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36 那這是誰在敲打自己

第四百四十六章下大血本
  紅牌樓麗都花園小區,司徒南便住在這里,他幾乎每天晚上都回家,不管在外面忙到幾點。最近回家的時間是越來越晚,因為唐云鶴越來越重用他。以前唐云鶴晚上一般不會帶他出去,畢竟以他這資本,晚上出去確實可能嚇著人,除非被唐云鶴安排去外地辦事,司徒南才不回麗都花園。
  麗都花園小區環境不錯,顯然是司徒南精挑細選后才選擇的小區,趙出息和周易坐在小區路邊的椅子上,靜等司徒南回來,有周易在,趙出息可不怕司徒南敢玩什么幺蛾子,畢竟這虎人當初敢在自己面前放狠話,兩個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趙出息抽完兩根煙,他從來不害怕孤獨和寂寞,對于等待這種事,很有耐心,畢竟在大山里打獵,如果沒有耐心,那你就有可能是畜牲的獵物。
  十一點剛過,司徒南準時出現在他們的視野范圍內,瘸著腿卻不緊不慢的走著,保持著固有的節奏,不知道為什么,在樓下的時候,司徒南用隨身帶著的礦泉水洗了把臉,趙出息猜測可能是因為喝過酒,想讓自己清醒清醒。
  當司徒南用門禁卡準備開門的時候,趙出息和周易已經緩緩走到他的背后,如同任曼一樣,當過兵殺過人的司徒南警惕性同樣不低,猛的轉身,眼睛如同獵鷹般盯著趙出息和周易,看清背后的人后,司徒南有些莫名的惱火道“是你?”
  “怎么?很意外?”趙出息好笑道,繼續緩緩向前,一直走到司徒南的面前才停下腳步,直面司徒南,聞到股酒氣,顯然喝的不少。晚上,司徒南那張臉,更加的驚悚,完全可以本色出演恐怖片。
  司徒南打量完趙出息,又悄然打量著周易,在周易身上停留的時間特別長,外貌上,周易和他完全是天壤之別,良久司徒南才轉身看向趙出息,譏笑道“怎么?怕你的三百萬打水漂?還是怕我成為雙面間諜?”
  趙出息哈哈笑起來道“這倒不至于,三百萬么,可能以前我會覺得這是天文數字,不過現在,也不過是一輛車的價格,至于雙面間諜,這個你要真想做,可以試試,我不會阻攔,可欺騙我的后果會很嚴重,你信不信呢?”
  “我若不信,想試試呢?”司徒南骨子里比較硬氣,所以直言不諱道,根本沒有退縮。
  趙出息冷笑道“我知道你能打,就算是瘸了,我未必是你對手,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要真想玩玩,我讓周師叔陪你玩玩,肯定會給你點驚喜,還要試么?”
  司徒南這次沒有再放大話,因為趙出息說完這句話后,已經不動聲色往后退了一步,而他旁邊的周易緊跟著上前一步,似乎等著司徒南出手。司徒南知道這個男人沒有底氣,就不會說這種話,顯然眼前這個長得讓他嫉妒的男人不是什么普通角色,司徒南已經從他身上感覺到危險的味道。
  試試么?
  司徒南不傻,這里是麗都花園,樓上就是他的女人,他得掂量后果,如果自己真敢試試,那就等于和趙出息徹底決裂,后果是什么,他能想到,所以司徒南忍了,自退一步道“如果是想試試我的身手,改天我給你機會,現在說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趙出息忍不住笑出聲道“沒什么事,這不剛過完年么,來問候問候你,怎么?我們就在樓下談?外面冷,不請我上去坐坐?”
  司徒南猶豫片刻,這里他從來沒帶外人來過,幾秒后,最終答應趙出息。
  當司徒南帶著第一位客人進入他不大不小的家時,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女人依舊在客廳等著他,不舍得開燈不舍得看電視,只是安安靜靜的等著,一個男人不管在外面吃多少苦受多少累,有這么一個女人每天晚上等著她回家,這輩子何嘗不算值了?
  看見司徒南,女人忍不住嘴角上揚道“回來了?”
  可當開燈后看見緊隨其后進來的趙出息和周易后,女人瞬間愣住,那笑容也隨之黯淡下來,眼神有些復雜,顯然很意外司徒南今晚會帶別人回家,因為司徒南從來沒有帶別人走進這里,司徒南似乎不知道怎么開口介紹趙出息和周易,不過女人很快便回過神,禮貌客氣道“愣著干什么,不給我介紹介紹你的朋友么?你可是第一次帶朋友回家”
  女人的話,瞬間化解尷尬的場面,平日里冷靜的司徒南此刻卻不知為何有些慌張,連忙道“這個是趙出息,旁邊這個是他朋友,我們有些事情要聊”
  “嫂子好”趙出息笑著喊道,其實當他看見女人的那刻,便有些震驚,因為女人是坐在輪椅上的,趙出息盡量讓自己臉色平靜,不想讓女人覺得尷尬,這里面牽扯太多問題,對于司徒南對于女人對于自己,稍微做的不對,就可能傷到他們。除此之外,女人的容貌同樣不俗,用溫潤如玉形容特別貼切,標準的中國女人框架,額高下巴圓,很豐滿。
  其實趙出息完全想多了,這么些年,女人也好,司徒南也好,早已經淡定了。
  周易只是向女人笑著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女人連忙招呼道“你們坐著,我去給你們泡茶”
  趙出息不想麻煩女人,回道“嫂子,你別客氣,都是自己人,我們隨意點就行”
  司徒南這時走到女人身邊,推著輪椅將女人送往臥室道“你自己先待會,我們聊會事情,很快就結束”
  司徒南如此認真,女人便乖乖聽話,被司徒南推進臥室。
  等到司徒南重新回到客廳的時候,趙出息正在欣賞客廳墻上的山水畫,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頗有些韻味,趙出息雖然不懂,可覺得畫的很不錯。等到回過神的時候,才注意到司徒南已經站在自己旁邊,趙出息隨口道“這畫不錯,我挺喜歡”
  “這是她畫的”司徒南風輕云淡的說道,沒有半點別的意思。
  趙出息驚訝道“嫂子還會畫山水畫?”
  司徒南似乎并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深究下去,招呼趙出息道“坐吧,現在我們是否能聊正事,這么晚,她該休息了”
  趙出息坐下后,淺笑道“沒什么重要的事,這次來,主要想看看你,其次呢,了解了解唐家兄弟的動靜,過段時間,我可能要做點事情,不想出現什么意外?”
  “意外?放心,唐家兄弟最近沒什么動靜,這才剛剛過完年,大家的心思還沒放在工作上,如果要說動靜的話,我聽說,你們圈子那幾位,過年的時候都見過唐家兩位,不知道你怎么想?”司徒南將剛剛得到的消息告訴趙出息。
  趙出息冷哼道“這個我還真沒想到,看來他們已經有恃無恐了,過年都不給我拜年,而是去給唐家兄弟拜年,真不知道誰才是主子”
  “這是你的事,我管不了,如果你需要配合,我倒是可以給你折騰點事情出來”司徒南主動說道。
  趙出息搖頭道“不需要,你只需隨時告訴我他們的動靜就行,好讓我部署周密”
  “隨你”司徒南沉聲道。
  趙出息思索幾秒后問道“司徒南,從你的角度去想,譚鴻儒和唐家兄弟,哪個更難對付?”
  “譚鴻儒”司徒南不假思索的回道。
  趙出息皺眉道“理由”
  “譚鴻儒是真正靠自己打出來的江山,唐家兄弟不過是順勢而為,兩個人能力有限,作威作福罷了,唐家老大自以為是,唐家老二好色見利”司徒南一針見血道。
  趙出息默默點頭道“這兄弟兩的關系怎么樣?”
  “還可以”司徒南回道。
  趙出息冷哼道“有沒有辦法讓兩人出現矛盾?”
  司徒南盯著趙出息,難道趙出息這是要對唐家兄弟動手么?如果是現在動手,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舉,因為他這邊還沒有足夠的底氣。不過趙出息既然問,司徒南自然會回答,玩味道“有倒是有,但很麻煩,而且有可能讓我暴露”
  “要錢還是要人要關系,只要你需要就開口,我盡量滿足,不管付出多少,能讓他們出現裂痕就好”趙出息狠心道,這次可是下大血本。
  司徒南咬牙道“那我就試試”
  玩陰謀詭計,司徒南在行,只要一個人有破綻就行,何況是唐家老二這種破綻頗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