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443 送一你句話

求和,妥協?
  章太宮見譚鴻儒讓趙出息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這老狐貍來成都沒那么簡單,要是再去見見唐家兄弟,那就更有意思了。趙出息不知道他被趕出云南是真是假,可這老狐貍尋求合作伙伴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畢竟西南這邊,除過云南那些土皇帝,有資本去那邊搏一搏的也就川渝這幾位大佬,何況川渝這些大佬的政治人脈和經濟能力都不低。
  只是芙蓉說的第451章辦事而已,要是有城府和心機,估計簡姨早就讓她當一方諸侯了,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自己身邊。
  “我不清楚,下午他親自給我打電話說的,時間讓我們自己定”芙蓉搖了搖頭,如實說道。
  趙出息摸著手腕上的伯爵,若有所思道“有意思有意思,難道這老狐貍看大勢已去,想要跟我們求和?是他單獨的意思,還是他和他盟友共同的意思?”
  “這個得你自己去問”芙蓉沉聲道。
  趙出息沉聲道“既然他想見我們,那就見見吧,讓我看看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時間地點”芙蓉很是直白道。
  趙出息走到書桌前,盯著書柜上那些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看完的書過會后才說道“明早九點,杜甫草堂”
  “這么早?”芙蓉皺眉道。
  趙出息淺笑道“一日之計在于晨么”
  芙蓉不說話,只得提前作安排……
  深夜,錦江岸邊寒風瑟瑟,畢竟靠著河,賀元山坐在岸邊喝著自己珍藏國窖1573卻毫無睡意,他喝過這么多白酒,唯獨對國窖1573大愛,這里也便是上次他和簡姨喝酒的地方,如果沒記錯的話,也是那天晚上,趙出息在川渝這個圈子嶄露頭角,還有那個讓人震撼的胖子,似乎趙出息接班簡姨的位置以后,那個胖子便從此消失匿跡杳無音訊。
  對于走到今天這步,賀元山有些矛盾和苦惱,想當初他本想拉攏趙出息,就算拉攏不到趙出息,也定會和趙出息走近點,就像他對黃土那樣,因為明顯看得出來,簡姨要培養趙出息,可是任誰都沒有想到,劍走偏鋒的簡姨入獄前會走這么一招險棋,直接讓在這個圈子沒有半點資歷和人脈的趙出息接班她的位置,這是他們誰都沒想到的,打的他們所有人措手不及。賀元山曾經一度以為,簡姨如果入獄后,一定會指定自己接班這個圈子,就算退一步不是自己,也極有可能是郭青松,因為論資排輩,也就也就他兩有這個資格,可是誰能想到的。
  想不到的事情很多,后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更加無語,沒有資歷實力的趙出息,愣是靠著芙蓉黃土幾個蝦兵蟹將,把他們逼到今天這個地步,儼然已經失去分寸,走投無路,不然也不可能找唐家兄弟合作,更是以出賣這個圈子為代價。
  時至今日,賀元山不得不說,簡姨不愧是簡姨,這一險招,果真讓他們吃了大虧。
  只是過年時,賀元山突然有些頓悟,感覺這半年時間,他們所有人都是被趙出息牽著鼻子走,特別是西蜀集團失勢以后,他們徹底亂了分寸。賀元山不禁疑惑,他是不是越走越遠了,如果真的和唐家兄弟合作,到時候要是被這幫手下知道,自己顯然會失去人心,而屬于自己的很多東西都可能失去,所以賀元山有些退縮了,才有今天他要見趙出息這一出。
  “那邊有回應了”賀元山一瓶國窖1573喝完以后,又矮又瘦的曾叔佝僂著身子沉聲說道。
  賀元山放下酒杯,絲毫沒有醉意的問道“怎么說?”
  “明早九點,杜甫草堂”曾叔如實回道。
  賀元山略微皺眉道“這么早?”
  “會不會有詐?”曾叔生硬低沉有力的問道,也算是提醒。
  賀元山笑了笑回道“我想趙出息還不至于那么沒有底線,他可不是譚鴻儒,更做不來譚鴻儒,不然我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次”
  “我有些不解,你為什么要見趙出息?”曾叔有些狐疑的問道。
  賀元山起身嘆息道“老了,眼看快六十的人了,不敢再亂折騰了,想給自己留條后退,給兒女留條后路”
  “你這是在后悔?”很少說話的曾叔,今天話頗多,直言不諱道。
  賀元山站在江邊,不禁苦笑道“你就當是吧”
  此刻,賀元山突然感覺到自己老了,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這么強烈過,好像什么都不愿意去爭了,那些野心突然就隨風消逝了,為什么?賀元山自己也不清楚,唯一遺憾的只是有些不甘,他曾經有機會坐到簡姨那個位置,只差一步,如果坐到簡姨那個位置,這輩子就算是死,他也無憾了,因為這個江湖,以后終歸會有他的傳說。
  可惜,就是只差那么一步。
  之所以要走現在這一步,是因為賀元山明白了想通了,不管是跟唐家兄弟合作,就算是和譚鴻儒合作,自己都不可能再有那樣的機會,與其沒有機會,自己為何還要去爭呢,到底爭個什么,出一口氣?如果僅僅是為出一口氣,那真的不值得了。
  所以賀元山想要見趙出息,因為混跡江湖多年的他知道,第451章青城山的事情,或許他在想這個圈子今后的走勢,他肯定要比別人想很多事情,沒有辦法,因為他身處這個位置,這是他必須要做的。
  當趙出息回到臥室的時候,齊思已經靠在枕頭上熟睡,趙出息輕輕的將她放下,或許是晚上喝過酒,齊思睡的很熟,趙出息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后,這才關燈休息。
  清晨趙出息醒的很早,六點半準時醒來,除非醉酒或者睡的實在是太晚,趙出息不管春夏秋冬,起床時間一直保持在六點到七點半之間,起床以后跑步鍛煉除非有事很少中斷,三點睡覺,六點半醒來,不得不說趙出息的精神實在是太大,如果趙出息起的晚點,齊思便會陪著他一起跑步,如果起的太早,趙出息便不打擾齊思,讓她安安靜靜睡覺,自己獨自出去跑步。畢竟女人的精力不像男人,趙出息則是從小到大鍛煉出來的。
  外面的天還是黑的,黎明才剛剛到來,趙出息順著蔚藍卡地亞的湖濱路不緊不慢的跑著,直到跑到第八圈的時候,周易師叔準時在湖邊打太極,趙出息便開始跟著周易師叔鍛煉,自從跟著周易師叔打太極以后,趙出息感覺整個人的精神以及身體比平時好太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
  早上八點,平日里,趙出息會和齊思同時出門,今天是周末,趙出息便獨自出門,齊思還在賴床,趙出息對此不多說什么,他希望自己的女人保持自己該保持的東西,不要因為他而去刻意改變自己,這才是他喜歡她們的原因,簡簡單單最好。
  趙出息自然是最早到杜甫草堂的,只帶著周易,就像當年簡姨去哪只帶著芙蓉,這是一種底氣……
  杜甫草堂坐落于成都西門外的浣花溪畔,是大詩人杜甫流寓成都時的故居,算是非常獨特的“混合式”中國古典園林,趙出息喜歡這里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這里的空氣格外清新,大清早來這里呼吸點新鮮空氣,整天想來都會很精神。
  趙出息獨自在園內逛著,周易則在門口等著賀元山的到來,九點整,當趙出息剛剛走到茅屋時,看起來有些蒼老的賀元山緩緩走了過來,曾叔和老周則遠遠跟在后面,趙出息笑呵呵的迎上去,樂呵道“大清早折騰賀老來這里,賀老不怪我吧”
  發福微胖的賀元山呵呵搖頭道“你就算是要在青城山頂見我,我也得去,這是規矩”
  “賀老這話客氣了,不管如何,我在賀老面前都是晚輩,之所以大清早來這里,還是覺得這里的空氣比較好點,適合老年人”趙出息話里有話的說道,想來這便是為什么選擇這么早的原因了。
  賀元山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出息的意思是,我老了”
  趙出息搖頭笑道“老不老,外人只是看個皮毛,得要看賀老自己的想法,賀老要是覺得老了,那肯定是老了,賀老要是覺得不老,那肯定不老”
  “這話,要是外人,我肯定罵聲虛偽,可是你,我倒覺得中聽,是啊,老不老,得自己明白”賀元山像是打太極一般,不動聲色的回應道。
  兩人緩緩往前走,身后的兩大虎人不緊不慢的跟著。
  “賀老過年可好?”趙出息笑著問道“今年賀老可沒來牧馬山啊”
  顯然,趙出息這是在敲打賀元山,怎么,簡姨不在,就不把我這主子當主子了。
  賀元山早已想好托詞,回道“年前生了場病,今年哪也沒去”
  賀元山隨口敷衍,如果說實話,那肯定是,你趙出息有資格讓我去拜年?我可不是陳濤那種沒骨氣的人。
  “這個出息真不知道,如果知道,肯定去看看賀老”趙出息也敷衍的說道,更多的是埋汰。
  賀元山可能覺得如果這樣聊下去,永遠都聊不到正題上,于是果真改變風格道“出息,如果我們今天是來聊這些東西,那就真沒什么必要”
  “好像是賀老約我的,所以,賀老說說,我們該聊什么?”趙出息轉身問道。
  賀元山臉色有些復雜道“直白點說,我知道你現在把我當敵人,畢竟從簡姨指定你為接班人開始,我就處處針對你,直到今天也是。”
  趙出息笑容消失,平靜道“因為我搶了你的位置?”
  “如果說搶,那有點托大,畢竟這位置是簡姨指定的,簡姨說是誰就是誰,只是你沒出現的時候,我最有可能坐在這個位置,可最終坐在這個位置的是你,如果換你是我,你應該也會憋屈,所以我做的這些事,你應該能理解”賀元山解釋道,顯然已經開始給自己找退路。
  趙出息瞇著眼睛道“有些事我能理解,有些事我就不能理解了”
  “什么事?”賀元山徑直問道。
  趙出息玩味道“什么事?賀老還用問我,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賀老心里清楚,畢竟都是賀老做出來的”
  賀元山不清楚趙出息指的是什么事,因為自己做的不該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殺杜西南,和郭青松劉嵩狼狽為奸,找唐家兄弟合作,這些都是不該做的,不過有些事情,趙出息不可能知道。
  “出息,我們都是一個圈子的人,關系不該怎么如此,畢竟我們的共同目標都是希望這個圈子越來越好”賀元山主動示弱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我是,你未必是”
  這顯然已經點名了。
  “如果我想呢?”賀元山終于說出這句話。
  趙出息也不客氣,直言道“那我得看你做什么?”
  “那如果我做了該做的,你怎么說?”賀元山開始開價了。
  趙出息微微皺眉道“那賀老,還是以前的賀老”
  賀元山盯著趙出息看了數秒后回道“好,我記住你這句話了”
  說完,賀元山便止步,轉身離開。
  至此,趙出息已經明白,賀元山果然是想和自己談和,而且這是他個人想法,無關郭青松和劉嵩。
  這一切就這么順利,順利的有些讓人不解?
  趙出息真會原諒賀元山,答案顯然是,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