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432 忙碌的春節二

兩輛警車當街逼停趙出息的奔馳g65,這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還好周易的技術過硬反應迅速,不然真有可能撞上警車,如果真那樣,可就有意思了。
  周易瞇著眼睛,整個人注意力集中,全神貫注盯著已經下車靠近他們的公安叔叔們,詢問趙出息道“怎么辦?”
  趙出息不知道什么情況,可能讓這幫人興師動眾,說明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那只能靜觀其變。旁邊的林靜有意無意握住趙出息的手,有些擔憂,她到目前為止依舊不清楚趙出息的身份,可知道能認識陳野,那絕對也不簡單。
  趙出息拍拍林靜的手笑道“沒事,可能是誤會”
  說完趙出息便拉開車門,同時對周易吩咐道“周師叔,我們下車”
  當趙出息帶著林靜下車后,數位如臨大敵的警察們已經圍住奔馳g65,手里拿的可都是黑洞洞的槍,這讓趙出息更加的疑惑,怎么會如此大的陣勢?周易守在趙出息面前,保證趙出息沒有什么危險,有槍就以為牛逼,周易可以保證在幾秒內奪到一把槍。
  “不許動,全部趴在車上”帶頭的中年警察對著趙出息他們喊道,極為嚴肅和兇狠。
  趙出息淡淡笑道“你們是哪個局的?我想這應該是個誤會”
  趙出息剛說完,幾把槍口全部對準他,旁邊的警察徑直吼道“給我趴在車上,別廢話”
  周易已經隱約有些動怒,趙出息生怕周易師叔沖動,真要是襲警了,沒事都有可能變成有事,微怒道“周師叔,照他們說的做”
  趙出息按照要求,示意林靜學著自己的樣子,雙手趴在車上,周易猶豫后最終也是照做,事情太過突然,根本容不得他們做出任何反應。
  等到三人照做以后,帶頭的中年警察這才開口道“我們懷疑你們跟一起販毒案有關,現在需要你們協助我們回去調查,全部帶走”
  數位警察一擁而上,將趙出息周易以及林靜全部用手銬銬住,趙出息看向林靜,實在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讓你跟著受委屈了,可能是我的對手干的”
  林靜還算沉穩,搖搖頭,示意趙出息自己沒事。
  就這樣,趙出息他們被警察帶上警車,拉往市公安局,奔馳g65則被同行的警察開走……
  幾個小時過后,已經是凌晨時間,趙出息獨自坐在市公安局的某間房間里,他和林靜以及周易被分別關在三間房間里,沒有人審訊,也沒有人搭理他們,就這樣讓他們獨自待著,至于手機等通訊工具則被沒收,今晚的事情極其的詭異,讓趙出息不得不深思到底怎么回事,難道是有人要對自己動手,或者是有人要對這個圈子動手,故意用關系把自己限制在這里,想到這,趙出息不禁擔憂,如果真是這樣,那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自己完全不知道。
  趙出息沒有任何辦法,他現在只能安安靜靜待著等消息,或者等外面的人發現自己不見,然后尋找自己。
  正如趙出息所想的,凌晨最先發現趙出息失去蹤跡的是齊思,因為晚上睡覺前,如果不住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齊思肯定會打電話跟趙出息煲會電話粥,可是今晚躺在家里床上的齊思打過數個電話后,發現趙出息的手機一直關機,這讓她不禁有些擔憂,隨后便忍不住打電話給周易,發現周易的也是關機,意識到不對,于是齊思只好打電話到牧馬山詢問趙出息有沒有回去,得到的答案是沒有,這下齊思不禁擔心起來。
  牧馬山那邊迅速將趙出息以及周易失蹤的消息告訴芙蓉黃土,隨后芙蓉黃土便聯系齊思,所有人都緊張起來。齊思想到趙出息晚上說過和蔣開山去喝酒,便立刻打電話給蔣開山,蔣開山皺眉回道他們不到十點便已經分開,至此齊思確定趙出息失蹤了,平白無故的失蹤了。
  蔣開山讓齊思不要著急,等他打幾個電話問問,隨后蔣開山想辦法通過陳野那邊找到林靜的電話,打過去,自然是關機,然后又找林靜朋友拿到林靜家里電話,詢問林靜有沒有回家,結果也一樣。
  確定趙出息出事后,蔣開山直接開車離開軍區司令部來找齊思,而這個時候趙出息失蹤的消息,包括徐林在內的幾位高層已經知道,徐林宋青瓷王勝河吳道宇齊聚在徐林的家里,畢竟牧馬山離市區太遠,齊思緊隨其后趕到,蔣開山按照位置也向著徐林家里趕來。
  當齊思趕到的時候,眾人正在討論到底怎么回事,齊思焦急的詢問道“老徐,怎么樣,出息有消息沒有?”
  宋青瓷趕緊拉住齊思,安慰道“齊思,你別慌張,我們剛剛想過,他們絕對不可能出事,以老周和出息的身手,沒有十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把他們怎么樣,何況到現在為止,我們并沒有接到消息說今晚哪里有動靜”
  “那他們能去哪里?”齊思盡量讓自己冷靜的問道。
  徐林回道“車沒見了,人也沒見了,只要找到車,就能找到人,我們已經吩咐下面的人找那輛奔馳g65,奔馳g65比較顯眼,應該能找到,或許,他們自己有事情要處理”
  吳道宇見齊思有些心慌,便說道“放心吧,嫂子,我們下面那么多人,現在消息已經放出去,想來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如果找不到,我們再想辦法”
  齊思眉頭緊鎖,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讓她如何不擔心,何況她自己也清楚,趙出息的敵人很多,明處的暗處的,說不定便有鋌而走險的。齊思心里已經做好打算,如果過會還找不到,那她就打電話給胡姨,自己這邊沒有什么辦法,胡姨關系人脈那么廣,應該有辦法。
  徐林像是猜到齊思的想法,走過來小聲道“先不要通知胡家,我們的力量未必比胡家差,等等再說”
  齊思嘆口氣,無奈點頭。
  這里并不需要多少人,于是王勝河和吳道宇便離開徐林家,帶人繼續尋找線索。
  約莫十幾分鐘后,蔣開山終于姍姍來遲,本來他已經要睡了,卻被齊思的電話吵醒,誰讓趙出息是他兄弟,況且趙出息失蹤前和他在一起,于情于理他都必須趕過來,見到齊思和老徐后,蔣開山皺眉問道“怎么樣?找到沒有?”
  齊思有些委屈的搖頭。
  蔣開山抱著齊思的肩膀道“沒事的,那丫福大命大”
  “我們下面的人已經在尋找,還沒什么消息”徐林知道蔣開山背.景比較大,說不定有些辦法。
  蔣開山第一時間想到“有沒有動用公安系統?”
  徐林不加掩飾的搖頭道“我們在這方面的關系比較淺,用得上的關系也已經去用”
  這是實話,趙出息芙蓉這幾個級別可能認識些大佬,但徐林畢竟負責的是西蜀集團,吳道宇現在還沒到臺面上,都是些小關系,頂多是分局的領導,這種事情上,能用的太少。
  蔣開山沒廢話,直接道“沒事,讓我來”
  說完,蔣開山拿出手機便往出走,齊思以及徐林知道,蔣開山這是動用自己的關系。
  幾分鐘后,蔣開山回來道“我已經讓市交警大隊的朋友查詢今晚九點以后道路監控視頻,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我和出息是九點多從蘭桂坊分開的,我有事先走,讓他送我朋友回家,我朋友電話也關機,沒有回家,應該和他們在一起”
  蔣開山這話,有意已經將趙出息和林靜的關系撇開,算是幫趙出息擦了屁股,不得不說他心思慎密。
  “這樣也好,我們上下配合,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芙蓉黃土不在,徐林顯然是主心骨。
  事情比想象的要快,數分鐘后,吳道宇打來電話告訴他們終于有消息了,有幾位出租車司機今晚九點四十左右,在濱江東路與天仙橋南路的丁字路口見到兩輛警車逼停一輛白色奔馳g65,那輛奔馳g65已經確定無疑是主子的車,他們已經在查,是哪個局的人。
  蔣開山聽到這消息,直接打電話讓朋友調視頻,證明了吳道宇消息的確切性,而且通過車牌,市交警大隊那邊直接確定這兩輛警車是屬于市公安局的。蔣開山懶得廢話,連續撥通幾個電話,隨后帶著齊思和徐林直奔市公安局。
  凌晨兩點,趙出息依舊坐在黑暗的房間里發呆,絲毫沒有睡意,當房間門被打開的時候,刺眼的燈光讓趙出息忍不住閉上眼睛,他只聽見齊思熟悉的聲音跑向自己,趙出息知道,他們終于趕到了,慶幸的是比自己料想的時間要快。
  當趙出息睜開眼睛,齊思已經在自己面前,略帶哭腔的問道“出息,你沒事吧,你沒受傷吧”
  趙出息已經看見,除過齊思,還有蔣開山和老徐,果然是自己最親密的戰友,看向齊思,趙出息笑道“沒事,就是在這里坐了會”
  蔣開山對著身邊的警察惱怒道“看個屁,還不打開手銬”
  很快趙出息的手銬便被打開,趙出息甩甩胳膊,摸著齊思的頭發安慰著,知道她一定很擔心很著急。至于和蔣開山以及徐林,趙出息什么話都沒說,畢竟這里不適合。
  走出房間后,趙出息詢問道“林靜和周師叔呢?”
  蔣開山回道“他們都沒事,和你一樣,都只是被關在房間里”
  “市局這邊怎么說?”趙出息陰著臉道。
  趙出息能被放,說明已經沒什么事,蔣開山的關系也已經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回話道“今晚帶頭的是市局副局長兼刑警大隊大隊長,這家伙現在不在市局,打電話過來說是個誤會,他們的情報有誤”
  “還真是個誤會?”趙出息冷笑道,傻子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要不是自己的人趕到,自己肯定被關至少一晚上。
  蔣開山和趙出息相視一眼,沒再多說什么。
  緊接著趙出息詢問老徐自己最擔心的事情道“老徐,圈子沒什么事吧?”
  “沒事,只是你失蹤的消息芙蓉黃土都已經知道”徐林低聲說道。
  趙出息終于放心道“那就好”
  等到走出市局后,周易帶著林靜已經在奔馳g65旁邊等著他們,還有及時趕來的吳道宇和王勝河,寒風里,林靜臉色有些蒼白,儼然是被嚇住了,見到趙出息后,終于恢復些神采,可是很快便看見摟著趙出息胳膊的齊思,瞬間又淡定下來。
  趙出息走到林靜面前,尷尬道“不好意思,讓你跟著受苦了”
  林靜搖搖頭回道“我還好”
  這時候,趙出息知道和林靜沒什么要說的,便對著蔣開山道“開山,你送林靜回去吧”
  蔣開山點點頭,時間已經太晚,今晚肯定不會說什么,反正明天他要和趙出息吃飯,到時候再說。齊思覺得林靜很熟悉,好像一個明星,卻不知道林靜就是那個明星。
  蔣開山離開后,眾人便上車回牧馬山。
  回牧馬山的路上,趙出息不說話,只是在想,真特么是誤會么?顯然不可能,那這是誰在敲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