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447 求和妥協

女人永遠都是男人的戰利品,這點毋庸置疑。
  趙出息已經想明白一些事情,既然自己無法忍受別的男人占有宋青瓷,那又何必糾結下去,怎么去維護兩人之間的關系,他有分寸,想來宋青瓷也足夠聰明。
  當趙出息換好衣服走出獨棟小院時,宋青瓷的眼神這才收回來,對她來說,與其和平庸的男人結婚,還不如一輩子單身,她喜歡的男人必須要向簡姨那樣,可以頂天立地,因為簡姨是她一直的偶像。
  從宋青瓷住的這棟獨院到今晚賞月那棟獨院總共只有一百米的距離,這路上趙出息細心觀察過,明哨暗哨大約有十多個人,至于酒店的工作人員則大多已經被遷離后區。
  趙出息知道,這是一場鴻門宴,古往今來這種局面不少見,趙出息以前聽老和尚講故事的時候弄不明白,那些帝王為什么要這么做,等到自己僥幸站在這個位置的時候,才明白這種無奈和忌憚。
  三樓圓桌餐廳里,眾人依舊在等著趙出息,有些人已經不耐煩,有些人卻鎮定自若,不過暗地里,卻都在悄悄打量著彼此的神色,任何圈子,都充斥著勾心斗角,本分老實的人終歸是不適合這樣的節奏,所以永遠都很難上位,要么有城府,要么有心機,要么有手腕,要么有背.景,要么有身手,終歸得要占一樣。
  就當劉嵩準備再次質問芙蓉的時候,趙出息終于上樓,面帶笑意,緩緩走進餐廳,不動聲色的打量著眾人,笑的很是玩味的道“剛剛有些急事要處理,讓諸位等久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眾人這才轉身看向一身白襯衫的趙出息,劉嵩郭青松瞅見趙出息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已經恨的有些牙癢癢,賀元山則稍顯淡定,至于為什么,他心里清楚。
  陳濤不以為然道“你是主子,我們等你是應該,何況要不是急事,你也不會著急著處理,畢竟這個圈子,需要你操心很多事”
  “陳濤,我發現你越來越會說話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還有這項本事”劉嵩陰陽怪氣的諷刺道,什么本事,自然是拍馬屁的本事,想當初簡姨在的時候,圈內大佬聚會,什么時候還輪到陳濤主導局勢了?他永遠都只是默默的聽著,偶爾才會插那么兩三句。
  陳濤嘴角帶著絲不屑,心里冷笑,不知道等會你還能不能這么囂張,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底氣,只是嘴上還是回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我總不能一件一件告訴你”
  賀元山微微皺眉道“這么好的日子,就別斗嘴了,難得大家聚在一起”
  趙出息瞅眼房間里,今天可都帶著保鏢,賀元山只帶?只帶著曾叔,這是實力的象征,郭青松和劉嵩則每人帶著兩位保鏢,趙出息先前聽黃土說過,都是身手不差的猛人,除此之外,三樓的露臺還有他們的手下,外面樓下以及走廊都有,人雖然不多,可多少會有些麻煩,看來這幫老狐貍都已經開始提防自己了,也是,如果是他,他也會這么做,不管什么時候,小心點還是為好,畢竟自己的命比別人的命重要。
  周易給趙出息拉開椅子,趙出息緩緩坐下,他的左邊是芙蓉,右邊是徐林,芙蓉的邊上是陳濤,徐林的邊上是陳安逸,至于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則坐在他的對面。
  這位置順序,顯然是按照如今各自的地位排列出來的。
  趙出息坐下以后,這才樂呵道“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那就上酒上菜”
  門口由芙蓉挑選負責青城溫泉度假酒店的男人隨即拍手,今晚的大幕這才算是正式拉開……
  沒過多久,菜上桌,酒上桌,音樂聲徐徐響起,旁邊空出的地方,則被安排成節目助興,幾位身穿民族服飾的美女正在翩翩起舞,可見這個三樓空間有多大。
  “本來過年的時候,我們就該聚聚,只是我知道大家那段時間肯定忙,我也忙,所以就沒打擾大家,大家都是這個圈子的元老功臣,我呢不管怎么說,都是個晚輩,學習的地方還很多,這不借著正月十五這個好日子,這才把大家聚在一起,今晚我們吃飯喝酒,能不醉不歸最好”趙出息端起酒杯,算是祝詞。
  賀元山低聲道“你是主子,只要你愿意,這樣的機會,以后還多著”
  賀元山這句話,讓郭青松和劉嵩不禁側目,感覺今晚這老狐貍有些不對勁,之前他肯定不會說這話,什么意思,在向趙出息示弱?
  眾人起身,碰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等到坐下以后,郭青松這才開口道“記得以前簡姨在的時候,我們經常聚在一起,每次都喝的酩酊大醉,自從簡姨進入以后,好像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陳濤瞇著眼睛反駁道“以前簡姨在的時候這機會是很多,可簡姨不在,這機會不代表沒有,只是某些人自以為是,放不下該放下的而已”
  “陳濤,你這話什么意思?”郭青松冷哼道。
  陳濤毫不退讓道“我這話什么意思,我想你應該明白,有些時候得要看破放的下,不是說么,人生大多數的煩惱只是,放不下、想不開、看不透”
  郭青松反笑道“那如果是你,你放得下么?放不下是因為為這個圈子著想,簡姨做出多大的犧牲才保全我們這個圈子,誰都不想看到這個圈子衰落下去,你知道我們越來越弱代表著什么么,代表著下面那幫兄弟可能會因為我們喪命”
  “說的倒好聽,按照你的意思,我們必須聽簡姨的,那簡姨選擇出息接班,你們為什么不支持”陳濤今天擺明還是當黑臉,他就是要咬的郭青松等人失去分寸。
  劉嵩呵呵笑道“陳濤,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要是不支持趙出息,我們今天會坐在這個位置么?”
  “你敢不坐么?”陳濤不禁好笑道,這話**裸的打臉。
  賀元山沒想到只是一會,氣氛又變的如此劍拔弩張,趙出息居然不制止,難道這是要撕破臉皮的節奏么?
  賀元山再次當起和事老道“說好的賞月喝酒,怎么又說這些事”
  趙出息這時候才開口道“聽說今天還安排了煙花表演,我們先看煙花,看完煙花,我也有些事想說說,也算是重新規劃下這個圈子的路,到時候聽聽大家的意見”
  “有什么話,現在就說,不用藏著捏著”劉嵩盯著趙出息,不懷好意道,他從來都沒把趙出息當主子,所以根本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
  趙出息不怒反笑道“我都說了,煙花表演結束再說”
  郭青松看向劉嵩,示意那就等等,他不信趙出息還能弄出什么幺蛾子不成……
  “放煙花”趙出息沉聲道。
  于是那位男人便通知青城溫泉度假酒店門口的工作人員可以放煙花了,坐在這里全酒店是最好的觀賞地點,幾分鐘后,隨著幾聲聲響,天空開始變的五顏六色,諾大的煙花在空中綻放,美輪美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煙花吸引住,而這個煙花,卻正好是今晚動手的信號,也就是在這一刻,所有行動悄然開始。
  美度國際俱樂部,都江堰,金堂縣,簡陽,市區等等多個地方悄然開始準備行動,這時獨棟別墅手機信號隨即被屏蔽掉。
  青城溫泉度假酒店后區,所有非圈內成員都已經被遣散離開,但這里還沒有動手,因為要等趙出息跟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翻臉。
  十五分鐘過后,煙花表演終于結束,眾人繼續喝酒,芙蓉這時候主動問道“出息,你剛不是說有事情要說么,現在可以說了”
  趙出息起身,端著酒杯走到窗前樂呵道“剛剛不管是陳哥也好,還是郭叔劉叔也罷,都在說你們所做的都是在為這個圈子好,我相信賀老也是這么想的,我也一樣,我們每個人都在說為這個圈子好,其實我想問,怎樣才算為這個圈子好,想來想去,覺得至少得做出為這個圈子好的事情,才算是為這個圈子好吧,總不能你嘴上說說而已,我嘴上說說而已,說,誰不會說?”
  “出息說的是,說比做簡單,可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說”陳濤連忙附和道。
  劉嵩冷笑道“趙出息,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們只是說說而已,沒有做對這個圈子好的事情,你別忘了,你才進這個圈子多久,我們跟著簡姨南征北戰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
  芙蓉盯著劉嵩道“跟著簡姨南征北戰?怎么不說說,你們跟著簡姨撈了多少油水,以前你們什么地位,現在又是什么地位,簡姨虧待過你們?”
  郭青松反駁道“付出了,自然就該有回報,天經地義”
  “先不論這些,我其實今天想問大家,如果有人做了對不起這個圈子的事,那該如何是好?”趙出息聲音突然加重道。
  眾人不禁緊張起來,郭青松和劉嵩包括賀元山意識到今晚沒那么簡單了,面面相覷,郭青松皺眉道“誰做了對不起這個圈子的事?”
  趙出息玩味道“誰做了,誰心里清楚”
  這時候,有位中年男人緩緩走上三樓,當郭青松看見這個男人時,臉色瞬變,大怒道“趙出息,你想干什么?”
  趙出息直面郭青松道“郭叔,我想干什么,那就讓馮總給大家說說”
  沒錯,這個男人就是當初負責皇冠假日酒店地下賭場的老馮,皇冠假日酒店賭場的所有事情,老馮都知道,因為趙出息當初握著老馮的把柄,所以后來再接觸老馮,幾乎沒用什么壓力,老馮便妥協,因為老馮知道,趙出息不再是那個趙出息,他現在是這個圈子的主子,當初得知趙出息成為圈子主子的時候,老馮驚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怎么選擇,已經不用老馮仔細考慮,因為路只有一條。
  “老馮,你翅膀硬了?”郭青松一怒而起,大聲質問道,因為他明白,趙出息要動他了,劉嵩已經示意自己的保鏢小心。
  老馮苦笑搖頭道“郭爺,別怪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如果要怪,那你也只能怪你自己,當初要不是你讓我這么做,今天也不會有這么多的事。這些年,你讓我做假賬,出老千,坑了多少人,你心里也清楚,這事,到今天為止,簡姨都不知道,你聽我句勸,認錯吧”
  “我認你罵了隔壁”郭青松已經大罵道。
  只是罵完便覺得自己失態了,隨即呵呵笑道“趙出息,你以為隨便找個人誣陷我,就能讓我怎么樣,你太可笑了”
  “是么,老徐,你說”趙出息看向徐林,沉聲道。
  老徐笑著起身道“自從我接手西蜀集團后,我便在查西蜀集團旗下所有分公司的賬目,發現有很多賬目比較混亂,暗帳頗多,內外勾結,等我抽絲剝繭查清以后才發現,有幾家公司的幕后控制人是郭老大和劉老大二位,你們蠶食掉西蜀集團多少利益,你們心里清楚,我那也有證據”
  劉嵩沒想到,這是連自己都要收拾的節奏,怒道“趙出息,我算是明白了,今天這不僅僅是賞月啊,我看是鴻門宴,怎么,你想拿下我們,你也不看看你有這個實力沒有?”
  芙蓉冷哼道“那你就試試?”
  戲還沒唱完呢,趙出息不給他們把帽子扣嚴,是不會輕易動手,他要的是證據確鑿,他要的是以理服眾。
  徐林的話,可算是等于把這個圈子的潛規則說出來,別說是郭青松和劉嵩,就連賀元山和陳濤心里都不禁有些顫抖。
  趙出息揮揮手道“大家消消氣,我這不還沒說完么。其實吧,這些事情我們彼此都明白,多大點的事,誰不愿意掙點錢么,何況大多都是簡姨在的時候的事,我也不好跟大家秋后算賬”
  就在眾人以為趙出息小事化了開玩笑的時候,趙出息語氣卻急轉直下道“可是你們掙你們的錢,為什么要和我過不去呢?”
  趙出息話音剛落,兩個保安基地出來的男人綁著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男人來到三樓,當看見男人后,郭青松和劉嵩知道,這才是最后的重頭戲,因為這個男人就是當初跟他們合作殺趙出息的云南男人。
  “你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的是想殺我,牧華路的上的事情,真以為我查不到,那你也太小瞧我了”趙出息盯著郭青松和劉嵩陰森森的說道,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吃那么大的虧,怎么可能忘記。
  房間的氣氛瞬間壓抑到幾點,似乎都感覺道一場大戰即將到來。
  劉嵩已經蠢蠢欲動,想要先發制人拿下趙出息,郭青松足夠隱忍,沉聲道“趙出息,你這是要動我們?你可知道動我們的后果?”
  “兩條路,一條路放棄所有,拿錢乖乖養老,另一條路,我不說,你也明白”趙出息絲毫不理會郭青松的話,冷笑道。
  劉嵩這時候再也按耐不住,徑直起身毫不猶豫的沖向趙出息,而郭青松的兩個手下似乎是早已準備多時,幾乎同時動手。
  這邊,趙出息的三大悍將,周易,芙蓉,陳安逸在他們動手前,已經出手……
  一切就這么突然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