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14 風平未必浪靜

柳學仕選擇這個時間點見趙出息,這讓趙出息多少有些意外,因為這是柳學仕第一次主動約見他,趙出息心里不禁沒譜,畢竟柳學仕是身居高位的大佬,跟他走著兩條不同的路,趙出息對這種男人比較忌諱,拒絕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去見。
  吃過早餐后,趙出息先送齊思去川航公司辦理具體的辭職手續,齊思辭職這事情也算是這么定下來,回頭齊思倒是得請同事領導們吃飯,不過也得他們有時間,這段時間航空公司正是忙碌期,誰都抽不出時間來。趙出息本來早就答應過請齊思的同事們吃飯,特別是葉馨那呢子,趙出息有她的電話,這妮子每次都會向趙出息報告齊思的情況,算是和趙出息很熟悉了,奈何趙出息的事情比較多,有時候趙出息有空,她們又在飛,所以總是錯過,這次正好一起。
  送完齊思,約好幾點過來接她,趙出息便前往天府廣場去見柳學仕,這次是他單獨去面對柳學仕,說不緊張那是假的,畢竟那可是省里的大領導,不是普通人,而且見面的地點并不是茶與酒,如果是在茶與酒的話,趙出息多少還有些底氣。
  天府廣場附近一家普通咖啡廳,柳學仕讓司機把自己送到附近,便獨步走過來,四十六歲的柳學仕在官場上算得上年輕有為,已經是老爺子這一地方派系的扛旗人,柳學仕做事風格不拘泥于形勢,也不刻板教條,看重效率和方法,但又有政治分寸感,不會亂來。這次川府強勢洗牌當中,名聲普遍不錯的柳學仕能脫穎而出,確實讓很多人驚訝,這除過老爺子的運作,更多的是柳學仕自己的能力,特別是這幾個月救火隊長的角色讓新任那位一把手頗為滿意,所以才讓他頂上來,極有可能在短時間內一步入常,省委組織部長入常,這是慣例,一旦入常,這規格可將是天壤之別,根本不是普通的副省級能相提并論的,很有可能走的更遠,畢竟柳學仕才四十六歲。
  儒雅又被人稱為學術型官員的柳學仕履歷很豐富,有在地方任一把手的經歷,也有在省級部門任職的經驗,如果要是沒有川府最近兩年這些事,柳學仕的仕途也不會如此順利,更有可能再次出任地方一把手的可能性,然后緊隨著年齡和資歷的鋪墊,如果運氣不錯,才能再進一步入省府,不然當初某個老太太怎么會說柳學仕老不出川。
  可是,命運多變,誰曾想到,短短時間里會發生這么多事,整個川府算是大洗牌,有多少人下去,有多少人入獄,又有多少位置空出來,亂成一團,所以才給了柳學仕機會,不得不說,這就是一個人的機遇,機會來了,只要抓住,便能一舉上位。
  穿著羽絨服帶著金絲眼鏡的柳學仕今天是抽空來見趙出息,他時間觀念很重,寧可自己等別人,也不習慣讓別人等自己,所以他最先到咖啡廳,選了個沒人的角落位置,剛好視野能遮擋住他。從下車到走到咖啡廳,并沒人認出柳學仕,如今這個社會,每天看電視臺新聞的人都很少,所以更不會有多少人關注這位新任的組織部一把手。
  柳學仕剛坐下沒多久,趙出息便隨后趕到,站在大廳里隨意看過幾眼后,便已經找到柳學仕的位置,緩緩走向柳學仕,柳學仕已經看見走過來的趙出息,在距離柳學仕半米遠的時候,趙出息率先打招呼道“沒想到柳叔比我來的早”
  跟柳學仕一樣,趙出息也不喜歡別人等自己,這是禮貌和分寸,不過卻沒想到柳學仕比他先更要早到。
  柳學仕扶了扶眼鏡,也沒站起來,只是伸手客氣道“坐吧”
  趙出息在看見柳學仕的時候便已經在調整自己的呼吸,好讓自己徹底平靜下來,他可不想在這位大佬面前表現的太過緊張,雖然說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趙出息坐下后,服務員便詢問趙出息喝什么,趙出息隨意點杯果汁,沒想喝咖啡。
  “聽你胡姨說,你這個月要訂婚?”沒等趙出息開口,柳學仕便主動詢問道,看似拉家常,其實是有意緩和氣氛,也讓趙出息明白,這不過是次自己人普通的見面。
  趙出息微愣,沒想到柳學仕會問這件事,隨后撓頭笑道“嗯,是的,想安定下來,也到年齡了,最重要是遇到喜歡的人,不想錯過”
  “有這個認識還是對的,你年紀也不小了,是該成家了,成家立業么,先成家才能立業。如果訂婚那天我要沒什么安排,到時候陪老爺子一起去,你不會不歡迎我蹭頓飯吧”柳學仕主動拋出橄欖枝笑呵呵道,跟趙出息走得近,他有自己的安排和想法。
  柳學仕這話讓趙出息目瞪口呆,柳學仕是什么身份,他要參加趙出息的訂婚,趙出息怎么敢不歡迎,不過趙出息倒覺得有些意外,就算是自己和胡家關系親密,柳學仕也沒必要如此對他啊。
  回過神后,趙出息連忙客氣道“柳叔要來,我肯定高興,哪敢不歡迎”
  “別在我面前耍小心思,你心里想什么,我還能不知道,肯定在猜我為什么要去,是不是?”柳學仕很不客氣的揭穿趙出息,趙出息愣了愣,然后一臉尷尬,只剩下嬉皮笑臉,果真是上位者,跟這種人打交道,真心一個字,累,得小心翼翼的。
  柳學仕端起面前的水杯,并沒有喝,只是微微搖晃道“今天找你來,沒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問你點事,最近西蜀集團的事情,我從報紙以及各方面都關注到,很不錯,能拉攏到這么多投資,說明你還是有些本事的,這對于成都以及四川現階段的投資環境很重要,至少沒讓我失望,也不枉我在簡影的事情上說話,不過……”
  柳學仕停頓半秒……
  “我也聽說你的其他事情,好像不怎么樣,趙出息,你似乎忘記了當初答應我的事”說到最后,柳學仕的語氣已經發生變化。
  前面是在夸趙出息,趙出息樂于聽到,能讓省級大佬夸自己,那可不是誰都能辦到的,可是聽到后面,趙出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后已經是鐵青色,一時趙出息不知道如何回答,確實,他當初答應過柳學仕,圈子去簡姨化,去簡姨化的意思是什么,那就是不再涉入不該涉入的事情。
  “你和那個叫譚鴻儒的事情,我聽說過,怎么,真以為這是國外,政府想要收拾你們,就算是天大的保.護.傘,結果也都一樣,簡影李公權,難道這兩個例子還不夠鮮明?”柳學仕語氣低沉有力的訓斥道,氣勢上直接壓倒趙出息,讓趙出息只得疲于防守。
  趙出息繼續沉默,同時思考如何回答這些問題。
  “怎么不說話?”柳學仕瞪著趙出息,冷哼道。
  趙出息終于鼓足勇氣道“我知道柳叔為我好,這自然是因為老爺子以及胡姨的關系,不然我也沒什么資格讓柳叔關注。只是柳叔可能對簡姨這個圈子不了解,簡姨在的時候,這個圈子自然是她說了算,可是簡姨現在不在,我一個外人,根本不可能讓那幫元老折服,如果不能讓那幫元老折服,我又怎么可能掌控住這個圈子,掌控不了這個圈子,我什么都做不了,估計連命都保不住,更不用說調整這個圈子的方向”
  柳學仕突然惱怒道“那你這是在怪我?”
  趙出息大驚失色,額頭已經冒出汗,連忙道“柳叔,我沒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說,這些事情不是一天兩天能做成的,如果真能做成,我早就已經去做,我自己也清楚,如果走簡姨以前的路,我最終的結果肯定和簡姨一樣,或許比簡姨跟慘。所以,我需要時間,還希望柳叔能夠理解我,我也不會讓胡姨以及老爺子失望,更不會讓柳叔失望”
  “時間,那你給我一個確切的時間”柳學仕咄咄緊逼道,根本不給趙出息緩沖的機會。
  確切的時間?趙出息心里都要跳起來罵娘了,我咋知道確切的時間,這又不是我說了算的,可是如果不說出個時間,肯定過不了柳學仕這關,趙出息一咬牙,狠心道“給我兩年時間,兩年時間,我肯定能調整這個圈子的方向,去簡姨化”
  趙出息本以為柳學仕會覺得兩年時間太長,可讓趙出息意外的是,柳學仕直接答應道“好,那我就給你兩年時間,如果兩年時間你做不出改變,我到時候就親自送你去監獄,好讓你和簡影重逢”
  聽到這句話,趙出息長舒一口氣,不管如何,至少還有兩年時間,兩年自己可以干很多事情。
  這時候的趙出息早已經后背全濕,額頭全是汗,忍不住擦了把汗,哪有平時不動如山的氣勢,不得不說,在這種大佬面前,趙出息根本不是對手。
  “哈哈哈哈”就在趙出息忍不住擦汗的時候,柳學仕卻突然低聲輕笑起來,趙出息微微抬頭,一臉疑惑。
  柳學仕看著趙出息的狼狽樣,搖頭道“趙出息啊趙出息,你這次的表現,可沒有上次那么讓我滿意,怎么?一個柳學仕就把你嚇成這樣,要是碰見比我厲害的,你難道還要尿褲子不成”
  趙出息不知道柳學仕這話什么意思,只是尷尬的笑著。
  柳學仕略微搖頭道“這次來,還有件事,西蜀集團這些大項目,我希望你別交給別人,過兩天我讓市政府楊副市長找你,到時候你等我電話”
  “楊副市長?”趙出息不明白了,這是西蜀集團的事情,怎么和市政府扯上關系了。
  柳學仕知道趙出息肯定不明白,微微一笑道“你要不明白,可以問你胡姨,對你沒什么壞處”
  趙出息雖說不明白,只得點頭,回頭問胡姨。
  柳學仕這時才放下手中的水杯,起身道“中午我還有個會,這次就到這,得先走了”
  趙出息見柳學仕起身,連忙起身準備送柳學仕離開。
  柳學仕知道趙出息的意思,直接拒絕道“你不用送我,我自己走,記住你說話的,兩年”
  說完,柳學仕也沒等趙出息回復,直接轉身離開,趙出息望著這個看似儒雅卻十分強勢的大佬的背影,差點沒站住癱軟在椅子上,麻痹,今天實在是太差勁了,完全被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