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429 過年了

任何朝代,任何社會,不管東西方,都會存在社會階層這個東西,這是人類文明進化到一定程度的衍生品,永遠都不可能消失,站在金字塔尖的往往是那么一少撮人,大多數普通人都是底層的奠基物,對于頂層人物自然而然心生敬畏。
  對于趙出息來說,如今身居高位的柳學仕,就是這座金字塔的頂層人物,至少趙出息目前認識的這些所謂大佬,如果柳學仕想要毀掉它,那就是輕輕松松事情,包括自己。權利往往比金錢更吸引人,因為權利可以翻云覆雨。
  不高不低灰磚青瓦的兩層小樓看起來有些年頭,周圍被高聳的樹木圍繞著,院子里種著些花花草草,最近這段時間,被剔除出這座權力中心的人有太多,自然也有人補缺進來,踏進這個如同達摩斯之劍的名利場。
  不知道是今天天氣陰霍或者太過寒冷的原因,也或許是心里原因,縱然已經抱著九死一生心態的趙出息,可心里還是沉到谷底,比上刑場都要讓他頭疼。
  齊思知道得緩解趙出息的壓力,她自己也清楚,老爺子讓趙出息來拜訪這樣的大佬,顯然用意頗深,如果能和這樣的大佬交好,趙出息以后的路也會好走點,畢竟這個社會如今很現實,沒有關系和人脈,想干什么事都不可能。
  趙出息手里提著土特產,齊思緊挽著趙出息的胳膊,兩人不緊不慢的走到門前,齊思按響門鈴,淡定的等待主人來開門。
  二層小樓客廳里,三個男人正在談笑風生,柳學仕坐在中間位置,放著杯剛剛泡好的竹葉青,旁邊的沙發上的男人略顯富態,卻又讓人感覺沒什么架子,他的鼻子很大很周正,聽見這門鈴聲后,笑呵呵道“我猜,他來了”
  坐在柳學仕右邊的男人不茍言笑,看起來比柳學仕還要嚴肅,跟鼻子周正的男人是兩個不同的類型,男人抬起手腕,看眼時間,手表是最普通的海鷗,不值幾個錢,低聲道“十點半,時間把握恰到好處,太過謹慎”
  柳學仕搖搖頭,戴上自己的眼鏡,對于兩人的話不置與否,本來保姆已經去開門,柳學仕卻對著正在洗水果的妻子周琦道“老周,你去開門”
  聽到柳學仕的話,保姆識趣止步,然后轉身離開回到自己房間。一般情況,如果沒有外人,柳學仕會喊妻子周琦老婆,他兩感情確實不錯,結婚十多年了,以前在同一單位,周琦很漂亮,當時追的人很多,就算是現在,她也是風韻猶存,特別有貴婦的味道,身材根本沒有走樣,保持的很不錯,很難想象,她的女兒都已經上高中了。
  盤著頭發的周琦帶著笑意緩緩走到門前,根本沒有看外面是誰,直接開門,看到站在門前的男女后,周琦知道,他們便是柳學仕昨晚說的趙出息那孩子,能讓胡雨嘉當半個兒子,能讓老爺子親自開口,周琦不笨,知道這孩子跟胡家的關系不簡單,根本沒有遲疑,看起來很隨意的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肯定是出息和齊思吧,我們家老柳正念叨著呢”
  趙出息和齊思連忙喊道“周姨好”
  “沒想到齊思這么漂亮,出息有福氣啊,來來來,外面冷,趕緊進來”周琦接過趙出息手里的東西,客氣的迎進來,也沒說什么來不該帶東西,這話不該她說。
  當趙出息和齊思走進二層小樓后,趙出息正準備尋找柳學仕的身影,可卻看到客廳里坐著三位男人,柳學仕自然在,只是另外兩位又是什么身份,趙出息腦子轉的賊快,知道能走進這省委大院小樓的,肯定不簡單。
  周琦看向略顯富態的男人半開玩笑道“老楊,你還真沒說錯,真是這兩個孩子”
  趙出息帶著齊思走到客廳里后,沉穩道“柳叔過年好”
  齊思很乖巧的微微點頭道“柳叔叔過年好”
  給柳學仕拜完年,由于不知道其他兩位男人的身份,趙出息和齊思只是笑著客氣點頭。
  在趙出息齊思開口拜年的時候,柳學仕已經起身,笑著開口道“齊思要比照片漂亮,本來你們訂婚,我答應要去,后來有事情耽擱了,不過結婚,我肯定去”
  “那我們等著柳叔叔到時候喝喜酒”齊思主動回應道,這讓富態男人微微點頭,這女人很聰明。
  柳學仕妻子周琦一個眼神,周琦便把趙出息他們帶來的東西拿了進去,顯然柳學仕沒把趙出息當外人,也是,如果是外人的話,那今天估計就不會有別人。
  招呼趙出息和齊思坐下,嚴肅男人起身坐在富態男人身邊,齊思和趙出息緊挨著坐下,柳學仕這才打算介紹其余兩個男人道“這兩個叔叔,你應該聽老爺子說過,市里的老楊,省政府的老吳”
  聽完柳學仕的介紹,趙出息終于明白些意思,有些意外和驚訝,今天來的這兩位可都不簡單,本土派圈子里的絕對大佬,副市長楊開泰,省政府秘書長吳長清。
  “吳叔叔,楊叔叔”趙出息不緊不慢的喊道,齊思隨后跟著,禮貌客氣,不嬌柔做作。
  楊開泰笑瞇瞇道“齊思,你看我們兩能參加你和出息的婚禮不?不過我們的紅包肯定沒老柳厚啊”
  “兩位叔叔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我們哪敢再要紅包,只要兩位叔叔能來就行,我們肯定高興。齊思可記住兩位叔叔的話了,到時候兩位叔叔不來,那我可要給老爺子說”齊思笑著打趣道,語氣并沒有那么的夸張。
  楊開泰樂呵道“放心,這話都說了,還能不去,人肯定去,紅包也肯定會帶”
  沒過多會,周琦從房間里出來,然后繼續去洗水果,齊思連忙起身道“周姨,我來幫你”
  顯然,齊思是有意要給幾個男人騰出時間,她不知道其余兩人身份,但能猜出同樣不簡單,因為這位楊叔叔可是喊柳學仕老柳的,關系自然不差。
  齊思離開后,氣氛瞬間便變的不一樣了。
  吳長清沉聲道“出息,你們西蜀集團最近好像動靜不小,我在省里都聽到些事情”
  趙出息沒想到這個吳叔叔直接開門見山了,思索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都是下面的人在弄,我只是個甩手掌柜”
  “不錯,懂得放權很好,只要順著這個方向,西蜀集團的發展會成為省里的模范”吳長清不動聲色道“老楊,你不是說要去西蜀集團看看么,怎么沒見動靜?”
  楊開泰呵呵笑道“本來是年前要去,結果事情太多,沒去了,只能等到年后”
  趙出息趕緊道“楊叔來我們西蜀集團視察工作,對我們來說是肯定,到時候我陪楊叔好好看看”
  “出息別緊張,我就是隨便看看”楊開泰見趙出息有些小心翼翼,便隨口道。
  一直不說話的柳學仕這時候才開口道“出息,我們這些人都是跟著老爺子出來的,老爺子對你寄予厚望,我希望你也別讓我們失望,西蜀集團現階段做的很不錯,希望你別驕傲,可以再接再厲”
  趙出息有些尷尬,自己根本沒操心的事情,沒想到在這些人眼里,卻倒成了成績,不得不說有趣,也是,他們顯然是希望西蜀集團走比較正規的路線,如果走歪路,那估計自己離死不遠,可自己一時半會也脫離不了簡姨的路線。
  不管如何,趙出息還是得回道“柳叔放心,我一定會加倍努力”
  楊開泰這時候嘆氣道“簡影真的是可惜了”
  趙出息臉色微變。
  吳長清微微皺眉道“一步走錯,步步走錯,不能怪誰”
  柳學仕盯著趙出息道“所以該怎么走好每一步,得小心謹慎,我們都是如此,錯了就很難再回頭”
  趙出息沒說話,也真不知道說什么。
  還好,接下來的時間里,柳學仕等人沒再給趙出息施壓,這讓趙出息頗為輕松。
  午飯,趙出息是在這二層小樓里吃的,楊開泰和吳長清都留下來吃午飯,飯桌上有周琦跟齊思調整氣氛,沒有客廳里那么的壓抑,趙出息還算輕松。
  吃過午飯,趙出息和齊思沒待多久,就先離開省委大院,等到奧迪a6l開出省委大院,趙出息整個人長舒一口氣。
  趙出息走后,還沒走的楊開泰笑道“沒有我想的那么難”
  “就怕是藏的深啊”吳長清搖頭道。
  柳學仕沒說話,只是深思,趙出息真的這么簡單?
  大年初三很快便過去,初四,范離來六號別墅給趙出息拜年,徐林也終于帶著那位癡癡等著她的女人來到牧馬山,齊思自然在,趙出息已經給她說過,加上宋青瓷,牧馬山的氣氛很融洽。
  當趙出息見到這位嫂子后,不得不說,徐林真的找到歸宿了,這是個絕對勤儉持家的女人,身上那種高中老師的氣質很安靜,笑起來像陣清風,難怪會讓老徐心動。
  宋青瓷和齊思很喜歡這位跟她們年齡差不多的嫂子,畢竟能等老徐這么多年,就已經讓她們很感動。
  初四過去以后,春節就算過去了,六號別墅偶有客人回來,都是這個圈子的,比如陳濤之類,可賀元山郭青松劉嵩三人,依舊對趙出息是那副態度,趙出息并不生氣,這樣總比虛偽敷衍要好。
  大年初七,西蜀集團開始上班,趙出息也在這天,去見簡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