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417 完全被吃死

有人說,人生就是命數,冥冥中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不然如何解釋那些巧合到可以稱之為小概率奇跡的事情?
  蕭若塵大小姐蠻橫驕縱慣了,但也都是弄些小打小鬧的事情,真要讓她去殺人放火,她也不是那個料,眼前這男人爭衣服是假,想要搭訕她和齊思倒是真的,男人是長的人模狗樣挺有些邪氣,可蕭大小姐最近口味比較重,喜歡暴力肌肉男,對于這種被酒色掏空身體的小白臉很不感冒,倒是他身后那男人還有些味道,奈何明顯身邊跟著媳婦,有賊心沒賊膽,那眼珠子沒少瞅她和齊思。
  “若若,這衣服他們要是喜歡,就讓給他們,一件衣服而已,沒必要跟他爭”齊思不傻,知道男人是故意使壞,擺明想要她倆的手機號,相比于這兩個男人,齊思對他們身后那個戴墨鏡的女人更感興趣,她的記憶力不差,記得這個女人就是他們那天晚上入駐時遇到的女人。女人不茍言笑,因為戴著墨鏡,也看不清臉上具體表情,整體感覺頗為冷艷,那個任由同伴無理取鬧的男人貌似對女人很忌諱,處處看女人的臉色。
  幾天下來,蕭若塵已經很熟,女人么,話題比較多點,齊思喊蕭若塵若若,蕭若塵喊齊思思思姐。聽到齊思自退一步的話,蕭若塵卻不依不撓道“思思姐,媽咪說過,你們第一次來香港,要是招呼不好你們,回頭胡姨肯定不高興,所以,今天這件衣服,我們要定了”
  連卡佛的服務員瞅見兩位客人吵起來,想要過來勸說勸說,雖說這件衣服已經是最后一件,可如果客人喜歡,她們可以幫著詢問別的店有沒有現貨,有的話馬上可以調過來,奈何她們剛剛走到邊上,打著耳釘嬉皮笑臉看起來就像是紈绔子弟的男人瞪著她們道“如果還想在這里繼續上班,那就給我閉嘴,這里沒你們什么事,該干嘛干嘛去”
  連卡佛的導購小姐見男人如此飛揚跋扈,無奈只好退后,準備找經理商量商量,男人繼續盯著蕭若塵道“兩位美女,我知道你們喜歡這件衣服,喜歡你們就拿去啊,只要你們給我留下手機號就行,我沒什么別的意思,就是想和你們交交朋友”
  “交朋友,你算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和我們交朋友,loser”蕭若塵不耐煩的罵道,她根本不怕把事情鬧大。
  這時站在旁邊的女人低聲冷哼道“有意思么?”
  笑著看熱鬧的男人搖頭道“沒事,讓保羅玩玩唄,他就是小孩子性格,至于這件衣服,既然你看上,我們就肯定要定了”
  “一件衣服而已,我看你是看上她吧”女人很不客氣的揭穿男人的虛偽面具,看向旁邊長發飄飄身材氣質都上佳的齊思道,齊思沒有忘記她,她同樣也沒有忘記齊思。
  男人趕緊悻悻笑道“哪有的事,你現在是我的未婚妻,我再傻,也不敢在你面前對別的女人有意思”
  “未婚妻?呵呵”女人自嘲一笑不再說話,轉身欣賞別的衣服,這次香港之旅,不過是她對徐家的妥協而已,既然已經訂婚,雖說有名無分,可至少得讓徐家看的過眼,不然誰都不好過。
  男人臉色有些尷尬,只得繼續看小伙伴搭訕美女,只要要到手機號,自己未必就沒有機會,偷吃這種事,自己又不是沒干過,何況名義上的未婚妻連靠近都不讓靠近,作為正常男人,總要有生理需求吧,還好她現在已經無視自己這方面,算是達成默契。
  被男人喊做保羅的紈绔子弟繼續調戲蕭若塵道“美女,這衣服你到底要不要呢,不要我們就買了哦”
  “你想買就想買,這衣服是我們先看上的”蕭若塵已經頻臨徹底爆發的底線。
  保羅玩世不恭瞥眼看熱鬧的人,然后回道“你看上的就得是你的,你掏錢了么?沒掏錢,這衣服就不是你的,而且,只要我在,這衣服,你就別想拿走哦,除非,除非給我手機號”
  就在蕭若塵準備發火的時候,在旁邊已經站了會的趙出息終于緩緩走到人前,底氣十足道“這衣服,今天我們買定了,至于手機號,想要,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趙出息此話一出,瞬間把全場的吸引力轉移到自己身上,保羅自然不認識趙出息,哈哈笑道“你算什么玩意”
  可站在他后面的某個男人,當看見這張熟悉到不能熟悉的臉上,整個人徹底愣住,死死的盯著趙出息,一臉不可思議,誰能想到,會在香港,會在這中環國際金融中心連卡佛里遇到他,趙出息,居然是被他追殺到狼狽逃離西安的趙出息,這人生,可真特么喜劇。
  男人目瞪口呆。
  緊接著旁邊傳來踉踉蹌蹌的聲音,只見某個女人在看見趙出息這張臉后,捂著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整個人居然下意識的顫抖起來,腳下沒有站穩,撞到旁邊的衣架,差點摔倒。
  這一男一女的身份,還用再猜測,除過蘇西洛,徐少卿,趙出息對誰還有這么大的怨念。
  別說徐少卿紈绔朋友保羅,包括本來想要埋怨趙出息上洗手間時間這么長的蕭若塵都有些疑惑,為什么這一男一女在見到趙出息的時候,反應會如此之大,就像是見到鬼一樣。
  那顯然,這兩個人認識趙出息,而且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齊思呢?她已經猜到些故事,昨晚趙出息那個突然的擁抱也有了解釋,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這一男一女便是趙出息給他說過的關于他那個悲劇的故事里的原型人物。到底是誰呢?齊思沒有心思去猜測,只是抿嘴淺笑緩緩走到趙出息的身邊,挽住趙出息的胳膊,如同小鳥依人般溫柔的問道“怎么去這么久?”
  趙出息低頭笑道“這里太大了,不好找,怎么,喜歡那件衣服”
  齊思知道趙出息的意思,笑著搖頭道“沒必要,一件衣服而已,我們可以去別的地方逛逛”
  “沒事,以后,你想要的,我爭取都能給你,這衣服,咱們買定了”趙出息毫不妥協的說道,憑什么要退讓呢,一年前的他爭不起,也沒資格爭,一年后的他,怕么?
  兩人旁若無人的談情說愛,不遠處那個女人,整個人呼吸都有些急促,她捂著胸口,很疼很難受,卻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在疼,哪里在難受。
  這時,古靈精怪的蕭若塵趁著保羅不注意,猛的一用力,便把衣服搶到手,一臉不屑的嘲諷道“現在這衣服,是我們的了”
  保羅有些惱羞成怒,沒想到蕭若塵會搶衣服,隨即便準備搶回來,趙出息不會給他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稍微用力,弱不禁風的保羅便齜牙咧嘴,緊接著趙出息一腳踢在他的腳踝處,然后發力往前一拉,保羅便直接趴在地上,整套動作連貫嫻熟,幾乎是眨眼間完成。
  蕭若塵沒想到趙出息還會功夫,不費吹灰之力便制服這個男人,驚喜的拍手道“出息哥,你真厲害”
  趙出息沒有理會張牙舞爪不亦樂乎的蕭若塵,而是看向已經回過神,正一臉玩味的盯著他的徐少卿,趙出息不動聲色的往前挪了兩步,直面著徐少卿,完全沒了當年在徐少卿面前畏畏縮縮裝孫子保平安的樣子,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有時候,人生未必要用三十年,也許是十年,也許是三年,更也許是半年。
  “徐大少,真是好久不見,能遇到你,這趟香港我沒白來”趙出息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根本沒看不遠處那個女人。
  保羅爬起來以后,就想找趙出息算賬,卻被回過神的徐少卿一個眼神制止住,現在是他和趙出息的事了。
  徐少卿在趙出息面前會沒底氣,怎么可能,好笑道“巧,巧到不能巧,讓我想破腦袋,我都不會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你,西安一別,應該有半年了吧,趙出息,看起來你現在混的不錯么,挺意外的,也很驚喜”
  在徐少卿眼里,逃出西安的趙出息頂多是走狗屎運了,才能有現在人模狗樣,自己會怕他,笑話,自己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半年時間,他能有什么改變,在他面前還不是不堪一擊,正好自己找他這么久,沒找到,這次倒是送上門來了。
  趙出息搖搖頭回道“托徐大少爺的惦記,混的還算人五人六,至少沒死,還活著,活著么,就有無限的可能性,你說是么,徐大少爺?”
  趙出息這話,帶著**裸的挑釁,徐少卿不禁瞇起眼睛,冷哼道“威脅我?”
  趙出息呵呵笑道“哪敢威脅您啊,我這是善意的提醒,畢竟我還活著,對吧,怕您睡不好覺”
  “趙出息,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剛見面,你這火藥味就這么濃,挺好的,挺好的,**絲逆襲,可終歸還是**絲,沒什么底蘊,我不信,才半年,你能跳多高,放心,你要怎么玩,我等著你,就算是你不找我,我也會找你”徐少卿根本不在乎的說道。
  趙出息樂呵道“遲早的事”
  畢竟是公共場合,徐少卿不可能和趙出息大打出手,就算是大打出手,他知道趙出息身手不簡單,他和保羅加起來,也未必是趙出息的對手。
  所以,徐少卿轉移話題,看向趙出息背后的齊思,露出猥瑣的表情道“不管怎么樣,我們畢竟也算是朋友,不介紹介紹?怎么,你女人?”
  “我未婚妻”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這聲音足夠讓不遠處那個女人聽見。
  聽到未婚妻三字,徐少卿有些詫異,有些羨慕嫉妒,更有些慶幸和高興,因為這樣,她是不是該死心了。
  “哦,你也訂婚了,不錯,弟妹挺漂亮的”徐少卿很是虛偽的說道“我未婚妻想來你不陌生吧”
  徐少卿轉身看向不遠處的蘇西洛道“西洛,過來,見見老朋友”
  蘇西洛絲毫未動,依舊在盯著趙出息,徐少卿有些惱火,陰著臉再次喊道“西洛,發什么愣呢,過來見見出息”
  這次,蘇西洛動了,緩緩走向趙出息。
  趙出息也終于舍得抬起頭,看向這個對她有恩,卻又差點讓她喪命的女人,一時間,趙出息想恨卻恨不起來。
  趙出息不禁想問自己,人生若真的只如初見,自己選擇見,還是不見。
  想來想去,趙出息的答案是,那就不如不見吧……
  (月底了,大家有月票么,來點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