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5 丑陋的欲望


  第四十一章解釋清楚
  系著絲巾,穿著束腰風衣的蘇西洛離開時吸引一眾人的眼神,稍顯稚嫩的秦焉雖也漂亮,卻成了配角。趙出息坐在原地繼續喝著猶如鍋灰一般的咖啡,他想不明白有錢人為何要花錢買罪受,這玩意真特娘的難喝。其實這個選擇,趙出息早就想過,不管是溫文儒雅的大老板給自己的機會,還是城府頗深的斌哥給自己的機會,都沒有蘇西洛給的機會干凈,相比之下,他的選擇不言而喻。
  晚上去山水情上班的時候,趙出息準備抽時間找于叔將自己可能一個月后不再來山水情這件事說說,畢竟于叔待自己不薄,能有這份工作,那完全是于叔賞識,不管做人做事,善始善終最好。
  生怕從后門進去再遇見什么狗血劇,趙出息這幾天都是從正門進去,這樣的結果便是每天都要和伊伊照面,他依舊對著伊伊客氣打招呼,嬉皮笑臉的調戲,可伊伊還是那副冷冰冰愛理不理的樣子,熱臉貼冷屁股,趙出息再怎么沒脾氣,也都有點生氣,更何況還不知道兩人之間發生了什么?只是這兩天趙出息瞅見伊伊,伊伊總是皺著眉頭臉色鐵青,似乎有什么心事,尤其是今天,趙出息進去后,伊伊的眼神有些躲躲閃閃,似乎要想說什么卻又猶猶豫豫,趙出息最終還是沒有停下腳步,直接按電梯上樓,一瞬間伊伊的眼神滿是失落。
  山水情這座小廟里,牛.鬼.蛇.神都有,只是趙出息有意避開他們而已,比如總經理老何和于叔之間的明爭暗斗,奈何于叔和幕后大老板的關系很鐵,老何不敢得罪只能在內部拉幫結派,于叔當過兵注定他性格耿直,不會拐彎抹角拉攏人心,所以山水情大多數的頭頭鬧鬧跟老何都走的比較近。
  打完卡簽完到后,趙出息照例來到餐廳訓話,自從上次被他揍過一次后,老六幾個人便識趣很多,外加趙出息一直培養胖子老喬等心腹,對保安隊每個人都客客氣氣,他在保安隊早已站穩腳跟,那些中立派如今大多都支持他,年齡大的喊老趙,年齡小的喊趙哥,就連幾個女保安閑來無事的時候都能跟他開幾句玩笑,忙完該忙的正經工作,趙出息這次直奔于叔的辦公室,于叔每天下午六點準時到,待到晚上兩點左右離開,趙出息總已經了解。
  敲門進去,正喝茶看報閑來無事的于叔微微抬頭問道“出息,有什么事?”
  于叔的工作很悠閑很滋潤,其實說白了就是幫助幕后大老板照看場子,不至于被外來人只手遮天,不然以于叔這身手,什么工作找不到,他每天上班無非就是看書看報看電視,有空了樓上樓下溜達圈,不過自從趙出息來后,他便沒溜達過,很放心。敲門進去,于叔正在看電視劇我是特種兵,似乎在懷念曾經的部隊生涯,多少年過去了,和曾經的那些戰友們聯系甚少,歲月如梭,也不知道他們過的好與壞。
  趙出息平靜坐在于叔的對面,于叔頭也沒轉的說道“出息,大老板說過段時間估計要嚴打,讓下面人都注意點,腦子聰明點,特別是五樓,你每天自己盯著,感覺到危險人物,就別放進去,我已經給老何說過,讓小丁配合著你”
  趙出息自顧自給自己倒杯茶,沉聲道“叔,我記住了,一會便去叮囑他們”
  “過完年,一個個都有些懶散,該罵該訓你放手去做,誰要不愿意,那就讓他早點滾蛋,山水情不要廢物”于叔轉過頭,輕聲說道,性格使然讓他瞧不起好吃等死之輩,所以才瞧不上山水情內部這幫人。
  “叔,我有點事想跟你商量”趙出息端著茶杯,直面于叔道。
  趙出息的眼神如此的堅定,于叔有些意外道“看起來不是什么小事”
  趙出息點點頭,緩緩說道“剛來山水情時我便給叔說過,之前我是在南門那邊工地當苦力”
  “這事你說過,窮人家的孩子吃苦耐勞,掙的錢不比那學大學生少”于叔放下報紙若有所思的說道。
  趙出息點點頭,笑道“叔說的是,不吃苦不勤快點,眼高手低好吃懶做,不管在哪,都是死路一條。”
  “繼續說”于叔輕笑道。
  “剛去工地時,只知道低頭干活,自認為掙多錢干多活,不過生活總不是你想的那么理所當然,工地上也分幫分派,什么四川人河南人寧夏甘肅內蒙人,還有本地人。你只知道干活掙錢不惹事鬧事,不代表別人會讓你平平淡淡,長久下來泥菩薩都會有脾氣,他們倒不是總欺負我。工地上有個傻子,他們總拿傻子當樂子,有次我實在憋不住,就跟他們玩了一場,把這群貨狠狠的揍了頓,后來又帶著工地這幫人跟外面混混干了場,從此算是在工地站穩腳跟有了威望,年前我那工地開發商資金鏈有問題,一時發不出來工資,工人們要鬧事,我幫著平息了工人們的怨氣,得到公司老總賞識,她感覺我不錯,便有意培養,讓我跟著她發展,當她的保鏢兼司機以及私人助理。后來工地放假,這事不了了之,我閑的沒事,便讓朋友幫我找份工作,于是就來了山水情,叔給了我碗飯吃”趙出息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講了遍,于叔待他不錯,生怕于叔誤會。
  于叔揮揮手道“這是你自己的本事,那你的意思?”
  趙出息嘆氣道“昨天工地開工,老總回到西安,今天下午找我談了談,不瞞叔說,我選擇跟他,他讓我這個月先學開車考駕照,之后正式上班,這期間我白天學車,晚上繼續在山水情工作,不過叔要是覺得這樣不妥,我聽叔的決定”
  “白天學車,晚上來山水情,你忙的過來?”于叔沉聲說道,并沒有不高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有更好的發展,自然不會原地踏步,何況跟著一地產公司老總混,比在山水情當保安強百倍,見到的世面更不是一個層次,之前大老板的意思也是想多了解了解趙出息,如果不錯,以后也可以栽培栽培,現在相比,他更愿意讓趙出息去跟那位賞識他的老板混,幕后大老板牽涉的都是些灰色地帶,趙出息一著不慎就有可能出事。
  “時間上來得及,只是累點”趙出息感覺到于叔會讓自己兩邊兼顧。
  于叔思索數秒道“反正也就一個月時間,這樣吧,以后每天你晚上八點上班凌晨兩點下班,反正八點前兩點后沒什么生意,剩下的事情,你讓手下那幫人留點心,出事給我打電話就行”
  “叔……”趙出息略微感動,想說感謝的話卻直接被于叔打斷道“別說什么客氣的話,以后混的好了,請叔多喝兩瓶好酒就行,我也是苦日子走過來的,能看到你這么努力,很欣慰”
  受人滴水之恩,畢將來日涌泉相報,這便是趙出息,別人對他一絲好,他會十倍報答,別人敢對他下絆子使心計,他必將百倍報復。至于于叔,無非就是做個順水人情,短短一個月時間不會誤事,何況趙出息每天晚上會在店里,再者他很欣賞趙出息這種厚重沉穩的年輕人。
  從樓上下來,趙出息照例從上而下巡視一遍山水情,在五樓和丁哥黃毛扯了會,將于叔安排的事情交代,碰見罕見出現的老何,點頭客氣打招呼。等到樓下大堂時,一整晚心神不定的伊伊終于拉住趙出息,徑直來到山水情旁邊的馬路邊上,趙出息本就覺得今晚的伊伊有些奇怪,現在更是一頭霧水,很是奇怪的問道“伊伊,你怎么了?”
  “這么長時間,你難道沒什么要給我說么?”伊伊滿臉委屈的說道,眼神楚楚動人,讓趙出息有些不知所措。
  趙出息疑惑道“這也是我一直想問你的,年前你對我便不理不睬,我問你為什么,你從來沒給我說”
  路上的行人用異樣的眼神盯著兩個人看,伊伊小聲啜泣道“難道我比不上小姐?那天下午我看見你們一起從外面回來”
  趙出息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怪伊伊如此生氣,一直和她冷戰,感情這個丫頭是在吃他的醋,以為自己和十六號有一腿。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就說本和伊伊的關系進展的不錯,不可能突然如此冰冷,好笑道“這就是你一直不理我的原因?”
  伊伊紅著眼睛點頭,在遇見趙出息之前,她一直對于自己的感情生活很保守,在學校里就算是有男生追,也都保持一貫拒絕的態度,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趙出息呵呵輕笑搖頭道“你為什么一直不說,直到今天才說?十六號年前要回家,想去買些東西,整個山水情她沒有一個朋友,唯獨能和我熟點,便讓我陪她去”
  “你不用給我解釋”伊伊擦著眼淚,執拗的轉過頭道。
  趙出息現在有點理解沒出山前李青衣關于女人的一些言論,她說在這個世界上你特別要提防的是兩種人,一種小人一種女人,特別是女人,她們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得小心處之。比如此刻的伊伊,又想讓自己說這件事,說完又說不用給她解釋,果真奇怪。
  “我沒跟你解釋,只是說個事實而已,伊伊,我知道你看不起她們”趙出息點燃一根煙,低聲說道。
  伊伊沉默,要不是山水情的工資高不辛苦,不然她才不會來這種被人誤會的地方。良久伊伊突然抬頭盯著趙出息若說道“明天開始,我就不來山水情上班了”
  “為什么?”趙出息有些驚愕道,難道因為自己?
  伊伊若有所思,似乎有所隱瞞道“明天學校開學,晚上要住校,我沒有時間”
  “哦,怪不得,我還以為你因為我才不來”趙出息這才想起伊伊還是陜師大的學生,正兒八經的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和自己是天壤之別。
  或許是趙出息已經說過原因,伊伊不再啜泣,鄙視道“你以為你是我的誰?”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那我們還是朋友?”
  伊伊沒有正面回答,算是默認。
  第二天早上六點,時隔一個月后,趙出息再次和伊伊一起下班回家,或許是因為伊伊不再來山水情上班,趙出息第一次送伊伊回家,公交車上兩人坐在最后面一排,伊伊插著耳機聽歌,一人一個耳機,至于什么歌,趙出息不知道,只是覺得好聽,一路上兩人沉默不語,直到下車。
  伊伊輕聲說道“有空我帶你去我們學校逛,給你介紹漂亮的學姐學妹”
  趙出息摘掉耳機,眼神溫柔道“一言為定”
  目送伊伊走進巷子里,趙出息這才重新坐上公交回南門,一覺睡到中午十二點半,直到耿師傅打來電話接他去學車,從今天開始,趙出息開始一段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