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30 忙碌的春節一

按照老黃歷來說,初七這天諸事不宜,是不宜出門的,趙出息不知道成都這邊有沒有這樣的規矩,總之祁連縣那邊有,趙出息記得小時候老村長記這些東西特清楚,就跟算命先生似的,老村長說他這是跟老和尚學的,可是趙出息從來沒見老和尚說過這些東西,老和尚倒是沒事讓他去多看點經書,說他耳朵大而肥厚,圓而有珠,比較有佛緣。趙出息清楚的還記得,老和尚說如果耳朵不好頭也不夠圓,這樣的和尚絕對沒有遁入空門。
  趙出息哪管這些事,諸事不宜就諸事不宜,反正自己福大命大,那么多次都沒死了,還能今天死了不是?
  趙出息沒帶別人去,只讓周易跟著自己,不過去之前告訴過芙蓉,總要知會一聲。
  當看見簡姨的時候,趙出息覺得,跟上次相比,簡姨顯的更加平易見人,身上沒有那種自然而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看起來在牢獄中的修身養性,對于簡姨來說,算得上一次重生。趙出息能夠想象,這么些年來,簡姨獨自支撐這個圈子有多累,外人看到的是她的風光,可誰能看到她的辛酸,進來也好,終于可以放下一切,不用操心。
  和以往一樣,趙出息和簡姨單獨坐在一間屋子里,除過門口有獄管,房間里從來不會有監視的人,簡姨能有這待遇,顯然是有人打過招呼的,不可能讓她在監獄里吃苦,整個監獄上上下下,還真沒人敢對簡姨無禮。
  簡姨穿著簡單合體的衣服,趙出息給簡姨倒杯水,嘆氣道“姨,這應該是你第438章日沒什么概念,這里面可比外面清凈,你說是不,今年你自己應該有體會”簡姨面帶淺笑道,似乎已經猜到趙出息的春節過的很忙碌。
  第一年,以后還有第二年,第三年,至于哪一年結束,還未知。
  趙出息悻悻一笑回道“看來姨能想到,唉,是啊,我自己多少倒有些不適應,以前過年,哪有這么熱鬧,大多時候都是孑然一身”
  “慢慢你就習慣了,到時候你就羨慕以前的生活了,人都是如此,圍城里外么”簡姨呵呵搖頭道,她倒覺得現在的生活很滋潤。
  趙出息想想也是,俗話說就是犯賤。
  “你跟齊思訂婚我沒去成,倒有些遺憾,如果你不忌諱的話,下次來見我的時候,把齊思也帶上,如果她愿意來”簡姨有些失落的說道。
  趙出息微愣,沒想到簡姨會說這話,似乎想到什到什么,不禁有些后悔這次沒帶齊思來,連忙回道“本來要帶她來,我的事,她現在都知道,只是這次不方便,下次一定一起”
  簡姨點點頭,突然一改剛剛平淡無奇的氣勢,眼神如炬的盯著趙出息道“說說吧,這次來見我,想說些什么事”
  趙出息剛剛已經挑明,這次沒帶齊思來是不方便,不方便,那說明他有事要和簡姨說,這點意思,簡姨自然明白。
  趙出息坐直身子,一本正經的回道“姨,我想動賀元山、郭青松、劉嵩”
  簡姨詭異的笑了起來,回道“你不是一直都想動他們么?”
  “這次不是說說而已,是真要動,我已經做好準備,也做好了失敗的準備”趙出息堅定不移道。
  簡姨搖頭苦笑道“如果已經做好失敗的準備,那最好還是別動,你覺得你有失敗的機會么?你知道你失敗意味著什么?想好這些,你再考慮該不該動,什么時候動”
  “我自然不想失敗,成功率在六七成左右,我想爭取,不然再這樣耗下去,對我有弊無利,在夾縫中生存,畢竟充滿危險”趙出息不知道簡姨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繼續說道。
  簡姨沉聲道“如果失敗了,你打算怎么辦?”
  “養精蓄銳,東山再起”趙出息直言不諱道,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簡姨反問道“那你可知道,我用多長時間,打下這份基業?”
  “二十年”趙出息平靜道。
  簡姨呵呵道“二十年,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你真能用二十年再走我這一條路?”
  趙出息似乎明白簡姨的意思,回道“姨,如果我不去做這些事,那姨選擇我干什么?今天我來只是告訴姨一聲,不管姨支不支持我,同不同意,我都會這么做,不拿下他們,我接下來將無法有任何動作。何況,劉嵩郭青松想殺我,杜西南死于賀元山之手,我有什么理由留著他們,留著他們,等于給我留下隨時可以爆炸的炸彈”
  “這些我知道,不錯,有底氣說這些話,看來我沒選錯人。既然你已經選擇這么做,那就去做,記住我說的話,你就算是把這點家當全部敗光,只要你覺得做得對,那就去做吧”簡姨語氣輕緩道,看來剛開始只是在試探性的問趙出息一些事情。
  得到簡姨的支持,趙出息瞬間充滿信心,不然簡姨若不同意,趙出息就算執意去做,心里還是會不舒服。
  趙出息猶豫片刻問道“姨,他們畢竟是元老,我用不用留下他們一條命?”
  “怎么,還不放心我這邊?出息,你心里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別忌諱我,就算我不答應,你覺得他們活著對你有危險,就要斬草除根永絕后患,不要心慈手軟”簡姨知道,趙出息這是在顧慮自己這邊,畢竟這幫老臣跟著自己都已經很多年,如果做的過了,自己會不會反感。
  趙出息更加堅定道“姨,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簡姨默默點頭,對趙出息頗有些欣賞。
  趙出息想想還有另外一件事,這件事比前一件事更重要,關于自己的前途,也關于圈子的前途,更關于很多事,趙出息眉頭緊鎖,心事重重。簡姨自然能看出趙出息還有事,詢問道“怎么,還有事?”
  趙出息頭疼道“是有件事,只是不知道該不該說,可能說出來,姨會不高興”
  “說吧,還有什么事能讓我不高興的,我很期待”簡姨同意道。
  這是趙出息想了很久的事情,如果這步棋不走,自己無法向胡家那邊交代,可要是走了,很有可能給自己埋下危險。
  “姨,我想把西蜀集團和圈子徹底獨立分開,以后,西蜀集團是西蜀集團,圈子是圈子,分開獨立,相輔相成”趙出息緩緩說道自己想要說的事情。
  簡姨遲疑片刻,她可不覺得事情會這么簡單,笑道“具體點”
  趙出息心有顧慮道“以后西蜀集團徹底漂白,不和圈子有任何瓜葛,利益分成從明面轉向臺下。灰色方面則由其他人負責,包括最終利益分配”
  “你自己想的,還是別人建議的”簡姨沒著急著說什么,只是詢問道。
  趙出息如實道“別人建議的,而我不得不這么做,如果不這么做,我就會被人握住把柄,不管姨信不信,我都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這個圈子,我有自己的難言之隱”
  “我信”簡姨根本沒遲疑,要是不信趙出息,又怎么會選擇趙出息。
  至于什么把柄,什么難言之隱,她懶得去問,也似乎能想到。
  趙出息很意外,也很激動,有些感動的盯著簡姨,簡姨淡淡一笑,卻似乎在想些事情。
  “姨,我想把灰色方面,全權交給黃土負責,我這次來,就想問姨一句,黃土能不能信”趙出息開門見山道。
  趙出息很認真很嚴肅,簡姨卻反問道“你覺得能不能信?”
  趙出息微愣,直接道“我不知道”
  “你跟黃土已經相處幾個月,以你對他的了解,你覺得能不能信?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是說你真的什么都不管,只是以后灰色方面徹底放權,但如果黃土不能忠于你,遲早會給你挖下大坑,是這個意思吧?”簡姨淡淡說道。
  趙出息點頭,不否認這個意思。
  簡姨呵呵一笑道“出息,記住自古一句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你真信不過,那就別用,不然自己心里不舒服,我只能給你這么說,何況,說句實話,你現在能用的人不多,有些事,換位思考下,我就知道你的想法”
  簡姨這句話,直接挑明一切,趙出息不禁愣住,難道說,自己在想什么,簡姨都知道?
  趙出息咬牙道“說實話,我偏向于信任黃土,至少目前所有人里,我只能信他”
  “那你還用問我,你不已經有答案了么?”簡姨不禁搖頭苦笑道。
  趙出息覺得自己不能優柔寡斷,當斷立斷道“我選擇相信黃土,以后圈子基本事情由黃土負責”
  “這就對了”簡姨起身輕笑道,看來她早就想到,趙出息還是會信黃土,自從趙出息接班后,黃土的位置確實是水漲船高,希望這船不會翻了。
  想要問的事情,想要說的事情,都已經問完說完,趙出息叮囑簡姨注意身體,答應下次帶齊思來看她,便離開這里。
  當趙出息走后,簡姨眼神看起來有些深邃,小聲道“選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