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01 更深層次的意思

西蜀集團地下停車場里,周易和趙虎成已經在等著趙出息,兩輛奔馳S600L停在那里,車身被清洗的漆黑發亮,趙出息今天得親自開車接齊建國夫妻,總不能再讓周易當司機,這架子這場面忒大,何況周易太過惹眼,難免會讓齊建國夫妻多想。
  周易把鑰匙交給趙出息,叮囑路滑開慢點后,便和趙虎成上旁邊另一輛奔馳S600L,他們自然得保護好趙出息。很快兩輛奔馳S600L便出發前往蜀都大道蜀都花園小區,相比于其余路段,蜀都大道由于車流量比較大,積雪比較少,穿過春熙路的時候,趙出息隨意瞅見剛剛開業沒多久的ifs國際金融中心,不禁感慨香港九龍倉的大手筆,要是西蜀集團有這底氣,想來在成都的地位將根深蒂固。
  到蜀都花園后,周易開的奔馳s600l停在外面,趙出息的奔馳s600l直接開到齊思家樓下,這才給齊思打電話讓他們下樓,自己已經到樓下。
  幾分鐘后,今天穿的格外體面的齊建國夫婦跟著兩個中年婦女有說有笑的出來,同樣精心打扮過的齊思一手拿著自己的包一手提著三個禮盒,外面有點冷,所以趙出息一直在車上等著,看見他們出來,便連忙下車快步走過去,笑著打招呼道“叔叔阿姨”
  齊思有些撒嬌的將手里的禮盒全部推給趙出息,趙出息樂呵呵的接過,由于是比較正式的見面,所以趙出息穿的頗為體面,都是宋青瓷留在辦公室里,專門讓他應付一些特殊場合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是量身定制的名牌,加上手腕上齊思昨天送給他伯爵,長的雖說不帥卻耐看的趙出息絕對在哪都是亮點。
  齊建國看見齊思把東西全扔給趙出息,微微皺眉瞪眼齊思,齊思抿嘴淺笑一點都沒當回事,潘玉英客客氣氣的問道“出息,沒讓你等太久”
  趙出息搖頭笑道“沒有,阿姨,我也是剛剛到樓下”
  跟著潘玉英一起出來的兩個發福的比較嚴重的中年婦女目不轉睛的盯著從奔馳s600l上下來的趙出息,一臉疑惑,有個實在忍不住問道“老潘啊,這小伙子誰啊”
  這兩個中年婦女是潘玉英她們一棟樓上的街坊,經常一起遛彎跳舞,人都不錯,可就是嘴比較毒舌,兩家都有女兒,也都和齊思差不多,只是人家閨女都已經結婚,齊思卻一直單著,普通層面的老百姓么,總是喜歡看別人家的熱鬧,這都是劣根性。所以每次在一起,兩人都要用齊思單身的事情埋汰她,除過老說要給齊思介紹男朋友,便是說什么她家閨女結婚如何如何,女婿又如何如何好,馬上就要生外孫了,只要發生屁大點事,都得給她說,畢竟多年關系,潘玉英也不好翻臉,只能每次賠著笑臉受著氣。
  就連剛剛坐電梯到出來這段距離,也沒放過,更何況這次齊思也在,便一直要給齊思介紹男朋友,說什么再不結婚就成剩女了,齊思本來想要反駁,可今天心情特好的潘玉英卻用眼神告訴女兒淡定,齊建國隨便想想,便知道這老婆子什么想法,不過也懶得在乎,誰讓老婆子受了不少氣。
  “哦,這是我家閨女的男朋友,叫趙出息”潘玉英笑呵呵的介紹到,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神氣過,心里是特別的高興。
  緊跟著對趙出息道“出息,這是跟咱們住一棟樓的張阿姨和王阿姨”
  趙出息沒想那么多,客氣打招呼道“張阿姨王阿姨好”
  兩個中年婦女臉色陰晴不定,笑的很是難看的點頭,想到剛剛她們還不留余力的給齊思介紹男朋友,什么年薪幾十萬什么部門經理等等,不禁覺得有些臉紅,怪不得這潘玉英罕見的不說話,原來是這么回事,釣到金龜婿了。
  “老張老王,回頭再聊啊,我們有事得先走了”潘玉英一臉笑意的說道。
  趙出息禮貌的拉開車門,齊建國潘玉英坐在后面,齊思坐在副駕駛上,等到都上車,趙出息便給兩位中年婦女揮揮手,上車啟動離開蜀都花園。
  兩個中年婦女盯著奔馳s600l離開的殘影,不約而同的唾棄道“不就是有點錢么,神氣什么啊”
  人性在這一刻,展露無遺……
  趙出息的奔馳s600l駛出蜀都花園后,周易那輛奔馳s600l便快速跟上,前往青羊區的成都會館,胡雨嘉已經打電話到那里,正等著他們……
  成都會館位于青羊區文殊坊附近,算是整個西部獨一無二的酒店式會館,緊鄰千年古剎文殊院,是由中房集團聯手澳大利亞私人俱樂部度假村酒店管理公司打造的,由16座川西明清大宅院構成,整個會館完全是中式格局,有很多擺設以及藝術藏品,散發著盛世部落的獨特情感。
  喜歡純爺們蔣開山的中央美術學院氣質女神蕭湘每次來成都,都會選擇住在成都會館,她就是喜歡這種獨特的中式建筑和氛圍。今天胡雨嘉做東專門包下一整棟庭院來宴請齊建國夫妻,可見她對趙出息這件事情多么上心。
  沒用半個小時,兩輛車便已經先后到達成都會館,趙出息報胡雨嘉的名字后,服務員直接帶著他們穿過庭院,來到位于偏后位置的單獨院落里,這棟已經有些年頭的庭院客廳里已經擺著一張不大不小的桌子,周圍站在幾個姿色頗為不錯的服務員,胡雨嘉跟成都會館總經理算是老熟人,她只是一個電話,成都會館這邊便已經安排好一切。
  齊建國對于成都會館還算熟悉,在這里吃過幾次飯,這里的中餐廳很有名,老牌川菜算是一絕,只是他沒住過這里,心里不禁嘟囔趙出息的阿姨到底是什么身份和來頭,要知道這里吃飯可價格不菲,不過齊建國也釋然,趙出息來成都短短時間便已經事業有成,自然是有貴人幫忙,現在看來應該是他這位阿姨。
  相比于齊建國,潘玉英對成都會館就不怎么熟悉,只是感覺這里環境優雅,看起來很有檔次,加上知道這些所謂會館什么地方都很貴,不禁詢問齊思道“小思,這里是什么地方?是不是特別貴?”
  齊思知道媽媽的想法,便笑道“媽,你就別操心了,這些是胡姨訂好的,今天你是客人”
  趙出息看眼齊建國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頭,這么隆重,讓他也有些不適應。
  等到庭院門口后,從庭院大門到大廳都有服務員,胡雨嘉已經起身站在大廳門口等著,一臉笑意的迎接著他們,顯然已經不用猜了,眼前這個盤著頭發風韻猶存卻又頗有氣質的中年女人便是跟他們已經通過好幾次電話的胡雨嘉。
  等到齊建國夫妻快要走到大廳臺階時,胡雨嘉很有禮節性的緩緩向前迎接,徑直伸出手笑道“我們都是老熟人了,就不用相互客氣介紹了”
  胡雨嘉邊說邊和齊建國潘玉英握手,算是兩家人正式見面問候,齊建國覺得胡雨嘉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雨嘉,你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輕漂亮不少啊”潘玉英客氣的稱贊道,這個確實是心里話,她沒想到趙出息的阿姨會是這個樣子,畢竟兩家先前只是打過電話,尚未正式見面。
  胡雨嘉緊跟著回應道“親家也很年輕啊,難怪齊思會這么漂亮,基因比較好。對了,現在叫親家,你們不介意,反正我們家出息對齊思是沒救了”
  “哈哈哈,沒事沒事,年輕人的事,我們就不操心了,何況我們今天聊的就是這些事情”齊建國知道這只是胡雨嘉打開局面的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一個玩笑,氣氛立刻便的融洽起來。
  胡雨嘉這才笑道“外面有些冷,我們還是進去聊”
  家長見面,趙出息和齊思算是插不上嘴,只能乖乖的坐在旁邊聽著,眾人進大廳后,庭院的管家便開始吩咐廚房那邊上菜,菜都是胡雨嘉挑選的成都會館的招牌菜。
  兩邊家長先是相互交換準備好的禮物,胡雨嘉準備都是她精挑細選頗為貴重的禮物,接下來聊的都是些家長里短,旁邊的趙出息和齊思實在是無聊,趙出息只好拉著齊思的手在她手心畫圈圈,惹的齊思癢癢的,又不好發作,只能瞪著趙出息忍著。
  菜上來后,沒過多久,兩家家長便聊到正事,胡雨嘉笑道“親家,正如我在電話里說的,出息這孩子從小比較命苦,父母都去世比較早,以前在外地,今年才來成都發展,以后也肯定留在這里,婚姻這種大事,自然得有個家長操辦,我們家和出息算是有些淵源,老爺子以及我都喜歡這孩子,我也是把她當兒子對待,所以這事自然就得落在我身上,電話里我們雖然說得挺多,可畢竟有些事情得面談,你們說對”
  齊建國語氣平緩道“這些事情,你也好,出息還是小思,都給我們說過,結婚確實不是小事,得有家長操心”
  “那就好,電話里我們說過,可以先訂婚,什么時候結婚讓兩個孩子考慮,這個你們是女方,訂婚的時間我說過你們挑選,時間你們定了么?”胡雨嘉繼續問道,很多事情他們都已經在電話里談妥,現在只是見面把事情都確定下來。
  潘玉英看眼齊建國,隨后回道“我們商量過,放在年前比較好,小思說臘月十九是出息生日,就訂在這天,你們看怎么樣?”
  “我沒有意見”胡雨嘉淺笑道,轉過頭問道趙出息道“出息,你呢?”
  趙出息微微皺眉,說實話他對于生日這天特反感,不怎么愿意訂在這天,可這也是齊思父母的一片好意,只好回道“我也沒意見”
  胡雨嘉拍板道“那好,那就說好訂在這天。訂婚的事情有我們這邊操辦,到時候親家這邊只需把要出席的賓客名單給我,我到時候好訂酒席以及準備禮物等等”
  齊建國沒想到胡雨嘉如此重視,他們覺得訂婚隨便意思意思就行,誰知道胡雨嘉弄的很是正式,連忙笑道“簡單點就行,不用這么麻煩”
  胡雨嘉搖頭道“兩個孩子一輩子就這么一次,我得替出息的父母操好這份心,不然心里會愧疚”
  潘玉英見胡雨嘉這么堅持,便對著齊建國搖搖頭,意思由著胡雨嘉來,咱們是女方,至于心里對于這門親事愈發的中意,說明出息以及出息家人這邊對齊思很滿意,到時候親戚朋友來了,也算是給他們長面子,誰讓這幫人經常說齊思要當剩女。
  “那就這么訂了,還有彩禮這邊親家有什么要求么?是訂婚的時候送,還是結婚的時候送”胡雨嘉完全是按照給兒子結婚的節奏在辦,必須讓趙出息體面。
  齊建國一聽,再次頭疼道“彩禮就不用了,我們就齊思一個女兒,齊思嫁給出息,我們家的不也是出息的,這些東西就沒必要”
  “我知道親家的意思,親家也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這是圖個好兆頭,既然親家沒要求,那我就按照規矩來,反正親家也都說了,最后都是孩子們的”胡雨嘉笑著決定道,齊建國夫妻如此樣子,讓她很是滿意,她生怕遇到那種沒素質教養的家長,聊起來比較頭疼。
  大事情都已經訂下,剩下的便是些小細節,胡雨嘉和齊建國夫妻便繼續討論商量,完全無視當事人趙出息和齊思,齊思和趙出息只好乖乖吃飯,反正一直堅持到兩點,這場家長級別的見面終于結束。
  眾人走出成都會館,胡雨嘉的車以及趙出息的車都已經停在那里等著,當看見胡雨嘉的座駕是輛賓利時,齊建國夫妻一臉驚訝,難怪胡雨嘉那么大方,好像一切都不在乎,原來身家如此豐厚,齊建國似乎想到什么,猛的驚醒,就說看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見過,自己怎么就沒想到是她呢?
  這個胡雨嘉就是那個胡雨嘉,四川商界女強人,川府集團董事長胡雨嘉…