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24 已經弄清楚

第四百三十四章路還長著
  說復雜不復雜,說簡單也不簡單,趙出息就這么訂婚了,算是有未婚妻有媳婦了,年前最重要的一件大事,也就這么落下帷幕。
  訂婚結束后,齊建國等人恭恭敬敬的送胡老爺子先離開,這讓齊家很多人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總覺得齊建國等人在老爺子面前戰戰兢兢太過拘謹,他們自然不知道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老爺子到底是什么身份,也是,對于普通人來說,這位看起來跟公園晨練那些老頭沒什么區別的老人,又能有什么故事?
  胡老爺子和老秦先回茶與酒,老秦走的時候拍著趙出息的肩膀說道“以后哪里能用上你秦伯,就別客氣,我老秦雖說跟著老爺子頤養千年,可多少也認識些后生,別怕麻煩”
  趙出息自然知道秦伯是什么意思,明顯是告訴他,如果有什么事辦不了,可以讓我老秦去給你走后門,我老秦雖然退下來些年了,可關系還在那里,走動走動是沒有問題的。趙出息自然頗為感激,卻知道這些茶與酒的老頭們,對自己是寄予厚望的。
  胡老爺子和秦伯走后,趙出息這才送齊家上下離開,齊家最核心的人物自然是齊思已經年過八十多的外公,老爺子的精神看起來還算不錯,雖說沒胡老爺子那么硬朗,可比起同齡的老人已經好很多,臨行上車前也給趙出息和齊思叮囑了些話,希望兩人以后能真心善待對方,維持住這來之不易的緣分。胡雨嘉自然沒著急著離開,作為趙出息的家長,自然得陪著趙出息。她給今天來參加訂婚儀式的每位賓客都準備著小禮物,比如潘曉曉還有個專門的紅包。至于提前給齊家準備的那些聘禮什么,自然不用說。齊思的舅舅潘岳剛則一直找機會和胡雨嘉說話,胡雨嘉也都客氣回應,知道他肯定認識自己,畢竟是齊思的舅舅,自己不能冷落了。
  齊家走完以后,錦江飯店里便只剩下趙出息的自己人,芙蓉黃土周易徐林,以及今天忙前忙后的大小王,不知為何,朱逸影也沒著急著離開,不過有胡雨嘉在,她也不敢亂說話,安安靜靜的當個小輩。
  “這件事,總算訂下來了,我以后也就放心了”望著站在一起頗為甜蜜的齊思和趙出息,胡雨嘉眉開眼笑的說道,朱逸影撇撇嘴,真想說句,媽,你對趙出息這么上心,小心以后養個白眼狼。
  站在旁邊的徐林主動說道“這事主要靠胡姐,要不是胡姐,也不會這么順利,我們這幫人,都沒什么經驗”
  “誰讓我當年沒多生個兒子,也就只能靠出息來滿足下自己的愿望”胡雨嘉笑著搖頭道。
  朱逸影這時候忍不住插嘴道“媽,那我是不是可以離家出走了”
  一句話逗笑眾人,換來胡雨嘉忍不住瞪眼她……
  錦江飯店的事情不用趙出息操心,胡雨嘉公司的公關團隊會處理,趙出息先把齊思送回蜀都花園,家里那幫長輩自然都等著她,估計有很多事情要問她,趙出息則回西蜀集團繼續忙碌,比較意外的是,宋青瓷居然不在辦公室,這讓趙出息很是好奇,詢問秘書后,趙出息才得知宋青瓷今天請假一天,好像去相親了。聽到宋青瓷去相親這個消息后,趙出息整個人都不好了,就像是心愛的玩具要被別人占有一樣。
  沒有宋青瓷在旁邊幫忙,趙出息整個下午工作狀態都不好,進展特別慢,最后無奈只好把范離喊過來,這才讓一些文件能夠簽署。總之到下班時間時,宋青瓷還是沒有回來,趙出息忍不住打電話給她,電話卻一直處于占線無法接通的狀態,無奈趙出息只好給秘書叮囑,如果宋青瓷回來,讓她給自己回個電話。
  大多數男人都有很強的占有欲,看來趙出息也不例外。
  從辦公室出來,趙出息本來還想找徐林扯幾句,打算約個時間帶上齊思見見嫂子,誰知道徐林早就提前下班了,趙出息不禁嘟囔,老徐有媳婦這工作態度都不認真了,回頭年終獎扣光丫的。閑來無事,趙出息只好跟周易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
  不知道為何,趙出息不太愿意坐簡姨那輛賓利,不是說有什么不好的忌諱,總覺得那輛賓利太過耀眼,有不少人都能認出來,就像賈繼恒說的譚鴻儒停在王子國際俱樂部門口的蘭博基尼,所以趙出息還是習慣坐奔馳s600l,等到過兩天胡姨把amg.g65送過來,他以后的座駕就是那輛g65了。
  當奔馳s600l停在六號別墅門口后,趙出息不禁皺眉,因為整個六號別墅漆黑一片,除過別墅周圍昏暗路燈的光,再無其他光源,而其他別墅好像依舊正常,感覺六號別墅氣氛貌似有些詭異,趙出息疑惑道“怎么回事?”
  周易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自言自語道“可能是線路出現問題,這里是六號別墅,黃土芙蓉今天都在,應該不會出現什么意外情況,除非誰是想找死”
  趙出息謹慎道“趙虎成李漢都沒出現,我看有些不對,還是小心點好”
  畢竟齊思也在,加上兩個保姆阿姨,六號別墅并不是沒有破綻。
  周易若有所思的點頭,只是嘴角那一撇笑容,很是玩味。
  趙出息走在前面,周易跟在后面,別墅周圍寂靜的能聽到風聲,走到門口后,趙出息沒敢敲門,更沒敢出聲,輕推六號別墅厚重的大門后,發現大門并沒被反鎖,輕而易舉的被推開,就在趙出息準備踏進別墅的時候,一直緊跟在他背后的周易,卻突然一把把他推進去,趙出息根本沒想到會有人從后面襲擊自己,踉踉蹌蹌的被推進別墅里,還沒等趙出息回過神,六號別墅大廳的壁燈突然亮起,雖然不那么光亮,卻能看清大廳大概的樣子。
  這時,趙出息突然愣住,只見笑的很是溫柔的齊思推著一輛餐車緩緩走向他,餐車上放著一塊插滿蠟燭的大蛋糕,而六號別墅那些消失的人都從四周走了出來,黃土芙蓉兩位保姆阿姨以及趙虎成張德利李漢,大家一起唱著祝你生日快樂,笑瞇瞇的走向趙出息,趙出息背后的周易,也難掩臉上的笑意。
  這時候,趙出息終于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因為,齊思沒有忘記,今天不僅是他們訂婚的日子,還是他的生日,整個六號別墅,只有齊思知道他的生日。趙出息愣在原地,看向齊思,眼圈莫名微紅,唏噓感慨不已,下意識抬頭望著天花板,呵呵的傻笑著。
  這一天,趙出息二十六歲了,有生之年,第一次過生日,這一天,趙出息不再孤獨,不再寂寞,因為他有齊思。
  北京,景山后街某棟三進三出的四合院里,相比于成都,剛下過雪的北京要冷的厲害,院子里某個女人卻絲毫不忌諱這種寒冷,也是,相比于鳳凰村那種冷,北京城的冬天顯的太小巫見大巫,從中廳走出來個六十多歲的花甲老人,老人微躬身子,憨態可掬,和藹慈祥,看向女人笑的很是樂呵道“青伊,老太爺醒了,你不過去看看?”
  “韓爺爺,你給老太爺說,我等會再過去”女人自然是回到北京城的李青伊,在這價值不菲的四合院里,她最受那位老爺子的恩寵。
  被李青伊稱呼為韓爺爺的花甲老人似乎猜到這丫頭有心事,便沒打擾,笑道“也行,那你等會再過來,外面冷,別待的時間太長了”
  李青伊像個孩子一樣,笑著點點頭,記得以前,她最喜歡下雪天蹲在院子里看雪,用不了多久,老太爺就會讓韓爺爺給自己送衣服,只是離開這棟院子三年后再回來,李青伊卻怎么都不能適應這里的環境。她習慣了大雪封山的鳳凰村,她習慣了白茫茫的祁連山,她習慣了身邊那群傻孩子們,她也習慣了那位有賊心沒賊膽的男人。
  “趙出息,答應我的,看來你這輩子是做不到了”等到老人離開后,李青伊望著遠沒有祁連山燦爛的星空,嘆息道。
  她知道今天他訂婚,她知道今天他生日,她已經等他電話好幾天,到現在卻依舊沒有接到,李青伊有些失落有些失望,等到差不多的時候,李青伊緩緩起身道“趙出息,我會等你,等著你給鳳凰村出一口氣,等著你這個鳳凰男,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時候”
  東北,長白山下面某個狩獵場里,有個身高兩米的胖子正獨自喝著悶酒,這才沒多久,一斤多的燒刀子就被他灌進肚子里,男人越喝越盡興,酣暢淋漓,那背影厚重到,好像山崩地裂,都不能讓他皺半分眉頭。
  男人叫林三無,某個傻逼喊他二胖,這個名字,也正是那傻逼起的,男人聽到這兩個字,從來都不生氣,反而很高興,只是自從奶奶走了以后,男人就沒怎么笑過。在他眼里,那個在津京唐圈子可以通天的男人算不上他的親人,只有那個有點瘦有點黑的傻逼算親人。
  沒有去參加這傻逼的訂婚,男人有些遺憾,因為他今天要在這里干件大事,所以沒辦法。
  北京冷,長白山上下比北京更冷,這里似乎才能和祁連山相提并論,男人又灌了口燒刀子,不動如山的說道“出息,別著急,慢慢來,等我在東北混起來,誰要欺負你,我就殺誰”
  嗯,齊思也好,李青衣也好,二胖也好,這些人其實都在看著趙出息,除過他們,這世上還有很多人看著趙出息,趙出息的路還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