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33 本土圈子

事情就這么結束了?
  顯然不可能,明面上看起來風平浪靜,可下面卻是暗流涌動,那到底是誰在給趙出息穿小鞋,能動用市局副局長的背.景,顯然不小,至少譚鴻儒包括唐家兄弟這個級別,不可能把市局副局長當槍使。
  深夜,睡不著的人很多,趙出息他們剛剛離開方正街成都市公安局,某位值班的警察便已經把消息告訴那位今晚帶隊抓趙出息的副局長,而這位副局長則悄然撥通某個男人的電話,電話接通以后,這位已經貴為三級警監的中年男人心平氣和,似乎根本沒覺得這是怎么回事,呵呵笑道“事情很順利,他們的反應不算慢,不過沒想到會是武警總隊那邊打來的電話,看來趙出息的身份背.景沒有明面上那么簡單,老哥,我可是按照你說的做的,不會出什么事吧”
  “沒事,你一個副局長,他能把你怎么樣?何況,這事老劉也知道,趙出息還沒那么大的本事和能量動你”電話另一頭的男人聲音比較低沉,不緊不慢的說道,顯然這次對付趙出息的幕后使者,是他。
  中年警察隨意搖頭道“這倒也是,敲打敲打他,讓他明白點,別真以為自己是簡影,無所顧忌,這川渝的水深著呢”
  “行了,明天你給你們局長隨便打聲招呼,畢竟武警總隊那邊詢問過,怎么說,想來你知道,誤會么,總歸是個誤會”男人不動聲色叮囑道,算是讓這件事有頭有尾,不至于留下把柄,他相信消息不會從中年男人嘴里傳出去。
  中年男人點點頭,兩人閑聊幾句便掛掉電話。
  趙出息等人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時候已經快凌晨三點,齊思明天還要上班,她現在已經開始在舅舅公司工作,接觸設計以及管理方面的工作,為以后自己的獨立工作室做些前期準備。趙出息便讓她上樓洗澡休息,徐林跟著他回到六號別墅,沒有回自己家。
  芙蓉已經知道趙出息沒事,不過當趙出息剛剛回到別墅,在外地的芙蓉便打來電話,顯然是已經叮囑過六號別墅的人,趙出息回來便通知她,坐在書房陽臺上,芙蓉語重心長的問道“怎么回事?”
  趙出息抽著煙,那一閃一閃的火星如同他的大腦,思索著今晚的事情,回道“不知道,莫名其妙把我抓進去,莫名其妙以誤會把我放出來,顯然是想惡心惡心我,倒沒真敢動我的意思,姐,你說會是誰呢?這可是動用市局副局長的能量,還真瞧得起我趙出息”
  正在青城山里的芙蓉一直沒有休息,等著這邊的消息,要不是今晚有客人,她估計早就在第一時間殺回成都,芙蓉跟趙出息同樣疑惑,沉聲道“譚鴻儒?唐家兄弟?會是這些老對手?”
  “可能性不大,他們還沒那么大的本事讓副局長來抓我,我看應該是別人”趙出息搖搖頭,否認道,這個圈子現在跟譚鴻儒早已經是水火不容,以譚鴻儒的性格,可不屑于干這種事,根本沒有什么水平,也不會有什么收獲,還得動用這么大的人情和人脈,至于唐家兄弟,就更沒有可能了。
  芙蓉狐疑道“不是唐家兄弟,也不是譚鴻儒,那會是誰?”
  芙蓉思索兩秒后,猛然回道“陳山河?”
  趙出息恍然大悟,驚呼道“我怎么沒想到他?”
  冷靜下來后,趙出息冷哼道“有可能,上次鬧的那么大的事情,過去這么久,居然連半點聲響都沒有,陳山河那是什么人,是和簡姨李公權同級別的大佬,吃這么大的虧,怎么能咽下這口氣,雖然他們不占理,可貼身保鏢被廢,兒子被打成那樣,事后就當沒事一樣,不合常理啊”
  “看來陳山河的可能性比較大,給我說說,是哪位副局長,不行我就親自去問問”芙蓉突然冷笑道,那笑容真是讓人不寒而栗,親自問問一個副局長,可不是說說而已,這是底氣。
  趙出息連忙勸住道“姐,你可別亂來,就算是陳山河,他也不敢把我怎么著,想來只是想敲打敲打我,至于以后和他們陳家的關系怎么樣,再說,不著急,我們現在先盯著眼前的事情”
  芙蓉只好放棄這個想法,詢問道“這件事,對我們青城山計劃不會有影響吧?”
  趙出息堅定搖頭道“應該不會,這次,我勢在必得,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
  跟芙蓉聊過以后,趙出息心里便有些譜,知道該怎么做,現在沒必要去惹陳家以及陳家背后的方家,不就是吃點虧么,以趙出息這種錙銖必較的人,遲早會還回來,這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從書房出來后,趙出息將自己的猜想告訴徐林,徐林覺得這種可能很大,不過這事情,現在還真不好說,只能繼續觀望。
  隔天傍晚,蔣開山喊趙出息齊思到西安路老灶火鍋店吃火鍋,冬天尚未過去,火鍋依舊是川渝人的最愛,應該說,不管什么時候,川渝人對火鍋都是最愛。這次,蔣開山帶著回家探親的王一鳴,王一鳴精煉的短發,彪悍的身體,跟以前差不多,想當初這小子對時光酒吧的安琪姑娘很感興趣,現在也不知道還有沒有聯系,北漂的安琪到底過的怎么樣,現在也沒幾個人知道,似乎幾個月前他們還很熟悉,可幾個月后卻已經沒什么聯系,這就是生活,匆匆而過。
  王一鳴和蔣開山先到,好幾個月沒回來的王一鳴樂呵問道“老蔣,趙出息真跟趙出息訂婚了,你確定不是開玩笑吧?”
  王一鳴走的時候,趙出息和齊思才剛剛確定關系沒多久,根本沒到這個地步。說實話,剛開始那會王一鳴覺得以齊思這種高傲的女人似乎不會瞧上普普通通的趙出息,趙出息才到成都沒多久,生活圈子很小,而齊思的圈子已經算是成都中流社會。后來發生蘭桂坊那件事后,王一鳴又覺得齊思不適合趙出息,因為趙出息儼然已經不是普通人,直接進入簡姨的圈子,那是個不同的圈子,跟齊思的圈子根本不是一個價值標準。
  “這有什么真的假的,估計不是今年就是明年結婚”蔣開山隨手打開他們從軍區拿出來的特供茅臺,都是老爺子們喝的,王一鳴今天順了兩瓶出來。
  王一鳴搖搖頭道“也是,我離開這么久,發生的事情應該不少,如果齊思足夠聰明,倒是挺適合他的”
  “一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出息現在的地位是不一樣,你覺得出息應該找個那種背.景深厚的女人,好讓自己以后走的更順利?其實,你知道出息最需要的是什么么?他不是冷血的梟雄,終歸不過是個普通人,他需要的是一個女人給他愛,給他最基本的溫暖和港灣,而齊思最適合她,比誰都適合他”蔣開山和王一鳴是不同的想法,他從一開始就喜歡齊思,因為齊思是真疼趙出息,處處都為趙出息著想,可以在家里給趙出息一個女人能給的東西,也能在外面給趙出息撐起場面。
  如果趙出息真找個背.景深厚的女人,未必是最適合他的……
  王一鳴嬉皮笑臉道“我就隨便說說而已”
  幾分鐘后,趙出息帶著齊思趕到火鍋店,這家火鍋店很有名,早早就排起長隊,還好蔣開山提前打過招呼。
  王一鳴瞅見長發飄飄氣質出眾的齊思幸福的挽著趙出息的胳膊,從走進火鍋店,周圍男人的眼神就聚集在他們的身上,能夠擁有這樣的美女當老婆,有幾個男人不羨慕呢,王一鳴開玩笑道“嘖嘖嘖,出息啊出息,你現在這日子,真是讓人嫉妒恨啊,也不知道齊思是怎么想的呃,就能看上你,真是走狗屎運了”
  趙出息笑罵道“我看你小子是嫌自己不是那條狗么?”
  “我擦,別嘚瑟,有本事根本喝酒,看我不撂翻你”王一鳴一點都不生氣,他開的起玩笑,何況本來性格就大不咧咧,又和趙出息已經這么熟悉。
  趙出息翻翻白眼,給齊思打開加多寶,毫不掩飾的鄙視道“誰先倒下,誰是孫子?”
  王一鳴立刻慫了,嘿嘿道“出息,我們吃菜吃菜”
  跟趙出息比喝酒,那不是找死么?
  齊思笑著鄙視道“就知道吹牛”
  蔣開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就差給王一鳴說,人家現在是兩口子,你一個人就別嘚瑟了
  “怎么,在部隊怎么樣,你好好努力啊,不是說好當上.將軍以后罩我,誰不服斃誰”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王一鳴屁顛屁顛回道“這個得慢慢來,你以為當將軍那么容易啊”
  “我又沒讓你現在當”趙出息沒好氣道。
  王一鳴嘿嘿笑道“老蔣說,你現在在成都混的不錯哦,我是不是以后可以拿你狐假虎威狗仗人勢?”
  “你還用我,省省吧,不裝逼能死啊”趙出息又是罵道。
  蔣開山懶得理會這兩個貨,端起酒杯道“喝酒喝酒”
  酒過三巡后,話題便多了起來,趙出息自然而然的問道“一鳴,你和安琪還有聯系么?”
  說到曹安琪,王一鳴有些失落,狠狠的嘆氣道“剛開始有聯系,后來不搭理我了,我在部隊也忙,再后來她換手機號了,徹底沒聯系了,我也不知道這妞在北京過的怎么樣,不過要是讓我知道誰欺負她,分分鐘殺到北京”
  “你先能找到她再說”蔣開山不加掩飾的打擊道。
  王一鳴嬉皮笑臉道“我對感情沒啥要求,只要是個女的,性格合得來,長的過得去,不至于我討厭,這就行了,錯過曹安琪,我肯定還能遇到別人,沒啥”
  雖然王一鳴是這么說,可幾人能感覺到,他多少有些喜歡安琪。
  這時候齊思低聲對著趙出息說道“老公,我感覺一鳴很適合一個人?”
  “誰?”趙出息疑惑道。
  齊思淺笑道“逸影,你不覺得么?”
  齊思說完,趙出息眼前一亮,覺得齊思眼光獨到,這兩人真的挺靠譜,兩個人不管性格還是年齡再者家庭背.景條件都很適合,說不定就真能在一起,想到這,趙出息立刻說道“一鳴,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
  “漂亮么?”王一鳴聽到這話,眼睛放光道。
  趙出息點頭道“漂亮”
  “身材好么?”
  “絕對好”
  “有氣質么”
  “有”
  “那還說個屁,趕緊介紹啊”
  “行,明天拉出來一起吃飯,到時候你們聊聊”
  “臥槽,夠兄弟”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蔣開山看著怎么想嫖客和拉皮條的?
  齊思也感覺哪里有些不對,難道自己說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