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38 還回去

第四百四十八章哪個重要?
  章太宮拉攏趙出息入局云南,自然有他的想法,像他這種在諸多圈子混的游刃有余的人,怎能沒兩把刷子。估計他所謂的有朋友想玩,想來背.景不小,只是苦于沒有機會而已,沒辦法,百分之幾百的暴利,誰不想沾手,有些人就喜歡玩這種刺激,火中取栗么。
  趙出息總覺得這個章太宮不是善茬,也是,能讓西南地區喊聲章爺,這本來就是實力的象征,短暫的失利未必是壞事,至少能讓人清醒點,不至于目中無人,何況在這種利益為上的圈子里,哪有什么真正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章太宮不差錢也不差關系,過段時間說不定依舊可以過自己的逍遙日子。
  章太宮在蔚藍俱樂部沒待多久便離開,他住在給情婦買的別墅里,這位情婦是她偶然坐飛機認識的,那股風騷勁瞬間便把他給征服,于是章太宮便動用關系開始追這少婦,因為少婦剛剛結婚沒多久,所以章太宮沒少費心思,誰讓這少婦風情萬種的樣子讓他把持不住,花了兩個月時間,章太宮最終把這少婦拿下,逼的少婦和丈夫離婚,沒辦法,章太宮有的是錢,對他來說,世間所有東西都是可以拿錢來衡量的,只需看你能不能出得起那個價。
  少婦的別墅在保利198社區,那里環境和牧馬山這邊差不多,芙蓉早已安排好手下盯著那里,一來確保章太宮不會在成都出事,二來看看章太宮在成都還會接觸什么人,她可不覺得這老狐貍會乖乖的。
  等到章太宮離開后,芙蓉緩緩坐在章太宮原來的位置上,趙出息皺眉道“我怎么覺得這只老狐貍來成都不像是那么簡單?”
  “怎么說?”芙蓉不動聲色的問道,雖然她心里也在做猜測。
  趙出息喝著章太宮那確實很不錯的極品普洱,笑瞇瞇道“姐,按照你的說法,他現在跟喪家之犬沒兩樣,得罪兩尊大佛,在云南已經沒有棲身之地,要知道他的根底在云貴藏,離開云貴藏,除過有錢,他不過是個暴發戶而已。可以他今天這模樣來看,他的心情狀態都不錯,連氣色都保持的紅潤。姐,你確定他在云南發生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趙出息的話,讓芙蓉不得不深思。
  微微蹙眉想過幾秒后,芙蓉沉聲道“我只是聽朋友說的,具體是不是,這還真不知道,等我回頭找人問問,確定到底怎么回事,如果這老東西敢玩虛的,我就讓他永遠留在成都”
  “這倒不至于,我只是想弄清楚他來成都,到底是想干什么?反正,讓人盯緊點,別破壞我們的事情就成”趙出息叮囑道,最近的事情所有人都在忙碌,出一丁點的差錯,就有可能讓整個局勢大亂。
  芙蓉默默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正月十二,距離正月十五青城山賞月賞景的日期越來越近,這天晚上,成都繞城高速某個出口處,趙出息坐在一輛普通的本田suv上,開車的是周易,副駕駛上坐著黃土,沒錯,黃土早上剛剛從巴中趕回成都,幾乎沒有人知道黃土回來的消息,回成都,是因為有件大事需要他去辦,這件事如果辦成,對于他們來說,將擁有更多底氣。
  本田suv算是小心翼翼,在繞城高速上跑了整整一圈后才隨機停在這個出口處,車內沒有開燈,三人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等著,趙出息忍不住問道“黃土,你確定他會來?”
  “我感覺他已經做出選擇,如果沒有做出選擇,也就不會主動聯系我”黃土一臉嚴肅的回道,這件事情前期是由他主導的,現在則交給芙蓉,不過他跟這個男人以前關系不錯,算是走的近的,奈何后來趙出息的出現,讓他們不得不選擇陣營,黃土沒有辦法,他不可能違背簡姨的意思,而那個男人同樣,各為其主各謀其事。偶爾打個電話,連見面的機會都已經很少,更不用說喝酒。
  趙出息對曾誠不熟悉,只是知道這個人,由于賀元山心腹曾叔的原因,曾誠這幾年地位水漲船高,算是賀元山的核心骨干,在年輕圈子也很有威望。正因為如此,趙出息才覺得這事情有些蹊蹺,記得先前他們說過,曾誠是最難搞定的,可是現在,曾誠為什么突然轉變風向,難道有什么不為人知的陰謀,趙出息不禁要多想,把所有可能性都要考慮進去。
  春天的腳步雖說已經緩緩來臨,可外面依舊冷的讓人打顫,周圍漆黑一片,這氣氛多少有些不對勁,周易謹慎道“會不會有詐?”
  黃土堅定搖頭道“這個出口是我們隨機選擇的,不可能有詐”
  趙出息知道這事是黃土操辦的,說太多會讓黃土不滿意,靜止道“那就繼續等下去”
  來來往往無數車輛,十分鐘后,一輛黑色豐田駛出高速路口后,緩緩靠近本田suv,最終黑色豐田停在本田suv的屁股后面,趙出息和黃土相視一眼,知道來了。趙出息沒有動,黃土和周易悄然下車,站在本田suv旁邊,頗為警惕的盯著黑色豐田以及周圍。
  黑色豐田車門打開,從駕駛位置下來個穿著黑色羽絨服帶著黑色墨鏡的男人,男人理著莫西干發型,看起來像是地痞流氓的樣子,其實他比地痞流氓壞太多,除過他,黑色本田上面再無其他人,黃土默默向前幾步,當跟墨鏡男走到一起時,兩人同時伸出胳膊,用拳頭錘在一起。
  “曾哥”黃土小聲喊道。
  曾哥,曾誠,賀元山心腹曾叔的侄子,也是趙出息今晚要等的主角,是他主動要求見趙出息,所以黃土才急急忙忙從巴中趕回來,他不相信別人,只相信黃土,因為他和黃土熟悉。
  曾哥個子不高,但年齡要比黃土大幾歲,黃土喊他哥,也算應該,畢竟都是這個圈子中間年輕一代,曾誠跟黃土碰完拳頭,拍了拍黃土的肩膀,這是他們兩人默契的打招呼方式,隨即笑道“你小子這身體是越來越壯了,不像我,最近啤酒肚都出來了”
  “有機會再一起喝酒”黃土苦笑道,自從簡姨入獄后,兩人見面次數屈指可數,以前的時候,那可是經常混在一起喝酒,不過從這個圈子資歷來看,黃土要比曾誠高,因為黃土一直是直接向簡姨負責的,而現在,他早已經將曾誠拉開,成為趙出息的核心圈人物。
  黃土點頭道“一定會有機會”
  “他呢?”曾誠沒再廢話,徑直問道。這是他今天晚上來的目的,也是他思考良久的問題,當初黃土找他的時候,他直接將黃土罵出去,更是毫不猶豫找到叔叔說黃土找過他,不過他的叔叔對此好像不那么激動,找才是正常,說明你有價值,不找才不正常。這個圈子現在是什么情況,曾誠一直在打量,趙出息有能力么?肯定有,如果沒有能力,怎么能將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逼到這個地步。但趙出息真能贏么?未必。可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能打敗趙出息么?曾誠的答案是不可能。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等人現在什么處境,曾誠明白,由于西蜀集團被趙出息牢牢控制住,下面公司產業賬目資金被西蜀集團現在盯的特別緊,以前很多人都能從中撈點油水,可現在實在是太難了,不保證以前的事情東窗事發已經算是可以了。他知道賀元山等人不好過,收入大減,如此長久耗下去,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曾誠堅定的認為,誰掌控金錢,誰就能贏,所以他覺得,趙出息贏的概率大點,所以才選擇接觸趙出息,給自己留條后路。
  黃土轉身看向本田suv。
  曾誠知道黃土的意思,于是直接走向本田suv,路過周易身邊時,只是微微點頭,拉開車門,徑直上車。
  “我該怎么稱呼你,是叫你趙出息,還是叫你趙爺,趙哥,或者主子?”上車以后,曾誠坐在趙出息旁邊,主動問道。
  趙出息不慌不忙的回道“曾哥,在這個圈子,我不過是個新人,你叫我出息就行,我習慣別人這么喊我”
  “出息?”曾誠試著喊了聲,不過覺得有些怪異,回道“那我就先叫你趙出息吧”
  趙出息淺笑道“隨你”
  “時間緊迫,我們開門見山吧,我選擇你,你能給我什么位置?”曾誠生怕自己見趙出息被人發現,簡單明了的問道。
  趙出息并沒有著急著回答,而是問道“曾哥,你能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選擇我么,畢竟,我和賀元山他們現在根本分不出勝負,只能說略占上風”
  曾誠轉頭盯著趙出息的側臉,回道“因為你有潛力,而我相信簡姨的能力。剛開始,我確實不看好你,但現在我不得不推翻我的定論,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太老了,他們守成可以,想要開拓沒什么希望,你看看他們現在的狼狽樣,而你還年輕,最重要的是,簡姨倒下以后,這個圈子在白道方面的關系已經徹底崩塌,賀元山也好,劉嵩郭青松也好,根本扛不起,而你不同,你有自己的關系。”
  “就這些?”曾誠說完以后沉默,趙出息好奇道。
  曾誠笑著搖搖頭道“這不過是大的方面,就我個人而言,我現在掙不到多少錢,而我也感覺到危機感,這種感覺尤為強烈,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早作打算”
  “曾哥,我想問你,你選擇我,等于背叛賀元山,背叛賀元山,也就等于和你叔叔決裂,這個怎么辦?”趙出息直言不諱道。
  曾誠臉色突然黯淡下來道“我想他會理解,我有老婆,有兩個孩子,你可以想象,如果我失勢以后,我以前的仇家和對手以及我得罪過的人,會怎么對付我,我一個人可以什么都不怕,大不了是死,可老婆孩子不行,所以我必須這么做”
  “這個應該才是重點吧”趙出息沉聲道。
  曾誠不否認,掏出煙,自顧自點燃一只,這也是他這段時間最糾結的地方,一旦背叛,就等于要面對自己叔叔,他能有今天,完全是叔叔提攜的,可是,他還要看以后的路怎么走,沒有辦法,只能選擇。
  “我該怎么才信你,說實話,我是不信的”趙出息不否認道。
  曾誠回道“既然投靠你,我自然會拿出砝碼,賀元山這些年從下面場子公司坑的錢,以及一些賬目,我都會交給你,等到你要動手的時候,我可以保證我的人,支持你”
  “如果這樣,那我倒相信”趙出息輕笑道。
  曾誠有些著急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你能給我什么位置,我是否值得選擇你”
  “目前,我能給你的,你選一個城市,或者以后成都的夜場由你統籌,這個看你,如果你能力出眾,表現不錯,顯然會有更高的位置,這個得自己爭取”趙出息開出自己的砝碼,畢竟曾誠的地位在,他傾向于曾誠選擇第二個,因為他比較熟悉第二個。
  曾誠想了想回道“等我考慮好再說”
  趙出息樂呵道“好,我等你消息,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曾誠想說合作愉快,卻怎么都開不了口,于是道“我先走了”
  說完,曾誠便拉開車門下車。
  趙出息無奈搖頭道“這才是真正的現實”
  親情和自身利益,哪個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