夠相提并論的,本以為簡姨入獄會讓那個圈子土崩瓦解,沒想到這個最開始誰都瞧不上的趙出息卻能頂住壓力,強勢一步步逆襲賀元山郭青松這幫元老派,現在,誰都不敢再輕視趙出息了,應該說,從趙出息在德陽自己的大本營,在這上水山莊里干掉吳和平那天起,他就已經開始重視趙出息。
  可當這件事情發生以后,譚鴻儒還是覺得,自己小瞧這個對手了,給了他太多時間。
  “賀元山郭青松劉嵩,三個在川渝跟著簡姨廝混這么多年的老狐貍,居然被趙出息這么個根本都不知道從哪來的小雜種干翻,真特么丟我們川渝袍哥的臉”被趙出息狠狠打過臉的李文清滿是不屑的說道,真是越老越糊涂,如果是他,他早就將趙出息干翻馬下,怎么可能給趙出息機會。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趙出息既然敢動那三位,顯然是經過周密計劃和部署的,我倒是感興趣,這三位到底勾結的誰?他們沒跟我們接觸,那么說,只能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唐家兄弟”坐在譚鴻儒旁邊那位中年男人低聲說道,他嚴格來說,算不上譚鴻儒的人,應該屬于那幫老頭們的人,不過譚鴻儒知道他能力不錯,所以一直重用,最近在川北的一些列動作,都是出自他手。
  “你是說,唐家兄弟不僅和我們接觸,也一直在和那幾位老家伙接觸?”李文清皺眉問道,要真是如此,那唐家兄弟的野心可不小啊,左右通吃。
  “是不是,再等等就能知道了”中年男人顯然對于自己的推測很自信,沉聲道。
  一直本本分分給譚鴻儒開車,也跟著譚鴻儒學到不少東西的獵鷹低聲道“爺,我看趙出息短時間內不可能輕而易舉拿下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等人的殘余勢力,我們要不要占點便宜,這些人當中肯定有不少瞧不上趙出息的,我們誘惑誘惑,完全可以拉攏過來利用”
  “獵鷹說的對,大趨勢我們無法掌控,可小動作還是可以搞的”李文清跟著附和道。
  一直沒說話的譚鴻儒有些失望,就這點眼光和格局,以后怎么成大事,遲早被人玩的連骨頭都找不到。
  “我想問問你們,以后我們和趙出息的關系,該朝著那個方向發展?”譚鴻儒皺眉問道。
  李文清疑惑道“爺,趙出息對我們威脅那么大,我們難道放任他崛起?自然得想辦法打壓下去,何況我們拿下廣元,早已經和他們不死不休,就算我們想和解,趙出息估計也不會鳥我們,除非我們把廣元吐出去”
  李文清和趙出息那么大的過節,自然眼里容不下趙出息,所以直言不諱的說道。
  中年男人這時候想了想說道“主子,該吃的我們吃,該占的我們占,該打壓的我們還得打壓,走一步論一步,如果有天因為利益可以當朋友,我們也不拒絕,不管如何,我們現在得要承認,趙出息不簡單啊”
  中年男人的話,讓譚鴻儒多少有些滿意,說明自己手下還是有聰明人的,除過李文清獵鷹以及中年男人,這房間里還站著鬼叔以及負責德陽的李東年,其余人由于離的太遠,根本趕不過來。李東年一句話都不說,他自從去年的德陽事件以后,便被譚鴻儒雪藏,權利更是被架空,可見譚鴻儒對他能力的不滿。
  “我看,我們根本和他沒有做朋友的可能性,遲早全面開戰”李文清冷哼道。
  中年男人不以為然道“這年頭已經不是打打殺殺的時代,動靜大點就是和政府過不去,短時間這種三國鼎立的局勢是不可能打破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
  “文清,以后多和老賀學學,你還年輕”譚鴻儒不動聲色的敲打道。
  李文清聽到這話吧,連忙點頭說是,顯然紅爺對他今天的表現不滿意。
  確定好大的方針后,譚鴻儒把整件事情全部交給中年男人,也就是老賀負責,可以動用圈子任何資源,老賀自信滿滿的答應,隨即眾人離開。
  等到眾人離開上水山莊以后,譚鴻儒和鬼叔坐在院子里淺談,譚鴻儒皺眉道“鬼叔,這么大的動靜,我居然之前半點動靜都沒有察覺到,你說,五爺是不是對我的表現不滿意?”
  “這畢竟是別人圈子的事情,何況才剛剛過完年,他應該年前就在準備,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鬼叔算是安慰道。
  “力不從心啊”譚鴻儒感慨道,他明顯感覺到,李叔的事情過后,五爺對他有些不信任了,那幫老家伙們也居然敢對自己指手畫腳,譚鴻儒不信這背后沒有五爺的默許。
  “你不是趙出息,五爺也不是簡姨”鬼叔知道譚鴻儒為何感慨,畢竟他跟著譚鴻儒已經很多年,形影不離,看著譚鴻儒一步步成長起來。
  譚鴻儒不禁冷笑道“逼急我,我有什么事不敢干的?”
  “現在還走不到那一步,你應該找時間和五爺好好聊聊,這個圈子除了你,還有誰能控制住,那幫老家伙看重的只是他們自己的利益,而你不同”鬼叔睜開他那常年四季都咪在一起的眼睛建議道,可他也知道,五爺一天不死,譚鴻儒就不會徹底掌控圈子。
  譚鴻儒搖了搖頭突然說道“如果我當年選擇簡影,現在就不會有趙出息什么事了?”
  鬼叔微愣,顯然有些意外,可還是說道“你不會選擇簡影,因為你和簡影是同一類人,一山怎么能容二虎”
  譚鴻儒默然,還是鬼叔對他了解啊。
  “簡影的眼光真有這么毒辣,還是說,這一次,她又賭贏了?”譚鴻儒不禁好奇,如果簡影當年選擇他,他自認為簡影入獄后,他也有能力控制那個圈子。可簡影隨便選擇的默默無聞的趙出息,居然也能做到,這個趙出息真有這么厲害?
  鬼叔淡淡說道“鴻儒,不要失去分寸”
  譚鴻儒起身,瞇著眼睛道“我不信贏不了你”
  你?
  這個你代表趙出息,還是代表簡姨,看來也只有譚鴻儒自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