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28 路還長著

第四百三十八章忙碌的春節(下)
  齊思本不過是普普通通的空姐,家庭條件在成都屬于中產階級,生活情調屬于小資,不用關心太多東西,比如時事政治、經濟民生等等,可不關心這些不代表她不知道省委組織部長是什么身份,畢竟跟著朋友親戚,算是能接觸到些上層社會消息。省委組織部長那可是省部級大佬,整個四川的執牛耳者,真正掌握一省權利的大佬,隨便說句話都能讓官場抖一抖的,趙出息明天要去給他拜年,難怪此刻趙出息有些忐忑不安。
  趙出息望著窗外發呆,良久齊思才回過神,直起身子看向趙出息詢問道“你不想去,那能不能不去?”
  不去,哪有這么簡單,老爺子開口的話,絕對不可能收回去,趙出息不去,等于徹底認慫,這會讓老爺子對他失望。捏著自己生殺大權的柳學仕,老爺子這邊本土派圈子的核心人物,應該說旗幟,趙出息知道與之接觸的利與弊,所以趙出息深呼吸道“去,為什么不去呢?”
  齊思一臉疑惑,沒想到只是一會,趙出息的態度便徹底轉變過來……
  將齊思送回蜀都花園,車停在小區外面,趙出息獨自把齊思送到樓下,齊思現在愈發的黏著趙出息,一分一秒似乎都不愿分離,兩個人雖說確定關系已經好幾個月,可在一起的時間卻沒多少,送給趙出息一個熱吻后,齊思這才依依不舍的上樓,叮囑趙出息明天早上必須來早點。
  趙出息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六號別墅相比于昨晚除夕比較安靜,黃土有事不在,客人們都早已離開,薛姨也已經休息,芙蓉姐和宋青瓷在聊天,趙出息似乎猜到宋青瓷今晚不會回去,也沒想太多,直接上樓洗澡準備早點休息。
  趙出息剛洗完澡,穿著浴袍坐在三樓客廳里準備看會晚間新聞,沒多久宋青瓷不出意外便上樓,這三樓很少有人上來,畢竟簡姨以前定過規矩,如果是以前,宋青瓷可不會這么大膽,簡姨的脾氣看似無欲無求,其實只要挑戰到她的底線,那憤怒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的。只是現在這六號別墅的主人是趙出息,宋青瓷才不會有那么多的忌諱。
  在這六號別墅里,今晚又沒什么人,所以宋青瓷穿的比較隨意,只穿著黑色帶著蕾絲花邊的睡衣,披著披肩,踩著粉色的棉拖便跑到三樓,趙出息瞅見露出修長大白腿的宋青瓷,沒好氣的說道“穿這么少,不怕感冒?”
  宋青瓷自然的坐在趙出息的旁邊隨口道“六號別墅這么暖和,怎么可能感冒,你剛回來?”
  趙出息瞥眼宋青瓷道“我什么時候回來,你還能不知道么,這可不是我喜歡的青瓷啊”
  宋青瓷被揭穿,也沒什么不好意思,聽到樓下停車的聲音,她便已經知道趙出息回來,只是不知道齊思有沒有跟著,詢問周易后才知道,齊思今晚不回來,宋青瓷這才放心來到三樓。
  “明天你什么安排?”宋青瓷好奇道,對于趙出息的所有事,宋青瓷都想知道。
  趙出息沉聲道“明天要去齊家,怎么你有事?”
  “沒事,范離打電話說想過來給你和徐林拜年”宋青瓷隨口說道,西蜀集團里,除過趙出息和徐林,她和范離算是走的最近的,范離在工作上也沒少幫她。
  趙出息好笑道“這小子現在開竅了?知道怎么為人處世了,估計是怕我這個老板不順心,把他炒魷魚了吧。明天算了,后天我也有安排,初四吧,到時候聚聚,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見見我們老徐金屋藏嬌的那位嫂子”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宋青瓷便知道趙出息接下來兩天都有安排,笑著回道“那行,回頭我給他說”
  “不早了,早點休息吧”趙出息起身,不動聲色的說道。
  宋青瓷故意打趣道“長夜漫漫,無心睡眠,要不要我晚上陪你”
  “你真不怕我把你吃了?”趙出息哭笑不得到。
  宋青瓷起身抱著趙出息的腰,緊緊的貼著趙出息,安安靜靜的說道“就讓我抱一會,只一會就行”
  趙出息本想松開宋青瓷的胳膊,最終還是心軟,任由宋青瓷抱著,他不能給她什么,但一個擁抱一會時間,還是會盡量去滿足她……
  隔天早上起床,趙出息起的很早,繞著蔚藍卡地亞的湖濱路勻速跑了五圈,回來洗完澡換好衣服便獨自開車帶著昨天胡雨嘉準備好的東西前往蜀都花園,這會才不過早上九點,趙出息給齊思打電話,這妞也不知道昨晚干嘛了,罕見的居然睡起懶覺。
  到蜀都花園后,趙出息把車停好,自己提著禮物上樓,正好湊巧碰見上次見的阿姨,阿姨客客氣氣的和趙出息打招呼,讓趙出息多少有些受寵若驚。要知道訂婚那天,胡雨嘉派來接齊家人的車可都是上百萬的豪車,那場面自然鎮住這些小市民,齊家在整個蜀都花園都出名了,知道齊家的閨女找了個有錢有本事的女婿,從那以后,就再也沒人要給齊思介紹對象了,潘玉英這年前的心情,別提有多舒服。
  趙出息上樓敲門,開門的是齊建國,齊建國瞅見是姑爺上門,臉上遮掩不住笑意,連忙開門把趙出息接住,跟胡雨嘉差不多,也是責怪趙出息來還帶什么東西,潘玉英正在客廳里收拾東西,今天不僅趙出息過來,弟弟潘岳剛一家,以及姐姐潘玉鳳一家都會過來,這都是提前約好的,因為知道今天新姑爺上門,訂婚的時候都沒怎么了解新姑爺,正好借著今天的機會,多接觸接觸。
  趙出息跟潘玉英打過招呼后,潘玉英便嘟囔道“齊思這丫頭,你都來了,她還在睡覺,真是越來越不懂事”
  趙出息呵呵笑道“阿姨,你不用管她,讓她多睡會,估計昨晚睡的晚,等會我去喊她”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潘玉英便不多說什么,知道趙出息心疼齊思,也是,閨女除夕晚上本就睡的晚,昨晚又跟那幾個丫頭打電話也不知道聊到幾點。陪著潘玉英和齊建國聊會后,趙出息便跑到齊思的閨房,也不敲門,直接推門而入。齊思依舊還在熟睡當中,根本不知道有人進來。趙出息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雙手毫不客氣的伸進被窩里,直接攀上齊思柔滑的后背,冰涼刺骨的感覺瞬間便讓齊思清醒過來,齊思啊的一聲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誰,看見是趙出息后,這才放心,像只慵懶的懶貓,往趙出息身邊挪了挪,然后伸出玉璧直接抱住趙出息的腰,懶散道“你怎么來的這么早?”
  “姐姐,你都不看幾點了,昨晚幾點睡的?”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頭發,柔聲問道。
  齊思閉著眼睛道“差不多兩點,被曉曉拉著聊天,這丫頭越來越煩人了”
  “趕緊起來吧,你不是說舅舅大姨他們今天也過來么,別等客人都到家了,你還在床上”趙出息笑著說道。
  齊思這才有起床的動力,輕笑道“那你先出去,我洗澡換衣服”
  “我出去干什么,就在這等著,你身上還有哪里我不熟悉的?”趙出息哈哈笑道。
  齊思被趙出息說的紅了臉,無奈也就由著趙出息。
  等到齊思洗完澡起床,剛跟趙出息到客廳沒多久,齊家今天的客人們便先后趕到,潘岳剛等人對趙出息自然客客氣氣,潘曉曉倒是不把這姐夫當回事,盡是開玩笑調戲。快到午飯時候,男人們在客廳里聊天,女人們便去廚房做飯,趙出息對于潘岳剛等人的問題,盡量回答,有些不該回答的,也只能打著哈哈推脫過去。
  吃過午飯,潘曉曉便吵著要打麻將,于是潘曉曉趙出息外加齊思的表弟以及齊建國,四人湊成一桌,背后各站數位軍師,開始血戰到底,盼盼叮囑趙出息和齊建國不能打通牌,讓眾人忍俊不禁,一家人熱熱鬧鬧有說有笑,這讓趙出息感覺到很溫暖,最終在趙出息有意放水下,輸了一千多塊錢,潘曉曉卻贏的最多,高興的合不攏嘴。
  直到過了五點,眾人才從齊家離開,齊思這次跟著趙出息回牧馬山六號別墅……
  大年初三早上十點,趙出息和齊思在六號別墅挑選幾樣土特產后,終于出發前往省委大院,有過前面去成都軍區司令部的經歷后,趙出息心情并沒有多么忐忑,相比于去年春節那么無聊,這個春節注定是忙碌的,不過只要過了今天這一關,春節也就算過去了。
  商業街,一條頗有歷史的街道,四川省委大院所在地,在省委大院門口,趙出息的車自然被攔住,今天他開著比較低調的奧迪a6l,畢竟來的地方不同,一番詢問,值班武警戰士打過電話確認身份后,最終給趙出息放行。
  趙出息按照指示,邊開車邊瞅著對于普通人來說,注定神秘的地方,郁郁青青的樹木和綠化,看起來有些年頭的房子,不知是心理原因還是別的原因,這里的氣氛讓人覺得很嚴肅,也不知道是過年還是平時就這樣,沿途除過各棟樓下停的車輛,并沒有看見幾個人。
  齊思也不說話,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窗外。
  幾分鐘后,奧迪a6l終于停在武警所說的那棟樓下,這里自然是柳學仕的二層小樓。
  趙出息跟齊思下車,提著禮物,深呼吸幾口氣道“死就死吧”
  (新的一月,有月票別藏著捏著,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