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18 香港再遇

不見,那就代表不會遇到她,不會遇到她,也就不會有后面那些故事,不會有那些故事,今天的兩人也就不會如此的尷尬,或許不過是匆匆而過的路人而已。
  此刻,盯著緩緩走來的蘇西洛,趙出息百感交集,卻盡量讓自己淡定從容。那會的他,在高傲冷艷的蘇西洛面前,是個徹頭徹尾的窮屌絲,想到那會他和韓三強還經常在工地上意淫蘇西洛,趙出息便覺得有些可笑,要不是那次工人鬧事,想來她也不會入蘇西洛的法眼,更不會讓徐少卿忌憚。
  趙出息的臉上幾乎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神也極其的冷漠,突然趙出息覺得自己太過關注蘇西洛,而忘記了自己身邊的女人,是啊,不管如何,蘇西洛都已經是活在記憶里人物,這個蘇西洛永遠都不會變成那個蘇西洛。可齊思卻是要陪自己走完后半輩子的女人,她會跟自己結婚,會給自己生孩,會相夫教子,會陪著自己走完以后的每一個春夏秋冬,每一個十年,每一個二十年。
  趙出息豁然轉身,陰霍瞬間一掃而空,如同撥開迷霧見月明的笑起來道“媳婦,過來”
  齊思淡然一笑,將垂在眼前的頭發捋到耳后,不緊不慢的走向趙出息,那眼神柔情似水,是誰都能看出濃濃的愛意,當齊思走到趙出息身邊,趙出息順手樓主齊思那柔軟的蠻腰,再也不看走過來的蘇西洛。
  看著趙出息身邊絲毫不差于自己的女人,蘇西洛眼圈已經微紅,強忍著落淚的沖動,趙出息連看她都不愿再看,除過恨她恨到骨子里,還能怎么解釋。是啊,終歸是她做了對不起他的事,他恨自己,自己也沒有反駁的余地,如果真要怪誰,那只能說這就是命運吧。
  徐少卿陰著臉,當蘇西洛走到身邊時,徐少卿似乎像是在向趙出息挑釁似的,一把摟住蘇西洛的肩膀,蘇西洛微微反抗,卻被徐少卿死死的按住,其余事情他可以由著蘇西洛來,就算是不碰她的身體,自己也特么忍了,可今天這事關臉面的事,他絕對不能容忍蘇西洛挑戰他的底線,再趙出息面前丟人,他徐少卿什么身份,自然丟不起。
  “西洛,你還記得吧,趙出息,以前在你們工地干活,還給你當過司機的趙出息”徐少卿指著趙出息,故意譏笑道,聲音不大不小,卻足夠周圍人聽見,明顯是在貶低趙出息,告訴周圍人,這貨不過是個**絲而已,現在有點臭錢,就裝大爺。
  旁邊的保羅一口標準的港腔嬉笑道“一個破司機,裝什么裝,估計是被包養的小白臉”
  無法無天的蕭家大小姐蕭若塵終于算是明白兩幫人到底怎么回事了,趙出息肯定和戴墨鏡的女人有故事,這個氣焰囂張的徐大少則和趙出息不對路,說不定還欺負過趙出息,戴墨鏡的女人和徐大少貌合神離,似乎對趙出息感情更深,難怪這徐大少如此貶低趙出息。
  蕭若塵才懶得管到底怎么回事,趙出息以前干過什么都和她沒關系,她只是知道趙出息是胡姨的干兒子,而胡姨很有錢很有錢,自己的任務就是陪著這對即將訂婚的情侶買東西,完成媽咪交代的事情。
  趙出息絲毫不理會徐少卿的嘲諷,他以前是什么樣子,大家都清楚,可現在是什么樣子,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還好?”蘇西洛緩緩摘下墨鏡自嘲笑道。蘇西洛終究是蘇西洛,不可能配合著徐少卿演一場打臉趙出息的戲,她對趙出息的感情復雜到矛盾,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個夜晚為這個朝思暮想的男人失眠,有多少個夜晚后悔那天做出的決定,又有多少夜晚后悔遇到趙出息。
  正如趙出息所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他選擇不見。如果他問蘇西洛人生若只如初見,蘇西洛的答案跟他一樣,也是不見。
  被趙出息緊摟在懷里的齊思終于看清女人完整的容貌,不得不說女人真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沒有化任何妝,完全素顏,卻絕對驚艷,臉色看起來有些憔悴,眼神卻異常的堅忍,齊思更看得到,女人的眼神里泛著淚光,訴說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趙出息呢?這張臉她太熟悉了,根本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相比于一年前的女強人,多了絲柔弱。
  “蘇總,半年沒見,你還是那么漂亮”趙出息心如磐石的說道,根本看不到感情波動。
  蘇西洛自言自語的苦笑道“蘇總?”
  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不知道您和徐少什么時候結婚?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肯定抽時間去參加你們的婚禮,到時候希望徐少以及蘇總,別不歡迎我”
  “哪能呢?我們都是老朋友,你要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我自然高興,你要愿意的話,回頭留下手機號,我到時候聯系你。況且,你不也已經訂婚了么,弟妹這么漂亮,也不知道你上輩子積的什么德,才能找到這么漂亮的女朋友”徐少卿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只是對于蘇西洛的表現,徐少卿很不滿意。不知道為何,以往意氣風發的徐少卿,居然在趙出息的面前如此的失態,哪還有什么大少風度,句句話都針對著趙出息,或許是因為蘇西洛和趙出息的關系,也或許是因為他曾經想殺趙出息,而趙出息卻還活著,只要趙出息活著,這對他便是永遠的威脅,何況呢,現在的趙出息比以前的趙出息要強大,這威脅就更加的讓人忌憚。
  齊思露出標準的空姐式笑容,溫暖、自信、從容,看向眼神怎么都不愿離開趙出息的蘇西洛以及這位話里總是有刺的徐大少,齊思笑道“如果蘇總和徐少愿意參加我們的婚禮,我們肯定歡迎,我想出息也希望你們來”
  “弟妹真客氣,放心,只要你們歡迎,我肯定會去,到時候說不定給你們送點禮物”徐少卿**裸的威脅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我很期待徐少的禮物”
  徐少卿聳聳肩,瞅眼徹底失態的蘇西洛,徐少卿生怕自己再待下去會徹底發火,呵呵笑道“那這次我們就到這,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們還會見面,到時候我們再好好聊聊”
  趙出息回道“肯定會有機會”
  轉身趙出息看向不遠處的蕭若塵道“若若,結賬,我們走”
  蕭若塵破撇撇嘴,便準備拿著衣服去結賬。齊思對著蘇西洛以及徐少卿微微點頭,算是告別。
  趙出息看向蘇西洛,緩緩說道“蘇總,再會”
  再會?
  蘇西洛有些失神。
  趙出息要拿著衣服走人,可徐少卿不樂意了,整件事情的起因便是因為這衣服,何況保羅還被趙出息打了,蘇西洛讓他在趙出息面前徹底失去顏面,如果衣服再讓趙出息拿走,今天這一局,他將輸的灰頭土臉,輸給趙出息,徐少卿一萬個不愿意。
  “慢著,人你們可以走,可衣服不能帶走,西洛看上的東西,我必須買給她”徐少卿笑的很是浮夸的說道,這話真特么的假。
  趙出息本以為以徐少卿的教養,今天到此為止,可誰曾知道,徐少卿依舊糾結在衣服上,趙出息不禁覺得好笑,回道“哦,徐少一怒為紅顏啊,也是,只有蘇總有這個福分。不過徐少,如果是別的事,您說句話,我肯定讓著您,可今天這衣服,我要定了,同樣的道理,我媳婦喜歡的東西,我要不能滿足,只能說明我沒本事”
  徐少卿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行啊,既然我們都看上這衣服,那就玩個游戲吧”
  此時,他們周圍已經不少顧客,包括連卡佛的眾多服務員,以及剛剛趕來準備調解的經理。
  “什么游戲,徐少您說,我陪著”趙出息絲毫不退讓道。
  徐少卿沉聲道“簡單,那就是價高者奪,這衣服,我出十萬的價格買了”
  十萬買一件不到兩萬塊錢的衣服,徐少卿果真是豪邁,一擲千金,周圍人聽到這話,不禁嘖嘖驚嘆出聲,連卡佛的女經理已經瞪大眼睛,他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趙出息的話音未落,趙出息已經出聲道“二十萬”
  直接翻倍,眾人再次震驚。
  蘇西洛不禁對眼前的趙出息充滿陌生感,半年前,他一個月才幾千塊錢的工資,喝咖啡吃飯還得忽悠自己買單,半年后,他便毫不忌諱徐少卿的權勢,為了一件衣服,花二十萬,蘇西洛有些失落,失落的是,那個女人不是她,而是她旁邊那個笑起來比自己要好看的女人。
  蘇西洛疑惑,是不是她本來就喜歡愛笑的女人,而自己卻不會笑。
  “五十萬”徐少卿再次開口。
  眾人已經覺得這兩個慪氣的人徹底瘋了,更有甚者都準備掏出手機錄視頻,卻被眼尖的保羅攔住。
  趙出息呵呵一笑道“一百萬”
  “你……”徐少卿瞪著趙出息,惱怒道。
  就在徐少卿準備再次出價的時候,旁邊的蕭若塵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嘟囔一句兩個暴發戶。可不管如何,她自然要幫趙出息,所以看眼徐少卿撇嘴不屑道“出息哥,你放心,他今天就算是出一千萬,這衣服他也拿不走,你等著,等我打個電話就是”
  徐少卿和趙出息斗氣,半路卻殺出蕭若塵,一幫人同時看向蕭若塵,只見這穿著暴露性感的小野貓優雅的掏出手機,隨后撥通電話后,用英語低聲烏拉烏拉說了兩分鐘,然后便掛掉電話,對著趙出息洋洋得意道“搞定了”
  一幫人云里霧里,不知道怎么就搞定了。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拿走這衣服”徐少卿根本不信蕭若塵一個電話便能搞定。
  趙出息沒搭理徐少卿,而是看著蕭若塵,半信半疑,意思是,妞你到底行不行啊,別讓你出息哥丟人。
  就在眾人疑惑當中,連卡佛那位不知所措的女經理便接到來自公司的電話,臉色微變,等到掛掉電話后,女經理緩緩走到徐少卿面前道“對不起先生,我們接到母公司俊思集團總裁辦電話,今天連卡佛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店,只為蕭若塵小姐服務”
  連卡佛經理的話,當場秒殺徐少卿,徐少卿的臉色陰晴不定,顯然,這一局,他輸了,趙出息贏了。
  誰打誰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