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26 訂婚和年前二

第四百三十六章忙碌的春節(上)
  是啊,又是一年春節,過年了。
  這是趙出息第二年在鳳凰村外面過年,相比于去年的不適應,今年的趙出息顯的很平靜,似乎習慣這種氛圍,也似乎明白,以后再也不可能回鳳凰村過年了,不適應又能怎么樣,慢慢的不就習慣了。說句實話,在趙出息眼里,城市的春節遠沒有鳳凰村那么熱鬧,在鳳凰村里,只要進臘月門,年味便一天比一天濃,大人們忙著準備各種年貨,先前打獵攢下的野味都舍得吃了,孩子們比大人們更興奮,巴不得明天早上就是春節,因為這樣就能穿新衣服吃好吃的,一年里春節是最神圣的節日,比任何節日都要重要。小時候,趙出息跟孩子們差不多,喜歡過年,卻也怕過年,別人家過年是過年,趙出息過年是過難。每到過年期間,他就跟著老和尚蹭完東家蹭西家,蹭完西家蹭東家,沒有辦法,那個時候的他根本沒有什么生存能力,只能靠這種方式活下去。還好由于老和尚的緣故,除過極少數人不喜歡他,村里大多數人還是幫襯著他,特別是樂善好施的老村長,直到他有能力去打獵去生存,這種情況才有所改變。因此趙出息知道,鳳凰村的大多數村民,雖說經常罵他嘲笑他,可沒誰會對他有壞心思,畢竟都是本本分分的農村人,所以小時候的恩情趙出息都記在心里,長大后才愿意走出鳳凰村,幫著那些孩子們也走出來,這樣就當是報恩了。
  離開鳳凰村,走出祁連山,已經是第二個春節,相比于去年在西安南門國際公館工地的春節,今年的春節可謂是天壤之別。去年,諾大的南門國際公館工地只有趙出息一個人,整座城市都沉浸在合家歡樂的節日里,趙出息卻獨自一人待在工地上,吃著韓三強他們送來的簡單年味,守著破舊的電視,忍著西北風的寒冷,將就著渡過了那個晚上,那種感覺,似乎和整個世界格格不入,但趙出息并沒覺得苦,因為他知道這世界上,跟他一樣的人很多,比他苦的人更多。記得依然是凌晨十二點,趙出息站在南門國際公館頂層,望著被煙花爆竹籠罩的城市,心里更加堅定了自己想要去追尋什么,不畏艱難,勇往直前。
  今年呢,陪著他過春節的是一幫人,有豐盛的年夜飯,有喝不完的美酒,嬉戲笑罵,談笑風生,不亦樂乎。去年這個時候,今年這個時候,趙出息說的都是過年了,卻是兩種不同的處境,有相同點也有不同點。
  跟著眾人一起出來,瞅著放煙花點燃鞭炮小王黃土,芙蓉面帶微笑,過會才注意到站在旁邊的趙出息盯著夜空發呆,芙蓉沉聲問道“出息,在想什么呢?”
  芙蓉昨天抽空再次去看過簡姨,給簡姨送些過年要用的東西,吃的穿的用的,本來趙出息要一起去,最終還是決定等到過完年,自己再單獨去看簡姨,畢竟要聊一些事情。
  聽到芙蓉問自己話,趙出息這才回過神,笑道“沒想什么,就是覺得,過年了,真好”
  “是啊,每年也就只有春節期間是最輕松的,不用操心什么事,過完春節又要開始忙碌了”芙蓉若有所思道,其實她對過年沒什么感覺,覺得和平時差不多。
  趙出息知道芙蓉的意思,過完年,他們的計劃就要開始了,緩兵之計終于騰出足夠的時間。不過趙出息并不愿意現在談這些事,隨口問道“姐,你每年都在成都過年么?”
  芙蓉明白趙出息想問什么,回道“你是想問我有沒有親人,為什么不回家過年吧?”
  趙出息悻悻一笑,也是,這話題必然是往哪個方向而去的。
  芙蓉停頓,微微思索片刻便回道“從跟著簡姨開始,我就每年陪著簡姨,簡姨在哪過年,我就在哪過年,不一定會在成都。我老家在云南,地處中越邊境地區,以前那里很亂很不安全,父母死于毒販,一位邊防武警救了我,我跟著他長大,后來這位邊防武警也死于一次緝毒任務。從此便開始自己混社會,因為性格像男孩,從小便跟著寨子里的高手習武,后來又跟著武警邊防里的好手學習,出來混也遇到些貴人,直到后來跟著簡姨”
  “原來如此”趙出息算是聽明白了,原來芙蓉姐跟他一樣,是個孤兒。
  芙蓉嘆口氣搖搖頭道“大過年的,不說這些了,回去早點睡吧,明天估計有人會來給你拜年”
  說完,芙蓉便轉身回別墅里,不再跟著他們這些年輕人湊熱鬧。小王最興奮,畢竟性格就那樣,直到把拉來的煙花放的差不多,才歇停下來。蔚藍卡地亞物業今晚也沒少放煙火,加上蔚藍卡地亞家家戶戶不缺錢也使勁的放,整個蔚藍卡地亞都籠罩在煙火當中,及其璀璨,持續近半小時后,才算是結束。
  新的一年開始了,放完煙火爆竹,趙出息眾人便回別墅客廳,放在客廳里的手機已經有太多未接來電,都是拜年電話。
  趙出息先打給齊思,然后打給老爺子拜年,跟胡姨聊了會,最后回給蔣開山,其余人的就沒再理會。
  猶豫要不要給李青伊拜年,最終鼓起勇氣,打過去才發現關機,趙出息有些失望,苦笑無言。
  芙蓉姐以及周易薛姨都已經去睡覺,趙出息大小王以及黃土卻毫無睡意,于是三人坐在客廳沙發上打牌,都是意思意思,趙出息提前聲明不準讓他,不然這三個人精,保不準讓他穩贏。不讓趙出息,并不代表趙出息會輸,剛開始趙出息不適應他們的套路,慢慢摸清楚后,便知道怎么來,最終趙出息兩個小時贏下一萬多。
  兩點多,眾人這才散去休息……
  第二天,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大清早便迎來第一位客人,上位沒多久的吳道宇,自己單獨開車過來,提著大包小包,他是成都人,所以比較方便,昨天便已經提前打過招呼。薛姨早早便已經把一樓的會客廳收拾好,擺上糖果瓜子各種干果水果,整個會客室很是暖和。
  大小王早上便離開六號別墅,畢竟有些不方便。
  芙蓉黃土作陪,趙出息瞅見吳道宇這大包小包的,皺眉道“過來就過來,還拿這些東西干什么,又不是外人,不嫌麻煩?”
  薛姨趕緊接住吳道宇手里的東西,雖說趙出息這是客套話,可吳道宇聽著比較舒服,樂呵道“青城山里的野味,還有些我媽自己做的,都不值錢,但味道不錯,拿點過來讓大家嘗嘗鮮”
  “坐吧,把這里當自己家就是,隨便點”趙出息隨口說道,很是隨意。
  吳道宇這才本本分分的和黃土以及芙蓉打招呼,周易不喜歡這種場合,自己在外面湖邊散步。坐下后,趙出息黃土吳道宇便有的沒得聊些家常,盡量不聊正事,氣氛還算融洽,吳道宇待了沒一個小時,便推辭有事離開了。
  吳道宇剛走,緊接著陳安逸王勝河帶著郫縣保安基地兩位高管過來,自然也沒少帶東西,這是人情世故,趙出息阻止不了,笑著收下便是。兩位被剛剛提拔起來的高管顯的有些拘謹,如果不是陳安逸和王勝河,他們肯定不敢來。
  沒待多久后,陳安逸和王勝河留下,這兩位高管便先行離開。
  十二點剛過,已經好幾天沒和趙出息聯系的宋青瓷突然殺到六號別墅,這倒讓趙出息很是意外,年前的時候,趙出息本以為宋青瓷過年也是自己一個人,主動邀請她來六號別墅過年,人多點熱鬧不會孤獨,卻被宋青瓷拒絕,趙出息以為宋青瓷是忌諱怕尷尬,聽芙蓉姐說才知道,宋青瓷每年都會陪養父母過年,平時也經常回家去看養父母,這讓趙出息對宋青瓷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
  趙出息見到宋青瓷后,有些失神,今天的宋青瓷特別漂亮,不再穿著黑白灰藍的職業套裝,而是精心打扮過,頭發烏黑發亮,見到趙出息發愣,宋青瓷瞪眼趙出息道“怎么,不歡迎我來給你拜年?”
  趙出息悻悻笑道“沒有沒有,我哪敢有這個意思”
  宋青瓷跟芙蓉等人打過招呼后,便被趙出息拉到二樓,剛上樓,宋青瓷故意說道“怎么沒見齊思,難道她過年不陪你?”
  趙出息解釋道“她在陪父母家人,估計下午才會過來”
  “那看來我挑選的時間剛好”宋青瓷對齊思沒有不滿,只是畢竟她喜歡趙出息,見到齊思在趙出息身邊,多少有些不舒服。
  宋青瓷緩緩走向書房方向,趙出息緊緊跟在后面,以往都是宋青瓷跟著趙出息的節奏。
  “怎么,你不用陪養父母?”趙出息怕冷場,尋找著話題問道。
  宋青瓷推開書房的門,隨口回道“我跟他們沒有太多感情,只是怕他們孤獨,畢竟對我有恩,所以經常抽空去看看他們。每年,除過年夜飯,剩下的日子,我都在六號別墅,你難道不知道,二樓最里面那個緊鎖的房間,鑰匙只有我有么,因為那是我的房間”
  這個趙出息還真不清楚,因為六號別墅的房間太多,平時根本用不著。
  “哦,看來你更愿意陪簡姨”趙出息算是明白了,笑著說道。
  兩人走進書房后,宋青瓷并沒回答趙出息的問題,而是停下腳步,突然轉身盯著趙出息問道“出息,這么多天沒見我,你想我么?”
  趙出息下意識說道“想”
  當他說完這個想字,宋青瓷卻突然上前摟住他的脖子,不顧一切的主動索吻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