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49 青城賞月行一

第四百五十九章我送你最后一程
  郭青松劉嵩罵賀元山老糊涂,賀元山可以不在乎,沒辦法,誰讓郭青松和劉嵩已經是強弩之末,臨死前想要再拼一把,把他也拉著一起陪葬,賀元山不傻,當知道今天這是場鴻門宴的時候,便已經意識到結局會慘烈,可他并沒當回事,因為昨天他已經和趙出息達成協議,自己主動退出和郭青松劉嵩的結盟,轉而支持趙出息,以獲取自己地位的穩定,好讓趙出息成為這個圈子真正的主子。
  所以,他才沒有動手,選擇淡定旁觀,如果沒有昨天的事,他自然知道兔死狐悲唇亡齒寒的道理,肯定毫不猶豫的動手。
  可是現在,當趙出息說自己越老越糊涂的時候,賀元山鎮定自若的表情不禁愣住,難道趙出息這是要連自己一起收拾的意思?
  “出息,有時候要適可而止,你已經做的有些過分了,怎么,你連我也要殺?”賀元山盯著趙出息一字一句的問道,他不信趙出息真敢動他。
  趙出息翹著二郎腿呵呵笑道“賀老,我還沒那么大的本事,你是元老,就算我想要動你,至少也得有理由和借口,不然會授人口舌,以后圈子里的兄弟們怎么看我”
  這出息這話說的比較模棱兩可,既沒有說動手,也沒有說不動手,賀元山低聲道“你知道就好”
  趙出息嘆息搖頭道“可有些事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知道,想請賀老幫我參考參考”
  說完,趙出息看向徐林,徐林從隨行的公文包里掏出幾張A4紙遞給趙出息,趙出息隨即將A4紙交給芙蓉,芙蓉緩緩走到賀元山的面前,將A4紙遞給賀元山,光是這幾頁紙,他們可花了上百萬的大價錢才拿到的。
  “賀老可記得這個手機號碼?我想這個號碼除過賀老用過,應該再沒人用過,我們費盡關系通過不正當,應該說違法的手段查過杜西南杜叔臨死前兩天的通話記錄,發現這個陌生號碼給杜叔打過數次電話,然后找內部人員拿到通話內容,沒想到會如此的精彩,賀元山三個字就在上面,我想讓賀老給我解釋解釋,杜叔的死,和你有什么關系?”趙出息擲地有聲的問道,為拿到手里這東西,芙蓉可沒少費心思。
  賀元山隨手翻了翻手里的A4紙,隨即將紙仍在桌子上,沒錯,上面的記錄確實是他和杜西南的通話記錄,沒想到趙出息會抽絲剝繭找到這里,可是現在這又有什么用,趙出息如果真想置自己于死地,隨便什么理由都可以,賀元山不禁冷笑道“我承認,當初我想阻止你入主西蜀集團,這是人之常情,你一個突然殺出來的程咬金成為我的主子,我自然不放心不甘心,何況我也想控制西蜀集團,這么做,有錯么,就憑這個,你就咬定杜西南的死和我有關系,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趙出息,看來你是真要動我了?你個小人,枉我相信你”
  “你相信他,哈哈哈哈,賀元山,你個蠢貨,我沒想到你特么會這么蠢,活該啊,報應啊,你也逃不掉啊”奄奄一息的劉嵩哈哈大笑道。
  賀元山臉色陰晴不定,終年獵鷹卻沒想到最終被鷹弄瞎眼睛,自己真的就這么相信趙出息了,現在看來一切已經為時已晚,如果剛剛自己選擇動手,說不定現在他們能活著離開,現在看來沒機會了。
  趙出息不禁好笑,沒想到這個時候,賀元山還有空跟他聊誰是小人誰是君子這種高尚的話題,看來人都是怕死的,特別是越老越怕死,趙出息輕笑道“我從來沒說過自己是君子,我本就是個小人,可在你們面前,我這些手段算不上什么,你們做過什么,你們心里清楚。賀老,劉叔,你們知道我什么不計代價的要除掉你們么,不管這次損失有多大,我都不后悔”
  趙出息這話,等于徹底點名,他要除掉賀元山。
  賀元山聽到這話,徹底絕望,曾叔已經做好拼死保護賀元山的準備。
  “趙出息,你可記得我昨天說過的話,我現在再退一步,如果我選擇放棄一切,拿錢養老呢?這樣你該得到的得到了,我也老了,可以頤養千年了,怎么樣?”賀元山已經徹底放下臉皮,幾乎是求饒的說道。
  趙出息有些動心,如果答應,自己可以少很多麻煩和不必要的事,可真要這么做么?顯然不可能,有些事情,就要心狠手辣,一不做二不休,決不能給自己留下隱患。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答應,可你們偏偏做出簡姨最痛恨的事情,那就是背叛這個圈子,以圈子利益為交換條件和唐家兄弟合作,以獲取她們的支持,這樣做,你們想過后果么?你們可記得,簡姨說過,背叛圈子者,殺”趙出息徑直起身,最后的那個殺字幾乎是磨出來的。
  把這件事說出來以后,不管是賀元山也好,還是劉嵩也好,終于明白,趙出息為何不計代價要除掉他們,因為再不除掉,就有可能動不了了。
  嘭……
  一切塵埃落定,賀元山知道必死無疑,可他和劉嵩郭青松一樣,不想死,是啊,誰想死呢?所以,明知會死,他也選擇拼了,就算是死,也得拉幾個墊背的。
  曾叔明白他的意思,當趙出息說完的時候,曾叔突然毫無征兆凌空一腳踢在桌邊上,整張桌子被踢翻砸向砸向趙出息,桌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灑向趙出息他們這邊,而曾叔趁亂已經沖向趙出息,他想要趙出息的命。
  趙出息連忙往后退了幾步,芙蓉上前一腳直接將桌面踢開,而一直等著曾叔出手的周易終于動手了,沒等趙出息知會,便毫不猶豫的迎上曾叔。
  芙蓉踢開桌子以后,直接奔向賀元山,本來想要沖向趙出息的曾叔在碰上周易以后,幾乎是徹底爆發,再沒有任何隱藏。兩大高手觸碰,不亞于火星撞地球,曾叔的實力幾乎是和芙蓉差不多的層面,絕對的高手中的高手。
  賀元山呢,狡猾的賀元山就在剛剛曾叔踢飛桌子的同時,已經從三樓跳下,他在來之前便留意過獨棟別墅的構造,完全是無心之舉,注意到三樓落地窗下是二樓的陽臺,沒想到現在會用上,所以他直接跳下二樓陽臺,這對身手不錯的他來說,絕不是什么難度,從二樓陽臺跳下后,也并沒有直接跳下一樓,而是選擇反方向穿過二樓大廳,向著獨棟別墅的背后,也就是青城山深山的方向而去。
  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在三樓走廊露臺,剩下的則都在樓下,二樓根本沒有兩個人,可見姜還是老的辣,不像郭青松直接一躍而下,這就算是跳下去,也肯定被抓住。
  趙出息也注意到老狐貍要跑,在芙蓉已經追過去的同時大喊道“追”
  要是讓賀元山跑了,同樣也是個大麻煩。
  徐林和陳濤同時順著樓梯追下去,他們也不想看到賀元山逃走。
  趙出息渾然不動,盯著已經和曾叔打在一起的周易,沒想到的是,今天的曾叔居然如此霸道,上來便直接壓制住周易,周易不禁有些意外,果然人的潛力是無限的,曾叔為了給賀元山爭取機會和時間,也是拼掉這老命了。
  十幾招過后,周易根本沒有占到什么便宜,肩膀更是被曾叔一拳狠狠擊中,隱約有些作痛,連續往后退了數步。
  “出山這么久,還從來沒有人讓我如此酣暢淋漓,老曾的身手不錯,有詠春的味道,還有形意拳,腿法也不錯,再來”周易面帶笑意,根本沒有退縮道。
  老曾沉聲道“殺了你,再殺趙出息”
  “那得先過我這關”周易冷哼道,說完再次沖了上去。
  兩人的招數眼花繚亂,各種天馬行空的動作讓趙出息大跌眼鏡,這才知道什么叫高手,現在看來上次蔚藍卡地亞的交手更像是彼此試探,而這次才是真刀真槍的過招。周易凌空踢出數腳,這每一腳讓趙出息都覺得能直接踢斷人的骨頭,可老曾居然不慌不忙的應付,能躲過的躲,躲不過的便用胳膊徑直擋下,等到周易后續力量跟不上的時候,直接纏住周易的腿,大有發力扔出去的意思,可周易就像是橡皮泥一樣,居然黏在老曾的身上,雙腿緊緊貼住老曾的腰部,借力發力在倒地的時候直接用腿部的力量將老曾扔出去,老曾重重摔在墻上,彈在地上,可根本沒當回事,再次起來,重新沖向周易。
  這一局,周易勝。
  周易臉上的笑容更盛,靜候著老曾的到來,當老曾一拳打進周易腹部的時候,周易的肚子居然讓人不敢相信的縮了進去,整個人的身子也成了弓形,可是下一秒,拉著老曾肩膀的周易便恢復如初,結果便是,老曾直接被彈了出去,整個胳膊直接被震麻,失去知覺,感覺一只胳膊被廢掉。
  “陳氏太極”老曾大驚失色道,大多數人練太極練的是花架子,可周易那是師從真正的高人,會是花架子?太極不傷人則已,要傷人,絕對會很慘,綿性的力量比剛性更讓人忌憚。
  周易做出太極起勢,笑意盎然道“再來”
  單臂失去知覺的老曾再面對周易,顯然已經失去優勢,他的便是拳法,只剩一條胳膊又怎么可能占優,所以接下來的局面對他來說是越來越不利。
  就這樣,周易再吃了老曾兩次臨死反撲的虧以后,愣是在廢掉老曾另外一條胳膊,現在的老曾還有戰斗力,整個人根本已經對周易造不成威脅。
  可是,老曾還是不放棄,這是他僅存的尊嚴,就算死,也得戰死,不能茍延殘喘被侮辱,所以還是沖了上來。
  趙出息有些看不下去,在周易控制住老曾以后,悄然來到老曾的面前,生死刀直接捅進老曾的心臟位置。
  不知是麻木還是冷血,面無表情道“曾叔,我送你最后一程”
  周易有些意外,也有些惋惜,或許這就是命吧,老曾選擇這條路的時候,結局就已經定了。
  當周易松開老曾以后,老曾徑直倒在地上,這一切就這么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