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437 撮合

唐云鶴有多少破綻和缺點,司徒南跟著唐云鶴這么長時間,自然清楚,所以這件事真要想去做,司徒南不是沒有辦法。
  沒再多聊什么,趙出息和周易便告辭,司徒南把他們送出門,便直接回到臥室,她知道女人有話要問他,這么多年的默契和相依為命,他怎能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呢?
  “他們走了?”當司徒南推開臥室的門進來時,女人輕聲詢問道,依舊沒有開燈,只有她自己清楚,不開燈的真正原因。
  司徒南挪動著自己的身體靠近女人小聲道“走了”
  “這是你第一次帶朋友回家里,我沒有給你丟人吧”女人有些愧疚道,她半身不遂連累他很多年,以他的能力,什么樣的女人都能找到,何苦要自己這樣拖后腿還一直花錢的女人?
  司徒南有些生氣道“你又說這種話,說過多少遍,不準說這種話,你不知道,你說這話,我會不高興?”
  “好,那就不說了”女人并沒有繼續糾結下去,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他每天已經夠累了,自己再惹他生氣,顯然不懂事。
  司徒南走到女人身邊,推著女人的輪椅來到陽臺上,窗外是萬家燈火,家家戶戶熱鬧異常,誰不希望有個完整的家呢,可她們卻一直在外面流浪,不過對于他們來說,有彼此的存在,這生活就是美好的,就是有動力的,司徒南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所有動力,都是這個女人,如果哪天她出意外了,也許自己一瞬間便會被抽光所有力氣。
  司徒南是,女人何嘗不是呢?
  “他是我的新老板,我現在為他工作,那三百萬就是他給我的”司徒南實話實說道,并沒有隱瞞什么。
  女人有些驚訝道“他這么年輕,怎么會有這么多錢,難道是家里有錢?就算是家里有錢,也不可能出手這么大方”
  “你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像我這樣,為生活每天累死累活,未必能掙到錢,也有很多人卻能夠一飛沖天,這是命,是運氣,也是實力,趙出息便是后者,我只不過和他做了一個交易而已,這三百萬我肯定會讓他物超所值”司徒南回想起自己這一路,有些感慨道,他不知道簡姨為什么會選趙出息,但自己心里多少是不服氣的,試問有幾個男人在比自己年輕的男人面前低聲下氣會舒服,但這又是事實,司徒南改變不了什么。
  女人嘆氣道“生活么,平平淡淡點好,如果你是他,我也未必會跟著你”
  想到這,司徒南默認道“也是,不早了,我們休息吧,等月底,我就送你去國外做手術,不管花多錢,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會努力”
  這一次,女人罕見沒有拒絕……
  房間里,司徒南和女人在討論趙出息,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趙出息和周易同樣在討論司徒南和女人,趙出息依舊難免震驚道“沒想到,司徒南的命如此的苦,自己是瘸子,被毀過容,女人卻也坐在輪椅上”
  “司徒南在那個女人面前,沒有半點氣勢”周易補充道。
  趙出息苦笑道“任何一個男人在心愛的女人面前,都不會有半點氣勢,因為愛么,不過不得不承認,那個女人不像是普通女人,也是,能畫出那種山水畫的女人,怎么可能簡單,真不知道,司徒南和這個女人有多少故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司徒南找我要三百萬,肯定也是為了這個女人,還真是癡情種”
  “癡情點好,癡情的男人一般都重情重義,這種男人,一旦被征服,他的忠心,將是別人無可比擬的”周易善意的提醒道。
  趙出息點點頭,顯然認同周易的說法。
  猶豫會后,趙出息忍不住掏出手機撥通宋青瓷的電話,等到電話接通后,趙出息直接吩咐道“青瓷,幫我查查,國內或者國外,什么醫院治療腿部或者半身不遂這種病技術比較領先”
  剛洗完澡已經準備睡覺的宋青瓷早已習慣趙出息這種突然,趙出息鄭重其事,顯然不是什么小事,宋青瓷沉聲道“好,我明天去辦”
  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已經是晚上快十二點,趙出息直接上樓準備洗澡睡覺,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走進臥室,發現齊思正靠在床頭看書,顯然是在等他,聯想到等司徒南回家的那個女人,一瞬間趙出息感慨萬分。
  是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找到一個愿意每天晚上等她回家才睡覺的女人,答案顯然不是,所以,那些找到這樣的女人的男人,這一輩子注定是幸福的……
  隔天,趙出息的生活依舊一如既往,一切看起來不平靜,一切看起來又是那么的平靜,芙蓉從青城山終于回到牧馬山,也帶來了那位從云南被趕出來的男人,男人發際線有些高,但還還不至于禿頂,穿著唐裝,手里捏著兩個核桃,手腕上戴著兩串天珠,還有一塊價值不菲的百達翡麗手表,有些暴發戶的氣勢。
  趙出息和這個男人是在蔚藍俱樂部見面的,芙蓉作陪,并沒有請他進六號別墅,也是,他還不到那個資格。
  男人年近五十,姓章名太宮,在云貴廣西以及西藏交界處頗有名氣,號稱萬事通,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只要給錢,他就能查到你想查的人和事,只是最近麻煩不斷,得罪了云貴一位天字號大佬,大佬出五百萬買他的人頭,更是放下話,只要他敢進云南地界,就要他的命。同時又因為女人得罪一位去云南游玩的紅色子弟,掏出一千萬道歉,人家根本不鳥他,沒有辦法,章太宮知道自己命犯太歲,在高人指點下,只能逃離南方,來到成都,因為他和簡姨有過交情,再者他在成都有位包養的少婦,正好過來玩玩,就當是避避風頭,實在不行,出國躲兩年。
  “章爺來成都這么久我才見到,實在不好意思”按照資歷,趙出息自然和章太宮不再一個級別,所以按道上規矩,喊一聲章爺也不算什么。
  章太宮把玩著手里的核桃樂呵道“唉,出息,你這就客氣了,我跟簡姨那是什么關系,你也別喊我章爺,這可是你的地盤,我怕走不出四川啊,你就喊我章叔吧。本來是我應該主動拜訪你,不過見完芙蓉,就被我那女人拉著去了趟北京,也正好給自己跑跑關系,過完年才回來,這不怪你”
  “行,那我就聽章叔的”趙出息客氣道,芙蓉站在趙出息旁邊,章太宮的背后也站著兩位保鏢,不過距離有些遠。
  章太宮很滿意道“這就對了么”
  “芙蓉姐給我說過章叔和簡姨的交情,所以章叔既然來到成都,來到簡姨的地界,那就放心,在這里不敢說章叔絕對安全,可誰要敢動章叔,那我第一個不答應”面對這種以后能用得上的大佬,趙出息自然得拉攏拉攏,場面上的客套話,他也會說。
  章太宮哈哈笑道“有你這話,我就滿意了”
  這時候,蔚藍俱樂部的女服務員將茶端過來,剛剛放下,章太宮便揮手道“把這個端走,給我拿套普洱茶具,我這里有茶,親自泡”
  女服務員看向趙出息,趙出息沉聲道“去吧”
  隨即看向章太宮道“章叔對茶道有了解?”
  “了解談不上,只是喜歡上這種味道,你正好嘗嘗,這可是絕對的千金難買,我自己養的一顆老樹,每年送完人,就剩一點點,平時只夠自己喝,出來就怕自己饞這個味道,所以帶了些”章太宮從放在旁邊的包里掏出一個木盒子,里面裝著他珍藏的老樹普洱。
  趙出息緊接話茬道“我也喜歡喝茶,今天看來運氣不錯”
  章太宮自然能聽出意思回道“你要喜歡,回頭我送你點”
  趙出息真沒這個意思,不過章太宮已經開口,他也就笑納了,自己不喝,也可以送給老爺子,想來章太宮的茶,不會差到哪里去。
  很快,服務員端來茶具,章太宮邊介紹邊有模有樣的泡著普洱,等到泡好后,第一杯茶遞給趙出息,第二杯茶遞給芙蓉道“芙蓉你也嘗嘗”
  芙蓉笑著接住,趙出息問問茶香,隨后才輕抿喝茶,回味余味后緩緩道“果真好茶”
  章太宮樂呵的笑而不語,隨即自己端起杯子品茶。
  “章叔的事情,難道就一直這么下去?”趙出息隨口問道。
  章太宮略帶警惕的回道“先這么將就著,不著急,何況這事也不是我能著急就辦到的,再等等。對了,先前芙蓉讓我辦的事,已經差不多,過兩天他到成都,到時候你們帶人拿下就是”
  芙蓉讓章太宮辦的事,自然是上次的遇襲事情,章太宮知道那幫是誰,所以便動用關系把帶頭的騙到成都,算是送給趙出息的順水人情,畢竟這段時間要在成都混。
  “那先謝謝章叔”趙出息輕笑道。
  章太宮喝完茶,笑著問道“不知道出息,對云貴那邊的生意有沒有興趣?”
  “哦,那里有賺錢的生意?”趙出息隨口問道,并未在意。
  章太宮淡淡搖頭道“那里的生意,可都是暴利啊,石頭、珠寶、木材、普洱、軍火、毒品、走私,人口,只要敢玩,絕對是百分之數百的利潤”
  “現在,都是要冒險的”趙出息笑道,這些可不是好玩的,玩壞了,會要命,特別是軍火毒品。
  章太宮樂呵道“什么生意不冒險么?做到我們這位置,本來就是冒險,我有朋友想玩,不過沒什么大背.景,如果你想玩,我倒是可以撮合撮合”
  “這個不著急”趙出息不動聲色的說道“等以后再說,我現在川內的事情還沒處理完”
  章太宮平靜道“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如果是人手情報之類,我想我還能幫點忙”
  “哈哈,如果章叔能幫忙,那我肯定高興”趙出息回道。
  章太宮把玩著核桃盯著趙出息道“出息,我感覺我們之間會有很多合作,你信不信?我比較看好你,我這人直覺一向很準”
  趙出息微微愣住,這話他信么?哈哈大笑道“既然章叔這么說,那我覺得肯定會”
  章太宮知道趙出息不信,放下茶杯樂呵道“我知道你不信,不過咱們走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