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407 一個女人一襲白衣一架古箏

(弱弱求個票)
  葉玄站在馬路邊上,望著趙出息決然前往廠房的背影,有些莫名的肅然起敬,他似乎明白這個男人身邊為什么會有這么美女,明知道他已經有女朋友,每一個還像是飛蛾撲火般的沖向他,因為這個男人身上有種人格魅力,讓人充滿安全感,而女人最需要的不就是安全感么?
  葉玄雖然不知道趙出息走進這間廠房會發生什么,但想來結果不會怎么好,正如趙出息所說的,如果自己跟著進去,像自己這種跟人打架都占不到便宜的戰斗力為零的渣渣,只能給趙出息拖后腿,所以最明智的選擇還是等待援兵,不是說他怕事,要是怕事,他剛剛也不會堅決要跟趙出息一起進去,那種話不是腦子一熱說出來的,而是他真敢那么做,爺們么,也是沒點膽量沒點血氣,這輩子不管干什么,都是給別人當孫子的主。
  不管如何,葉玄已經認定趙出息這個朋友……
  這里說是金牛郊區,其實已經快到成都繞城高速邊緣,周圍大多都是工廠以及廢棄的廠房,算是城郊結合部,趙出息瞅見距離自己最近的廠房亮著,想來應該就是這里,不禁開始提高警惕性,知道應該有眼睛已經開始盯著自己,唯一比較擔心的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自己能不能拖住局面,能不能等到周易等人趕來。
  當趙出息走到廠房那不怎么大的門口時,已經能聽見里面的聲音,貌似還有裴卿反抗的聲音,不禁有些怒氣,打量周圍環境后,趙出息這才推開虛掩的門,并沒有著急進去,而是順著光線查看里面具體情況,這一看,到讓趙出息有些擔憂,視野范圍內有六個男人,裴卿被綁在椅子上,嘴里塞著毛巾,某個男人坐在裴卿的對面,背對著自己這個方向,不用猜也知道這個男人便是今晚的幕后主角。
  趙出息瞇著眼睛,小心翼翼踏進廠房,就在趙出息剛剛踏進大門后,突然從兩邊沖出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手里拿著一根木棍毫不猶豫的砸向趙出息的后背,還好趙出息不是什么普通角色,早就預料到可能會有這一出下馬威,連忙彎腰躲過去,順勢照著拿木棍揍自己那個男人腹部就是狠狠一拳,這一拳趙出息絕對使出了吃奶的勁,男人悶哼一聲被打的彎下腰,趙出息緊接著拉著男人的衣領,抬腿便是膝蓋頂在他的臉上,男人立刻鼻血橫流眼冒金星,可見趙出息如今身手如何,要知道他沒事就跟周易以及黃土過過招,現在的身手絕對和黃土不相上下,所有人都輕視了趙出息本身也是個硬茬子。
  連貫的動作只是在幾秒鐘便結束,干凈利落,旁邊那位男人可能是沒想到趙出息會這么這么猛,微愣后才回過神,這才匆忙出手襲向趙出息的后背,趙出息抓著那棍男人的頭借力一個側身躲過去,抬腿便是側踢在襲擊自己那男人的胳膊上,震的男人不得不往后退。
  這時候,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終于開口喊道“行了,窩囊廢”
  這男人除過陳子陽,還是陳子陽,他再傻都能看出自己找來的那兩個男人不是趙出息的動手,趙出息這身手完全是練家子出來的,這倒是讓他沒想到的事情,看來今晚自己不會寂寞啊,你丫不是能打么,我一會讓你好好打。
  男人識趣住手,趙出息可沒打算住手,一腳踹在男人的腹部后這才收手,轉而看向廠房中間,聲音的源頭,也就是那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同時不忘打量廠房具體情況,看完便有些蛋疼,比剛剛又多了幾個男人,算是被自己干掉這兩個,一共十個,這尼瑪還真是大手筆。
  由于這邊的燈光比較黯淡,趙出息看不清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的臉,緩緩向前走了幾步后才看清楚,不禁皺眉道“我沒想到會是你”
  除過意外,趙出息更多的是慶幸,還好特么的不是唐家兄弟或者紅爺。
  陳子陽從座位上站起來,身邊被兩個男人護著,其余男人已經隱隱約約包圍住趙出息,陳子陽一臉玩味的笑道“是啊,你肯定猜不到是我,你趙出息趙爺是不是覺得,您的對手只有紅爺以及唐家兩位爺啊”
  “看來你知道我的身份”這倒是讓趙出息沒想到的,趙出息瞅眼被綁在椅子上的裴卿,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的她早已經花容失色,相比于上次,這次情況似乎更加的險惡,裴卿的眼神有些擔憂,有些驚喜,更有些自責,顯然是覺得自己連累趙出息,對于趙出息趕來救自己敢到驚喜,同時卻希望趙出息趕緊離開。
  趙出息用眼神示意裴卿,沒事,有我呢。
  陳子陽聽到這話,哈哈笑起來“你以為我傻逼么,踩人也得先調查調查別人是什么身份背.景,看能不能玩的起,你爹要是省委書記,你覺得我敢碰你么,我還不得見到你喊聲趙爺?可惜的是,你爹不是啊,你以為你這點身份背.景就能嚇的住我,趙爺,你想多了,成都或者說四川怕你的人可能很多,雖說你差簡姨太遠,根本不是一個級別,更不用說紅爺唐家兩位爺,可整個四川也有你惹不起的,你說是不是?”
  趙出息實話實說道“不錯,分析合情合理,一個大學生能有這樣的心計,不簡單啊,顯然混的圈子更不簡單,你這上學都是白糟蹋自己了,出來混絕對是混的如魚得水的主。既然你知道我身份,還敢找我麻煩,顯然你的背.景不小,或者說能絕對吃死我”
  陳子陽呵呵笑道“你這不說的是廢話么,要是吃不死你,我敢找你麻煩,不怕你報復?”
  “你真不怕我報復,你也清楚,我混的是黑,殺人這種事,對你來說,可能如同天方夜譚,可對我來說,不過是生存之道”趙出息絲毫不忌諱自己今天說出這些話,他也是有意想讓裴卿聽到,讓裴卿明白自己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果不其然,裴卿在聽到趙出息的話后,眼睛睜的很大,有點驚恐。
  “行啊,完事你可以報復我試試,你要真有本事,我等著你,可別到時候成了嘴炮,哈哈哈哈”說到最后,陳子陽已經哈哈大笑起來。
  現在來說,趙出息在明,他在暗,他知道趙出息的身份,趙出息不知道他的身份,貌似局面被他掌控著,陳子陽不禁有些成就感。
  “說正事,今天你想怎么玩,我陪你”趙出息不理會瘋瘋癲癲的陳子陽,沉聲道,不過他不得不說的是,這陳子陽真不簡單,顯然身邊有人指點,趙出息掃過一圈,覺得他旁邊那個發際線越來越往后的陰沉男人可能性最大,這男人的看自己的眼神,一直充滿警惕性。
  “簡單啊,你上次不是在舞蹈室羞辱我么,那今天就讓我狠狠揍一頓解解氣”陳子陽倒沒想把趙出息殺了或者弄的缺胳膊少腿,他自己也清楚,事情做得過了的后果,趙出息手下可都是亡命之徒,真到時候弄死自己,找幾個人替罪進去,不是沒有可能性。
  趙出息不禁有些可笑,弄這么大的場面,就是把自己揍一頓?呵呵笑道“行啊,你不就是想揍我么,我不還手,你想怎么揍都行,就是把我揍的住院也行,那她呢?”
  說完,趙出息指著裴卿。
  陳子陽轉身緩緩走到裴卿的身邊,用手摸著裴卿蒼白的臉陰柔道“裴卿,裴女神,我追這么久都不理我,非要讓我來點硬的,既然今天已經唱了這么一出戲,那就來個全套服務,今晚好好陪陪我,反正她都已經被你操過了,我撿個二手貨,你沒啥意思見吧”
  趙出息聽到這話,眼神未變,他最煩的就是別人拿女人來威脅自己,更厭惡別人侮辱女人。
  裴卿呢?聽到陳子陽的話,身體微微顫抖,更是掙扎著搖頭不止,這更激發陳子陽的征服**,她就是要撕掉裴卿的高傲,把她壓在自己身子底下,狠狠的草,聽著她欲罷不能的呻吟聲,這才能徹底發泄他這段時間的憋屈。
  “如果我說不呢?”趙出息冷哼道。
  陳子陽貌似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道“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說不么?”
  “那我就試試,看看你的人有沒有本事讓我倒下”趙出息臉色陰沉道,因為他已經知道陳子陽的底線,并不是想殺自己,更不會殺裴卿,他只是想狠狠的踩自己一次,然后征服裴卿,既然是這樣,趙出息還用怕什么。
  陳子陽樂呵道“我知道你肯定喊人了,不過我不信你能拖到你的人趕來?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陳子陽大手一揮道“給我打,狠狠的打”
  趙出息在陳子陽沒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突然先發制人沖向陳子陽,只要控制住陳子陽,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可是,陳子陽今天喊來的人,都是有些底氣的,特別是站在他旁邊的禿頭男人,那是他爸的保鏢,絕對是一個能打幾個的主,也是他爸尤為器重的兩位保鏢之一。
  果然,趙出息還沒有沖到陳子陽的面前,男人就已經攔住趙出息的去路,直接一腳將趙出息逼退數步,速度和力量讓趙出息根本躲避不了。
  其余人已經悄然圍住趙出息,顯然陳子陽可沒心情看單挑,他要的是在最短的時間里解決戰斗,然后他帶著裴卿離開,好好享受一晚上,這樣不僅能看趙出息被虐,也能享受**一夜。
  趙出息呢?
  困獸之斗,沒有辦法,那就只能打,打到不能打為止。
  于是趙出息,再次毫不猶豫的沖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