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15 傻眼

柳學仕已經走了有半個小時,可趙出息坐在椅子上依舊沒回過神,他不知道柳學仕今天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只是試探敲打自己,還是真的對自己有意見,最后那件事又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管如何,趙出息都對自己今天的表現不滿意,或許是因為柳學仕掌控著自己的生殺大權,他要送自己去監獄,自己又有什么抵抗的能力?柳學仕不是譚鴻儒,更不是唐家兄弟,也不是方家陳家,前兩位現在自己根本不怕,完全可以打的旗鼓相當,后面的方家陳家,也不是沒有抵抗的能力和本事,可面對柳學仕,趙出息只能是死路一條。想到這,趙出息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找胡姨商量商量到底怎么回事,所以想通以后,趙出息便離開天府廣場,直接來到桐梓林的川府大廈找胡雨嘉,等到川府大廈樓下趙出息才給胡雨嘉打電話,胡雨嘉的手機是秘書接聽的,告訴趙出息胡董在開會,趙出息心急如焚,便讓她告訴胡雨嘉說趙出息找她有急事,秘書也不敢耽擱,畢竟趙出息打的是胡雨嘉的私人手機,如果是公司辦公室座機,秘書肯定想辦法穩著趙出息,或者詢問他有預約么。于是秘書便去找胡雨嘉,胡雨嘉似乎猜到趙出息可能和柳學仕的見面不太順利,便讓蔡和森負責會議,自己直接離開會議室回到辦公室等趙出息,很快趙出息便來到胡雨嘉的辦公室,胡雨嘉親自給趙出息倒水,當趙出息把今天的事情完完整整說出來后,胡雨嘉多少是有些氣憤的,她知道趙出息根本和柳學仕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可柳學仕偏偏便倚老賣老欺負趙出息,明顯在告訴趙出息,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你如果不按照我說的去做,我就會讓你死的很難看,雖說柳學仕的出點是為趙出息好,可他把趙出息當做什么,棋子?“這個柳學仕,沒想到剛剛一步登天,就開始目中無人了,真以為自己已經是封疆大吏,一地諸侯了?”胡雨嘉沒好氣的說道,這事她必須得給父親說說,讓父親批評批評柳學仕,還沒有副省級的氣場,先有了副省級的架子。趙出息不在乎前面的事,主要在乎的是后面的事,回道“姨,這沒什么,我想柳叔也是為我好,如果我堅定走簡姨的路,那結局和簡姨也差不多,我只是好奇,柳叔后面的事是什么意思?”“你是說,讓你找楊開泰這件事?”胡雨嘉冷哼道,楊開泰也算是四川本土系起來的,四川本土系,一面是以方家為大旗的,一面是以胡家這邊為大旗的,兩個地方派系一直水火不容,加上從部委北京過來的那些人,算是主要平衡著四川的官場,楊開泰現在是成都的副市長,不過僅僅只是副市長,還沒有入常,他是緊跟柳學仕的步伐。趙出息點點頭道“柳叔讓我見見楊副市長,希望西蜀集團這些大項目都能走楊副市長這邊”胡雨嘉緩緩做到趙出息對面道“這你都不知道?柳學仕這是給楊開泰拉政績,好讓他在明年能更進一步,西蜀集團這些大項目可都不簡單,扔給誰那都是政績,柳學仕認識你,自然想要把這政績拉給楊開泰,如果不出意外,你回頭可以問問徐林,肯定已經有人在給你拋橄欖枝了”趙出息若有所思道“我似乎有些明白了”“沒事,這事對你是好事,至少能讓你認識楊開泰,等以后你會接觸很多本土派,反正這政績給誰不都是給么,給自己人可比給外人好”胡雨嘉隨口笑道,算是解除趙出息的疑惑。趙出息對此不甚了解,只好說道“那我就聽姨的吩咐,回頭給徐林說說”胡雨嘉笑著點頭,然后道“眼看馬上你就要訂婚了,你這段時間有事沒有”“怎么了?”趙出息有些疑惑道。胡雨嘉苦笑搖頭道“我說你這孩子,真不懂事,還是裝不懂事,眼看都要訂婚了,你不準備訂婚戒指?不給齊思買幾件衣服,也給你買幾件,總不能這些事都得讓我給你操心吧”趙出息又沒經歷過這些事,更不知道這些規矩,哪里會知道,想到以前買過i.do的戒指,便回道“姨,我和齊思先前買過一對戒指,這訂婚戒指就不用了吧,等到結婚再買,還有衣服什么的,我跟她商量,我們都不缺衣服穿”胡雨嘉瞪著趙出息道“這不行,你必須聽我的,這些事情不能將就,是禮數,更圖個喜慶,你們那叫定情戒指,訂婚戒指也得買,至于結婚戒指,就更得認真,這樣吧,你肯定沒辦港澳通行證吧,這兩天盡快去辦,走點關系幾天就辦好了,然后你安排好所有事,陪齊思去香港逛幾天,正好你也見見世面,這成都差香港太遠了,至于戒指到時候我讓朋友帶你們挑選,衣服的話,你們自己買,成都這邊,你就什么都不用操心,還有,你訂婚的時候,得請誰過來,想好,這不是結婚”趙出息想了想,貌似年前也沒什么大事,而且自己認識齊思后,還沒帶齊思出去玩過,這次就當放松放松,正好齊思剛辭職,于是回道“那我就聽姨的安排,至于訂婚,我這邊沒誰,一共三個人”“那就好,你回去準備吧,等你們從香港回來,距離訂婚時間也差不多了,訂完婚,也就要過年了,你也算是有個家了”胡雨嘉看著趙出息,像是看兒子一樣滿意道。趙出息感慨呀,是啊,這一年又要過去了。從川府國際大廈離開后,趙出息便去川航公司接辦完辭職手續的齊思,兩人沒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吃午飯,隨便在川航公司附近某個老媽蹄花店吃的蹄花,趙出息對剁椒蹄花情有獨鐘,吃飯的時候趙出息便把要去香港的事情給齊思說了,齊思覺得也沒必要再買訂婚戒指,花那些冤枉錢干什么,不過胡姨這么說,齊思也只能順從。她倒是對去香港,充滿期待,跟趙出息想的一樣,這是她們兩人第一次旅行,算是真正的二人世界。接下來的一周,趙出息臉上的傷徹底看不出什么后,便繼續去西蜀集團,宋青瓷已經給他請好老師,趙出息一邊學習一邊實踐,至于柳學仕說的見楊開泰副市長的事情,倒是一直沒來電話,不過趙出息已經給徐林說過這事,他一開口,徐林便知道怎么回事,徐林只說一句話,便讓趙出息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是,雙贏,給別人鋪路,給自己鋪路。至于齊思,這一周都在家休息,并沒著急的去上班,每天跟著兩位阿姨學做飯,女人畢竟心靈手巧,所以齊思上手很快,明顯已經有家庭主婦的味道。等到趙出息的港澳通行證辦好后,趙出息便安排好各項事情,在周末的時候,帶著齊思坐上了前往香港的飛機,臨行前,芙蓉多少有些不放心,想讓周易跟著,趙出息覺得這沒必要,外人又不知道自己去香港這事,至于在香港,自己更不會有什么敵人,所以完全可以放心。從成都直飛香港,趙出息在齊思的建議下訂的可以俯瞰整個維多利亞港夜景的香港洲際酒店,這個時間點去香港的人比較多,還好趙出息是提前訂好的酒店,接近三個小時的旅途有齊思陪伴,趙出息并不寂寞,這是齊思辭職以后第一次不是以空姐身份坐飛機,總感覺怪怪的。趙出息半開玩笑道“是不是職業病犯了”“你居然還知道職業病?”齊思捂嘴嬌笑道,緊緊依偎在趙出息的懷里。趙出息樂呵道“看你那樣子,肯定是,我現在每天學習,知道的東西可不少”齊思撇撇嘴,突然嘆氣笑道“第一次和你旅行,實在是太難得,希望以后每年我們都有幾次這樣的旅行,希望老了的時候,可以留下些和你的美好回憶”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鼻子笑道“你傻啊,這樣的機會以后多得是,只要你愿意,有生之年,我可以帶你去你想去的每一個地方,陪你看你想看的每一道風景,爭取在你走不動的時候,走完你想去的所有地方,看完你你想看的所有風景”“真的?”齊思抿嘴,略顯激動道。趙出息嬉皮笑臉道“騙誰我也不會騙你,騙你我就是小狗,怎么樣?”看到在外人面前雷厲風行的趙出息居然會說這種話,齊思不禁被逗笑,回道“我相信你”趙出息脫去身上枷鎖和壓力,盡量不去想那些瑣事,表現的像個普通人,現在,他誰也不是,只是齊思的男朋友而已。下午七點,飛機準時到達香港國際機場,順利離開機場,西蜀集團香港辦事處已經準備好車接趙出息,直接送兩人去洲際酒店,這一路上,趙出息被香港的夜景以及繁華所震撼,不禁感慨,人啊,還是要多走些路,才知道自己的渺小,世界這么大,一輩子要連這個世界都沒看完,那就太平庸了。到洲際酒店后,就在趙出息跟齊思帶著行李剛剛走近酒店的時候,趙出息卻突然愣住,因為他沒想到,剛到香港,香港便送給他一個驚喜,不遠處的酒店前臺,一對熟悉的男女正在辦理入住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