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34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就這樣,齊思無意間的建議,瞬間便被趙出息和王一鳴達成協議,蔣開山真想問問這兩個貨還有節操么?
  王一鳴不像蔣開山,蔣開山重感情,要是別的男人,蕭湘這種級別的女神倒追,估計二話不說便答應了,可蔣開山放不下前一段感情,出現在他周圍的女人不少,可他就是喜歡那個女人,大學時期的蔣開山多低調啊,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就想安安靜靜讀完大學,安安靜靜的喜歡一個姑娘,談一場戀愛,只是這狗血的社會給他上了一課,你安安靜靜,別人未必安安靜靜,你所想的,未必是別人所想的。
  王一鳴不同,這小子就是桃花運不斷,一直廝混于各種圈子,誰讓這丫能說會道,長的過得去,天生就是忽悠女人的情種。不管是他對別的女人有意思,還是女人對他有意思,只要對上眼,王一鳴從來都不會錯過,談感情那是扯淡,爺只需要身體的安慰,如果哪個女人或者女孩對他產生感情,丫比兔子還跑的快。王一鳴比蔣開山看的清楚,因為家里一直告訴他一件事,談戀愛可以隨便來,但婚姻由家里負責,其實不管是蔣開山和王一鳴都清楚,他們這樣的家庭,婚姻必須門當戶對的。只是看誰能想明白,王一鳴一早就明白,所以他遇到的女人們,根本沒有幾個適合她的,就算是他動心了,也會保持距離,絕不會讓自己陷進去,比如安琪,他是對這妞動心了,可王一鳴清楚,他和安琪不會有結果,因為他沒有底氣和能力對抗自己的家庭。
  趙出息跟王一鳴約定,明天或者后天有空一起出來坐坐,他到挺期待王一鳴和朱逸影見面,兩人性格都差不多,朱逸影脾氣火爆,王一鳴玩世不恭,會不會火星撞地球?
  吃完火鍋,眾人來到寬窄巷子一家頗為清靜的酒吧,剛剛過完年,寬窄巷子的游客并不多,生意沒有往日那么火爆,但相比于其他地方,這里已經算是人多,四人坐在院落角落里,聽著差安琪不是幾個檔次的駐唱歌手唱民謠,笑著聊著天。
  蔣開山喝著螺絲刀詢問道“出息,時光酒吧那邊什么情況?陳叔身體恢復的怎么樣?”
  正在低頭回微信的齊思微微抬頭,她最近這段時間都沒去過時光酒吧,但年前聽宋舒雅說起過時光酒吧關門歇業過幾天,隨后齊思便問趙出息知不知道怎么回事,趙出息于是便把發生的事情講給齊思聽,齊思聽后憤憤不平,第二天便跟著趙出息去看陳平庸,那會陳平庸已經出院在家靜養,請了保姆照顧,他的幾個侄女也都輪流陪他,生活還算愜意。至于時光酒吧,趙出息讓曹宇全權負責,更是找人重新設計,年前一直在裝修,正準備過完元宵節,重新開門營業,那會陳平庸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陳叔身體恢復不錯,已經可以下地走動。時光酒吧年前在重新裝修,過完元宵節開門營業”趙出息詳細說道。
  王一鳴不知道時光酒吧發生的事情,疑惑道“怎么,時光酒吧怎么了,老陳生命了?”
  蔣開山生怕告訴王一鳴,這小子又去惹事,反正這事情已經過去,便笑道“沒事,喝你的酒”
  這時候齊思手機響起,齊思有些猶豫要不要掛斷,趙出息瞅見后笑道“你去接吧”
  齊思抿嘴一笑起身對著蔣開山王一鳴笑道“我去趟洗手間,順便接個電話”
  等到齊思起身離開以后,蔣開山這才開口詢問道“出息,昨晚的事情到底什么情況?”
  “什么昨晚的事情?”王一鳴一臉好奇道,這貨就是愛湊熱鬧。
  蔣開山瞪著王一鳴道“別多嘴,聽著就是”
  王一鳴識趣閉嘴,蔣開山那可是敢揍他的主,揍了他,他絕對還不敢還手,誰讓丫老爹比自己老爹肩膀上多顆金星,要知道這一顆金星的差距有多大,有可能只一輩子的距離。
  趙出息皺眉沉思后回道“有些人想惡心惡心我”
  “特么的,誰想惡心你,丫是不是不想混了,出息你給我說,我帶人弄死丫的”王一鳴一聽這話,立刻火冒三丈道,他是真敢干這種事的。
  蔣開山怒了,一腳踹過去道“不說話能死啊,再說話給我滾回去”
  這次王一鳴徹底淡定,一臉委屈的端著酒杯,趙出息哭笑不得,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出息,現在說吧”蔣開山這才看向趙出息,嚴肅道“是不是另外兩位?”
  趙出息堅定搖頭道“不是,他們沒那么大的本事,陳家陳山河的可能性比較大”
  “陳山河?”蔣開山瞬間皺眉起來,陳山河是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川渝幾大紅頂商人啊,跟地方最大的派系方家關系復雜,因為陳山河娶的老婆是方家老爺子的長女,攀上方家這顆大樹,陳山河自然底氣十足,前些年方家一直被幾任強勢大佬壓著,現在整個四川這么亂,方家在這次整合中占了大便宜,愈發的強勢。
  “怎么會是陳山河,你跟他有過節?”蔣開山不解的問道,趙出息要真惹上陳山河,這事情不簡單啊,趙出息的背后站著胡家,陳家的背后是方家,這可有意思了。
  趙出息沉聲道“年前的時候,出過一件事,我差點被陳山河的兒子玩死,真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想我怎么可能吃虧,就把他兒子那晚帶的人,全部打的半死,斷掉小拇指,他的貼身保鏢被老周廢掉單臂,至于他兒子,估計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王一鳴和蔣開山聽完,不禁臉色驚變,玩的這么狠?這件事情整個成都沒有任何消息,至少他們以及他們的朋友沒聽到,可見雙方當事人都選擇了息事寧人。
  蔣開山不禁臉色陰霍道“怎么回事,沒聽你說過”
  “丟人的事,我怎么好意思說,我在牧馬山養了整整一星期的傷才敢出門”趙出息苦笑搖頭道。
  具體怎么回事,蔣開山已經沒有心思去問,他現在確定的是趙出息和陳山河的關系肯定很僵,鬧成這樣,那這次的事情便極有可能是陳山河整的幺蛾子,難怪趙出息會懷疑。
  蔣開山淡淡笑道“能讓你養傷一星期,看來這陳山河的兒子膽子不小啊,有意思,你們沒有緩和的機會?”
  “緩和的可能性不大,估計是不死不休。我就說陳家一直沒什么動靜,原來一直等著呢,有些事情不能明面上做,只能惡心惡心我”趙出息有些不屑道。
  蔣開山不假思索道“沒事,川渝這么大,陳家方家未必只手遮天,有些事情,一時半會爭不出什么,等看長久”
  王一鳴這時候已經憋的不行了,直接喊道“老蔣,我能說話么?”
  蔣開山冷哼道“說吧”
  王一鳴長舒一口氣,然后惡狠狠道“怕他個吊啊,他們陳家真心牛逼么?我倒想看看”
  蔣開山這次沒罵王一鳴,陳家不是惡心趙出息么,那就讓他們還回去。
  王一鳴說完,這時候齊思已經從洗手間回來,三人識趣不再討論話題,開始聊些輕快的事情。
  趙出息見齊思不怎么高興,便問道“怎么了?”
  齊思笑著搖頭道“沒事,是個同事”
  趙出息點點頭,沒說什么。
  在寬窄巷子聊到十點半,兩撥人便各回各家……
  (弱弱的求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