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4 離開2


  第四十章選擇
  國際公館最終確定正月十四號開工,趙出息思前思后決定不再繼續在工地干活,提前給已經來工地張羅開工的老王打過招呼,老王很清楚的知道現在的趙出息不是他在華清路立交第一次見到的趙出息,那個時候趙出息剛來城市一片迷茫,老王沒多說什么,只是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笑道以后的路還長著,好好奮斗。
  工地開工前一天早上,趙出息坐208路公交車剛回到南門,遠遠便瞅見站在工地大門口,手里拿著雞腿正吃的不亦樂乎,笑的沒心沒肺的二胖,趙出息一時愣在原地,這貨終于回來,近半個月沒見,趙出息多少有些想念,和二胖朝夕相處大半年的時間,趙出息已經習慣了自己生活中有這個只知道傻笑卻不知道是否真傻的傻子,緩緩走到工地門口,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就知道吃,吃吃吃,你個吃貨”
  “出息”二胖嬉皮笑臉的喊道,他已經習慣趙出息這樣的態度罵他,對他來說,趙出息罵的越歡他越高興,比吃十個大饅頭都高興。
  趙出息走過狠狠一拳砸在二胖的胸口,這力度對于一個可以扛七八袋水泥的變態來說,完全就是撓癢癢。兩人的吵鬧聲將里面的韓三強吵了出來,韓三強破口大罵道“這貨昨天晚上偷偷摸摸跑進工地,嚇我一跳,我還以為誰特么這么大的膽子,敢跑我這偷東西,不想活命了”
  趙出息拍著二胖的肩膀笑道“外面真特么冷,進去扯淡”
  本來昨晚后半夜是韓三強和何平守夜,等到二胖回來后,韓三強便讓何平去睡覺,陪著二胖等趙出息回來,兩個人坐在門房里,韓三強嘰嘰喳喳啰里啰嗦的開始向二胖匯報這些天都發生了些什么,當說到大年三十晚上是趙出息一個人在工地過年守夜的時候,韓三強毫無緣由的紅了眼睛,二胖也不笑了,他能想到趙出息一個過年時候的孤獨與寂寞。
  門房里面有電暖氣,比外面暖和多了,趙出息也有事要和二胖以及韓三強商量,沒問二胖這些天和老太太怎么樣,趙出息直奔主題道“今天是我們最后一天值班,明天開工看門老頭接班,我們也得開始新的一年。我想來想去最后決定不再來工地,已經給老王說過。繼續在山水情當我的保安隊長,山水情這邊給我漲了工資,三千七,和工地差不多,相比之下那邊更輕松。不過估計在那邊也干不了多久,等蘇西洛來西安后,我可能就得去公司”
  趙出息已經決定,這算是通知韓三強和二胖聲,韓三強聽到趙出息不再來工地,有些不舒服的說道“趙哥,要不我跟你去山水情混,怎么樣?”
  外面的天還沒亮,不過整個工地被大燈照的通明,趙出息瞅著韓三強不悅道“去山水情能跟我混個屁,底下那些保安資歷老的也才不到三千工資,剛去的才兩千出頭,哪有工地上掙的多,你在工地好吃懶做還能拿和我差不多的工資。除非你想和黃毛一樣當拉皮.條的,不過你要去,我肯定先打斷你的腿,有些錢不能碰,三強,你得記住”
  韓三強有些失望的說道“你要去山水情,我在這工地多特么無聊?”
  趙出息怒道“放屁,這不是有二胖陪著你么,我不在工地,你得看著那幫孫子別給二胖使心計,等我去公司混的差不多,到時候想辦法把你兩弄進去”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韓三強也不好反駁,轉頭瞅瞅二胖,還好有二胖陪著自己,不然真得孤獨寂寞死,如今的韓三強有意和當初那個圈子拉開關系,大多數時間都是面面俱到,可內心已經反感曾經的自己,更覺得和二胖趙出息在一起有前途。
  說完該說的,等到七點半何平和胡風起床后,趙出息韓三強二胖便換班去宿舍睡覺,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安達公司項目部經理吳建國以及蜀都這邊的項目經理黃河都已經開始上班,趙出息這兩天沒事干便找他們去扯淡,兩人有意巴結他,知道他現在的身份是水漲船高,和蘇西洛秦焉這些人走得比較近,至少表面上和他稱兄道弟,趙出息將自己開工不再上工,可能去蜀都西安分公司上班的事情有意無意的透露,吳建國和黃河聊起天來更加的客氣熟絡,多少讓趙出息有些受不了,畢竟吳建國比他大一輪、黃河比他大半輪。
  “出息,等你去了公司,以后我在公司可得仰仗你,你在蘇總面前多說點好話,回頭哥請你吃飯”黃河感覺到自己年前在工人工資這件事情上處理的讓蘇西洛很不滿意,知道如果不努力尋找靠山的話,估計自己很有可能被弄到二線,在項目部當經理可比在公司油水大,黃河比誰都清楚,所以更怕自己被蘇西洛拿下,公司里有位副總給自己撐腰,自己算的上他這邊的人,可副總的對手也挺多的,到時候不一定能保的了他,何況蘇西洛說了算,唯一能暗度陳倉的便是和蘇西洛這段時間走的近的趙出息搞好關系,這是黃河不得不拉住的繩。
  面面俱到四個字趙出息現在越來越熟練,能不能做會不會做是另一碼事,將人脈維持人心拉攏則是另一回事,趙出息喝著價值不菲的茶嘖嘖的說道“黃哥,瞧您說的這話,好歹咱幾個都是兄弟,去公司說不定我還得跟著您做事,都是相互幫忙,你說對不?”
  “對對對,相互幫忙”黃河連忙接住話茬說道,之前趙出息剛來工地層次不高,自然接觸不到他,可自從和趙出息有了交集后,黃河便愈發覺得這年輕人不錯,至少在國際公館工地當苦力是屈才。
  吳建國笑罵道“瞧你兩這樣子,這些話還用說?誰還沒點眼色,回頭哥幾個吃吃飯喝喝酒才是正理”
  趙出息回道“吳哥說的對,喝酒才是正理”
  一壺上等的鐵觀音喝完,樓下韓三強便已經在喊趙出息,二胖等著和趙出息回和平里吃午飯,老太太回來了,趙出息又可以改善伙食,他有時候很羨慕二胖,有這么個堪破浮沉的奶奶,能享受到如此美食,這前半輩子得多幸福,不過趙出息自然也清楚二胖吃過不少苦,光是那身肌肉,得下多少苦力才練的出來。
  只是讓趙出息有些震驚的是,當回到和平里見到老太太的時候,老太太蒼老的樣子和年前完全是天壤之別,眼神黯淡無光,平時神采奕奕的臉上完全是落寞和低沉,皺紋比之前多了數倍,趙出息不明白才十多天沒見,老太太怎么會變成如此模樣,好像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沒了,只剩下空殼?
  “奶奶,你這是?”趙出息難以置信看了看二胖,回頭問道。
  老太太自然清楚自己身體狀況,輕笑搖頭道“奶奶老了,都八十多歲了,正常”
  趙出息不知道這么些天發生過什么,擔憂道“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和二胖陪你去醫院檢查檢查?”
  “沒生病,只是這些天有些勞累,緩些日子就過來了,犯不著去醫院”老太太揮揮手,給趙出息遞過一饅頭有氣無力的說道。
  二胖顯的很平靜,這一切他自然清楚,奶奶這些天身體每況日下,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心中愈發的不安。老太太已經這樣說,趙出息也不好刨根問底,只得低頭和二胖吃飯,老太太吃完后便率先離開回房間休息,趙出息抬頭盯著二胖,意思很明顯,詢問奶奶這是怎么回事?二胖停頓數秒,嘿嘿一笑,卻又繼續吃飯。
  正月十四,工地終于開工,短暫休息一個半月的工人們重新為了生活為了現實為了活著而掙扎,他們似乎都不是為自己而活著,為了父母,為了子女,為了親人,唯獨不為自己,他們是那么的卑微到骨子里,卻又在一剎那間讓人覺得如此的偉大,趙出息不禁想到前幾天報紙上寫的一個從小便被診斷為絕癥的孩子的故事,他從出生開始醫生便說他活不過五歲,父母為了他花光所有積蓄,他愣是和命運做抗爭掙扎到二十歲,不過最終的結果依舊是死了,故事結束說過那么句話,大多數人活著都是為了別人,苦苦的活著,為活著而活著。
  工地開工后,趙出息和二胖搬回十六層狗窩,韓三強也從民工宿舍搬了過去,有買的那臺電暖氣,晚上睡覺算不少溫暖,至少不冷。晚上趙出息照常去山水情上班,早上中午睡覺看書,下午則跟著黃河以及吳建國了解建筑工地的流程以及頭頭道道,順便喝茶聊天打屁。這日子還沒堅持兩天,正月十五下午蘇西洛便回到西安,直奔工地檢查。
  這個時候趙出息正在黃河辦公室扯淡閑聊,蘇西洛突然殺到,著實讓趙出息大驚,恢復以往高貴冷艷范的蘇西洛眼神冰冷的瞥了眼趙出息,便喊上黃河以及吳建國等人去常規巡查工地的進程,秦焉臨走時故意給趙出息使眼色,趙出息悻悻一笑,獨自一人在辦公室喝茶,果不其然。蘇西洛離開的時候,讓秦焉喊他出去。
  近兩個月不見,蘇西洛憔悴了不少,那臥蠶的眼袋有些大,可見最近沒休息好,不過依舊是那么的漂亮大氣。趙出息屁顛屁顛的上車,跟耿師傅客氣打招呼,有蘇西洛在,耿師傅自然不可能和趙出息拉家常,只得等改天抽空再扯淡。
  奧迪A8L一路往南,在大雁塔旁邊的大唐通易坊酒吧街找了家咖啡廳停下,趙出息連忙下車給蘇西洛拉開車門,十足的保鏢范,這樣子是顯的沒骨氣,可骨氣不是在這個時候彰顯,何況又不能當飯吃。
  選了個靠窗的位置,蘇西洛依舊點的是卡布奇諾,這次趙出息嘗試也點了杯卡布奇諾,只是當咖啡上來后,趙出息多少卻有些不適應這種泡沫咖啡,只得悻悻的搖頭,活像個土鱉,惹的蘇西洛鄙視,秦焉捂嘴輕笑。
  “秦焉說,你現在在西影路一家洗浴中心工作?”喝了口咖啡后,蘇西洛徑直冰冷問道,顯然秦焉已經將趙出息出賣,趙出息不得惡狠狠的瞪了眼秦焉,秦焉低頭喝咖啡不看他。
  “年前找的”趙出息沉聲點頭說道。
  “什么職位?”蘇西洛若有所思的問道,似乎別有深意。
  趙出息估計蘇西洛肯定知道這些場子十有八九不干凈,生怕自己和那方面扯上,一旦得知,估計以后他別想再見到她,趙出息如實回道“保安隊長,下午六點工作到凌晨四點,每個月三千七,如果表現不錯,或許會有獎金”
  “聽起來不錯”趙出息能當保安隊長,這多少讓蘇西洛有些意外。
  “我年前說過讓你來蜀都公司這邊工作的事,司機兼保鏢兼私人助理,在你尚未學會開車之前,每個月只有兩千底薪,正式工作,每個月四千五的工資,具體工作職責,等你到時候入職再說,不過你現在有山水情這份工作,是來公司這邊,還是繼續當你的保安隊長,你自己選擇”這才是蘇西洛今天找趙出息的根本原因,蘇西洛的語氣很強硬,似乎是在命令趙出息,更知道趙出息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去蜀都,這毫無疑問,除非趙出息腦子有病。
  趙出息沒有選擇,很平靜的說道“去蜀都”
  蘇西洛嘴角上揚,很滿意這個結果,繼續說道“給你一個月時間學會開車,到時候我會讓人安排你考試,這段時間你的工作只有一個,那便是學開車考駕照,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趙出息很順從的回道。
  蘇西洛端起咖啡杯拍板道“明天開始,耿師傅全職教你開車”
  說完該說的,蘇西洛沒時間和趙出息聊天說地,她晚上還有事,起身道“我還有事,你自己打車回去”
  咖啡才喝了幾口,趙出息覺得有些浪費,沒打算一起離開,至少要喝完這杯幾十塊錢的卡布奇諾,還好秦焉已經結賬,不用他掏錢,要不然趙出息可舍不得,不過讓趙出息有些激動的是,蘇西洛臨走時轉身說道“這個月期間你可以兼職繼續在山水情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