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21 誰打誰的臉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著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樸樹用一首《平凡之路》唱出一個男人從年輕到中年的心路歷程,從曾經的不諳世事、青澀幼稚、朦朧無知,到后來的年輕輕狂、飛揚跋扈、以為自己可以仗劍走天涯,到如今的看破浮華、傷痕累累、知道什么才是生活,人么,總要去經歷些事情,才能明白自己,才能明白生活,才能明白這個社會,這個世界。對于徐林這類人來說,他們能和這個世界同流合污,又不怕被這個世界碰的頭破血流,更不怕大起大落,那他們怕的是什么?
  他們怕的是平庸。
  這個世界,大多數人都是平庸的,所以便有很多人像徐林他們一樣,愈發的害怕平庸,比如趙出息。可這卻也不是最怕的,最怕的是你平庸度過一生,還要騙自己平淡是真……
  如同幾十年陳釀老酒的徐林總結著自己的前半生,如果讓他十年前去想,怎么都想不到最終陪自己走完下半輩子的女人會是這個丫頭,他曾經以為這個女人是蔣文茜,那個驕傲又固執到可以等他八年的公主,分手后又覺得可能是那個連自己看都不看一眼的女人,可是最終自己都猜錯了。對于那個看都不愿看自己一眼的女人,徐林早已沒了感覺,如同曇花一現,可對于蔣文茜,徐林這輩子都會愧疚,都會遺憾,從某方面來說,蔣文茜是最適合自己的女人,如果當初自己選擇和她結婚,或許也不會死的那么慘,或許現在依舊是資本圈的大佬,那自然,也不會有現在這個徐林。
  有些人,一轉身,便是一輩子。
  徐林熄滅了煙,不再說起從前,那些故事就讓他們隨著那些人埋在心底。
  回過神,徐林看向趙出息問道“說說你這次香港之旅,感覺怎么樣,是不是有種土豹子見世面的意思?”
  “香港畢竟還是特殊,繁華程度不是成都這些內陸城市能夠相提并論的,也就北京和上海看起來還能好點,不過那座城市的生活節奏很快,和成都反差很大,剛去多少有些不適應”趙出息見徐林不再講故事,便隨口回道。
  徐林點點頭樂呵道“出息,你還是應該多出去走走,有機會可以去新加坡,可以去美國,可以去歐洲,見見世面,開開眼界,才能培養自己的大局觀”
  “肯定,以后每年我都打算帶齊思去些地方,正好也讓自己多看看這些世界,那些孩子看不到的,我就替他們多看點,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有多么的精彩,鳳凰村是多么的小”說著說著,趙出息便想到那幫孩子,不禁有些心疼。
  徐林微微搖頭道“想法不錯,只要堅持便行”
  趙出息沒想繼續陷入那種情緒中,若有所思道“老徐,你知道我這次香港之旅,見到誰了么?”
  “誰?”徐林見趙出息笑的那么的有意思,不禁開始猜測。
  趙出息沒賣關子,直接道“蘇西洛,徐少卿”
  “他們”當趙出息說出這兩個名字,徐林驚訝道,本以為趙出息再回西安才能遇到,沒想到趙出息會這么早就碰到他們,現在他更想知道,這種突發又意外的情況,趙出息是如何處理的?
  趙出息知道徐林擔心什么,回道“放心,我不可能沖動到在大街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不然我也回不了成都。其實先前我便見過一次蘇西洛,不過那次,她應該沒看見我。這次,很湊巧的是,我們住在同一家酒店,又偶然在連卡佛百貨遇到,算是有點小沖突,畢竟有過節么。蘇西洛呢,看起來她過的并不好,見到我顯然很意外很震驚,這些都是預料之內的。徐少卿么,還是原來那樣子,只是在我面前有些不淡定,畢竟么,他想殺我,我卻活著,這是威脅。我估計他現在在想辦法調查我的身份和背景,不過短時間他肯定找不到我”
  “還好,還好,雖說你現在未必怕他們,可也沒必要現在招惹他們,西安的仇,我們肯定要報,不過等處理完川渝的事情再說”徐林有意叮囑道,就怕趙出息被仇恨蒙蔽雙眼,不計代價做出沖動的事情,那后果不堪設想,不過還好,趙出息很冷靜,這說明,趙出息已經足夠成熟。
  趙出息攀在欄桿上,樂呵的回道“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不說這些了,說說那件事,楊副市長準備去西蜀集團視察?”
  “嗯,我已經接到市里的通知,估計應該會在年前過來,西蜀集團這塊肥肉已經引起很多人垂涎,他可能怕被別人捷足先登,這樣也好,可以減輕我們在別的方面的壓力,給我們騰出足夠時間剝離不必要的產業”徐林想了想說道。
  趙出息一臉認真道“這些事交給你我放心,我在考慮考慮,那方面到底要不要交給他”
  “你自己想清楚,我覺得你最好去見她一次,問問她的意見,畢竟你跟他到底還算不上知根知底”徐林只得如此說道,畢竟最后怎么做,還得趙出息拍板決定。
  趙出息沉默,開始思索。
  又詢問些事情后,徐林便離開牧馬山,本來趙出息覺得已經太晚,讓他今晚留下來住,奈何徐林執意要回去,趙出息不禁好笑,看來老徐真是要穩定下來了,也是,這么大的人了,也該享受享受平淡的生活了。
  徐林走后沒多久,芙蓉便回到牧馬山六號別墅,聽保姆阿姨說趙出息在書房,便直接來書房找趙出息,趙出息見到芙蓉道“姐,回來了?”
  “去了趟五十八號公館,見了個人,云南那邊過來的,我想有些事情已經能查清楚了”芙蓉坐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說道。
  趙出息微微皺眉問道“什么事?”
  “就是上次你和齊思周易在牧華路被襲擊的事情”芙蓉緩緩給出答案,他也沒想到會輕而易舉的便查出這件事,只能說是巧合。
  聽到這個消息,趙出息不禁震驚而又憤怒道“果真是他們,操”
  “杜西南死于賀元山,劉嵩和郭青松刺殺你,這些事情還真讓他們占完了,以前我挺不待見陳濤,現在看來陳濤卻是最好的,說說,該怎么辦?”芙蓉不禁冷笑道。
  趙出息站起來,來回在書房里走動著,邊走邊說道“姐,你的消息確定?”
  “千真萬確,今晚見的這個男人在云南有自己的情報網,不過因為得罪人,現在在云南混不下去,以前機緣巧合有過交集,現在來成都投奔我,很有能力的人,改天你可以見見,如果覺得不錯,那就收為己用,如果不能相信,我給些錢打發走便是”芙蓉早已想好對策。
  趙出息沉聲道“那就聽姐的,我先見見再說。至于劉嵩郭青松,不著急,再緩緩,到時候我再找他們算賬”
  “嗯,那就按你的來”芙蓉聽從趙出息說的。
  趙出息笑了笑,然后盡量隨意問道“姐,聽他們說,你去見簡姨了”
  芙蓉聽到趙出息這話,眼神有些古怪的盯著趙出息,趙出息并沒有逃避,表情很平靜,芙蓉不否認道“前天去的,看看主子在里面的生活怎么樣,給主子送了些書以及生活必須品,也給主子說了你要和齊思快要訂婚的事情,主子托我祝福你們,當初那塊老坑玻璃種翡翠玉鐲,你幫她戴到齊思的手上”
  芙蓉不提醒,趙出息差點忘記簡姨那塊價值連城的老坑玻璃種翡翠玉鐲,這是當初簡姨給自己,說是送給自己未來媳婦的,當時齊思也在,趙出息本來要給齊思,被齊思拒絕了,說等到以后再說,現在這塊翡翠玉鐲,趙出息算是能名正言順的給齊思戴上。
  “嗯,過兩天,等訂完婚,我親自謝謝簡姨”趙出息低聲說道,也算是告訴芙蓉,他要去見簡姨。
  芙蓉皺眉道“你要去見簡姨?”
  “有些事,我想問問簡姨的意見”趙出息如實回道。
  芙蓉見趙出息沒想說什么事,便沒繼續追問,趙出息想說自然會說。
  “要沒什么是,我去休息了”兩人又聊了些關于去香港的事情,隨后芙蓉起身道。
  趙出息最后問道“姐,后天中午錦江飯店,你別忘了”
  他擔憂芙蓉因為胡家有些忌諱。
  “你訂婚,我能忘?”芙蓉突然好笑道。
  這一笑,倒讓趙出息一時沒回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