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41 章太宮

(下)
  朱逸影從小到大被寵壞了,加上本來就有底氣不把別人放在眼里,所以絲毫沒把王一鳴和蔣開山當回事,不要以為你們是趙出息的朋友,姑奶奶就會對你們客氣,姑奶奶看你們不爽,就是天王勞資來了也敢罵。
  很顯然,不走尋常路的朱逸影剛出場便把蔣開山和王一鳴給鎮住,完全和齊思是不同的風格,一個平靜如水,一個奔放如火。蔣開山對于朱逸影這種性格,說實話不怎么感冒,他還是喜歡安安靜靜的女孩,不過他倒是知道,王一鳴跟他相反,越安靜越乖順的女孩他越不喜歡,越能鬧騰越能折騰的女孩他越中意,看來趙出息也是摸準了王一鳴的脈象對癥下藥,果然有分寸,沒讓自己失望,王一鳴的反應已經讓蔣開山知道,丫對眼前這女孩有感覺了。
  趙出息這時候才介紹道“這個地方你以前沒來過,做的菜味道比較正宗,今天正好帶你過來,這兩個是我朋友,這個是蔣開山,你喊他老蔣就行”
  趙出息指著蔣開山介紹道,朱逸影抬頭看眼蔣開山,不是他喜歡的菜,然后露出一個敷衍的不能再敷衍的笑容,算是打過招呼,等到趙出息準備介紹王一鳴的時候,王一鳴直接起身主動伸手道“我叫王一鳴,一鳴驚人的一鳴”
  朱逸影沒反應,她不喜歡被陌生人摸手,除非這人讓她印象不錯很喜歡,顯然王一鳴沒有讓她滿意,或許此刻她還在剛剛趙出息收拾她的氣頭上,還沒消氣。
  場面有些尷尬,王一鳴倒無所謂,被女人拒絕又不是一次兩次了,反正大爺別的沒有,就是臉皮厚,悻悻的收回手,可不是哪個女人都能讓他吃癟的。趙出息對于朱逸影是越來越沒轍,難怪讓胡姨如此頭疼。齊思在下面悄悄拉了拉朱逸影的胳膊,示意畢竟是出息的朋友,別讓出息太難堪了。
  朱逸影這才撇撇嘴,盯著王一鳴道“唉,雞鳴還是一鳴,我能問你個問題么?”
  “什么問題?”王一鳴一臉好奇道,反正趙出息已經知道這丫頭肯定沒安好心,蔣開山也很期待。
  果然,朱逸影嘴里沒吐什么好東西,人畜無害道“你是不是剛從監獄里放出來?”
  “什么?”王一鳴一愣,沒明白意思。
  朱逸影輕哼道“看來不是,那你說你不是監獄里剛放出來的,大冬天的,怎么頭發理這么短,你這大晚上出去,路人都得躲著你走”
  王一鳴終于弄明白了,感情是拿自己這發型開涮呢?
  蔣開山這時候適時說道“一鳴是現役軍人,這幾天放假,回家探親”
  “呀,沒看出來啊,你還是當兵的?”朱逸影一聽蔣開山是當兵的,臉色瞬間不再那么緊繃,很是向往的說道。
  王一鳴搖頭笑道“沒辦法,國防生出來,只能被送進部隊里,不過我倒是挺喜歡這種生活,要是讓我干別的,保不準天天惹事”
  “就你,還能惹什么事,你能打得過趙出息么?你要能打得過趙出息,姐姐今晚跟你走”朱逸影不以為然的鄙視道,一句話差點讓趙出息和蔣開山剛剛喝進去的水給噴出來。
  瞅見趙出息和蔣開山的慫樣,朱逸影哈哈大笑起來,她就是這么放縱,沒有什么包袱,也不在乎別人怎么看她,自己想怎么來就怎么來。齊思也被逗樂,倒是越來越喜歡朱逸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王一鳴瞅瞅趙出息,又瞅瞅朱逸影,最終無奈搖頭道“這個我還得再修煉幾年,道行不夠,在他面前,我就是被虐”
  說完這話,王一鳴不禁想起二胖那貨,能一挑二把軍區兩大高手干倒的虎人,也不知道現在在哪在干什么,他問過趙出息,連趙出息現在也不知道。那件事情后,家里老頭子還問過,后來聽老蔣說,他家老頭子也問過,兩位將軍親口要人,誰知道被二胖一口拒絕,王一鳴自認為自己這輩子倒是見過不少牛逼的虎人,可還真沒幾個人像二胖這么牛逼。
  朱逸影神色突然有些暗淡道“我爸年輕時也當過三年兵,他本想留在部隊上,卻被爺爺喊回來。我也想當兵,只是我媽不同意,后來就放棄了”
  趙出息臉色微變,這是他第一次從朱逸影這里聽到關于他爸爸的事情,記憶里,貌似包括老爺子以及胡姨還有朱逸影,都沒有提起過那個男人,趙出息不知道胡姨為什么離婚,也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什么樣子。
  “當兵很苦的”王一鳴嘟囔道。
  朱逸影對軍人還是很向往的,瞪眼王一鳴道“不苦,那能叫當兵,怎么不叫當鴨”
  一句話徹底把王一鳴噴住。
  這時,趙出息讓旗袍小姐拿來菜單,先讓朱逸影和齊思點,兩人各點兩道菜,王一鳴沒點,他對吃沒要求,只要能吃就行,蔣開山也點了一道剁椒魚頭,剩下的便交給趙出息這位經常來的吃貨解決,總共八道菜。
  或許是因為王一鳴是軍人這個突破口,朱逸影和王一鳴的話便多起來,王一鳴問什么她都會回答,而朱逸影問的大多都是軍營里的生活,趙出息和蔣開山齊思偶爾插嘴,趙出息本以為今天這氣氛可能會很尷尬,可是沒想到會這么的順利。
  菜上來以后就更熱鬧了,趙出息本來要喝紅酒,畢竟有兩個女人在,可朱逸影非要喝白酒,還要學軍營里的行酒令和劃拳,趙出息無奈,叮囑少喝點便喊了白酒,給齊思喊的紅酒。趙出息對行酒令不懂,蔣開山倒是知道些,于是在蔣開山和王一鳴的幫助下,朱逸影學起行酒令,至于說話還是那么的放肆,沒少嘲笑王一鳴。
  吃飯到一半的時候,王一鳴樂呵道“以后要是有什么酒場子,你就喊我,我雖說沒出息那么能喝,可也絕對不慫,不會給你丟人”
  “不需要,姐姐又不是不能喝酒,還需要你,切,信不信今天我能撂翻你”朱逸影喝過酒,說話就更沒譜了,惹的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王一鳴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說道“沒啊,你看我們現在是不是已經算朋友了,是朋友就得為朋友兩肋插刀,最不濟,也得讓我獻獻殷勤啊,就當我跟你蹭吃蹭喝,再說我還能打,誰敢給你裝逼,你一句話,我揍丫的”
  “呦,你是不是看上姑奶奶了,姑奶奶可不吃你這套,想要給我獻殷勤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這一個,你也排不上隊,至于朋友不朋友的,要不是被趙出息騙來,你算哪根蔥啊,真以為姐姐好騙啊,姐姐還沒喝多呢”朱逸影那可是只有她忽悠別人,沒有別人忽悠她的腦子,王一鳴剛有點意思,便被她直接秒殺。
  蔣開山看向趙出息不禁嘟囔道“兩人不在一個水平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趙出息笑而不語。
  王一鳴嬉笑道“我沒那個意思,就是說,你以后要是喝酒,喊我就是”
  朱逸影靈機一動,看著王一鳴杯中的酒,王一鳴跟別人都不一樣,喜歡用大杯子喝酒,現在他那杯子里有差不多三兩酒,朱逸影很是直白道“小王啊,你不是要給姐姐擋酒么,姐姐先試試你這酒量,你要是能把你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我就勉強讓你當我的預備團團員,或許還可以插個隊”
  “此話當真?”王一鳴也是酒勁上頭,二話不說答應道。
  這可不是一點酒,蔣開山阻止道“一鳴,別亂來”
  王一鳴哪在乎,端起酒杯道“不就是三兩酒么,怕啥”
  說完便一口悶掉,直接把朱逸影看傻眼,連趙出息都沒想到王一鳴玩的這么狠。
  喝完以后,王一鳴忍著反胃對著朱逸影道“現在可以了吧”
  朱逸影這時候終于感覺有些不對勁,看向趙出息,瞇著眼睛道“趙出息,我看你今天不僅僅是請我吃飯這么簡單吧”
  因為朱逸影直覺感覺到,這場面,像是在給自己介紹對象,說白點,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