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423 累了就歇著吧

(下)
  趙出息不是那種小氣的人,雖說宰相肚子里還撐不了大船,但撐個一葉扁舟還是沒問題的。上位者需要的是大氣,小事上不拘泥于形勢,大事上能進退自如,如果趙出息就因為這男人搭訕齊思而炒他魷魚,那也太**絲了。何況正如趙出息自己剛剛所說的,遇見漂亮的美女敢去搭訕的男人本就是本事,如果連搭訕美女都不敢,還能做別的?
  胡雨嘉訂的餐廳就在桐梓林,距離川府國際大廈不遠處的凱賓斯基酒店,是家德國餐廳。說實話趙出息開甲殼蟲很不適應,因為甲殼蟲太小了,他個子高腿又長,完全施展不出空間,不禁嘟囔道“看來是該給你換輛車了,你這甲殼蟲就留著當紀念品吧”
  就在昨天,趙出息剛剛把宋青瓷給自己辦的中國銀行信用卡交給齊思,可以透支數百萬,兩個人過日子,趙出息不會在乎經濟,自己的便是齊思的。現在又要幫齊思換車,齊思嬌笑道“我這是不是被你包養了?”
  “不是早就已經被包養了么?”趙出息瞪眼齊思,意思你才知道啊。
  齊思捂嘴傻笑,這些不經意的情話卻也是最感人的。當初她選擇趙出息的時候,根本沒想太多,那會他知道趙出息剛來成都沒多久,日子過的并不好,她更是已經想好跟著趙出息一起吃苦,一起打拼,他看得出趙出息不是那種好吃懶做的人,也不是甘于平凡的人,他身上有股勁,不服輸不認命,所以齊思堅定,趙出息遲早會出人頭地,陪著自己男人一起奮斗,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可是齊思根本沒想到的是,她的一個選擇,卻換來的是整個世界。
  “出息,他們是不是特別怕你?”想到剛剛那男人的在趙出息面前狼狽的樣子,齊思不禁好笑道,她雖然知道趙出息現在的身份,卻很少去關注具體是怎么回事。
  趙出息感慨道“如果是你,我一句話便可以讓你離開你現在的工作職位,而且還可能有生命危險,你會害怕么?”
  齊思默默點頭道“如果真是這樣,任何人都會怕你”
  “其實他們怕的不是我,怕的是我手里的權利而已”趙出息低聲說道,卻也是大實話。
  到凱賓斯基酒店后,胡雨嘉已經在餐廳等著他們,見到趙出息齊思,胡雨嘉顯的很高興,也是,胡家很久已經沒有什么喜事了,難得有這么次機會,自然都頗為高興。胡雨嘉其實很喜歡兒子,也是,諾大的家業總需要有人繼承,朱逸影又是那個樣子,讓她如何放心。可惜由于早年離婚,后來也一直沒有再婚,想要生兒子,現在基本是沒什么希望了,所以對于趙出息的出現,胡雨嘉自然而然的感情代入,把趙出息當成半個兒子。
  三人邊吃邊聊,說完香港之行以及蕭家的事情后,胡雨嘉便開始說關于明天的訂婚,笑道“你們都別緊張,這只是訂婚,一個簡簡單單的形式而已,算是把你們的事情訂下來。所有事情姨已經安排好,具體事情跟你爸媽也都商量過,今晚齊思就先回家住,明天早上我會派車去接你,到時候你先去錦江飯店化妝換衣服做頭發,出息的衣服也在錦江飯店,早上你早點過去,到時候會有人跟你接頭,十一點的時候,我派車去接齊思父母,那邊的親戚估計會一起過來,我去接老爺子,到時候錦江飯店碰頭,兩家親戚朋友認識認識,十二點準時開始”
  胡雨嘉詳細說著明天中午的具體流程,她已經讓川府集團公關部排除一個十人團隊負責具體事情,包括和錦江飯店這邊合作等等,根本不用趙出息操心。
  齊思看眼趙出息,有些感觸的笑道“謝謝胡姨,我們都聽姨的安排”
  “呵呵,齊思,以后你可就是我的兒媳婦了,要是對我們家出息不好,我這個婆婆可能就成了壞婆婆了”胡雨嘉笑著開玩笑道,齊思這種性格她很喜歡,不剛不柔,太柔弱不適合趙出息,太強勢跟趙出息更不會融洽。
  齊思知道胡姨這是在打趣,但還是認真道“胡姨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出息”
  胡雨嘉點頭笑道“姨知道,你是個還孩子,肯定會比我更心疼出息,把出息交給你,姨也放心。訂婚,姨也不知道送你們什么禮物,就送你們倆一人一輛車吧,齊思比較適合保時捷瑪莎拉蒂阿斯頓馬丁這種線條比較柔和的車,我看小影那輛阿斯頓馬丁開著還不錯,就送你一輛阿斯頓馬丁吧。出息呢,肯定需要輛越野,姨就送你一輛白色的奔馳amg.g65,奔馳g65相比于其余越野車的性能好不少,你正好能駕馭住”
  兩輛車估計所有手續辦完得近千萬,不得不說,胡雨嘉真舍得,果真是大手筆。
  趙出息臉色微變,剛剛還在說要給齊思換輛車,卻沒想到胡姨卻搶先了,而且他也想買輛大越野,以前在西安的時候就說過,他和二胖都比較適合開越野這種男人車,轎車總覺得小家子氣,這倒好,胡姨也直接給他解決了。
  “姨,這有點讓你破費了,畢竟這不是小錢”趙出息有些顧忌道,齊思也嚇了一跳,送自己一輛阿斯頓馬丁,這可是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一輛阿斯頓馬丁得好幾百萬,可以買十幾二十輛甲殼蟲。
  胡雨嘉執拗道“姨想花點錢,你都不讓姨花么,掙那么多錢,我一個女人一年也花不了多少,死了又不能帶進棺材里,再說是給你花錢,又不是外人,小影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以后老了說不定還得你養老送終,我這是提前投資”
  胡雨嘉知道自己送他們這么貴重的禮物,兩人肯定會猶豫,還好她提前已經想好托詞。
  “姨,你放心,你都說我是您半個兒子,那以后這些事,都是我份內該做的”趙出息知道胡雨嘉對朱逸影很擔心,老爺子已經老了,胡家也沒個男人,自己以后是得照顧她們。
  胡雨嘉戲虐道“那這車,你收還是不收?”
  “收收收,正好我想買輛越野,把錢省了”趙出息嬉皮笑臉道,齊思見趙出息已經答應,也就不再說什么,這點錢對于胡雨嘉來說,確實算不上什么,一個圈子和一個圈子的區別便是如此,普通人奮斗一輩子可望而不可及的東西,在某些人眼里,不過是隨口一句話而已。
  吃過午飯,趙出息便被齊思送回西蜀集團,齊思則約好一個表姐一個表妹一起逛街,于是便分開……
  當天晚上,黃土從巴中趕回來,老徐也回到六號別墅,加上跟著過來的大小王以及芙蓉周易,包括趙虎成張德利李漢,眾人坐在一樓的會客室里,這里地方比較大,搬了十幾箱啤酒,弄了一桌子的吃的,大口吃肉大腕喝酒,慶祝明天趙出息訂婚。很少主動喝酒的芙蓉,今晚也尤為高興,有家庭的男人和沒家庭的男人有很大的區別,看到趙出息安穩下來,能不高興么?
  趙出息喝多以后,拿著啤酒瓶感慨道“從我走出鳳凰村到現在已經一年半,我怕從來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快遇到未來要給我生孩子的女人,不管這一年多經歷多少挫折,吃過多少苦,現在也都值了”
  “婚姻是愛情墳墓,趙哥這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節奏啊”小王半開玩笑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今天高興,大家能聚在一起喝酒不容易,怎么說呢,希望以后的一切都順利,希望大家也都越來越好,不說了,來喝酒喝酒”
  眾人大笑,繼續喝酒吃肉,這一晚誰都沒醉,點到為止,知道明天趙出息有事……
  早上吃過早餐以后,趙出息和黃土準時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出發,六號別墅跟往常差不多,并沒什么區別,芙蓉和老徐十一點前會趕到錦江飯店。趙出息和黃土到錦江飯店的時候,大小王已經等著,他們今天算是過來幫忙,反正也沒什么事。
  齊思那邊比趙出息先到,畢竟要化妝要做頭發,比趙出息忙的事情要多。齊思在化妝間做頭發,趙出息黃土去找她的時候,卻被兩個美女擋住去路,兩個美女估摸著是齊思的親戚,一個看起來像是結婚的少婦,比較成熟淡定,一個年齡應該不大,扎著馬尾,古靈精怪,笑起來露出兩個小虎牙。
  “你們肯定是來找我表姐的”古靈精怪的美女攔住趙出息和黃土,不讓他們進去。
  沒等趙出息開口,小美女眨著眼睛瞅著趙出息和黃土嘟囔道“讓我猜猜,你們兩個哪個是表姐夫,我表姐那么漂亮,肯定表姐夫也不差”
  趙出息不禁好笑,沒想到會有攔路虎,與開玩笑道“那你猜猜,猜對了有獎”
  “真的?”小美女一聽還有獎勵,頓時高興起來。
  黃土沉默寡言不說話,趙出息點頭道“不說假話”
  “好,那我來猜猜看”小美女撇撇嘴,若有所思道“表姐說,姐夫一米八出頭,嗯,你們倆看起來差不多,表姐說姐夫很帥,你們倆還算過得去,畢竟情人眼里出西施么,我能理解,表姐說姐夫很有氣場,你兩都挺有男人味,氣場差不多,表姐說姐夫跟他有夫妻相,所以我猜來猜去,應該是你”
  說完,小美女便直接指著黃土。
  站在趙出息黃土背后的小王沒忍住當場笑出聲,黃土直接愣住,一臉尷尬,趙出息哭笑不得,撓著頭樂呵道“這個,我想,看來你的獎勵應該沒有了”
  幾人的表情尤為滑稽,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時候,這時候小美女卻捂著肚子突然笑的不能自理,旁邊比較沉穩的少婦也捂著嘴笑出聲。
  趙出息瞬間并明白怎么回事,瞅眼黃土道“看來我們被小丫頭耍了”
  黃土也已經弄明白怎么回事,顯然小丫頭早就知道哪個是趙出息,故意在逗他們玩。
  小美女笑夠以后這才起身對著趙出息道“姐夫,你實在是太好玩了,你覺得我能沒看過你照片么,怎么這么笨呢,就這表姐還說你聰明,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趙出息瞪眼小美女道“第一次見面就欺負你姐夫,這梁子我們結下了”
  “好啦,姐夫別生氣,不欺負你就是,自我介紹下,我叫潘曉曉,你可以叫我曉曉,你未來的老婆喊我爸爸舅舅,這位端莊典雅的少婦姐姐叫劉婕,你未來老婆喊她媽媽大姨,喊她表姐”潘曉曉落落大方的介紹道,終于不再開玩笑。
  趙出息對著少婦姐姐點頭道“我是趙出息”
  “我們都知道,見過照片”劉婕淺笑道。
  潘曉曉樂呵道“表姐還在做頭發,姐夫你可以先去換衣服,等你那邊好了,表姐這邊應該也好了”
  趙出息聽從小丫頭的吩咐,便去隔壁的房間換衣服,順便也弄弄發型。
  果然,等到趙出息出來后,齊思也已經出來,今天的齊思格外的漂亮,穿著淺紫色的禮服,畢竟只是訂婚不是結婚,所以便沒選擇白色的婚紗。
  趙出息看著齊思,忍不住說道“媳婦,你今天真美”
  當著這么多人說這樣的話,齊思忍不住臉紅。
  潘曉曉在旁邊起哄道“還是姐夫臉皮厚”
  剛剛的事情,劉婕已經告訴齊思,齊思沒好氣的訓了蔣曉曉幾句,這時便說道“曉曉就這樣,你別見怪”
  趙出息瞅眼小丫頭道“我挺喜歡這丫頭的,有意思”
  “謝謝姐夫夸獎,不像我姐,就知道訓我”潘曉曉順桿爬的說道。
  劉婕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便笑道“該過去了,小姨他們應該快要來了”
  于是,趙出息便帶著齊思等人前往已經包下的錦江飯店小宴會廳,除過休息區,里面只擺著三張宴會桌,畢竟只是訂婚儀式,今天不會有多少人。趙出息齊思進來的時候,芙蓉周易徐林已經到了,正坐在休息區聊天,除過他們,角落坐著某個低頭玩手機的二貨,趙出息倒沒想到她會來,本以為因為裴卿的關系,她不會來,這個二貨自然是朱逸影。
  見到趙出息齊思進來,徐林芙蓉周易都過來打招呼,說了些祝福的話。
  朱逸影這時緩緩走過來,對著趙出息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就不跟你斗嘴了,祝你們早點結婚,以后幸福,雖然我這話比較違心”
  “謝謝”緊挽著趙出息胳膊的齊思笑著回道。
  朱逸影對著齊思道“你很漂亮,也很有福氣,你們招呼別人吧,我去外面接我媽和外公”
  說完朱逸影便離開,齊思看著朱逸影離去的背影道“逸影是個好女孩”
  趙出息沒說話,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
  十一點剛過,齊思家的親戚在齊建國夫妻的帶領下,終于來到錦江飯店,除過齊建國夫妻,還有齊思已經八十多的外公,以及舅舅舅媽,小姨和小姨夫,還有姑姑姑父以及其中一個表哥,都是齊家的直系親屬,從小疼愛齊思,齊思訂婚這些人肯定都得來。
  于是,齊思帶著趙出息在齊建國夫妻的介紹下,和齊家的親戚們打招呼,能在錦江飯店辦訂婚宴,專車接送他們,齊家的親戚都知道趙出息這邊的背.景不差,不過齊家這邊的條件也差不多。齊思的外公是大學教授,退休好多年了,現在頤養千年。齊思的舅舅做生意,而且做的不小,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小姨和小姨夫都是體制內的,跟齊思家差不多,姑姑姑父這邊也不錯,開了家小酒樓,經營的還可以。
  趙出息客氣禮貌的和齊家的親戚們打招呼,眾人對趙出息還算滿意,除過齊思的舅舅,他有些意見,因為他以前沒少幫齊思介紹男朋友,都是商業伙伴,還有些當官的朋友,條件都不錯,奈何齊思一直看不上。
  按道理,胡雨嘉和老爺子他們這時候已經到了,兩家家長輩聊聊天,拉拉關系,等到氣氛融洽后,就能開始了。只是都這個點了,胡雨嘉和老爺子都還沒到。
  齊建國皺眉詢問道“出息,你胡姨怎么還沒到?”
  “姐夫,出息家家長干什么的,問你你也一直不說,人家家長這架子都挺大,客人都到了,主人還沒來”齊思的舅舅忍不住嘟囔道,畢竟小有成就,身價數千萬,說話有底氣。
  趙出息忙向齊思的舅舅說不好意思,這才對著齊建國搖頭道“叔叔,我打電話問問”
  趙出息還沒打電話,這時候宴會廳的門已經被推開,朱逸影扶著老爺子走在前面,胡雨嘉和秦伯走在旁邊,老爺子顫顫巍巍,可那氣場絕對能壓住整個宴會廳,畢竟曾經身居高位。齊建國一眼便認出來這位老領導,果不其然,胡老爺子。同樣震驚的還有齊思的小姨小姨夫,兩人曾經見過這位本地派大佬,不禁給愣住。
  同樣愣住的還有齊思本來對趙出息有點意見的舅舅,他最先看見的是胡雨嘉,驚訝道“胡總”
  趙出息帶著齊思連忙走過去迎接老爺子以及秦伯。
  齊思的舅舅知道胡雨嘉的背.景,連忙詢問齊建國道“姐夫,胡總和出息什么關系?”
  齊建國瞪眼這位有時候總是自大的小舅子道“她就是出息的家長”
  齊思的舅舅一臉愕然,識趣不再說話,終于明白趙出息怎么這么大的排場,有胡家這背.景,這排場只能說人家低調……
  “老爺子,您來了”趙出息趕緊攙扶著老爺子,笑著說道。
  老爺子對趙出息再也沒有以往那么嚴厲和不滿,露出慈祥的笑容道“看到你在成都的生活越來越穩定,我很高興,我想老太太要是知道了,也會高興,就是三無這孩子來不了,有些遺憾”
  趙出息有些感慨,或許是胡雨嘉告訴他的,昨晚二胖在趙出息喝多的時候,打來電話,說訂婚自己來不了有事,但結婚的時候,不管在哪,都會來成都。趙出息哈哈笑著說沒事沒事,你忙你的,其實心里還是挺希望二胖來的,畢竟二胖是兄弟。除過二胖,蔣開山這小子在北京進修,也不能來,趙出息沒好氣的罵了好幾次。
  兩個兄弟都不能來,趙出息有些失望。本來趙出息還想打電話給那個女人說聲,最終想想還是放棄了。
  這次,胡雨嘉帶著老爺子主動和齊家的親戚們打招呼,齊家不知道胡雨嘉以及老爺子身份的人都挺客氣,可像齊建國以及齊思舅舅小姨小姨夫,在跟老爺子打招呼的時候就有些激動,老爺子笑著說道“今天是兩個孩子的好日子,以后也都是自家人,不用緊張”
  此話一說,這些人才稍顯平靜。
  時間已經不早,所以胡雨嘉便安排大家入席,按照輩分尊卑,老爺子胡雨嘉秦伯以及齊思的外公父母舅舅加上趙出息齊思坐在中間那桌,其余人坐在其他兩桌,大家有說有笑,笑著聊天,都很高興,也沒最開始那么緊張。
  等到菜上桌以后,胡雨嘉便起身走到旁邊,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話筒,眾人同時看向她,胡雨嘉沉聲道“打擾會大家的時間,我說幾句。首先,我代表出息逝去多年的父母感謝大家來參加兩個孩子的訂婚,出息這孩子命苦,從小沒有父母,我把他當兒子,所以這事就得我操心,也算是他的家長。兩個孩子能走到一起,不容易,我是看著他們一步步走過來的,都是好孩子,今天在大家的見證下,就把這事情訂下來,至于什么時候結婚,讓兩個孩子訂,我們大人也就不操心了”
  這時候,錦江飯店一位穿著旗袍的禮儀小姐端著盤子走過來,盤子上放著一對戒指盒,便是趙出息和齊思在香港買的訂婚戒指,胡雨嘉繼續說道“訂婚么,主要是個儀式,其次是兩家人見見面聊聊天,熟悉熟悉,畢竟以后就是一家人,所以就不需要繁瑣的儀式。兩個孩子給彼此帶上他們挑選好的訂婚戒指,這事就算訂下來來了。出息,齊思,來,接下來就是你們的時間了”
  趙出息和齊思起身,兩人牽手走到胡雨嘉的旁邊,趙出息接過話筒,臉上洋溢著怎么都遮掩不住的笑容,環繞下面的人后,最終開口道“此刻,很激動,不知道說些什么,只想說謝謝胡姨,謝謝胡姨為這件事忙前忙后。謝謝老爺子這些長輩們今天抽空能來,謝謝叔叔阿姨愿意把齊思交給我,最后謝謝齊思,感謝遇見你”
  趙出息不知道說些什么,縱然是處事不驚的他,在這種關于自己終身大事的事情上,也會手足無措,所以就簡簡單單的來。只是最后那句,感謝遇見你,卻已經讓齊思激動的紅了眼睛,下面齊家的親戚們也都頗為激動。
  齊思接過話筒道“嗯,當我遇見出息的時候,我并沒有想到這個傻里傻氣的男人有一天會娶我,會成為我的老公,可當再次遇見他,他給我說,齊思,我能給你幸福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要等的人是他。遇見出息,是老天爺對我最大的恩賜,所以我會珍惜,在以后的日子里,陪著他,心疼他,照顧他,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我都會不離不棄,直到白首不相離”
  說完,齊思把話筒遞給工作人員,然后率先主動拿起戒指,顫顫巍巍的給趙出息戴上,緊接著,趙出息掏出戒指,給齊思帶上。
  這時候,下面的潘曉曉忍不住喊道“姐夫,親一個”
  在做的都是長輩,潘曉曉一句話便吸引住眼球,感覺氣氛不對,潘曉曉趕緊低頭吃東西,無視眾人的眼神。
  趙出息對著齊思淡淡一笑,眼神里滿是柔情,隨即低頭吻住齊思,齊思溫柔的回應著……
  今天這日子很特殊,不僅是趙出息和齊思訂婚的日子,也是趙出息的生日,更是趙出息他娘的忌日,此刻趙出息百感交集,只想對著天空說聲,爹,娘,老和尚,鳳凰村的父老鄉親們,出息有媳婦了……
  只是,你們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