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20 見或不見

再堅強的女人,終歸不過是個女人,很多時候再強大的男人都會奔潰,何況是一個女人呢?
  蘇西洛終究是悲劇的,她拋棄趙出息,卻被趙出息仇恨,她選擇徐少卿,卻忘不了趙出息。夾在中間的她,像是個矛盾體,無所適從。從見到趙出息的那刻起,蘇西洛整個人已經不再狀態,難怪那天晚上,她感覺有人在背后盯著她,當看見那個女人的時候,蘇西洛便已經確定,那個人就是趙出息。
  對于趙出息,她將內疚終身,這個心結永遠都不會解開。
  徐少卿可以用蘇西洛來發泄,蘇西洛卻只能用眼淚來發泄,除過小時候,上學以后的蘇西洛哭的次數便屈指可數,因為她知道哭永遠都解決不了問題,可是這一次,蘇西洛卻只能用眼淚來訴說一切。抱著被子的蘇西洛就這樣嗚嗚嗚的痛苦,好像要把這半年的委屈都發泄出來,絲毫不理會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
  不知過了多久,蘇西洛哭夠了,像個沒有人哄的孩子,自己止住眼淚,被子早已經濕了一大片。蘇西洛艱難的爬起來,從冰箱里找到冰塊,裹進弄濕的毛巾里,脫掉身上所有的累贅,露出完美無瑕而又勻稱的身材,**著身體走進浴室,安安靜靜的躺進浴缸里,用冰毛巾敷著自己紅腫的臉。
  這一刻的蘇西洛,堅強的讓人心疼……
  換到紫荊花廣場旁邊的君悅酒店后,接下來的兩天里,蕭若塵便帶著趙出息和齊思挑選訂婚戒指,先是在各大專柜挑選,最后便是比較著名的私人設計師,不得不說蕭若塵的眼光很挑剔,在她的建議下,趙出息和齊思終于選定香港某個著名設計師的作品,價格并沒有多貴,可比起他們的定情戒指自然要高出幾個級別。戒指的錢,自然是趙出息掏,雖然蕭若塵想要以此當做禮物送給他們,卻被齊思婉拒,戒指么,畢竟不是其他東西。
  戒指買好后,兩人香港之旅已然接近尾聲,便準備動身回成都,本來蕭闌珊要邀請趙出息齊思去蕭家吃晚飯,這屬于家宴,也算是兩家人走動,不過蕭闌珊的哥哥要去新加坡看病,蕭闌珊不放心便跟著過去,最后只得由蕭若塵和她的哥哥蕭若風給趙出息齊思送行,蕭若風是蕭家公司的董事副總,很早便已經接手家族業務,不像蕭若塵那樣整天就知道玩,也算是年輕有為。這世上有種人,不但比你出身好,不但比你聰明,而且特么的還比你更努力,蕭若風顯然就是這種人,談吐不俗,說話做事都很有水平。
  回成都的下午,蕭家兄妹親自開車送趙出息齊思去機場,算是給足趙出息面子,趙出息也知道自己是因為胡姨才有這種待遇,不知為何,冥冥中趙出息像是突然找到自己已經丟失那些東西,既然自己僥幸踏進一個圈子,那就應該放棄掉曾經身上那些包袱和枷鎖,如果一直忘不掉過去,自己也肯定看不到未來。
  這趟香港之旅,趙出息和齊思算是徹底玩海,根本沒想任何事,每天就是逛景點逛街買東西享受美食,整整一星期時間,也算是趙出息給自己放假,齊思自然也難得有這樣的假期。到成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周易趙虎成開車來接他們,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趙出息先給胡雨嘉打電話報平安,告訴胡雨嘉他們已經回到成都,約好明天中午帶著齊思一起吃午飯,胡雨嘉提醒趙出息給薛闌珊回個電話,順便可以邀請薛闌珊以及蕭若塵兄妹有空來成都玩,香港的事情,他給胡雨嘉打過幾個電話說過。趙出息掛掉電話后照辦,感謝薛姨的招待等等一些客氣話,薛闌珊笑著回道,現在北方是冬天,等到明年春暖花開的時候,有時間便來成都。薛若塵的電話是齊思打的,一周時間,兩人每天相處,已然成為小姐妹,加微信關注微博留手機號。
  打完電話后,趙出息便開始詢問周易道“老周,這星期都有什么事情?”
  “黃土回過成都,不過只待了一晚上,和芙蓉商量過些事情后,第二天下午便回巴中,芙蓉去看過簡姨,獨自去的,還有,聽芙蓉說,我們有家兩家娛樂會所被勒令停業整頓,這已經是年關將近,生意最好的時候,可能會有不小的損失。川北那邊,劉嵩好像受了傷”趙出息不在成都,周易便是趙出息的眼睛,這個圈子趙出息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周易和徐林他絕對相信。
  沒想到自己才離開一周時間,圈子倒是發生不少事情,趙出息自然知道他們不會打攪自己的旅行,有事都會被芙蓉壓下去。芙蓉姐去看簡姨,這事他沒跟自己商量過,趙出息倒有些意外。兩家夜總會被關停,看來沒有表面那么簡單,劉嵩受傷倒是有些意思。
  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后,簡單吃過些晚飯,齊思便上樓洗澡,準備把買的東西整理整理,這次沒少買東西,給每個人都帶著禮物,包括芙蓉黃土周易徐林,六號別墅其他人,比如兩個保姆阿姨和趙虎成李漢張德利也都有小禮物,至于胡姨和老爺子,還有齊思的父母,這自然都是份內的事情。
  趙出息在書房和宋青瓷打電話,詢問宋青瓷這一周西蜀集團的大概事情,是不是積壓很多文件等著自己簽字等等,宋青瓷也不含糊,直接告訴他,估計明天一天都得乖乖待在西蜀集團里,趙出息笑著說道,只要中午讓我出去吃個午飯,其余時間交給你便是。
  趙出息打完電話后,徐林便已經趕到六號別墅,兩人坐在書房的陽臺上吞云吐霧,趙出息并沒著急問正事,而是笑道“怎么樣,同居生活如何,是不是夜夜笙歌啊,小心自己的身體,你可不像我”
  “你小子就不能說點好聽的,這都什么和什么,想當年我年輕時,什么瘋狂的事情都干過,有些你想都不敢想的”徐林不以為然道,少年得志年少輕狂,有人有錢有關系,那時候是真敢什么都玩,還好從沒碰過毒品,記得有次跟幾個紅色子弟喝多玩海了,包下某家酒店的總統套房,弄了三十多個模特小明星,整一個選妃場景,那天晚上他們真是累到筋疲力盡。
  趙出息指著鬢角已經有些白發的老徐呵呵大笑道“我知道,你老徐當年可是輝煌過的,比我見過大場面。行了,給我說說嫂子吧,我挺好奇的,什么樣的女人能讓你安定下來”
  老徐臉上的笑容逐漸暗淡下來,開始陷入回憶當中,這話要說起來,就真的很長很長。
  “出息,我這前半輩子也算是大起大落過,那會喜歡我的女人很多,其中不乏只喜歡我錢的,也不乏真心愛上我的,我喜歡的女人也有,一個我愛他她也愛我,到現在依舊如此,一個是我愛她,她瞧不上我。只是可惜的是,這兩個女人現在都已經相夫教子了,不怪誰,怪我當年畜牲作孽。你總歸要經歷繁華紅塵,才能看破這些東西,沒有經歷過,便說看破,那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特別是有個女人等了我整整八年,等到我徹底傷了她的心,她便迫于家族壓力,嫁給別人了。上次回北京我也見過她,過的挺好,但不算快樂,有些人就算深愛,卻最終走不到一起,這就是緣分吧,對于她,我挺內疚的。再說說這個女人吧,她跟你年齡差不多,說不定還沒你大,叫嫂子你吃虧啊。哈哈,她現在是名高中英語老師,怎么說她和我的故事呢,我有錢的那會,為求心安,或者說給自己積德,幫助過不少沒錢上學的大學生,其中有能力者后來也都進了我公司,也有很多后來不聯系我的,不過大多數都對我感恩戴德的,畢竟這世上,還是好人居多,人么,別人幫你,總歸還是有點良心的。她也算是其中一個,算是我最后一批幫助的學生,經常給我寫信謝謝我,也經常給我報告她的學習情況,那會我覺得這丫頭挺逗的。她大三那年,我出事了,輸的傾家蕩產,欠下一屁股債,得罪了一幫人,津京唐圈子明顯是待不下去了,便離開那里,去了別的地方,和很多人的聯系都斷了,至于最后那批幫助的大學生,我自己都沒錢生活,他們自然也就斷了,有些人估計還恨上我了。只有這丫頭,依舊如故,也不知道是從哪弄來我的電子郵箱,每隔幾天都會給我發電郵,鼓勵我走出難關,依舊說著自己的學習成績,還說要等自己畢業后掙錢養我,這些東西都是我一年后看到的,那會看到后,差點沒笑死。然后我就主動回復一次,算是有了聯系,慢慢的我覺得這丫頭挺有意思的,其實我都忘記她長什么樣子了,反正很清秀的一個姑娘。有空沒空就回復她一次,這丫頭倒是隔三岔五繼續向我報告,后來呢,她畢業了,在北京工作了兩年,然后在我的建議下離開北京,我知道丫頭是想在北京等我回來,所以我直接挑明,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回去,所以她才選擇離開,回到成都當老師,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們的聯系依舊,偶爾會打個電話。直到今年來成都,我見到她,有些驚艷,很漂亮很知性,卻早已沒了當年的青澀和稚嫩,算得上鄰家有女已長成,我打聽過,追她的人很多,但她沒答應過誰,連戀愛都沒談,就更不用說結婚。她生活在單親家庭,父親去世早,母親在酒店當清潔工,我的事情,她都給她母親說過,她母親雖然不太支持,可還是尊重她,說等你不愿意等了再說”夜幕下,抽著煙的老徐眼神充滿滄桑,望著遠方,訴說著自己的故事,訴說著自己的人生。
  趙出息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他知道,老徐的前半生,像一部電影,像一本書,像一壇老酒。
  掐滅一根煙,然后又點燃一根煙,老徐繼續說道“見到她的時候,我問她,如果我一輩子不來找你,你是不是要等我一輩子?她很堅定的點頭道,等一輩子。我罵她真傻,何必呢,我不過是有點能力幫助你而已,你值得用一輩子報答我?她說值得,我的一點點,就是她的全部。我問如果我生意沒有敗,已經結婚已經有家庭,你還會這樣。這次她倒是說得實話,說不會,因為她知道我過的好,可現實是,我過的并不好,所以她心疼,想要照顧我。然后,我就不再說什么了,那次以后,我們又見過兩次,后來那一次,我再也忍不住,沖動了,跟她發生了關系,我知道她肯定是愿意的,我也知道,其實我并沒有多么喜歡她,可是到我這年紀,再談喜歡不喜歡,只能說是幼稚。我只是在心底告訴自己,徐林,累了,就歇著吧”
  累了,就歇著吧。
  或許,這就是老徐對自己前半輩子的蓋棺定論吧,值了,也認了。
  趙出息感覺到無比的壓抑,深深的吸口氣。
  老徐臉上再次浮現出笑容道“后來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我經常去找她,剛開始她還不知道我的情況,以為我還是那么落魄,讓我住她那,我就跟她實話實說了,反正她不圖我的錢,是真心對咱老徐好。然后,我就買了房子,讓她跟她媽都搬過來,現在算是住在一起,至于什么時候結婚,她說不著急,等我想結的時候就結,其實我知道,她還是擔心我會走,只是沒說而已。挺好的一丫頭,很會照顧人,什么都會干,我要請個保姆都不愿意”
  趙出息起身拍著老徐的肩膀有些感慨道“老徐,改天,我見見嫂子,給她說聲,謝謝”
  徐林抽著煙,哈哈大笑起來。
  徐林說的如此輕松簡單,可趙出息何嘗不清楚,有些故事,真正怎么回事,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有票的,就施舍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