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48 一切看明天

放棄所有,拿錢乖乖養老。
  這樣的話,對于在這個圈子浸染多年的郭青松和劉嵩來說,那完全是糊弄鬼的,想想以前,他們不也用過這樣的話忽悠過別人么。結果呢,結果還不是照樣把人干掉,因為他們清楚,不把危險徹底扼殺掉,很有可能有一天別人卷土重來,到時候死的就有可能是自己。所以他們根本不信趙出息的話,他們寧愿相信明天天上會出現兩個太陽,也絕不可能相信趙出息會放過他們,再者,他們要是失去這些賴以生存的背.景和權力,那他們還是他們么,那些曾經得罪過的人,還不把他們往死里整。
  所以,妥協,絕無可能。
  既然不能妥協,那就只有爭取搏一搏,不搏是死,搏就有可能生還,這樣到時候是趙出息不仁在先,他們也就可以不義在后。
  劉嵩的實力不弱,可面對趙出息多少還是不夠格,但加上兩個心狠手辣的保鏢,趙出息的處境就有些危險,三人幾乎是同時攻向趙出息,擒賊先擒王,想要在第一時間拿下趙出息,只要拿下趙出息,他們就可以平平安安離開酒店,出了酒店再想殺他們,那就難于登天了。
  徐林悄然離開座位往后退了幾步,他沒有這幫虎人的身手,所以只能退避三舍,生怕傷及自己,不是說怕死,只是怕給趙出息他們添加不必要的麻煩。陳濤跟著起身,但卻招呼著自己的司機兼保鏢沖上去,他沒什么身手,只能自保,不能傷人。
  當劉嵩沖上來的時候,趙出息已經早有準備,面露兇色,不退反進,生死刀不知何時早已溜在手中,玩刀,趙出息可是手把手跟老和尚學的,招招要人命的。有刀的趙出息和沒刀的趙出息那可是兩樣,所以未等劉嵩近身,趙出息的生死刀早已經高高揚起,直接滑向劉嵩的胸口,如果劉嵩躲閃不及,這一刀很有可能劃破他的胸口。
  劉嵩沒想到趙出息早有準備,大驚失色,不禁往后退縮兩步,而緊跟著他的兩位保鏢已經殺到趙出息面前,這兩位都是實戰驚人的高手,絲毫不忌諱趙出息手里的刀,一人襲擊趙出息的上身,一人襲擊趙出息的下身,趙出息無奈只能一腳將椅子踢飛,然后趁亂攻向其中一位,靠著自己身體的柔韌性以及華麗的身手,直接一刀劃破其中一位的胳膊。
  趙出息如此拼命,陳安逸和芙蓉也沒閑著,郭青松和他的保鏢想要合圍趙出息的時候,芙蓉輕踩桌面,直接一躍而起,凌空殺了過去,那場面頗像古裝戲里吊威亞才能達到的效果,她的目標很直接,那就是郭青松,只是她想要碰到郭青松自然得有些難度,郭青松的兩個保鏢也都不簡單,要知道郭青松每年花大價錢養著這兩位呢,其中一位是泰拳高手,一位還拿過散打冠軍,都是真正能打的主,絕不是花架子。
  可是,別忘了我們彪悍的芙蓉姐姐,那是號稱川渝幾大虎人的存在,會怕這兩位,等到接觸以后就知道,芙蓉姐姐的實力不是吹噓出來的,完全是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的存在,只是幾招之內,便直接將那位泰拳高手撞飛出去,重重摔在墻上,郭青松不禁有些凌亂。還好這位泰拳高手,不是什么繡花枕頭,二話不說,起身繼續殺向芙蓉。
  另一邊,陳安逸的加入終于讓趙出息有那么絲喘息的機會,瞬間便扭轉趙出息吃虧的局勢,趙出息單對單的話,絲毫不忌諱他們,有生死刀,趙出息自認為能拿下黃土這個級別的高手,只是趙出息差點忘記躲在一旁尋找機會的劉嵩,劉嵩趁亂一腳踢中趙出息的后背,讓趙出息踉踉蹌蹌往前倒下,要不是手上的刀比較快,順勢一刀給自己留出空間,不然有可能被劉嵩的保鏢擊中。
  整個房間已經大亂起來,所有人打成一團,可唯一坐懷不亂的確是賀元山這老狐貍,按道理,賀元山可是郭青松和劉嵩的盟友啊,如果這兩位死了,他的結局不會好到那里去,所以按照大多數人想法,這個時候賀元山肯定要出手,最重要的是,賀元山的天字號心腹曾叔,那可是絕對讓趙出息這邊頭疼的主,何況賀元山自己本人就是打出來的虎人,實力絕對在劉嵩的身手之上。
  可偏偏賀元山就是不動,不知何時已經把凳子往后挪了兩米遠,靠著露臺的門,曾叔全神貫注的盯著場上的局勢,如果有人想對賀元山動手,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掉。
  劉嵩和郭青松也本以為賀元山會動手,一旦動手,他們的勝率很高啊,至少從人手上來說,他們絕對占優,可偏偏賀元山沒動,郭青松瞅見賀元山居然八風不動的坐在那里看戲,勃然大怒道“賀元山,你特么的動手啊”
  賀元山依舊不動,眼神復雜,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曾叔其實已經時刻準備著,只要賀元山開口,他就會沖上去。
  劉嵩看到賀元山還沒動,似乎明白,他們可能被賀元山出賣了,大喊道“我們被老狐貍出賣了,我草你媽賀元山”
  還沒等他喊完,趙出息已經借著陳安逸的強勢,轉而沖向劉嵩,劉嵩只好趕緊應付,可是由于分心,趙出息的生死刀直接劃破他的臉,劉嵩的臉瞬間鮮血橫流,大吼一聲,拿起凳子便砸向趙出息。
  郭青松盡量躲避芙蓉的襲擊,再次喊道“賀元山,你個老糊涂,你真以為趙出息會饒了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顯然,郭青松還在爭取賀元山出手。
  賀元山嘴角微微抽蓄,內心似乎在猶豫,盯著趙出息看了又看,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賀元山不動,曾叔便不動,曾叔不動,剛剛以為曾叔要動手的周易便也不動,他的目標是曾叔,只要曾叔不動,他就不動,曾叔一旦動手,他就得直接面對曾叔,決不能讓著老東西威脅趙出息他們。
  相比于三樓餐廳如此混亂,露臺以及外面卻安靜異常,難道他們看不到里面已經打起來么,他們怎么看不到,只是他們早已被控制主,因為趙出息的人今天全部帶著真家伙,當里面亂起來以后,趙出息的人已經直接掏出槍,槍一掏,勝負便已經結束,所有人直接被控制,誰敢動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大們疲于應付。
  可見芙蓉為今天這場大戲,早有準備,雖然冒險了,可直接能將事態控制住。
  有陳安逸和芙蓉加入戰局,沒用多久,趙出息這邊便已經徹底占據上風,劉嵩被趙出息接連傷中要害,大腿和胸口又是連中兩刀,頗有些慘烈。
  陳安逸一人單挑劉嵩兩個保鏢,他們想要幫劉嵩已經沒有機會,都受到重傷,而陳安逸只是不輕不重的被擊中,至于芙蓉這邊,完全就是碾壓,郭青松的兩個保鏢倒下站起倒下站起,不得不說這兩個保鏢絕對夠義氣,居然絲毫沒妥協,拼死保護郭青松,可見郭青松平時沒少花錢養著他們。
  加上陳濤司機的攪局,一切看起來就要塵埃落定了,郭青松知道大勢已去,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要被趙出息干掉,郭青松心如死灰,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輸給趙出息,還有的就是輕易相信了賀元山,被賀元山徹底出賣了。
  已經重傷的劉嵩知道再不拼一把,誰也逃不掉,他是沒有機會了,可他得給郭青松尋找機會,不管他們兩誰能活著出去,都有機會報仇。
  劉嵩冒著被趙出息一刀刺中背部的風險,用盡全身力氣直接端起椅子砸向透明玻璃落地窗,嘭的一聲,一扇透明玻璃落地窗直接被砸碎,玻璃渣四裂,寒風瞬間灌進房間里,要知道這玻璃的抗壓能力很強,卻愣是被砸碎,可見劉嵩用了多大的力氣。
  砸完以后,劉嵩用僅剩的力氣喊道“哥,跑啊”
  說完以后,直接抱住趙出息的腿,攔著趙出息。
  這里可是三樓啊,跳下去要是不注意,肯定摔成重傷,可要是不跳,那絕對是死,沒有半點機會。
  可郭青松想都沒想,直接毫不猶豫的沖上前跳了下去,緊跟著劉嵩的兩個保鏢一個糾纏著陳安逸,另一個也拼死往下跳,郭青松的保鏢也跳下去了一個,另一個徹底被廢掉,已經昏倒在地。
  趙出息罵罵咧咧道“草泥馬,這都敢跳”
  也是,把人逼到一定程度,明知道留下是死,就算眼前是十層高樓,說不定都敢跳下去。可是跳下去真的能活著么?
  下面十幾號人都在等著,他們跳下去肯定被摔成重傷,哪有那么簡單,一幫人蜂擁而上,根本不會給他們機會。
  陳安逸并沒有放心,直接轉身順著樓道沖了下去,他得保證郭青松被抓到,決不能讓他跑掉。
  至于留下來的劉嵩,身上中了多刀,已經奄奄一息,被趙出息一腳踢飛,剛剛還和諧的場面,現在如此的慘烈,不禁讓人唏噓感慨不已。
  郭青松,劉嵩,這個圈子曾經的元老,走到今天這步,是命,還是不作不死,已經沒有重要性,一朝天子一朝臣高,趙出息掌控這個圈子,遲早會換掉他們,這是必然的,只是這樣的結果有些悲慘,如果他們能早早識趣的支持趙出息,或許還能有個善終,可是他們終究不是那種愿意服輸低頭的人。
  露臺上,郭青松和劉嵩的人已經放棄抵抗,乖乖的蹲在角落里,賀元山的兩三個手下也有些不知所措,今晚發生的這些事情已經讓他們大腦當機,到現在都還沒回過神。
  但他們知道的是,趙出息這個以前名義上的主子,現在要清洗這個圈子了,不屬于他的人,都有可能被踢出去。
  樓下什么情況,趙出息并不關心,他不信那么多人,抓不住三個身手重傷,還從三樓跳下去的人,這就像是甕中捉鱉手到擒來一樣。
  趙出息現在要面對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賀元山。
  擦掉嘴角的血漬,趙出息端過一張椅子,緩緩坐下,芙蓉和周易站在兩旁,徐林和心里有些震撼的陳濤站在后面,陳濤想到,如果當初自己沒支持趙出息,是不是現在和郭青松劉嵩的結局一樣?
  “出息,該做的我已經做到了,這就是我的誠意”賀元山瞇著眼睛,看向趙出息沉聲道。
  趙出息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有些讓人不懂,等到笑夠了,趙出息這才冷笑道“賀老啊賀老,難怪郭青松會說,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