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10 困獸之斗

第四百一十八章以靜制動
  這年頭,不作就不會死,所有的事情終歸結底可以用三個字形容,那便是,活逼該。
  陳子陽如果不自作聰明自以為事的設計玩弄趙出息,也便不會有現在這么一出反轉大戲,他實在是太低谷趙出息的實力了,聽信別人說趙出息只不過是個傀儡,權利早就被圈子眾位大佬架空,沒啥本事,哪能和簡姨相提并論。陳子陽聽過這話,更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只能說還是年少輕狂啊,所以終歸是要吃些虧的。
  顯然,趙出息不可能讓這事情就這么結束,他要慢慢的玩陳子陽,讓他后悔一輩子,但不是這里,也不是現在,畢竟裴卿宋青瓷這兩個女人還在,場面太血腥的話,會嚇到她們,何況裴卿今晚已經驚嚇過度,估計得好久才能緩過來。
  趙出息下手根本不留余力,緊接著又是兩拳招呼在陳子陽的臉上,隨即憋足勁一記膝頂撞在陳子陽的腹部,陳子陽毫無反抗之力,被趙出息打的哭爹喊娘鬼哭狼嚎,遠比他剛剛讓人打趙出息要窩囊的多,旁邊的宋青瓷趕緊把裴卿抱緊懷里,畫面太慘,裴卿這種小女人還是不要看了,至于葉玄,不禁后背發涼,生怕趙出息要把陳子陽弄死,今晚他倒這沒想到始作俑者會是陳子陽,沒想到陳子陽膽子居然這么大,顯然自己低估他了。
  發泄完怒火后,趙出息終于收手,對著陳子陽冷笑道“放心,我說過,會讓你付出代價,這不過才剛剛開始而已”
  轉身,趙出息對著王勝河命令道“叫人過來,把他們全部給我帶回去”
  芙蓉似乎任由趙出息隨意處置,沒打算干涉,更不像以往那樣因為陳子陽的爹是陳山河,便讓趙出息識趣收手,一方面來說,趙出息今天算是吃過大虧,而且這么多人已經看見,要是不找回面子,以后的趙出息還怎么立威,另一個方面,既然陳山河以及他背后的方家敢動簡姨,那就看看他敢不敢再動趙出息,也想看看趙出息怎么會會陳山河這只老虎。
  王勝河已經打電話在喊人,其余人死死盯著陳子陽的人,趙出息走到宋青瓷的身邊,看眼裴卿道“青瓷,麻煩你幫我件事,幫我送裴卿回學校”
  “我不回去,我要跟著你”裴卿紅著眼睛有些任性的說道,要不是她,趙出息也不會這樣,可要不是趙出息,她的結局可想而知。
  趙出息擦著裴卿的眼淚,溫柔的回道“聽話,等你回去好好睡一覺,這一切就過去了”
  “你的傷怎么辦?”宋青瓷自然聽從趙出息的安排,只是有些擔心趙出息的傷,很不放心的問道,對她來說,趙出息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經無人能替代了。
  趙出息淡淡搖頭回道“放心吧,我一會先處理處理,沒大礙,就是這幾天估計見不了人”
  見趙出息如此說,宋青瓷雖說很心疼,也只能點頭。
  趙出息轉身看向趙虎成安排道“虎成,你送青瓷和裴卿去川大”
  “宋小姐,裴小姐,我們走吧”趙虎成恭恭敬敬道。
  殘局留給王勝河收拾,趙出息準備帶著周易芙蓉離開這里,轉身的時候瞅見葉玄,猶豫片刻問道“葉玄,有沒有興趣陪我玩下半場?”
  趙出息此刻的眼神,很是冰冷,讓葉玄有些不寒而栗,思索幾秒后,葉玄如實回道“好”
  “但我有個條件,那就是今晚發生的一切你都得忘記,你要是能做到,那就跟我走”趙出息笑瞇瞇說道,同時死死的盯著葉玄的眼睛,想要看一個人的心理活動,眼睛是最好的不二選擇。
  葉玄底氣十足道“趙哥,我什么人,你肯定心里有譜,放心吧,今晚發生的事,我會全爛在肚子里”
  “那就好,走吧”趙出息沉聲道,轉身離開。
  離開廢棄廠房,趙出息周易芙蓉葉玄一輛車,在去醫院的路上,趙出息主動給估計沒少擔心的朱逸影打電話道“裴卿已經沒事,只是受點驚訝,我已經派人送她回川大,你照顧好她就是”
  趙出息的語氣冰冷至極,就像是照本宣科的告訴朱逸影一個答案,朱逸影能感覺到趙出息的冷漠和無情,沒了往日的嘻嘻哈哈,下意識問道“你呢?沒事吧,沒受傷怎么樣?”
  “我沒事,你放心,不多說了,我還有事,先掛了”趙出息說完便毫不猶豫的掛掉電話。
  朱逸影拿著手機愣了半天,似乎已經猜到,事情肯定沒趙出息說的這么簡單……
  時間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來到凌晨,趙出息去醫院處理好傷口后這才帶著葉玄周易來到城南圈子某個訓練場里,芙蓉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反正這里離訓練場不遠。訓練場很大很隱秘,像是個真人cs基地,除此之外還有個地下拳場,不過每逢周六日才會有賽事,不對外只對內,都是圈子里的兄弟們練手,周冠軍有現金獎勵,月冠軍和年冠軍不僅待遇會提高,地位也會跟著水漲船高。
  趙出息已經處理好傷口,樣子再沒先前那么慘烈,葉玄一直緊跟著趙出息,他倒想看看趙出息怎么收拾陳子陽那幫人,貌似這樣是犯法的,可陳子陽的做法難道就不犯法么?
  地下拳場里,陳子陽等人全部被綁在一起,各個被揍的鼻青臉腫面目全非,葉玄走進這地下拳場后,發現這地方居然有二三十個趙出息的人,全部都穿著迷彩服,不禁被震撼住,這趙出息到底啥身份,如此的流弊,居然有這么多的手下,就像是黑社會的場面。
  王勝河帶著心腹急不走過來道“主子,人都在這”
  “王哥,沒留下什么把柄吧?”趙出息隨口問道。
  王勝河笑瞇瞇回道“主子放心,我們都是專業的”
  趙出息坐在椅子上樂呵道“把那個禿頭男人以及陳子陽給我弄過來”
  王勝河一揮手,手下便把已經嚇壞的陳子陽和財叔給弄過來,陳子陽掙扎著呻吟道“趙出息,我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不會”
  趙出息不禁冷笑,手里已經多出那把生死刀,透著絲絲的寒光,趙出息握著匕首蹲在陳子陽的面子,將匕首架在陳子陽的脖子上詢問道“陳子陽,你怕死么?”
  趙出息可沒客氣,匕首緩緩劃破陳子陽的脖子,刀刃上已經沾上鮮血,陳子陽整個人開始忍不住顫抖,眼神驚恐萬分的看著趙出息,哪還有最開始的趾高氣揚,可依舊嘴硬道“你不敢殺我,你敢殺我,我爸爸不會放過你”
  “不錯,還知道我不敢殺你啊,可有時候死比活著難多了”趙出息猛的揚起匕首直接毫不猶豫的插進陳子陽的大腿上,陳子陽疼的失聲尖叫起來,趙出息力度把握的很好,絕對不會是致命的傷,可肯定會流點血,受點苦。
  除過財叔,其余人都被嚇住,葉玄不禁有些皺眉,這場戲越到后面不知該怎么演。
  “趙出息我草你媽”陳子陽怒罵道。
  趙出息也不客氣,拔出生死刀,再次狠狠插進陳子陽的另一腿上,陳子陽已經嘴里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趙出息再次看向王勝河道“王哥,想來你們應該有不少整人的辦法,都給陳少爺試試,看看陳少爺能堅持多久,順便問問,有沒有兄弟對斷袖龍陽比較感興趣,這么細皮嫩肉的公子哥,應該會喜歡,我們得繼承吳爺的傳統”
  王勝河聽到趙出息的提議,陰陽怪氣的笑出聲道“放心,我這就去辦,來兄弟們,把陳少爺給我弄過去,我們好好招呼招呼”
  陳子陽聽到斷袖龍陽的時候已經徹底嚇傻,大聲喊著不要不要,同時不忘繼續咒罵著趙出息祖宗十八代,葉玄越看越害怕,趙出息這是非要把陳子陽玩死玩殘的節奏?
  收拾完陳子陽,趙出息這才看向財叔,樂呵道“財叔,身手不錯啊”
  財叔嘴上的毛巾被拿下,死死的盯著趙出息道“趙出息,你這是玩火,你這么對少爺,老板一定不會饒了你,這仇結定了”
  趙出息哈哈笑道“從你們對付簡姨開始,這仇不早就不死不休了么?陳山河要怎么對付我,隨便”
  “有種”財叔不怒反笑道。
  趙出息臉色突變道“周師叔,廢他一條胳膊,我看他以后還怎么打?”
  財叔聽到這話,臉色瞬變。
  周易緩緩走到財叔面前,猛的抓住財叔的胳膊,毫不猶豫的動手,他廢掉財叔的胳膊,這輩子都別想接住……
  趙出息繼續向前,走到今晚參與這件事情的其余七八個男人面前,冷哼道“以后記住今晚的教訓,惹誰不好,偏偏來惹我,全部砍掉小拇指”
  此話一出,這幫人頓時臉色蒼白。
  葉玄生怕事情鬧的不可開交,提醒道“趙哥,這是不是玩大了”
  趙出息轉身,看向葉玄,最終回道“如果我不狠,不讓他們記住我,下次我可就沒這么幸運了”
  葉玄無言,或許趙出息說得對,畢竟自己不是趙出息。
  本來趙出息是打算讓陳山河親自來領人,不過這個想法最終被他拋棄,有點讓他陷入被動,所以等到凌晨兩點的時候,趙出息終于決定放掉這幫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陳子陽以及被廢掉胳膊的財叔等一幫人,被趙出息的人全部扔到郊外的垃圾場。
  趙出息知道,陳山河遲早知道是自己干的,可事情的經過想來他也會知道,那自己就看看陳山河會怎么辦,以靜制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