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412 兒子惹事老子領人

元旦這次不大不小的風波很快便已經過去,趙出息算是把陳家和陳山河徹底得罪,如果先前趙出息對陳家不感冒是因為簡姨的事情,現在呢,自然是因為陳子陽,有其父必有其子,同樣有其子也必有其父。陳山河是什么老狐貍,趙出息早就聽過不少風傳,要不是他在簡姨入獄后暗地開口,誰敢和西蜀集團合作,那就是他陳山河的敵人,不然西蜀集團也不會出現各種麻煩,那些關系背.景不如陳山河的,忌諱陳山河的,自然主動和西蜀集團脫離關系,那些因為先前和西蜀集團合作過深的公司,卻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估計等合作結束便果斷止步,絲毫不忌諱陳山河的公司卻很少。
  畢竟要過年了,除過娛樂場所,這個圈子開始安靜下來,只是和譚鴻儒這邊的矛盾越來越深,各地都爆發出小沖突,劉嵩和郭青松似乎真要奪回廣元,靠著他們自己的勢力,開始跟譚鴻儒的人大打出手,他愿意鬧,趙出息就由著他鬧,也讓廣元剩下的那些勢力配合著他,但不會由著他胡來,這個還是有底線的。
  黃土自從到巴中后,便和閆慶樂以及阮老頭配合著玩一場無間道大戲,一時間巴中的局勢是霧里看花,誰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外界都以為阮老頭和閆慶樂打的不可開交,趙出息顯然是要拿下阮老頭,其實卻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趙出息安安靜靜的養傷,每天喝著兩個阿姨熬的各種大補湯,西蜀集團有什么事情,宋青瓷都會打電話告訴趙出息,要簽署的文件則親自開車給趙出息送過來,美名其曰是送文件,其實誰都能看出來是關心趙出息,想多陪陪趙出息,反正齊思這幾天都不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宋青瓷并沒什么要擔憂的。
  宋青瓷對于趙出息的過度關心,都被芙蓉以及徐林看在眼里,芙蓉對此睜只眼閉只眼,她有自己的打算,或者說這是簡姨已經做好的決定,青瓷是簡姨撫養長大的,芙蓉認識青瓷也已經很多年,青瓷對于簡姨是絕對忠心的,所以芙蓉從來不會懷疑青瓷有什么私心。如果青瓷和趙出息走到一起,芙蓉是樂于見到的,就算是給趙出息當小的,也都是最好的結果,芙蓉自然不會認為趙出息只可能有一個女人,這個圈子,混的牛逼的男人,哪個還沒兩個小的。
  至于裴卿,第二天早上醒來便迫不及待的給趙出息打電話,詢問趙出息的傷勢怎么樣,趙出息自然笑著安慰他沒什么事,可裴卿不放心,愣是要過來看趙出息,最后還是朱逸影把她攔住,今天外面太亂,趙出息也得好好休息,明天再去看。加上薛娜在旁邊安慰,裴卿這才放棄。
  所以,等到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飯,裴卿便已經迫不及待的拉著朱逸影以及薛娜去看趙出息,朱逸影見這丫頭對趙出息已經徹底無藥可救,沒有辦法,只能開車陪著一起過去,說實話她也很擔心趙出息,那晚的事情她聽從趙出息的安排,誰都沒給說,包括老媽胡雨嘉,可終歸是沒經歷過,也沒見到趙出息,問裴卿,裴卿也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朱逸影唯一沒想到這事會是陳子陽干的,本來她還想找陳子陽麻煩,不過裴卿說趙出息的人帶走了陳子陽,他說自己會處理好,朱逸影生怕趙出息亂來,還特意打電話問過,還好趙出息說一切都已經結束,不用擔心。
  朱逸影沒開自己紅色的阿斯頓馬丁,最近開著朋友的瑪莎拉蒂總裁,不管是朱逸影還是裴卿都不知道趙出息住在哪,裴卿只好給趙出息打電話,這才知道趙出息住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裴卿對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不熟悉,可是朱逸影和薛娜聽后卻不禁咂舌,朱逸影畢竟是混成都圈子的,對這些東西了如指掌,薛娜則平時喜歡看一些高端雜志,所以也比較了解,于是薛娜大驚小怪道“我的老祖宗啊,趙出息居然住在牧馬山,住在牧馬山也就罷了,居然住在蔚藍卡地亞,那里可不便宜啊,這趙出息到底是干什么的?”
  “怎么,哪里是別墅區?”裴卿一臉疑惑的問道。
  薛娜沒好氣的說道“裴卿,那里可不僅僅是別墅區,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可是曾經殺進國內十大豪宅的別墅區,寸勁寸土,單套最高價值兩個多億”
  裴卿不禁有些震驚,可是想到那晚趙出息露出自己的身份,裴卿似乎也能想明白,現在的趙出息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見的趙出息。
  朱逸影對趙出息多少有些了解,撇嘴道“說不定是住在別人家,或者是借別人的,他個窮鬼肯定買不起,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何況買得起那里別墅的人又不是一個兩個,成都一抓一大把,別大驚小怪”
  薛娜不再糾結,反正她們三個當中,她和趙出息沒什么故事,裴卿是喜歡趙出息喜歡的不能自已,朱逸影則是因為家里和趙出息的關系比較復雜,趙出息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也懶得去追根究底,肯定不是普通人,不然第一次在青城山救她們三個,這次又救裴卿。
  只是,那晚的事薛娜倒不知道具體的經過,朱逸影是單獨問裴卿的,因為她意識到事情不簡單,所以并不想讓薛娜知道的太多,這也是為薛娜好。
  三人換好衣服后便開車前往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去牧馬山的路上,裴卿下車買了束鮮花和一些水果。
  等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后,朱逸影的瑪莎拉蒂自然被攔住,保安客氣詢問他們找誰,朱逸影習慣大小姐脾氣,對這種底層人物不怎么待見,隨口喊道我找趙出息你認識么?保安聽到這三個字,臉色微變,連忙給隊長說,然后值班的隊長便給六號別墅打電話,很快確定身份,一眾保安恭恭敬敬的放行。
  “他們怎么聽到趙出息的名字那么大的反應?”薛娜不解的問道。
  朱逸影隨口道“估計挨過趙出息打吧”
  按著保安指引的路線,瑪莎拉蒂總裁很快便停在六號別墅巨大的歐式噴泉邊上,瞅著這棟大氣磅礴的別墅,三個女孩都被徹底鎮住,縱然是見過世面的朱逸影也不禁皺眉,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已經不了解現在的趙出息,一直還以為他是當初的那副**絲樣。
  三人下車以后,穿著得體已經等候多時的趙虎成連忙迎過來,笑著道“三位美女,趙哥在二樓等你們”
  三人客氣的跟趙虎成打招呼,在趙虎成的帶領下走樓梯直奔二樓客廳,整個六號別墅豪華奢侈的風格讓她們算是睜大眼睛,不禁心里嘀咕這棟別墅到底得值多少錢,薛娜猜測肯定上億了,難怪趙出息那次在舞蹈室門口說自己住的別墅值兩個億,原來他不是吹牛的,是真的。
  二樓客廳里,閑來無事的趙出息正喝茶吃水果看書,臉上的淤青已經消散不少,也沒先前那么腫,總之已經好很多。
  趙虎成把她們帶到后便離開,朱逸影瞅見趙出息悠哉悠哉的生活,不禁諷刺道“還以為你傷的躺床上起不來,沒想到你倒這么悠閑,早知道就不該來看你”
  趙出息反駁道“我現在是病人,你能不能對我客氣點”
  朱逸影還想說什么,卻被裴卿幽怨的眼神給堵回去,裴卿不忌諱朱逸影和薛娜在場,緩緩走到趙出息面前,眼神溫柔的關心道“怎么樣,好點沒?”
  趙出息放下手里的書,嬉笑道“沒事,這才多大的事,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過兩天肯定活蹦亂跳”
  “你沒事就好,你要有事,我可能一輩子都會內疚”裴卿有些委屈道,如果現在沒有人,她估計已經忍不住抱住趙出息。
  趙出息笑著回道“那天晚上,不管是誰,我都會出手,所以,你別想那么多,畢竟咱們是朋友么”
  “朋友?”裴卿有些失落的問道。
  趙出息想到芙蓉姐昨晚的話,一狠心道“我有女朋友,你也知道,可能你不知道,我和齊思這個月訂婚,這事逸影知道”
  趙出息顯然已經把話挑明了,看向朱逸影,朱逸影狠心道“這月底,臘月十九,錦江飯店”
  聽到這個消息,裴卿顯然沒想到,直接失神愣住,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最殘忍的事情莫過于眼睜睜的看著喜歡的人屬于別人,自己卻無能為力。可是,這世界上,我喜歡你,你正好喜歡我的概率實在是太低,有些人堅持,堅持可能有結果,可能沒有結果,有些人會放棄,盡管心會痛。
  裴卿如何會選擇?
  沉默良久,裴卿突然抬起頭微笑道“這不過是訂婚,就算你結婚,我也可以給你當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